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2的故事 —- 作者:嵇庄

发布日期: 四月 21, 2012 12:49 下午

阳光灿烂三兄弟 又名[三傻大挠‘黄金坞’]

我向@首都在线 @无风即风 @硬壳笨蛋 @唐博忽 @鱼儿煮酒坊 等兄弟建议,要打杀打杀罗二。今天读@仙人指路010 微博,巷陌说,宁浩拍了几部反映瘪三生活的电影,招来了一群平日喜欢骂街的瘪三。他们喊着“瘪三有理,瘪三也是人,瘪三也有活的权利,瘪三电影瘪三爱,瘪三导演爱瘪三”等口号来挺宁瘪三,其实我并没骂宁浩,只因宁浩出身瘪三,他有瘪三情怀,他爱瘪三,写瘪三,用电影语言记录瘪三,他就是瘪三!

一口气读了仙人老弟这么多的‘三’,只害得哥的老花眼都有些晃晃的。印度电影有《三傻大闹宝莱坞》,中国文化中的‘三’可就更特别有意味,“三人成群”之类不一而足,结合前几天看的罗2,韩2,宁2三个2会师的臭闻,细想一下,我不太同意巷陌老弟的说法,因为年龄上罗2比宁2大,宁2又比韩2大,1972—1977—1982,这可是中国的大幸,五年才出这么一个东西。同时应该细分一下这阳光灿烂三兄弟:顺序为罗蹩一,宁瘪二,韩鳖三。下午休息,写个长些的段子供读者发一噱。 @嵇庄 江苏淮安 April 21, 2012

话说今年的这个天气,是风调雨顺的。相反的,网络上却是一片倒春寒,4月12这一天,罗可爱多蹩一先生(为何不写成瘪而写成蹩?盖因罗乃罗氏蹩脚英语实践家是也。)提起裤子打了个飞机,来到冒险家乐园之上海滩。此来有两件事儿,一来因北京的混饭场子,已被方某人弄的七零八落的活下去难了,想来沪浜这傻韩粉多的地方探探,能否凑上一两个零基础班,因为零基础嘛,其Ⅰ期班的教学重点就是老罗揣在裤腰里的那几张纸头,罗可爱多可是不需要国际音标就背的滚瓜烂熟,具体的大概是这样一些:“Fuck ***,XXX!;Shut up!闭嘴!Bullshit!胡说!God damn it!他X的! SOB=son of a bitch!狗娘养的! You bastard!你这杂种! You stupid jerk!你这蠢猪! dick 老二;Get lost!滚开!phycho 神经病!dork 呆瓜!”。Ⅱ期班看情况再说,因为老罗自身很清楚这帮等待他来培训的货色的智力,大不了,卷些个活钱,到台湾或者新加坡那块儿看看,据说那儿没有这种教骂人英语的培训机构,说不定在躲开当局检查的情况下,也能搞出些名堂呢!

第二件事呢,老罗一直气闷着呢:这韩鳖三(装鳖龟缩三个月)也他妈的太不仗义,我那么支他挺他,到现在2000万分钱的事,没我老罗一毛,你说我的这个气啊,连痔疮都特么的犯了,在北京拦堵方舟子那天,为什么裤子没有提好?就是这操的,这可是我独家披露给你们的哟,不能传播滴!这一回,宁2瘪子说,上海的菜花鳖上市了,都是给TMD的肘子弄的,穷疯了的我可是多长时间没见荤腥了,这回我可要亮开腮帮子搞它个底朝天,吃他娘的喝他娘的,不管饱甭想我给它的甚么鸟《黑金打妾庵》放半个响P!就这么地了。

人到背运时,出门撞见鬼。这老罗是吃饱了喝足了,松了松裤腰带,打着嗝儿,刚到了场子上,眯眼一瞧:哎!这不是特么韩鳖三么?但见那鳖三韩已快步上前,粉嘟嘟的一声,二哥,您来了!老罗没好气地说,你,你装鳖闭关结束了?我在北京几次喊话叫你出来走走,你他奶奶的吱都不吱一声,这回怎么敢露龟儿头的呢?韩鳖依然陪着笑脸说,二哥呀二哥,你哪能知我这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哟?不要说你胖哥,就是‘lady呱呱’女她们约我多少回,通通都被回掉了,要再追问我文学屎的事,我连学哥哥去死的心都有了。你知道,深海表叔他,他确实是个卧底。梨花帮我学着怎么‘钻’《三重门》的事,又被骗吃海底捞的辣椒兄弟给透漏出去了,你说我还敢答应你叫我与老方对质的事?不是阿拉说二哥侬,侬的那个臭嘴一张,谁能受得了呢?

