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 作者:安峰

发布日期: 四月 23, 2012 11:28 下午

把这封家书配上标题公之于众,目的是希望给“质疑”者增添一点助力。 

小明:

你爸爸要我一定找个机会好好跟你谈谈。我想,他一定是感觉到了你思想或行为发生了某些变化,使他很不放心。作为伯父,除了你爸爸就算我最了解你了。我断定,你的变化跟韩寒有关。你作为一名大学中文系的学生竟至今不知道当韩粉是一种无知,显然这个罪恶的偶像改变或正在改变你的人生态度。

你当然知道你自家食用的蔬菜是不施农药与化肥的,尽管苗长得瘦小枯干且虫咬,但有营养可康健身体。你当然不知道你爸爸往蔬菜地里重施农药和化肥所承受的良心谴责。他们是迫不得已,市场得宠的是油绿厚壮鲜嫩的蔬菜,他们需要维持生计,需要保障你高昂的学费。你更不知道那段时间你妈病重住院,却还要维持你的学业,他竟卖过血!可是他不想用卖血换来的钱把儿子培养成市场上好看却多弊的蔬菜,他巴望你成为自家菜畦里的苗,看起来瘦小却真才实学,他知道只有这种苗将来才可成就顶天立地的事业。他们鄙视韩寒那种外美内糠的“绣花枕头”。

在我们谈论正题之前,我们必须在“治学与做人”上达成共识,想来你会同意的。

一、做人与治学

做人乃治学之本,正所谓“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做人:庄重、求真、诚信、坦荡。这是律己与识人的尺度,可否用来对照一下除了满嘴生殖器一句实话没有的韩寒?

北大的教师历来公开宣称北大中文系不是作家的摇篮,此为求真。因为作家更需要的不是高墙四围的学院而是社会的广阔天地,唯有在社会实践中才能感知世间美丑,从而形成惩恶扬善的愿望进而产生奋笔疾书的冲动。至于作家驾驭语言的能力,有了高中三年合格的语文基础,再通过长期的写作实践会逐步锻造出来的。北大更在乎学子的治学态度,得宠的是那些敬畏且潜心师承先辈理论的学子。

学者与作家,治学的路径不同,不知你的偶像韩寒,走的是哪条路?他走过没有?

你们的讲师在课堂上授课必然会引经据典,那你就一定会知道北大的吴组湘、王瑶、严家炎等老教授的做人与治学。

在首先向文化开刀的文革,如像老舍、杨朔等相当数量的著名公知,用“跳湖”、“坠楼”、“悬梁”来捍卫自己的人格,令人痛心;也有襟怀坦荡严于治学的,尤令人感佩,如北大的那些在文革中苦熬的教授。

吴组湘,当代著名作家、古典文学研究家。文革时他必然在批判之列。军宣队叫他去大教室接受“教育”,他磕掉烟斗的灰便走向大教室承受唾液的洗礼;工宣队分配几个厕所令他每天打扫,他磕掉烟斗的灰径直走向厕所,从此那几个厕所便干净得一尘不染。可是有人用阶级论对他的学术观点发难,他就会把烟丝填满烟斗狠命地吸着,绝不低头。

王瑶,文学家。这位头发全白的老教授,经常出现在北大西南门外的小饭馆,对眼光触碰到他的任何人,他都笑容可掬地眯着眼睛回敬以点头。但是在容纳几百学生的大讲堂上,每谈及那些大字不认几个的工宣队员批判他的理论,脸便涨得通红,瞪大了眼睛激动得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对真正的学者,你可以用粗俗的咒骂来侮辱他们的人格,却绝不允许用无知去冲撞他们凝聚着心血的智慧!

严家炎,文艺理论家。早在文革前那短暂的“文艺百家争鸣”时期就已经为人所知了。今天,在文艺理论界每遇分歧,论战双方都要到严家炎的著作中寻找正确的答案,是公知的理论权威。前年,我们这届同学相邀聚会燕园,严家炎教授身着蓝布中衫,弯腰冲我们每个同学打招呼,用虔诚的微笑掩饰着由于想不起我们每个人名字而生出的歉意。毕竟,他年纪太大了。留影,第一排是老师的座位,后面五排是学生的位置,站着。几天后我得到了合影照片,发现严家炎教授竟出现在第一排椅子的后面,跟我们同学站在一起……

各行各业,如果人们都如此谦恭,我们这个社会该多么和谐;如果人们都视敬业高于自尊,我们这个国家该有多么强大。谦虚与敬业源于做人的真实、坦荡。

韩寒谦虚过吗?真实过吗?

