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三重门》的代笔之谜(第六回)—- 作者:令狐大哥

发布日期: 四月 18, 2012 1:28 下午

第六回  假作真时真亦假

作者:令狐大哥

不再相信 相信什么道理

人们已是如此冷漠

我不再回忆 回忆什么过去

现在不是从前的我

曾感到过寂寞 也曾被别人冷落

却从未有感觉 我无地自容

上面这段歌词送给这次争论的中的两位主角:韩寒、方舟子。在我看来,这二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自命清高”,或者叫“蔑视权贵”。这种特质是优点还是缺点可能要看实际行动是否与语言表达趋同。这一点上涉及人格评论,我这里不再多说。但显然,方舟子和韩寒少年时在表面上均是呐喊“人们已是如此冷漠”的人,而“现在不是从前的我”也同样适合二人。方舟子现在专心科普、打假,与少年的心性相比应该变化不少。而韩寒却赛车、代言、走秀,也与少年时判若两人。现在,方舟子先生也许不会感觉“无地自容”,那么韩寒呢?

在最近一篇《各自万古流》的博文中,韩寒说“父亲四十多岁了还在亭林镇文化站工作……”。事实的却是1994年韩仁君37岁时便通过朋友关照调到上海金山区党报(金山报)工作,40岁时韩仁均已是金山报副主编(正科级干部,相当于县城里局长的级别)。为什么韩寒到现在还要继续撒谎呢?

言归正传。在《三重门》手稿见书之后,对手稿中的文本修改的所谓定性研究就被论战双方大量公布。我仔细看了这些研究,认为这些修改中有明显属于抄错修改的,也有明显属于再创作修改的。但这些都无法完全得出是否代笔的结论,因为:

(1)“抄改”可以解释为写了某页手稿,想删改某些段落,因此重抄了该页,抄的过程中看花眼,所以抄错了。单凭这一点不能得出整个手稿都是“抄稿”的结论。

(2)“创改”可以解释为被抄的底稿写得仓促,有些低级错误。所以后来对抄稿再进行了修订。可能是韩父在底稿上修订后,再由韩寒在抄稿上涂改的。这也不能得出整个手稿是“原稿”的结论。

由于手稿上并没有整句整段的涂改,考虑到韩寒14岁突然写出老辣的《书店》一文的不合常理。在天才和抄稿间,我认为是抄稿。下面将在现有已经较深入的文字修改属性研究之外,贡献几点另类的手稿研究。

 

(一)奇怪的“废稿”

先看韩寒这段对“废稿”的描述(见《磊落》P438):

   

    拿到《光明》时,几乎完全的空白已让我觉得韩寒在浪费纸张,上面标出的说法与这些空白页面的存在更是自相矛盾(把几万字废稿放在《光明》里难道会增加成本?)。于是我觉得,“废稿”背后必然有隐情。

韩寒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进行数万字的重写。我试着去分析一下,结果竟然让我大吃一惊,重写前半部居然是新概念获奖之后!依据为:

(1)韩寒明确指出“全书完成后”再重写前面几万字(见上图)。

结合朱莲同学回忆新概念大赛后才看到韩寒写手稿,而且并没有看到小说写完;再联系到韩寒一直声称“写了一年多”。如果事实是:韩寒新概念之后根据胡编辑的建议重写前半部(一直持续到99年下半年),而同学看到的是前半部的重写。上面这些说法岂不是完全可以印证!

(2)在土豆网对胡编辑的采访中,胡展示了韩在99年6月左右写的一封信。

从信中,我们可以看出,胡编辑对三重门的前半部、出游、结尾均提了修改意见。而韩寒提到“要面谈一次,大作修改了”。

对于这个材料,我们使用反证法:如果韩寒在新概念之前就完成了前半部重写,那么该信显示在新概念之后又大作了修改,但由于《磊落》中并没有显示直接在稿纸上的大幅修改,一种解释是修改后又重抄了有修改的页面。但这样会造成页与页之间不能连续对齐。也就是说,改写后重抄的页面由于字数增删,会多出一些空白、或者多出一些文字。显然,《磊落》中并没有页面无故留空或多字的问题。

于是,这个证据的结论是:要么韩寒没有根据胡编辑的意见修改,要么韩寒就是根据胡编辑的意见重写了小说前半部。

于是,我们可以梳理一下韩氏当年的工作。三重门第一稿送到胡编辑手中时,胡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也许是推荐到出版社后反馈的意见),韩氏于是重写了前面几章。至少到99年6月份,三重门还在萌芽与韩氏的共同打造之中。

这里的一个关键是:如果朱莲及陆乐看到的是韩寒重写(抄)的手稿,那么一个自然的结论是,原来的手稿朱莲及陆乐均未看过。原因是:第一稿此时已有结尾(参见韩给胡编辑信中对结尾的讨论),但朱、陆均却表示高一结束时看到的手稿还未写完。显然,这两位同学看到的不是第一稿。

那么,如果第一稿没有同学见证,应该不是写于课堂了。那是写于宿舍厕所中吗?还是写于远隔几十公里的韩寒家中呢?

