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将剩勇追穷寇 —- 作者:qiushi001

发布日期: 五月 2, 2012 2:52 上午

——再读周树人先生的《论“费厄泼赖”应当缓行》有感

四月初,我才在网上看到‘方寒之争’。出于好奇,从网上搜索大量资料后,对事件的前因后果乃至中间的发展过程有了全面较深入的了解。正如戴建业先生《自证•他证•心证》一文所写的,韩二“本人无力‘自证’,亿万观众便成‘心证’。”我心里也有一杆秤,也得出了和戴先生一样的“心证”。

本来事情告一段落,但看到网上冒出的一些奇言怪论,感觉有必要和那些‘公知’们探讨一二。中学课堂里,大家都学过《论“费厄泼赖”应当缓行》,周树人先生在文里指出,‘落水狗’不仅该打而且要痛打。

那么被公知们吹捧为‘当代鲁迅’的韩二,该不该打呢?一样该打!我们要像周先生说得那样,一直痛打落水狗,直到把落水‘狗’打到带点儿‘人’气才停手。

(不敢提周先生的笔名。要是周先生知道,他的笔名被人冠在韩二头上,绝对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然后再被气死一次。)

话题扯远了,还是继续探讨为什么要一直痛打‘落水狗’的问题。用周先生的原话说,“狗是能浮水的,一定仍要爬到岸上,倘不注意,它先就耸身一摇,将水点洒得人们一身一脸,于是夹着尾巴逃走了。但后来性情还是如此。老实人将它的落水认作受洗,以为必已忏悔,不再出而咬人,实在是大错而特错的事。总之,倘是咬人之狗,我觉得都在可打之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

在谎言被揭穿后,韩二苍白的辩解‘所有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不想没多久海岩先生就用事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拿出唯一的、干净漂亮的‘创作稿’,又被质疑为‘手抄稿’——用戴建业先生的话说,“如果他一个大活人不能证明他的‘现在’,他那一堆死手稿更不能证明他的‘过去’。”

所以,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韩二只有说,“我就此事,就此收笔”。但进入四月,韩二又重新活跃起来,在挂着复旦牌子、似公似民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里,大言不惭的用“USB”来嘲笑舟子先生。

啧啧!看吧,自称“好像一条狗”的韩二躲在角落里舔完伤口后,开始准备“出而咬人”呢。这样的落水狗,我们岂能不打?但在一片喊打声中,我们需要警惕一些‘公知’们的无良杂音。

一、韩寒是民主自由和进步的象征,不能批判
          信力贱先生是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如果韩二被搞掉,中国将倒退20年;如果连挺韩二的众多知识分子都被搞掉,中国将回到文革。”
          说句老实话,信力贱先生,我不觉得韩二是“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唯一成果;我只觉得,造出“改革开放二十年”这个笑话的韩二,其实是“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一大笑话。
          而信先生的第一句话是标准的个人崇拜,第二句话则是典型的上纲上线。惯用文革手法的信先生,居然忧心“中国将回到文革”,实在是“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另一大笑话。
         这和说“一开始,他们说我有团队,并重金鼓励网友举证……”的韩二,有啥区别?同样的颠倒黑白,同样的贼喊捉贼!——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再看看“挺韩二的众多知识分子”又是什么样的一些人?我看到,滴水关君、北京兵人和路金猪玩三飞,上海天才少年作家与长辈搞六P。这些所谓的‘公知’,套用李敖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一个靠生殖器串连起来的有纸有笔有作鞋坊的大家族’。
         如果弄虚作假、虚伪反智的韩二,是20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唯一成果。那信先生,咱求您呢,还是让中国社会倒退20年吧!

        持有这种观点的其他公知,其实抱着的都是只要目的正确手段不重要的观点。那他们怎么能保证,用虚假和不公正的手段,能够得到公平和正义的结果?连做人最基本的诚信都做不到,我们又怎能期望韩二来代表大众,去追求普世的民主自由和进步呢?!
        其次,韩二真的代表民主自由和进步吗?不见得,我只看到韩二在包装、炒作和讨巧。用路金猪的话说,“我希望饶雪漫走商业化的路线,韩寒就去竖牌坊做知识分子。他们俩绝不是女生版、男生版的划分,而是一个经济一个政治。”
        所以,在金猪的包装炒作下,韩二成了‘公民韩二’和‘当代鲁迅’。这样人造和神化出来的‘青年意见领袖’,树立了白卷英雄张铁生式的反智坏榜样,我们自然要坚持并持久的批判下去!