真实,才有价值。芭蕾舞《天鹅湖》的艺术魅力征服了这个时代的全人类。我国第一个小天鹅白淑湘跟我说过,她身体条件并不好,但她用心灵和汗水千百次重复每一个舞蹈细节以致脚趾严重变形。她以顽强的的毅力掌握了高难度的芭蕾技巧才场场赢得国内外的掌声,她说“在艺术成就面前除了努力没有捷径”。北京煤矿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笙演奏家张吕福对我说:“艺术容不得虚假,连一个音符的倚音都需千锤百炼。”大画家刘汉教授坐在他的大写意“拓荒牛”面前,跟我一边下棋一边说:“你看我的写意,看起来纵情运笔,随意使性,其实每一笔都凝聚着多年努力形成的知识累积、生活感受和艺术情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呵,呵呵!”……

一份努力一分收获,这道理够多么简单,就像工厂里的工人和田地里的农民,用他们的辛勤劳动真实地默默地为我们全社会创造价值,容不得半点虚假。活字印刷源自刻字工人毕昇;纺车源自童养媳黄道婆;纺纱机源自工人哈尔格列夫;蒸汽机源自工人瓦特;电的开拓者是学徒工法拉第…… 我们今天熟知的“倪志福钻头”“周林频谱仪”等等全都源自在一线创造价值的劳动者,还有那些在科研岗位上兢兢业业的科学工作者的逐项成就。就是他们推动着人类的文明的进化。

成就源于敬业,韩寒的“成就”源于什么?

当我记述吴组湘的散文《老教授的脚步》在北京日报发表的时候,邓小平的思想已经主宰了我们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土。吴组湘终于可以衔着烟斗,在袅袅的烟雾中平静地盘算着怎样全身心投入文学理论的拓展并传播下一代…… 华夏民族要是能够永远定格在这种宽松和谐的氛围该多好。

可是,我们这个命途多舛的民族好景总是那么短暂。

二、他是个标本

我知道韩寒这个名字是在《三重门》刚刚面市的时候。十年前有位庄姓女士来向我约稿,初次见面就叫我“师兄”,立马拉近了距离,她毕业于北大,晚我几届。第二次见面她就送我一本《三重门》,说这是一个初中生写的,曾被许多出版社退稿,是位女编辑慧眼识真金发现了这个天才。还说“就冲这传奇,也许您有心一阅”。我问:“你读了吗?”她说“我忙,您先看吧”。她是读书如命的文学博士,好书怎么会让我先看?莫非那个时候韩就有粉了?待我读不到十页就因味同嚼蜡实在撑不下去了,她才在电话里老实说:“这小说分明是卖弄学识的中年人写的,连丝毫的文学情调都没有何谈童趣?原来您跟我有同感呀。”“猎奇”,这就是聪明的书商使废品成为畅销所创造的卖点。读这无情无趣却洋洋四十多万字的“小说”,没有万里长征的决心和毅力是不行的。书是销出不少,几个人读过?方粉没读过,莫非韩粉就都读过了?

后来这本书就随意垫了纸箱。今年一月份中华网上曾出现质疑韩寒被代笔的消息,还附上韩寒很短的“呈堂证供”。这“证供”是一篇极其糟糕的东西,遍洒错字白字,胡乱标点,病句连篇,有的句子竟残破到丢失了谓语,竟还多次标榜“作为作家”“一个作家”“作家”,生怕哪位忽略了他是“作家”。我即刻把这“证供”跟压在箱底的《三重门》联系起来,对韩寒产生了相当的反感,当即就对这条新闻发评:“韩寒哪里会写文章?”此后在官方媒体上就再没有了韩寒的消息,倒是在“百度”上方韩吵得热闹,这才逐步知道些有关韩寒的情况。

哦,你该说我是“方粉”了吧?

