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不要再“阿乌卵冒充金刚钻”了! —- 作者:于荒

发布日期: 四月 17, 2012 9:33 下午

   最近,在沉寂两个月之后,韩寒又开始在博客发表了一些文章,立意基本上是低调为自己的造假解脱,也有懊悔自己过去不学无术的轻狂。本不屑于再为他撰文,但昨日看了他的博文《各自万古流》,实在令人感到他卑鄙无耻的小人嘴脸又泛起来了!下面,请诸君看看他在此文中写了些什么。
  A、“ 关于我是真是假,有无团队,很多人争吵了很多次,朋友存芥蒂,亲人伤和气。这些争论一直从网络上到饭桌上,幸运的是最后终于达成的共识——韩寒是面照妖镜,不幸的是大家都觉得对方是妖精。面对长达三个多月,先设定好了罪名,利用记忆偏差,忽略人的变化,然后断章取义,罗织构陷,信息控制,碰瓷找茬,造谣传谣,恶意剪辑,篡改音频的所谓质疑,也许你觉得,怎么会有人到今天还相信这些“铁证”呢,这真像一个传销组织,外面的人看里面的人都很可笑……
  博主置评:这段文字,分明表示韩寒面对几个月来网友们大批有理有据的质疑点,仍然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像模像样事实证据,来解释自己的成名并非造假。他还是以所谓“先设定好罪名,利用记忆偏差,罗织构陷……”等等,这类笼笼统统、闪烁其词的语言为自己辩解;甚至,还把众多质疑他的网友们打成“造谣传谣”者,并把无数声讨“韩寒利益链”文化造假的人,比喻成了传销组织;致于他自比为“照妖镜”,更是用心恶毒,他的本意显然就是--质疑他的人都是妖怪!
  由此可见,韩寒仗着某些势力的幕后撑腰,对自己的造假并没有丝毫悔改之意,而是以一种莫泊桑笔下描绘的“乡镇式狡黠”手法,一边假装“低调”可怜相蒙蔽其无知的粉丝,一边窥视倒韩者的动态伺机反扑。最近一段时间,韩寒(包括其利益链势力)看到国人的视线大多集中在“重庆事件”上,以为时机已到便开始反扑了。没曾想,此举却将其小人相及阴毒嘴脸暴露无遗!
  可笑韩寒不自量,竟然以为自己又可以像过去一样“走红”全世界,除了为自己辩护之外,他还为自己的父亲韩仁均也喊冤起来:
  B、 “我的父亲,在我们当地出了名的清高迂腐混不开,四十多岁了还在距离上海市区60公里外的亭林镇文化站工作,却被打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策划一切并在上海文坛呼风唤雨的骗子,网络大字报到处都是。他连微博都不敢再写,生怕万一写到哪个成语,正好和我某篇文章里用的一样,就被揪出来批斗……
  博主置评:韩寒,你这样把韩仁均推出来,无异于让自己的父亲再一次在公众面前出大丑!韩仁均此人哪里能和“清高迂腐”挂得上够哟!虽在一个小镇文化站工作,但你的父亲其实就是一个小农意识极强的“上海阿乡”而已;就是把韩仁均也看作一个文化骗子,也没有什么过分之处。因为,你们(包括韩寒利益链者)的骗局,已经玩到美国去了。你们玩的实在太大了!!!
  当然,你的父亲看到你十五、六岁快成人了,留级后仍然7门功课不及格,尽管在小镇中学跑步运动有点成绩,但否能“跑得出乡镇”尚不得而知,心情自然很焦急;他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前途,把自己的作品以你的名义发表,让你在文学熏陶中有了“一门手艺”,也就多少有了一些谋生的手段。这种舔犊情深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毕竟你的父亲韩仁均小农意识太深,他把民间的谋生手艺传承,与需要极强天赋的文艺创作混为一谈了。现在看来,网友们揭露你成名源于造假,始作俑者就是你的父亲韩仁均!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说明,你最初的几篇成名作《求医》、《小镇生活》、《杯中窥人》以及长篇小说《三重门》等,都是韩仁均创作以韩寒的名义发表的,当然,也不排除韩寒在抄稿时有所改动;而且,韩仁均曾经使用过的笔名“韩寒”,竟然和儿子韩寒的姓名一模一样,这在全世界的父子作家之中绝无仅有,何况,韩寒成名之后韩仁均居然就封笔了!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偶然吗?难道这里面没有一种谋划吗?韩寒你可以强调自己是“天才”,但一部作品表现出的“人生阅历”和“心理路程”,不是天才或天赋能够造就的!这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历练,而你那时节没有这些方面的历练,就是现在你也未必都有!你可以蒙那些无知单纯的粉丝,但你蒙不了具有码字能力的众多国人。
  如果还有网友对韩寒作品的质疑存有疑问,可以到凯迪社区《中间地带》看看,那里揭露韩寒父子造假的文章多如牛毛(几乎每天都有新文章发表),且论据和论证几乎无懈可击;同时,也有挺韩文章可供比照。故而,我就不在此啰嗦重复,否则,韩粉们又会说我“嚼别人的馍”了。
  本人在麦田和方舟子开始揭露“韩寒利益链”合谋造假之后,就发现上述韩寒成名作品的行文风格,与韩仁均过去在《故事会》等杂志发表及获奖的作品风格完全一致,作品表现出的丰富的社会知识与老练的文风可谓丝丝入扣;而韩寒父子在网友们的质疑面前,除了辱骂恐吓虚张声势,一直未能给予像模像样的答复,表现异常的愚蠢弱智。于是,我也加入了“倒韩大军”,连续写了几篇抨击韩寒父子及其利益链的文章,直到韩寒父子“销声匿迹”无影无踪,民间“倒韩大军”的气势已经绝对压倒挺韩者,我方才罢休。不过,看在韩寒也曾追求过自由民主的份上,我的批评还是与人为善的,多次建议韩寒父子道歉,以求得国人的谅解。
  现在,韩寒以一篇《各自万古流》,试图文过饰非,甚至还想自己能够“万古流芳”,这是绝对是厚颜无耻之极!我上世纪60年代末在上海生活过近两年时间,知道上海人骂不懂装懂、或把别人的能耐充为自己的能耐的人,通常喜欢用一句上海民间俚语:“阿乌卵冒充金刚钻!”韩寒,你就是这样的“阿乌卵”!请不要再冒充金刚钻了,因为你不是金刚钻。你成名之后的文章,实在是没法与自称的“文学天才”相匹配。在许多编辑眼里,你的文章在纸媒体发表的水平都达不到。
  再一次奉劝韩寒父子:你们必须向国人公开道歉!否则,任何势力都不可能阻止国人对你们的嗤之以鼻,也不可能阻止国人对你们造假行为的追究。不信,那就走着瞧!如果顽固不化,你们的结局一定是非常悲催的。但是,你们若公开道歉,相信国人会原谅你们,毕竟,中国社会造假现象已经普及。你们开造假道歉风气之先,也是一种贡献。道歉之后,父子名正言顺合作著书立学,谁能够说些什么呢?
  此乃忠言,何去何从,请韩家父子擅自抉择!因时间关系,来不及全面评论韩寒此文,请大家自己去韩寒的博客看原文。有何感受?见仁见智,我希望理性地交流。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24&id=8259778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韩寒,不要再“阿乌卵冒充金刚钻”了! —- 作者:于荒”

  1. Xiaotian Ming :

    你在和一个头撞南墙都不回头的骗子说话,这里面利益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