二、只要作品好,韩二是否代笔并不重要,没必要批判个不停
        持这种观点的大多是韩粉,而且最爱引用钱钟书先生的典故,“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
        钱老面对慕名前来拜访女士时的自谦话语,却被一帮喜欢‘四两拔干片’的韩粉拿来给韩二做挡箭牌。且不论三虫门是否好作品,仅是把谈起女人就眉飞色舞的韩二和谦谦君子般的钱老拿来类比,就能让杨绛先生活活气死!
        姑且算三虫门是部好作品吧,但这样一部惊世巨著难道不值得我们找出真实作者吗?!我们不需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但我们要需要弄清是哪只鸡下的这个蛋,并追究假冒下蛋那只鸡的责任!
        正是因为那只鸡假冒下了这个臭鸡蛋,所以才有了‘公民韩二’、‘当代鲁迅’和‘全球最具影响力一百人’之一。而这样的‘青年意见领袖’公开出书宣扬,“七门红灯,照亮我的前程”,给中国社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
        虽然韩二新近半遮半掩的承认错误,“红灯永远不能照亮你的前程,照亮你前程的,是你的才能。”但这并不够,我们需要彻底扒落韩二伪善光鲜的外壳,避免社会出现更多的徐孟南、蒋多多、张皎等悲剧人物。
        只有将韩二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才能让莘莘学子深刻认识到,诚信才是中国社会最重要的基本构件,而努力才是个人成功的必要保证。

 三、方寒之争进行了这么久,没必要继续论战
        在凤凰博报上以‘苏东坡’为笔名的网友,撰写了一篇《容不下韩二的社会也容不下方舟子》。当时粗看了一下,感觉实在难为了这位苏先生(该文已被删除,故无法找出原文拿来批判)。
        从标题上已经可以看出苏先生的立意,真的难为他写出这样一篇文章。如果把标题中的‘韩二’换成‘虚假’,‘方舟子’换成‘诚信’,那么任谁一看《容不下虚假的社会也容不下诚信》,就知道这是个伪命题!再换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容不下卖国者的社会也容不下爱国者》。唉,如果是命题作文,苏先生只有掩面泪奔呢!

         诚信是一个社会的基础。有诚信,中国社会不一定能够实现公平和正义;但没有诚信,中国社会却万万没法实现公平和正义。试想一下,如果公检法等强力部门都失去诚信,颠倒黑白,这个社会会怎么样?!
         所以,对韩二“就应该先行打它落水,又从而打之;如果它自坠入水,其实也不妨又从而打之,但若是自己过于要好,自然不打亦可,然而也不必为之叹息。” 
        所以,‘公知’们真的“不必为之叹息”。只要韩二坦白真相承认错误,我们就会停止追打‘落水狗’,当然前提是“‘落水狗’者带有人气之后”。

         在此,借用毛主席的一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与同志们共勉:
         宜将剩勇追穷寇,
         莫可沽名学霸王。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446870.html

分享至
更多

4 评论数 : “宜将剩勇追穷寇 —- 作者:qiushi001”

  1. zephyr :

    :gl:

    写得真好。特别是关于鸡蛋和母鸡的问题,还有把韩二和方舟子放在一起讲的问题,简单/明了/透彻,可见作者的逻辑能力超强。

  2. viewridge2 :

    顶。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骗局还在进行,倒韩任重道远。

  3. 匿名 :

    周树人先生说,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我们在网上倒韩有一定的作用,但效果不是最好的,应尽快想办法让它进入司法程序,至少进行传统媒体,这样力度才会加大.另外,向作者致人敬意!你们这些人是中国不可多得的良知,是中国的希望.

  4. 匿名 :

    本人其实很忙,但方舟子揭露韩寒神话引起我的极大关注。目前中国人表现出来的道德已经逐渐没有底线,包括这次倒韩事件中部分所谓公知的表现,实在是毒胶囊和地沟油制造者的翻版!我不是扣帽子而是在道德层面上这样讲!这就是我关注这件事的原因所在,我无法理解这些公知在这件事情上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