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人 作者:石毓智

发布日期: 四月 16, 2012 1:42 下午

很多朋友对我的身份有所误解。有人说,“你一个新加坡人来参合我们中国的事情干吗?”回答: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甚至有人夸奖我,“你中文很不错呀!”我不知道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讽刺我,因为我就会中文。
 
  新加坡政府曾经邀请我们这些高学历者加入新加坡国籍,我没有这样做,主要原因就是一旦加入新加坡国籍,每次回国还要到当地的中国大使馆签证。也就是每次回去看父母,还要经过一到手续,需要别人批准,时间多久由别人决定,那是啥滋味!我觉得,那些毫不犹豫放弃自己国籍者,都是心肠比较硬的一类人。
 
  2010年我参加了河南举办的《全国教育名家论坛》,有一位朋友问:“你为什么不爱国?你为什么不回来工作?”我当时是这样回答的:“爱国就像孝敬父母一样,难道我们出来读书了,一定再回到父母身边才叫孝敬父母?爱国关键在于一颗心,你有了那份心意,就像孝敬父母那样,空间是不会成为障碍的,更何况当今的咨询交通又这么发达。”
 
  来到新加坡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华人的社会,绝大部分人都是来自中国的移民。他们表面上是与我们不同的国家,心理的深层还是一个文化。新加坡很多华人的一生最大心愿就是到中国寻根。我女儿上的是“南华小学”,新加坡专门卖中国商品的超市叫“裕华国货”,对我们没有任何“外气”,有点儿把中国当娘家的感觉。所以在新加坡工作是最没有在“国外”的感觉。
 
  我的父母、姐妹,还有可爱的四个侄儿都在国内读书。回家就是几个小时的行程。那里是我真真切切的家,怎么能够容忍他人随便来糟蹋?
 
  我的所有研究都是跟中国有关,中国的语言、历史、文化、社会以及大众的思维,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在国内6所大学兼职,每年我都要回国讲学、上课、指导博士生论文,接触到很多教育界形形色色的人,所以我了解教育,关心中国的教育现状。
 
  只有壮观的自然景观才能孕育一个具有博大胸怀的人。我在新加坡是从来不出去看风景的,因为太小了,确实就像一些网友说的“巴掌大那么一块地方”,担心看多了自己的胸怀就会变得狭隘。中国的大山、大河,我差不多都到过;著名的风景名胜,我也去了一大半。非常陶冶情操,非常开阔胸怀。只有生活在中国这样的地理环境者才能做出大学问。
 
  既然享受了美好,希望美好下去,那么自然觉得很多事情是自己的责任。这就是我要“参合”的原因。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