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关于春天的败笔 —- 作者:薛痒

发布日期: 四月 22, 2012 8:50 下午 | 关键词: ,

有春天,无所畏。街头和地铁,韩寒盘膝坐在巨大的广告招牌里,广告中的他从不肯施舍观众一个眼神,他一如既往地耍酷,似乎任何质疑都无法再撼动他一根寒毛。他选择在愚人节隆重登场,他不再上诉,不再赌咒,不再解释,不再迷乱,而是优雅地把天上的张国荣哥哥扯出来跟他分享心路,然后他跟着地上的罗永浩哥哥来到了一所疑似大学,那里有一批韩粉跟着他一起沸腾呐喊尖叫,方舟子,USB!然后他对所有支持者说要冷静,他希望大家关心蔬菜和粮食,然后……他似乎可以潇洒地满血复活了。

方舟子却依旧倔犟地在风中散发,没有招人欢喜的帅气外表,没有牛逼闪闪的领袖光环,没有财大气粗的广告代言,没有闻风起舞的媒体配合,他似乎只有那个略显生硬的自己。尽管他和质疑派们认为已经掌握到足够多的作假证据,然而那些要求出示铁证的人们有谁肯有耐心去听他们的分析呢?多年的打假生涯,方舟子早已成了得罪中国人最多的外星人。他每条微博下连篇累牍的攻击性言论似乎是对他多年来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最大嘲讽。在一个真相经常被锁在黑箱的国度,他的所作所为只能被认为是不识时务。

易中天说,社会需要韩寒,同样也需要方舟子。显然他很愿意把二者的争吵当成二重奏音乐会来欣赏,可惜他还是选择了中途退场,他过于乐观了,——高估了耳朵的忍受能力。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混战中,每个有兴趣发表观点的人,无论你站在哪一方,无一例外都会被溅一身正义牌的污水。

没什么好抱怨的,除非你愿意选择永不发表任何观点。不过那和死人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即使是死人,在这次混战中,也经常躺着中枪,比如鲁迅代笔,比如文元整风。

对于韩寒,我谈不上如何喜欢和讨厌,此前看过被其称之为纯文学的长安乱和一座城池,并不打算再拜读其他大作,以我十多年的阅读经验,我并不认为那些文字有足够的杀伤力,所以那句“我就是文学史”当然是笑谈之一种,我相信同样的文字如果署名韩仁均路金波的话,肯定没多少人乐意捧场。至于有人说你读不懂韩寒所以才会诋毁韩寒,这当然是个哀怨的冷笑话。

韩寒曾经的风光无限依赖于资本运营的网络时代,由此居然成为一种现象,在商业时代,作为招牌广告的韩寒显然要比其文学作品更具话题性娱乐性,也更具包装价值:叛逆,酷,还会写小说。这三点加起来已经使他具备明星的感召力,而在明星光环之外再涂抹上一层思想的犀利,那就只好雄霸天下呼风唤雨了,那份快意恩仇,那份百无禁忌任何人都羡慕不来的。

我从06年开始接触韩寒的博客,中间也时不时针对韩寒的博文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大概有五六篇吧,尽管人微言轻,还是收获了不少韩粉热情的祝福,比如你去死吧,比如送兰州一个烧饼之类,在此对韩粉表示深深的感谢,正是由于你们的提醒,我更加珍惜生命,并且坚决热爱烧饼。当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聪明的馒头,做一个傻傻的烧饼又何尝不可呢?

在方舟子质疑韩寒之前,我一直没有怀疑过韩寒的文字是自己写的,原因很简单,只看过他两本小说和零零散散的一些博文,风格都差不多,再说了,这么平常的文字还需要有人代笔吗?所以我以为这不过是个负面炒作罢了,资本时代什么狗血搞不出来啊,与韩寒共襄盛举的范爷就是光鲜活泼的例子啊。

但是当我看到大量理性分析文章和相关证据链都指向造假结论之后,在对双方的论战文章质量做了大量对比之后,在欣赏过韩寒和韩挺们的精彩表演之后,在理性和感性之间端正态度之后,我不得不得出一个并不艰难的结论,那就是,从萌芽大赛开始,韩寒便开始走向虚妄之路。此前的韩寒七门功课照亮前程,压根就没打算抄袭,一个诚实朴素的好青年,就这样被毁成了天才。