 

(二)“废稿”的秘密

从(一)中,我们知道,韩粉们一定要捍卫“韩寒在新概念之前便完成了小说前半部的重写”,否则韩寒的课堂见证说法就要破产。那么,韩粉们也许可以狡辩:

 朱莲及陆乐记错了,他们其实看到了小说的结尾,只是年代久远,忘记了。

 韩寒根据胡编辑的意见只是信上答应修改,后来并没有改。

如此,韩寒还是可以不管这些证据,坚持99年3月以前就完成了小说前半部的重写!遗憾的是,韩寒并没有列出全部的废稿。否则,如果废稿中没有获得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的情节,而在重写的前半部中却重点写了这部分内容(包括读者来信等内容)。将是说明重写时间的最有力证据!

下面,我们从创作时间上来看看小说前半部的重写有无可能在99年3月前完成。先看看重写的前半部具体位置。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磊落》192页的手稿页面编号是203,章节编号是第六章,而前面一页的手稿页面编号是191,章节编号却是第七章。显然,重写的前半部应该是1-191页(约9万字)。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

“我是在韩寒读高一的第二学期,即1999年的二三月份,才知道他在写小说的。那时,他的小说已接近尾声了。我提议等他写好后帮他复印一份,万一原稿弄丢了可惜。我是趁给他复印的机会才看上一遍的。”

1999年春节是2月16日,一般春季开学时间应在3月1日左右。注意这句话:“他的小说已接近尾声了”。如果按韩父的说法,第二学期开始时韩寒的小说还未结尾(否则韩父会直接说那时小说已完工,或正在进行修订),考虑到新概念获奖前还要找故事会副主编吴伦将复印后的手稿推荐到上海文艺出版社,取3月15号为小说完工复印的时间应该比较合适,否则复印后就新概念复赛也太巧了。

那么,在全书完成后,韩寒有没有可能在3月15日至3月28日新概念获奖这段时间完成9万字的手稿重写呢?每天7千字!显然不可能。于是,《儿子韩寒》也从侧面(创作时间上)印证了小说前半部是新概念获奖后才决定重写的。

 

(三)缺失的三页手稿

在磊落164页,有这本手稿中唯一的约300余个印刷字。按韩寒的说法,是出版社根据其原始的3页手稿,删节而成。但是,出版社对原稿中唯一大幅删减的部分,却刚好就是韩寒丢失的3页手稿,也太巧了。是真的拿不出吗?我看世上太过巧合之事一般另有原因。因此,这3页手稿值得仔细分析。

164页第一句话:“期末考试终于结束。展望未来,整个寒假……”。再看163页中中间,有人把“时近?月份”改成了“时近一月份”。综合前面的手稿,这个改动是大大地错了。这一改就把林雨翔的初三改成了三个学期!参考手稿127页第四段:“马德保 … 说:‘上个学期,…写了一部分手稿去参加比赛。’…昨天收到通知和奖状”。显然,作者已经描写到了初三第二学期的事情。也就是说,在后面的164页时,至少已经到了第二学期的三月份。但修改者显然并不知道这一点。强迫林雨翔坐上时光机,又回到了初三的第一学期。

上面的修改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修改者与小说作者并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原稿中这3页应该没有这些指出具体时间的语句。按韩寒在164页下方的标注,这是出版社删节造成的。我认为,事实可能是:这段文字是出版社编辑删减原稿内容,并进行改写后的文字,而且改错了。韩寒之所以不列出原稿,可能是因为两相对比,很容易发现编辑改写的痕迹。这样就将证明韩寒悬赏中的:“如果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成为事实,而这位编辑将凭空得到2000万。

本回先暂时写到这里。其实我认为,对于抄稿和废稿来说,很多人把抄稿作为主角,废稿作为配角。我认为恰恰相反,废稿才是应该是真正的主角。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这个主角的全貌。如五一节有暇,我将在第七回分析一下这20页废稿。

下回看点:

1、重写废稿的原因

2、胡老大才是关键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