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拉风”的“马路政客” —- 作者:道前子

发布日期: 四月 23, 2012 9:45 下午 | 关键词:

旧社会,上海滩出了不少人物。新社会,上海滩人物出了不少。

上海,虽说历史不长,但在近代,地位非凡。新旧间,我有幸看到了其间的某些传承。就按本文的题目说起。

“拉风”一词,据说最早源于台湾。而在韩大仙的家乡,早就用上了。清未民初,那时还未风行电风扇。人们用白竹布做面长方形的风扇,在扇子一端系上长绳,人一拉动,凉风习习,上海人称之为“拉风”。这与当今对“拉风”的解释不同。但跟韩大仙的境况,颇为近似。韩大仙就是扇面,其父及一帮人拉着线绳,随之风起。这是一股人造风,比不得自然风清爽,夹杂浊气,污染空间。当然,有人好此人造风。神州大地,炎热难当,得此凉风,暂以解暑。殊不知,此风一长,人将不人。

韩大仙说,就要做个臭公知。这是对公知一词及其涵义的污辱。照目前情况看,隔壁张木匠儿子当上公知,也论不到你韩大仙。不论观点或立场,公知,最起码,肚皮里有墨水。你韩大仙,肚子里一包草。别朝自己脸上贴公知的金,即便公知臭,这个臭味,你也粘不上半点。思想再三,怕是想做公知的,并非韩大仙真身。韩大仙连“作家”都不想做了,莫非是其替身想做公知了。想做是好事,光明正大出来做便是。虽说,目前的态势,公知这个身份不太讨人欢喜,但在中国,从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而且,还没人管。说在明处,做在暗处。或者是,在高处说,于底处干。没人管,不代表没人骂。好在,韩大仙经过这四个月的闭关思过,大有长进。韩大仙说:“我是消费这些公权力的既得利益者。大家也自然可以消费我,甚至都不用给小费。”诸位如果还有点记性,当不至于忘了数月前,韩大仙对 方先生的种种指控,大喊大叫,欲诉之公堂。韩大仙没记性,怕是忘了。所以,便以如今的话为准吧。现在,大家可以尽情消费韩大仙了,甚至不用小费了。这跟当初需要“补偿一点点损失费”的威吓,天壤之别。韩大仙被人“强奸”了,他还能笑眯眯,柔情万丈地递上个套套。果真豁出去了,“你他妈胸闷的病”,好了?旧上海滩,有一种人叫“人蜡烛”。什么意思呢。就是商店里的伙计,酷暑之日,赤膊待客,客者不论男女。如今韩大仙承先人衣钵,袭传有方。早先,韩大仙被人扒衣裳是痛苦的。既然衣服都扒光了,索性赤膊上阵。你们爱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吧,爱咋滴就咋滴。俗话:好死不如赖活。韩大仙睏到地上了。名声这东西,对于有些人如同生命,对于有些人,嘴上说得紧,实质在其眼里一文不值。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要命的是钱。除了钱不能失却,还有什么不能弃之。

韩大仙这帮人中,有人想做臭公知,立意明确。若不是有一群公知护着,大仙早就“得道升天”了。往公知堆里靠,走了一步好棋。将公知缠在一根藤上,齐进共退么?问题是,你是一只蚂蚱,人家不是。甘愿做蚂蚱,那是另一码事。你以臭为美,那怕臭不可闻。人家毕竟还存些脸面,香了好长时间了,突然的臭,适应得过来么。旧上海滩的粪夫,专做一门 “臭生意”。韩大仙将此发扬光大于今,可谓后继有人,应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韩大仙公知是当不成的,但在旧上海滩中,有一门行当,还是可以继承的,叫做“马路政客”。“马路政客”的特征就是消费“政治”,以此图财。韩大仙名符其实,其言:“是的,我是个公知,我就是在消费政治,我就是在消费时事,我就是在消费热点。”对于这句话,还有一点需要指出,韩大仙自吹公知,我不认账。同时,这是句病句。公知,并非是消费政治之类的称谓。别糟蹋了。

旧上海滩,大舞台戏园对面曾有二爿糖果店,都叫“文魁斋”,都自认是正宗的。二家店打出相同的招牌:画了只大乌龟,旁书“如有假冒者是此物”,乌龟下面书“天晓得”三个字。乌龟,于东洋是寿物;在中国,是侮人。许多网友指认韩大仙是乌龟,还是缩头的。韩大仙怕也认了,要不,怎不见伸出头来呢。由此,大仙之名呼之,顿感不妥。以后,按上海滩的叫法,称之为韩赤老。

韩赤老,一个上海滩“拉风”的“马路政客”。

二0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33db3701014567.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