人世间游走这些年,我已经学会了善待自己的智商。我认真反思了一下,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羡慕嫉妒恨,但这话散发出浓郁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气息,因此我严厉提醒自己:与我持有不同观点的人不一定是猪。

许多朋友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忙,所以并没有像我一样关注韩寒事件,而我已经越来越明白,国家大事那些小事我没有能力去改变,只好去力所能及地关注民间小事这些大事,我认为这样的故事对我更有启发教育,因为我亦喜欢写作,亦渴望凭本事他日成名,亦奢望得到一本叱吒文坛的文学真经。韩寒本人已经引不起我的兴趣,真正吸引我的,是隐藏在韩寒背后的某种力量。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成就今日的韩寒?扒除掉这些力量,韩寒以他一己之力还能够应付得了这铺天盖地的质疑吗?

我相信,如果没有各种热血的“见义勇为”们拔刀相助的话,韩寒可能早就崩溃了。他那些铁杆粉是成不了气候的,除了不停地诅咒和叫骂,还真看不出什么更有效的办法去击倒方舟子,——尽管他们的确像是喝了鸡血的样子。

但是,韩寒终于神奇地挺到了今天。

重出江湖的韩寒发一篇普普通通的帖子,新浪微博高管事先可以知晓,媒体可以大肆报道,公知们可以极力称赞。而对方舟子和质疑派们的大量论证,他们却可以选择视而不见。这就是我所看到的。

韩寒和方舟子明显不在一个平台对话。莫非那些公知们,那些媒体们,那些愤怒小资们,他们果然便以为韩寒代表了某种至高无上的真理和正义?

我想起了某个纪录片中,一位二十多年前参加某个运动的台湾歌手的话。

用谎言去打击敌人是件可怕的事情,因为你的谎言可能会先被揭穿,那么,你就再也无力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许多年过去了,我们却一直陷在谎言的困境中走不出去。不是这批人的谎言,就是那批人的谎言,要么就是大家都在说谎。

即使是周老虎那样如此明显的造假,也居然可以引发长达八个月的大混战,若不是公权力的介入,恐怕永远难辩真假。

那么,骗子们还会有什么可担忧的呢?反正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死大家一起死。

许多朋友尽管对韩寒事件没有多少关注,但是他们却可以很轻松地得出韩寒没有代笔的结论,他们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并且会想当然地认为质疑是一种无聊愚蠢甚至恶毒的行为。

他们甚至认为,即使韩寒代笔又如何,只要他说出了大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就应该支持他,——只要语言是动听的美妙的,那么真假便无妨。

他们显然忘了,骗子们的甜言蜜语总是最容易打动人心的。

但不能否定他们的善意,虽然善意却是有选择的。但是……既然认为相信是一种美德,那么为何不愿意相信质疑能够更好地印证一种美德?

质疑难道不是为了让真相更加水落和石出?水落石出之后岂非更加光明磊落?光明磊落之后岂非人格更加伟岸?

质疑需要扎实的资料而不是凭空猜测,否则可信度很快会土崩瓦解,回应也需要真诚的回应而不是破口大骂,否则可信度必将大打折扣。我认为方舟子做到了扎实的分析,而韩寒没有做到真诚的回应,所以他说自己是猪一样的发挥,而在看客们看来更像是气急败坏的表演。他只会在幕后对质疑派进行挖苦嘲笑,——如果幕后的发言人果然是他的话。

金庸有过倪匡做代笔,古龙也有过丁情、上官鼎,于东楼做代笔。然而这根本不算什么,对于他的真正读者来说,瞄上一眼即可知真伪。

事实上,金庸和古龙是在打下一片江山之后才找的代笔,他们代笔的水平很难达到原作者的真实水平。

但是韩寒的情况却完全相反,只要是大家认为代笔的部分,那就绝对比他本人的“活”要好。

处女作在投稿数月之后,手稿居然依旧在课堂上边写边传,你还相信那是“创作”吗?

