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长江万古流 作者:草根台湾问题砖家

发布日期: 四月 17, 2012 6:47 下午

      继首场复出公众秀闹出“路边几条臭水沟,不废江河万古流”的笑话后,“韩寒”新博文继续“万古流”话题,依然改不了为文逻辑混乱,为人阴暗猥琐旧疾。
  第一段:“真假与团队”是争吵内容,“存芥蒂伤和气”是争吵结果。“网络上饭桌上”是争吵场合,“达成共识”是争吵结果。如此叙事方式,只有“韩寒”这类的天才会有,而我们草根文人只能按正常的语言逻辑先内容,再场合,后结果。
  “关于我是真是假,有无团队”:此话首先是一个用词不当,因为没有人说“韩寒”是假,而是说“韩寒”有假,假的表现形式是代笔,所以应修改为“关于我是否代笔,有无团队”。“是否代笔”与“有无团队”形成对仗关系,当然,不知“水沟”对仗“江河”的人是不会想到这一层的,大家也不要奢望“韩寒”以后会规规矩矩地“对仗”。
  “朋友存芥蒂”:“存”是描述既成事实,难道“韩寒”要表述的是大家争吵之前就已“存”芥蒂吗?当然不是,他要表述的是争吵之后才发生的事实。改“存”为“生”才能体现对文字的基本尊重。
  “最后终于达成共识”:你要么“最后”,要么“终于”,“最后”“终于”一起上,只能叹惜“韩寒”又干了一次脱裤子放屁的傻事。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语言逻辑错误,因为目前的结果还不是最终的结果,这只是现在的结果,是双方相持的结果,这种状态,“韩寒”先生应有清醒的认识。
  综上所述,第一段应修改为:“关于我是否代笔,有无团队,很多人已争吵过N次。网络上,饭桌上,朋友生芥蒂,亲人伤和气。幸运的是,现在终于有了初步的共识——韩寒是一面照妖镜,不幸的是,大家都认为对方是妖精。”
  第二段:韩寒先唱一首“好了”歌,再一次干了件脱裤子放屁的傻事。到底是“设定好”还是“设定了”?不过在质疑派看来,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寒”文字中终于有了“罪”字,我们最担心的是“韩寒”没有一点“罪”的概念。
  接下来,在一连串四个字的排比词中,“韩寒”又一次在“对仗”中迷失了自己,在每一次都是“动手”在前的惯性中,出现“信息控制”这样后发制人的战术失误,敏之晚矣!
  之于“远房朋友”,我更愿意相信是输入错误。我们不能也不应想像“韩寒”是一个“亲戚”“朋友”不分的乱伦者。但我搜遍了整篇文章,没有发现其它的错别字,联想到质疑派都认为他父子不分,我也就只好见怪不惊了。行文至此,“韩寒”又一次脱裤子放屁,远房朋友自然是现实生活中的,难不成是虚拟世界来的?哎呀,我不想说了,我怕脱裤子放屁有传染,说不定,哪天我也来一次这样的神来之笔,所谓满招损是也。
  “可见只要是乱箭,就能击中几个人”,极品笑话来了,想必“韩寒”先生手中的箭是用来“击”的,那“方舟子”先生手中的剑只好用来“射”了,怪不得这次“韩寒”先生伤得很重,只因“方舟子”先生功力太深厚,他挥着手中的宝剑,从13年前穿越而来,竟然也“射”中你,你一点也不冤啊。当然,我等草根力道差点,发几次乱箭,不一定“就能击中几个人”,“总能击中几个人”也不算谦虚的。
  第三段:中心段落,渐入佳境,错误不多。“生怕”“万一”这样脱一半裤子放屁的举动已勾不起我半点兴趣,那就谈谈与文字无关的话题。
  焚书也好,划广告也好,诛杀令也好,目前只是个别,不要“构陷”成“有些”“这些”。“我的读者也开始赌气威胁对方”,哪位读者?威胁谁?请光明磊落地公布出来!反正,我在天涯论坛还没见过署名读者向质疑派发出威胁。但是,三个月以前,我发第一篇质疑贴时就立马收到一条关心本人健康的匿名短信倒是真的。当然,这也许是反间计,但这促使我成为坚定的质疑派。
  第四段,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韩寒”的语言逻辑基本是地平线水准的。破坏一种东西的确能带来快感?是“的确”还是“可能”?“韩寒”先生花高价买了个假古董,一气之下摔破它,会有快感?素昧平生就不能有恨?你难道一生只恨你认识的人?怪不得你的格局小,底线低!陈水扁与我素昧平生,那为什么我也“恨”他?没读过你的文章就不能恨你?难道你除了自己的文章之外什么也没有?那你悬赏什么2000万?那你请什么海底捞?那你送什么USB?抑或是你除了文章什么也不是?你不是一个父亲?拿女儿发什么誓?你不是一个丈夫?要在公众场合谈女人活好?你不是个儿子?13年了,现在还要“爹”影重重?
  “恨那些恨你的人,不如去支持那些支持你的人”?不要怪我说你阴暗猥琐心理昭然若揭!你认为目前双方阵营是在“恨那些恨你之人”?难道就没有“恨那些可恨之人”的情况?大家都去“支持那些支持你的人”?你是在向韩粉喊话还是向方粉喊话?有必要这样赤裸裸地宣扬“等价交换原则”吗?难道就没有我这样“支持那些值得支持的人”的情况?
  第五段:“我愿。。。朋友们。。。谈些别的,关心。。。,关心。。。”,虚实不分哪里有?“关心”来把“关于”休!
  “一定要抱着善去求真,结果才能美”?“现全今”,不允许抱着恶去求真了吗?抱着恶去求真,结果就一定不会美吗?难道要一味用“善”的方式,不看对象,无视对方反应,不计社会成本?“破”之后就不能“立”了吗?阴暗也就罢了,你还妄想给质疑派来点心理暗示?
  最后,“韩寒”的经典动作——脱裤子放屁,为文结尾提供了素材。“愿大家各自江河万古流”?你的标题很好嘛,“各自万古流”多好,加什么“江河”!那“大家”算哪回事啊?好了,不多说了,诲人不倦,我愿再一次教你改“书袋”:自李唐以来,诗词歌赋中,除非特指,江就是长江,河就是黄河,时代在变迁,黄河有时会断流。“唯有长江万古流”符合常识。如今我毛遂自荐,当起了倒韩军的话务员,抢得先机:我是长江!我是长江!听见请回答!同时也正式通知你:
  “韩寒”先生,你,万古不入流了!
  此文对方阵营仅限韩仁均,李其纲,赵长天,陈村有资格传阅,特指声明!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