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韩迷一起读《光明》中的第一首诗 —- 作者:eprom

发布日期: 四月 26, 2012 11:37 上午

以下内容为《光明》中的第一首诗

录入时原文中的繁体字和错别字都予以保留,已经经过多次校对。

不是诗(17岁时写的奇怪文体,半诗半歌词

今天看来百感交集。)

 

世界两側(1)

 

不要以为农村的人就没有文化

看看你们城市就知道虚伪是什么

完完全全一个中国小孩

吃个大饼都要右手拿刀左手拿叉

 

我管一个从小厮混的小子叫老大(4)

他没事就在镇上的桌球房泡着

曾经说过农村多美好要在农村住下

现在正忙着在镇上要安一个破家

农村的兄弟要读书读书以后咱再也不能做乡下人(5)

娃啊你看城里人多神气住大房子坐小车子

娃啊好好读书分配到城里给娘接去

娘也要过过城里人的日子

 

这话是从我一个正在用心读书的兄弟那里听来

兄弟说怎么办

我要文凭 我要户口

活得不开心

 

后来我混混沌沌去了城市 (6)

在城市里过着混混沌沌的日子

什么人情冷暖(2)都是别人的事

人变得越来越浮躁越来越自私

 

咱(3)晚在快餐厅听見一对恋人说话

男的说我要带你去西藏那个离天最近的地方

女的含情脉脉说好的只要你在我身旁

只是西藏太远不如去西藏路逛逛

 

然后来了一个艺术家说要去乡下隐居(7)

一堆朋友说那太好了要不要我们和你一起同居

艺术家说不我要享受乡土气息享受醉心孤独

唯一的希望就是谁他妈给我一幢别墅

 

没有路的路带我们去何处

你是否已经发现迷途

而我已不能回去

我走的都是单行道我已经懒得去绕远路

 

我的朋友你是否已经拿到户口(8)

有没有接你的老娘去城里住着

有没有觉得失去一份什么

有没有觉得一直想回去而自己就是太忙碌(9)

 

霓虹不是为你亮着

洒吧不是为你开着

你们都只是可有可无的人

没有你们都市依然繁华

朋友你们迷够了没有

迷够了的话就接你的老娘回家


 

注释:

1.原文此处为繁体字

2.原文此处“暖”字被写作了“目”字旁,我实在无法录入,与原文有差异,特此注明。

3.“咱晚”,原文此处如此,疑为“昨晚”,可能是抄写发生的错误。

4.此段落中笔者称对方为“小子”,显然年龄应与笔者相近,而此人已在镇上安家,与韩寒17岁的年龄不符。

5.此处及以下两个段落提到毕业分配与户口的关系,我国的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始于1951年,大学生毕业后即赋予国家干部的身份,并由国家统一分配,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1987年起,开始引入双向选择模式,用人单位与毕业生的自主选择权力逐步增强,国家统一分配逐步弱化。至韩寒17岁时的1999年,大学生的毕业分配制度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消失。

另外,1997年4月29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金山县设立金山区,韩寒17岁的1999年,正是他们全家的户口从农村户口变成城市居民户口后不久。如果真是他在此时写下这首诗那不是在无病呻吟吗?

6.韩寒17岁在松江二中读书,如果松江城区可以算作城市的话,那么他生活的金山区与松江区平级,也应该被算作城市,何来“后来我混混沌沌去了城市”的说法?而韩仁均1977年考入华东师大,入学不久即因查出肝炎被隔离,随后被退学的经历如果用“混混沌沌去了城市”来形容,倒是比较贴切。另外,病毒性肝炎常导致的焦虑、抑郁的表现与“人变得越来越浮躁越来越自私”也能很好呼应。

7.此处提到一个艺术家及一群朋友的到访,很难想象,这群人的对话为何一个不相干的17岁的孩子会参与其中。而90年代中,华师大77级同学曾结伴到金山一游,其中有一位当时已经成名了。如果结合起来看,这段文字与韩仁均的经历契合得天衣无缝。具体资料以前看过,写着帖子时找不到了,我已经发了微博征集信息。

8.此处询问朋友是否已经拿到户口,显然不可能是17岁的韩寒的同学或者朋友。而此时无论韩寒或者韩仁均都已经随着金山撤县设区而获得了城市户口。因此此诗的创作时间明显应该早于1997年4月29日。

9.此处的归乡之情放在韩寒身上,是否合适?那时的韩寒会不会因为“太忙碌”而无法顾及自己的老娘?

综合以上内容,我认为,此诗的作者为韩仁均无疑,此诗的创作时间应该就在那次华东师大77级同学造访金山后的几天内,韩仁均明显是受了一些心理刺激,写下了这篇充满着羡慕嫉妒恨的文字。这篇文字经过一次抄写,具体抄写者是韩寒还是韩仁均需要通过笔迹鉴定来判断。

各位韩迷同学,以上文字读完,如果你们仍然坚信这首诗是韩寒创作的,我无话可说。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7a6a70100yz2d.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