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已死 by 捉刀12

发布日期: 四月 23, 2012 10:10 下午 | 关键词:

捉刀12 于 2012-4-22 22:28:4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中间地带
  沉寂一时的韩寒重新出山后,我们发现以前那个满嘴粗口、出言无忌、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韩寒已经死了。
 
  “新”或伪装的韩寒出言谨慎、低头行事、不再满嘴粗口、不再狂言无忌,时时留下夹起尾巴的背影。
 
  他三次低头忏悔(“失败的书”“写给每一个自己”“就做一个臭公知”),乞求“不该鼓动大家都唾弃公知”; 他二次打同情牌哀求支持(“写给张国荣”“故乡不放弃你”),韩仁均不够使,把死者和爷爷奶奶都消费了;他一再象老太婆的裹脚布样把陈年的‘特权官员’话题(“长安街”“官员故事”)炒来炒去赚取点击率。
 
  想一想,没有方舟子和倒韩大军的几个月努力,韩寒会变成今天低眉顺耳的小媳妇样吗?
 
  想一想,如果没有倒韩派的迎头痛击,任凭韩粉的狂热吹捧,名人公知的阿谀逢迎,韩寒今天不知道会被捧得多高呢。今天的他恐怕不再是“中国几百年出一个”,而是“世界几万年出一个”了。
 
  方韩大战开始时他是何等嚣张跋扈,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皇者气势。他用尽了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把敢批他逆鳞的麦田骂了个狗血喷头,生殖器堂而皇之地挂在嘴上,时不时就把玩颠弄一下,搞得韩粉个个血脉喷张。
 
  如今的或伪装的韩寒,连不少挺韩派都承认,已经蜕变,已经偶像不再,已经回到了地面。
 
  挺韩派应该惭愧,韩寒的改变或被逼伪装你们没有一丁点功劳。韩寒应该感谢方舟子和倒韩派的再教育,应该懂得“生者父母、育者师长”的道理。
 
  韩寒曾有三重光环,是韩粉顶礼膜拜、高高在上的天神,韩寒三次认错忏悔是三重光环的逐次崩溃,是倒韩大军取胜的三个里程碑。
 
  第一光环是“骂无不胜”。多少年来多少大佬都败在他的嘴下,以至他狂妄地到如此地步:“我很期待,有个实力相当的人,好好来骂我”,一付独孤求败的气势。
 
  3月初他不得不对媒体说:“我要写‘失败之书’”,象路金波一样承认了这次战败。“骂无不胜”的光环被方舟子打得粉碎。他认错忏悔道:“我也要写一篇文章,说一说我所有犯的错,我以前的无知和对他人的伤害,我的膨胀和愚蠢。”
 
  第二光环是“皇帝的新衣”。韩寒一直鼓吹“读书无用”论:我从来不读书,我没看过四大名作。以至公知周筱赟恬不知耻地吹捧韩寒:“我早在2009年就说韩寒就是当代的鲁迅。我需要阅读获得启蒙,而韩寒从不看书,却能说出鲁迅胡适一样的话,韩寒就是天才。”“事实上,韩寒从18岁开始,就不再看任何书了。……他的思想完全是天生的。”
 
  倒韩派的奋起将韩寒和公知的谬论批得体无完肤。韩寒在4月初的“写给每一个自己”博文中终于忏悔“读书无用论”是错的,承认思想不可能天生:“一定不能停止阅读,只有阅读,才会进步” ,“我学历低,学识差,也有很多的缺点” ,“红灯永远不能照亮你的前程”。
  众目睽睽下,韩寒自己脱下了皇帝的新衣,倒韩派取得了第二次伟大胜利。
  第三光环是“第一公共知识分子”。多少年来多少人吹捧韩寒是“不谋私利”“为民请命”的公知中的第一块牌子,以至还有公知要推荐韩寒当上海市长。在粉丝和水军的狂热刷票下,他还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
 
  然而许多公知如易中天之流在方韩大战中的自私卑劣表现遭到倒韩派痛斥,韩寒在4月20日终于承认所谓公知其实就是自私自利的骗子。他承认他们“是在消费政治,消费情绪”,“是故作姿态,甚至骗粉骗妞骗赞美。”他说公共知识分子其实:“有的圆滑,有的好色,有的没谱,有的投机,有的唠叨,有的粗鲁,有的装逼,有的故作高深,有的哗众取宠,有的拉帮结派,有的爱作姿态,有的人品不端,有的言行不一,有的危言耸听,有的党同伐异。”
 
  韩寒忏悔承认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为人不耻的“臭公知”。
 
  公知的形象被韩寒和公知们亲手扳倒。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为民请命”的“第一公共知识分子”的神像自然也倒了,倒韩派取得了第三次伟大胜利。
  韩寒的第三次认错忏悔最为关键。韩寒之所以能嚣张至今,韩寒神话之所以能延续之今,许多公知的推波助澜、鼎力相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公知的臭掉,韩寒被打回原形并三次低头忏悔,倒韩派的完胜已勿庸置疑。
 
  完胜不等于完结。韩寒认错还没有认假,他的低头可能是暂时的或伪装的,他还在继续骗。而许多名不副实的“公知”仍在招摇过市。在继续倒韩时,倒韩运动还应该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重建社会诚信、重建社会公德,使中国成为一个假货和造假无处隐身的公民社会,杜绝韩寒现象。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