方舟子曾令我作呕。你知道,癌症自古就有,却只有打着科学招牌且非常昂贵的西医药进入我国之后人们才“谈癌色变”的。那是因为大家迷信西医,又抱定“癌症的康复与金钱付出成正比”的谬误鄙视了传统中医,罹患癌症便拼家当产不惜重金去求助西医,亲人却无一例外地死于西医破坏免疫力的放化疗,癌症怎么会不可怕?而立足培本的中医,使很多贫困的中晚期癌症患者得到了康复,这事实颠扑不破。解放以来我们的中医在崇洋的愚昧中一直裹足不前,几将落后于日本、韩国、新加坡。正在我们需要呼吁大力弘扬中医的时候,方舟子却公然抛出“中医伪科学”论,这是能够容忍的吗?转基因产品已经遭受全世界的讨伐,甚至有人对袁隆平的高产水稻也与转基因发生了联想,袁隆平先生已经表态公开反对转基因,可“杠头”方舟子却死死抱住转基因不放且推广得声嘶力竭…… 

但质疑韩寒无疑他是作对了。看到万千无知韩粉在网络上将恶毒的粘痰啐向方舟子的时候,我甚至被这位孤胆英雄感动得湿润了眼窝。

一个七门功课不及格的初中孩童能够发表长篇小说?且是在老师讲课的课堂上写的?且是在很多同学围住等着“写完一篇念一篇”的氛围中写的?且稿纸字句干净得一蹴而就?天方夜谭!只有文盲才会无视作家创作的心理历程,质疑这样的“创作”还用得着学术论证吗? 

一个初中作文通常不及格的孩子能够夺得全国作文大赛的第一名,毋庸置疑,这种神话只有在精心策划的骗局中才能出现。作文大赛的主持人对参赛者的名次做点手脚那太轻而易举了。假如庄女士主持一次全国征文赛,我写一文出于某种目的请她帮忙按我儿子的署名参赛获奖,一句“师妹”兴许尽够了。韩仁均和他的同学间一句“不认识”是绝对搪塞不过去的,互不相识的老乡还“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呢。

但凡是以摇笔杆混饭的作家(哪怕是地方小报的业余通讯员),面对署名的质疑绝不会当作一回事,顶多报以轻蔑的一笑随后即忘,何须“自证”?又假如你的一部长达四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署名被其他专家们提出质疑,那对于作者或许是个利好消息,因为这质疑意味着你作品的社会价值可能超过了你的存在。就像立足于顽固的封建土壤上的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曹雪芹所写出的《红楼梦》能够使人感受到先进的资产阶级民主的萌芽,这是作家所始料不及的;也就像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带着对封建贵族的偏爱,在《人间喜剧》中生动细腻地再现了十九世纪法国典型环境中典型性格的全貌,使这部封建贵族阶级“必然崩溃的一曲无尽的挽歌”宣告了新兴资产阶级走上历史舞台的必然。作品的社会意义能够超越于作家的认识局限,那是因为伟大。

而你们可爱的偶像韩寒,尽可以玩世不恭,却一旦“质疑”稍碰他“署名”的那根敏感的神经,便触电般即刻蹦跳起来,还不惜甩出令人乍舌的洋洋两千万人民币以“自证”(更可笑的是这会儿还居然有外靓内蠢的戏子傻冒出“追加两千万”)。这种令人惊诧的敏感,始于他“青年代言者”的光环、他的千万家财、他的众多活好美女连同他的赛车…… 他的一切全都是靠欺骗来维系的!眼看这区区两千万(不,是四千万)堵不住滚滚涌来的“质疑”的洪水,便把补救的希望寄托在曾被他认定“颠倒黑白”的司法,求救于法院那纸颠倒黑白的判定。

