从美国的西迪斯案看如何保护言论自由 —- 作者:一生何求(柏林2011)

发布日期: 四月 15, 2012 8:07 下午

美国的西迪斯案是一个法官保护言论自由,公众人物隐私权被牺牲的典型案例。
 
西迪斯是个神童,但该神童是被他专断、偏执的心理学家父亲刻意包装出来的,西迪斯一岁半便可阅读《纽约时报》,父亲急切的希望将他培养成天才,不断的向媒体爆料引起关注。西迪斯在11岁时即成为哈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学生,被《纽约时报》称为“科学施压实验”的辉煌成果。
 
但在西迪斯成年之后,他极为反感这种不自然的生活,并极力回避媒体,决意回归平淡的生活。但是媒体紧追不放,1937年《纽约客》在头版头条撰文描写有关天才人物的报道《他们在哪儿?》,并用羞辱性语言嘲讽他,如称为他为“四月愚人”,因西迪斯恰巧出生于愚人节当天,并描述了西迪斯在“波斯顿南区公寓破败的廊底小卧室”过着孤独潦倒的生活和其它一些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西迪斯怒而起诉,称他的隐私权遭到了粗暴的侵犯。
 
克拉克法官对西迪斯的遭遇充满同情,强调媒体“怀有恶意”、“残忍地曝光了一位一度备受关注……多年来竭力躲避公众目光的人士,使他饱受精神折磨”。法官称,没有理由怀疑西迪斯的痛苦,这则报道让他受到了公众的嘲笑和讥讽。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克拉克法官驳回了西迪斯的诉讼请求,理由是:法庭不可能让所有人的私人生活细节都绝对免受媒体的探查,它允许“对那些有问题的或者被认为有问题的、不确定身份的‘公众人物’的‘私人生活’进行有限度的审视。”……最后,克拉克总结道,在这一案件中,公众享有合法兴趣去知晓当年的神童如今变成什么样。
 
《纽约客》杂志曝光西迪斯的隐私,揭示那些早年的“天才人物”真实的生活,意在卸下“天才人物”身上的光环,警示大众“人造天才”的危险,无疑是极具社会意义的报道,事关公益,可惜的是,同时也对西迪斯造成了客观的伤害。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西迪斯个人隐私的利益和新闻媒体的自由评论的利益之间,克拉克法官选择了后者,保护了公众的知情权、媒体的言论自由权。
 
西迪斯案以后,涉及到公众人物私权和言论出版自由的案件,基本上都做出了倾向于言论自由的判决。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正在于尽力保护公民和媒体的言论和出版自由,哪怕某些言论是有害的,因为,万一开启禁止有害言论的大门,那么言论和出版自由最终将都被摧毁。在言论出版自由这项权利面前,公众人物的私权和公权力都要做出让步。
 
韩寒和西迪斯有一定的可比性,两人都有着“天才”的光环,而“天才”也离不开包装,人们有理由去了解韩寒“天才”的细节,如果有人质疑“韩天才”实际上是草包,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天才”本来就很少,更要证明自己。对韩天才的种种质疑在我看来都处在“言论自由”的范围内,是完全合理的。韩寒是否有代笔也不是一个隐私问题,试想如果韩寒的作品署上别人的名字,销量还有那么大吗?因此搞清楚这个代笔真假的问题事关几百万读者和消费者,事关公益。另外,也有一些质疑者是在批评韩寒作品的品质,反思为何会产生韩寒这样的劣质偶像,这样的声音也很宝贵,很有意义。
 
我感觉美国的言论自由得到有力的保护离不开法官们的远见卓识,笔者是真心佩服这些法官们睿智的决断,但国内的知识分子在这方面理解得不透,方韩之争中,有些学者竟然将方舟子和很多质疑者对于韩寒的合理质疑当做污蔑,更有甚者将整个质疑行动比作一场转基因的文革运动,甚至认为质疑者是一些粗暴干涉私权的“野蛮人”,直接侮辱质疑者的人格,这些评论无法让人接受,这些学者的见识之短浅让人遗憾,也让人痛心。“言论自由”不是仅仅保护那些让他们感到舒服的言论,同样也要保护那些让他们感觉憎恶的言论。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发表错误言论的权利,否则你无法反驳政府禁止谣言的决定,如果不理解这一点,是不配称为一个自由主义者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10q84.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