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卡锡、韩寒与反智主义 —- 作者:挣脱枷锁的囚徒

发布日期: 四月 25, 2012 10:23 上午

笔者不揣冒昧,把韩寒与搅动美国50年代政治的麦卡锡相提并论,实在是太高抬了韩寒。但是,二者也却有相似之处。
两人都是通过造假上位,然后通过骂政府、骂社会、消费政治搅动整个社会;麦卡锡主义的肆虐是催生反智主义概念在美国诞生的主要原因之一,而韩寒现象也正是当代中国反智主义沉渣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

麦卡锡与麦卡锡主义

约瑟夫·麦卡锡1908年11月14日生于威斯康星州北部一个爱尔兰裔小农场主家庭。1939 年,麦卡锡虚报年龄参加威斯康星州第七区巡回法庭法官的竞选,成为该区历史上“最年轻的法官”。从此,麦卡锡开始了充满欺骗与谎言的政治生涯。有人这样评价麦卡锡:“无比的大胆和某些方面的巧妙撒谎,使他的手法与一般的颠倒黑白有天壤之别。”

1946年,从军队中退役的麦卡锡参加参议员的竞选,凭借如簧之舌,于这年的11月当选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由于他系列恶行,1949年麦卡锡被评为当年“最糟糕的参议员”。此时,他需要有一根救命稻草来延续他的政治生命。

1950年2月9日是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的诞辰年纪念日,麦卡锡在这一天“把炮弹打向国务院”。他炮制了一篇题为“国务院里的共产党”的演讲,声称在他手中,有“一份205 人的名单”,“这些人全都是共产党和间谍网的成员”。并借助东西方冷战时机,掀起一场席卷美国的反对共产主义浪潮。由是,麦卡锡从此前如履薄冰一夜之间成为声震全国的政治明星。

在麦卡锡操纵下,这种反共浪潮几乎波及整个美国政界、渗透进入文学界、科学界,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针对整个社会精英的政治迫害运动。这就是所谓的麦卡锡主义。

在1954年的“陆军—麦卡锡听证会”上,麦卡锡遭遇了他的“滑铁卢”。陆军部公布了麦卡锡的种种越权和违法行为,揭开了麦卡锡调查活动的黑幕。麦卡锡企图故技重施,东拉西扯蒙混过关,则遭到陆军部律师约瑟夫·韦尔奇的强烈指责:“参议员先生,你还有没有良知?难道你到最后连一点起码的良知也没有保留下来吗?” 

最终,1954年12月1日,在全国上下的一片声讨声中,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决议,对麦卡锡进行谴责。 麦卡锡主义破产。

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出自美国历史学家霍夫斯塔特1963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这个命题并没有清晰的定义。只能结合出书的时代背景来理解。作者在书中坦言:“本书是为了回应1950年代的政治和知识分子状况而写的。  

二战后的美国一方面在国际上与苏联对抗,另一方面在国内清除所谓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打击进步势力。由此产生的美国社会政治的麦卡锡主义极力鼓吹知识分子对社会状况的批评和指责隐藏着巨大的毁灭性力量,因而整个知识分子阶层遭受到来自政府及其所操纵的舆论工具的残酷打压。由此产生经典意义上的反对社会政治和知识精英的反智主义。
至于反智主义的第二种涵义,即“反智性”和“反知识”是反智主义滥觞的结果。

韩寒与当代中国反智主义

韩寒出生于1982年上海郊区。1999年,17岁的韩寒因为高一7门功课不及格而留级,在其父韩仁均运作下,以作弊手段获得《萌芽》主办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次年,以韩寒署名出版了实为其父创作的20万字长篇小说《三重门》,畅销高达200万册。随后陆续出版多部今天被证实为他人代笔的作品。

留级后仍然多门功课不及格而被迫退学。就是这样一个差生,却被其父、《萌芽》杂志社以及一干公知媒体包装成为“文学天才”。随后,自己被现代教育淘汰不以为耻,反而宣称七盏红灯照亮我前程,并大骂中国教育、大骂各类名人和文坛,从而猎取强大的社会人气和公共话语权,制造了延续长达10年以上的反智主义“韩寒现象”。

在针对文学评论家白烨的骂战中,大骂“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而自己宣称之所以骂白烨的原因,只是因为白烨在文坛的老一辈里面,白姓按照英文字母,B排序靠前。而“韩寒”署名的作品中则充斥妓女当老师、老师不如妓女、学生吃屎、狗当老师等系列反智主义描写。

2008年后,在幕后推手运作下,以“韩寒”署名的博文开始炮轰中国政府和制度体制,迎合民众嘲讽各种社会现象,消费政治。反而被一干公知媒体吹捧为“意见领袖”“当代鲁迅”,2010年甚至以刷票等欺诈手段入选美国时代影响世界100人和外交政策杂志百大思想家榜单。

今年年初以来,著名揭假认识方舟子为代表草根,经过3个月分析,揭穿了韩氏父子的系列包装和造假伎俩,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作弊行为、几乎所有出版作品的代笔、消费政治消费民主等行为昭然天下;至于韩氏父子这些年来的谎言大话更是罄竹难书。而韩氏父子在短暂抵赖无力后龟缩不敢直面任何质疑,甚至对《环球财经》造假指控都有置若罔闻。

更无耻的是,在龟缩2月后厚着脸皮复出,不敢正面应对质疑,却变本加厉消费已故著名艺人张国荣,更是连发代笔博文,叫嚣就是继续消费政治。可笑的是,最新博文宣称自己就是要当臭公知,但是代笔者可能并不知道正是韩寒曾经在公开场合诬称公知为“公共厕所”。其这番言论以及许多公知在韩寒事件中死挺韩寒的恶劣行为,使得公共知识分子沦为臭大街的“公厕”。演变成为经典意义上的反智主义现象。

持续13年的“韩寒现象”“韩寒造假事件”,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严重扭曲社会,尤其是青少年学生的价值观、使得社会诚信危机雪上加霜、反智主义沉渣泛起,韩氏父子的欺诈行为和鲜廉寡耻,更是使得道德和准则滑向无底线深渊。

我国著名思想家顾炎武先生在《廉耻》文中,指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  虽则韩寒是被包装出来的“士大夫”,而韩氏父子及一干公知媒体为一己私利的鲜廉寡耻不折不扣,

是谓国耻

来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501796.s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