韩寒几个月不敢出声,质疑派却还没有收手的意思,清明节韩寒终于耐不住,借已故的张国荣发话。不料此举无疑又给质疑派注射了一针兴奋剂,方粉的质疑热情再度高涨。其实一句“韩寒与张国荣为伍”就该气得张国荣再跳一回楼,他俩有可比性吗?张国荣为了征服听众,在气息的运用上,在找准腹腔、胸腔、喉腔、鼻腔乃至头腔的发音位置上,他吃尽了进军歌星的酸甜苦辣,他所得到的掌声、他所拥有的粉丝与毫无天分、毫无付出却靠欺骗坐享其成的韩寒绝对是两回事。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写不利落却还大言不惭地要给张国荣写“歌词”,此言会给张国荣带来怎样的恶心不说,也得看韩寒他爹肯不肯帮忙代笔。质疑派并不关心这些,那是张国荣的事。重要的是这《写给张国荣》又成了质疑派讨伐“代笔”的准确无误的靶子。

从表象上看,一只瘸狗被街人追打,掉到水里挣扎了却还不依不饶地向它丢石头,这种惨烈的场面实在太过疯狂而卑鄙,够得上“虐兽罪”了。可韩寒分明是个社会自然人,那就两说了,已经被人揭露到体无完肤却还死不认账,就像那被抓到把柄的小偷,被打得直不起腰却还佯作君子像,着实可气。韩仁均给儿子套上了“作家”的枷锁,儿子觉得舒服,那苦果是他自酿的。

其实人们穷追猛打针对的仅是“韩寒”这种社会现象,是要把一个堕落社会的标本展示给人看。因为这个标本在向孩子们宣示“成才无需学习”。不学习就可以成名,不学习就可以家缠万贯,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像你这样一路披荆斩棘上到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尚且受到韩寒现象的影响,就更不能低估对那些还不晓世事的广大中学生的心灵伤害。

这场质疑首先是让孩子们知道,韩寒是不能模仿的。韩寒的出现必须具备三个极严酷的条件:首先这孩子必须弱智到初中七门功课不及格,这一条就得将仿效韩寒的孩子刷掉大半,因为你脑全,就是再不用功,也会不小心把几门课程的考试成绩碰亮了绿灯;同时你还必须具备追求“语出惊人”说大话“装B”不脸红的素质,这就把想当阔人韩寒的绝大部分孩子给刷掉了。这两点很重要,被利益集团选中做包装对象的,必须是弱智到不懂好坏没有观点却又好大喜功善胡说八道者,脑残到“一张白纸”才好打造成用于敛财而任意摆布的木偶。第二条就更严酷,你还必须具备一个恶劣待子的父亲,恶劣到把作假的本性遗传给儿子还嫌不够,还要能下得狠心把欺骗的招数针输进儿子的血液。仅凭这一条,就会把做名人韩寒梦的孩子全部淘汰。当然第三条也很重要,那就是你的父亲得有本事把你同社会上唯利是图的敛钱集团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利益均沾的产业链。

这还仅是这场质疑的社会效应的一个狭窄领域,它的真正意义更在于疗救我们这个病态的社会。

又要拿癌瘤说事了。癌症的可怕,在于它发生在机体器官的某处,却病在全身,且一旦发现通常已是晚期。只有通过中医望闻问切,从患者阴阳表里寒热虚实中寻到病因,才能辨证论治开出君臣佐使相得益彰的对症处方,还要根据康复的情况随时对处方诸药给予加减,这样才有望把重症患者逐步导入康复。

同理,文化领域出了病态韩寒,病根却在社会。把弱智奉为偶像顶礼膜拜者必须更弱智。80、90后上千万青年大军崇拜韩寒,是这一代人的智商蜕化了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灵魂被扭曲了?

三、致富的遗憾

给我们这个社会肌体切一下脉吧。

我们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有人开始怀疑邓小平的“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思想。邓小平说这句话的时候全国的经济状况是,从社会的生产资料到商品一律由国家统购统销,生产价值的再分配全部由国家统管,人民的生活水平相对平均,干好干坏“一个样”,成绩突出者仅多一张纸制“奖状”,更突出者仅是参加象征荣誉的“劳模会”。那种分配政策限制了国民的生产积极性,严重障碍着我国生产力的发展。邓小平勇敢地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分田到户鼓励多劳多得,提出“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带动大家共同富裕”,这使国民的创造力一下爆发出来,给我国经济带来了神速的飞跃。

可惜他年事已高,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却不能为我们保驾护航,以致不久我们的航线就发生了偏离。