创作的确是需要功夫和磨砺的,阅读也的确需要一些经验和敏感的。除了天才。

无数人都在汗泪交织地为韩寒的清白背书,韩寒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他一点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任由双方城门叫骂。

其实真的很简单,他只需要当场发挥一篇正常水平的文字,那么一切问题就可以轻松解决。这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已经不是问题,而对于常年以写作为生的人就更不在话下。

那绝对不是侮辱,而是骄傲和尊严的证明。

一向被韩寒嘲笑的曾经抄袭的小四都说了,如果方舟子质疑他,他马上会关门写作来证明清白。但韩寒没有选择这种轻松的方式来消除大家的戾气,而是2000万悬赏之后说自己其实开玩笑,而是在起诉之后两次撤诉,而是选择了不回应之后明里装清高暗里做祥林嫂……当年他逼退白烨骂退天明玩退秋雨的三甲豪情哪里去了?

所以挺他的人只会火烧火燎地进行补妆艺术。只可惜在无畏的春天面前,诉诸情感原来是如此不堪一击,所以质疑者只能是越来越多。

韩寒真的不该怪方舟子,当初是你把方舟子拉到台上切歌调戏的,方舟子迎战了,你却匆匆忙忙下台了。

那些曾经从容不迫侃侃而谈的公知们文人们在这场混战中的表现令我瞠目结舌,他们以熟练的动作抱团取暖,他们以眈眈的虎视反对着质疑者的一切,同时也在反对着他们曾经的自己,他们正在越来越成为他们所反对的人。为什么?莫非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押宝游戏?

哦,原来他们无法忍受多年来苦心雕刻的艺术品忽然变得一文不值,他们曾经肉麻地吹捧过这个天才,当然要将肉麻进行到底。哦,原来他们不忍辜负组织多年来的关怀和栽培,而这个组织正好和天才有梦幻一腿。哦,原来他们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老底曾经被方肘子打击过……

所以他们拼了老命要杀出一条血路,而不讲究姿态是否优雅,而不在乎发型是否凌乱,不为真假,只为立场,爱拼才会赢……

156名学人兴师动众大签名,要求对方舟子老婆——一个文科生十几年前的未公开发表的硕士毕业论文进行调查追究。

方舟子在电视访谈中闭口不谈女儿生日可以作为打击他的重要依据。

他们疯狂攀比自己写作中的低级错误,只为证明天才手稿中种种不可思议的错误的合理性。

他们在十个质疑里面找出两三个不大靠谱的质疑,进而得出所有质疑都不靠谱的结论。

他们还非常擅长曲解所有质疑的言论,然后树立无数稻草人,然后对着稻草人一通拳打脚踢。

公鸡上书,陈村存盘,老罗请客……这是我所看到的,虽然我所看到的不能代表全部。我又分明听到了一波接一波的欢呼喝彩,虽然我所听到的不能代表全部。

原来大家你我也不过彼此如此罢了。这是我感觉到的,虽然我所感觉到的不能代表全部。

然而毕竟有许多人真真切切相信了,就像相信一个真理那样去相信一个不可能的谎言。

假如你错了呢?质疑派这样问。

假如你错了呢?挺韩派也会问。

你干吗挺他?

我挺的是正义和公平!

你干吗倒他?

我倒的是欺骗和不公!

究竟谁比谁更光明或者更阴暗,谁比谁更气壮或者更心虚,谁比谁更快乐或者更悲哀,谁是那个穿新衣的国王,谁又是那个揭穿国王的小孩。谁是现实主义,谁是理想主义,谁抵达了真相,谁又脱离了苦海爱恨。

是非成败叹人生,转眼一场空。反正都是空,何不跳进坑。

好了亲爱的正义们公平们你们继续玩你们的我们继续玩我们的春天结束了春天还会到不见不散茫茫人海中姑且让我们一起等待一个关于春天的句号。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韩寒,关于春天的败笔 —- 作者:薛痒”

  1. 四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关于春天的败笔 作者:薛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