娶你妈的,棍你妈的,草你妈的!罗2恶狠狠地一把薅住韩小鳖的衣服领子:要不是看这么多的女粉在,我真他妈想给你两耳刮子。你少给我扯那些陈皮蛋,给老子说说,你怎么溜到这里的?韩寒小声央求道:二哥松手,宁2叫我来,我不好意思不来,连我老头子还有我老婆梨花都说,宁2的电影,准确地说是“颠”影,起哄毛头娃娃的,正经人家可不会让小孩子去看这种电影的。学坏了,三头驴车拉不回头的。这一回呀,是宁浩答应我,现场的记者都是弄好了的,不会问方舟子质问我的事,也不会提我玩车名次吹牛作假的事。二哥呀,你说我现在怎么弄?我老婆帮我写了篇哭哥哥的东东,一片骂声外加质疑声,你看连我弄的长安街车子掉头的事,又扯出肉皮,我他妈的干脆,闪过,删掉!

就在这当儿,宁浩肉嘟嘟的迎了出来,哈,二位,楼上请!正经时间到了,老罗因为平时忙着黑老方,不说宁浩的电影没看过,连‘XD肉蒲团’甚么的,都没心思整全,只好含糊地说了一句,宁浩其实‘活’儿很全。宁浩心里苦极了,悄悄对记者说,听了老罗这么来挺我,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的‘活儿’全?这狗日的怎么把韩鳖三的“活好,好活”的套到我头上了,他娘的这顿250块一客的王八汤算是喂了草狗了。

韩鳖三呢,捏着揉皱了的稿纸,把过去骗人时编的,那什么写给友人告别信中的话“一个人只有一辈子,一辈子只有一次青春。趁我(们)还年轻,我要万水千山走骗”,破朔迷离的念念,底下是一片尖辣‘椒’!。

念着念着,鳖三韩突然想起老爷子的叮嘱,要他到现场少放狗屁多说好话,于是咕哝道:唉,两位GG可都是我们特别敬佩的人物。两个人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浩,我都想叫韩浩。

老罗当即说,这他妈的还不好办?就像古人那样起个名再用个号不就行了?你看我不就是姓罗,名永浩,字可爱多的么?你干脆就叫韩罗宁浩得了,港味十足,又像个日本名字,开起‘死巴鲁’来,可是绝配!

宁2瘪子则眨巴眨巴眼说,起名字的事要慎重,这东东,易中天教授通易经,应该在行,问问他老人家。罗蹩说,他人又不在这,远水解不了近渴滴。韩小鳖接过话头道,我来发个信息请教他老人家。老罗说,你拉倒吧,别再发什么牢什子信息,想再出石深海那样的笑话不成?我看你是丢人没个够了!于是韩寒直接拨通老易头的电话,听了这个话题,易老头说,下次少打电话联系,为你而糊弄的那个兔子骆驼,全被@仙人指路010 他们给整死了,你看我现在处境难哪,连天桥讲坛都不叫我去说书了。你问的这个名字呢,这个,平平仄仄,遮个,平仄平仄,这样吧,这个中间调一下崽,叫‘韩宁罗浩’最好,抑扬顿挫的,有节奏感。实际上,单纯从测字情况看,‘罗’ 字加在你的名号里头不吉祥,罗为四夕,昨天今天明天后天,天天都是傍晚太阳下山,你能有啥正运?但你们毕竟是一个藤上的瓜,也不好多扯胡萝卜缨子。‘宁’字呢,配‘韩’字,尚可将就,因为你这阵子的确应该安宁一些,安分一些。顺便辅导你一下,宁作为姓呢,该读nìng,第三声,仄韵,你年龄小,读不准,我不怪你,岂不闻贾谊《过秦论》之“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句乎?

小韩听的一愣一愣的,后面的那些一句没懂,却又如获至宝,千恩万谢的不提,放下电话,激动地说,两位GG,我也与你们一样的,能当耗子了,说不定,过几年,我还成耗子精了呢!于是三人牵手同‘耶’,拍照!OK.

要散场了,只见宁2好像忽然想起点儿什么来,但见他从口袋底抠摸出两个玩意儿拱拱手说,哥哥弟弟,这次捧场,我没啥好东西送,就这个小东东,你们拿回去,还能为整整方秃子的黑材料存盘的用用,不成敬意,不成敬意滴呀!

小韩说,这个,这个,我倒想送给方舟子呢,算是对我骂他方秃子表达一点悔意歉意!

一见到钱两眼就冒绿光的老罗,一开始还想臭骂宁2瘪子小气鬼,等挤兑明白这东东是金子做的时候,立马伸出胖手一把将那韩小鳖手中的货也给捏了过来,嗨,干嘛?干嘛?你不看看清楚,我的三弟呀,真是太不识‘货’了,我们今儿三个U,这可都是纯金的S B啊!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