“富裕”,比别人干得更多固然可以先富,可是“先富”除了勤劳还有另外的“捷径”啊,那就是假公济私的掠夺与行为的坑蒙拐骗。国人一旦坐上官椅,立即就能感知并走熟那条先富的“捷径”;多点小聪明并胆大些的平民,便扔掉生产工具走市场的“捷径”去了。

还记得当年温州的漂亮皮鞋吗?穿上后不出五百米你就得赤脚走路;你想买件羽绒服抵御刺骨的寒风,穿上却差点冻死,拆开看,哪里寻得到鸭绒?客气点的里面是沾满鸡屎的毛,损点的里面装的竟是稻草。时下充斥大小文物店及路边地摊的伪制“汉玉”“青铜器”,超市的染色馒头、添加剂点心、化学饮料、注水猪肉、地沟油……你还能说得出市场的哪件商品是可以放心的吗?假履历、假职称证、假毕业证、假发票、假钱币、假…… 

艺术院校的学生开车撞倒了孕妇非但不施救反而停车将孕妇刺死,理由仅是“她可能记住了我的车号”,而许多学生竟公然附和说“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你去帮助一位被车撞倒后孤独无助的老太,那老太便诬你就是肇事者,法院竟判罚你赔偿老太;我国大小银行取款机旁毫无例外地安装了喇叭,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高声提醒“要提高防骗意识”…… 

“中国特色”啊!这些难道不是时代堕落的生动写照?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很公知的博导。他对我说,教授们的兴趣和精力已经偏离了他们的学问,精力大部分都用在编织科研计划捞取国家的科研经费,再把到手的资金用于注册公司以便“合理”地掏企业或老百姓口袋里的钱。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分明写着“无奈”,可他必须与时俱进不能落伍啊。博士生的精力也没有全部放在课题研究上,除了在车间充当导师项目的短工,就是通过QQ泡妞到后半夜。至于论文,只有呆子才会卖傻力气,只要你有办法给导师留下“好印象”。说到考分,天下没有人能比博导和博士生更知道“印象分”的分量。新疆有一“公仆”是我朋友名下的博士生,他不可能到车间充当导师的工人,却有能力让导师游遍疆南疆北,我亦有幸沾光。看一看在沙漠边缘挣扎从而生命倔强的胡杨及林,那是我梦寻了多年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了;越野车穿过塔里木河,顺着世界唯一笔直的石油公路直达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中心,只为了让沙海那无边而恐怖的死寂融进记忆;我能够在彭加木走失的罗布泊留下足迹,在充满浪漫故事的楼兰寻觅了一枚铜钱,又从库尔勒飞过常年积雪的天山饱览北疆神秘令全世界惊怵的天池…… 

不用付出却可以使美梦成真!如果漠视先富“捷径”的引力,相信他一定是疯了。我就常想,假如令我敬畏的性情倔强的吴组湘、王瑶先生还健在,他们的意志能否经受得住这先富“捷径”的考验?

巨大的金钱诱惑使致富的“捷径”充斥于我们这个原本文明国度的各行各业。更离奇的还有,连文学创作如今也在走“捷径”,从故事的创意到情节的安排直至执笔,出书,包装,发行,都可以由一个“团”飞快地流水作业出来。有人统计,目前的畅销书有九成出自这种“民营企业”。这样生产出来的“文学”何异于当年温州的稻草“羽绒服”?据说为了追逐金钱,有位当代画家竟发明了由他人画身而自己“添头”的流水作业!别再咒骂诺贝尔奖评委端出的葡萄都是酸的,先看看我们自己是个什么德行吧。可怜的曹雪芹,你用生命“字字是血”地拼出个《红楼梦》竟至于连一文稿酬都不曾得到!

“韩寒”现象就诞生于这个被欺诈扭曲了的土壤。我说他是时代堕落的标本,那是因为假造得太典型太具代表性太出类拔萃。不是吗?染了色的馒头还是馒头,注了水的肉仍然是肉,地沟里刮出来的它毕竟还是油。可登上“偶像”宝座的韩寒,与注水肉、地沟油虽属一路却有了质的区别,恰像把狗尿包装成“美酒”,把狗屎包装成“红烧肉”,还有不知是愚蠢还是眼瞎的公知端着学究的架子站在讲坛上拿腔拿调地点评“很有营养价值”,于是就涌出百万脑残粉丝谄媚地高叫“好香”。这假就登峰造极比真的还真了。

能够把一名七门功课“亮红灯”且无论怎样用力也将就不下来高一课程的弱智打造成“天才”、“著名作家”、“政治家”、“思想家”、“当代鲁迅”……远远超出了安徒生对童话世界的浪漫想象,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真实存在!可我们的官方媒体对这种社会乱象竟至今装聋作哑。我们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富裕,用权力和欺骗从在一线用汗水营造价值的劳动者手里攫取金钱,来得是那么轻而易举。富裕了,富裕到购买美国国债的名次夺得了世界“冠军”,连向来给美国“溜沟”的日本国民都觉得“中国人吃错了药”;富裕到我国一年的三公消费总额达九千多个亿据说可造三十艘航母,令全球任何一个政府的官员都望而生畏;富裕到老板与政府官员宴桌上价格昂贵的“人头马”一餐就能喝光法国一家酒店的全年销量,此举令外国阔佬对这历来以简朴著称的民族不得不刮目相看;富裕到一个外文字母不识几个的中国小P孩到美国连厕所都找不到竟一张口就买下一栋楼且是现金交易,把老外惊得瞠目结舌;富裕到中国的旅游团在欧洲、美洲疯狂购物出手阔绰得肩扛车拽,彻底扫荡了洋人脸上那由来已久的骄横与狂妄,这就连在我们贫瘠土地上播种汗水的农民都甚觉脸上有光。

可是,用世界通用的公平尺度过滤一下我们中国人的幸福感,在这不大的星球上那很有限的国家中,中国人的幸福感竟被排到第112位!

钱多了,幸福何在? 

钱多了,我国癌症患者的数量也在成正比增长,忧虑本是致癌的主要因素啊。“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口袋里放着用注水肉、地沟油骗来的钱,觉都睡不安稳!先富者钱多了,可真正创造价值的老百姓的口袋却被掏空了,幸福的光芒照耀不到他们!

当然也有例外,连身高和车赛获奖都做假的韩寒就从来没有不安过,站在用欺骗支撑的楼阁上还能天马行空地指手画脚高声乱叫,把偷来的铜锣敲得镗镗响全无风险意识。那是因为有“精英”纵容乱象;那是因为“无知者无畏”,他是无知者;那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他的智商已经永远定格在“初生”了。 如果说造假者的心里还有些许不安,即表明良心还没有泯灭,那么肆无忌惮的韩寒,则早已与良心无干了。

站在宏观经济的高度我们就能看到,广大置身于生产生产资料的第一部类与置身于生产消费资料的第二部类的国民,是创造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的绝对主力,解放并提高生产力水平,说穿了是要上层建筑适应并有助于提高这部分国民生产劳动的积极性。文革时期的分配方式制约了国民的生产积极性,现在“改革”了,可是国民的生产积极性维持住了吗?君不闻国民强烈要求政府反腐倡廉的多年呼唤?君不见妖风四起盗贼横行?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官员缘何连个人财产都迟迟不敢公布?司法对贪官的处理缘何轻描淡写?坑蒙拐骗缘何由有恃无恐变得理所当然?君不见越来愈多的国民对正义的呼唤失望后,情绪低落纷纷把智力与体力转向掺杂使假钻营行骗?这个民族勤劳善良的所有美德正在被“逐利”之虫啃噬殆尽。

国外的经济理论界不是已经有人在叫喊胜于美国的危机就要在中国上演了吗?……

总之,通过这场质疑的争辩已经使我们逐步看清了一个堕落时代的堕落的标本——韩寒。公示了标本,就会引起疗救的注意。疗救者谁是?是国家政策的制定者,更是国民尚未泯灭的良心!

不想让韩寒干扰你的人生航向,没想到这一点想说的意思竟哩哩啦啦地扯了这么多,还不知说清楚了没有。

伯父安峰 即日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 作者:安峰”

  1. 匿名 :

    :gl:

  2. 四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 作者:安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