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学研究确定韩仁均为韩寒代笔《三重门》 by 打虎团队 2012/5/8

发布日期: 五月 9, 2012 12:23 下午

点击下载原文word版本

————————————————————————–

痕迹学研究确定韩仁均为韩寒代笔《三重门》:

书稿页码修改、错乱及缺失等痕迹分析

打虎团队于201258

(打虎团队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微博均为@严惩一切罪犯)

一.基本事实

经过痕迹检查,我们确立了以下基本事实,这些事实均可以经受任何检验,是不折不扣的客观事实。

1.《磊落》页码编号为1-161这部分书稿页码“基本”(本节第9条会分析其中出现的一部分修改)未被修改过,且韩寒声称这部分文字是重新写的,至于为什么这部分书稿是重写的,后文会具体分析。

2.《磊落》应该编号为162-164的三页书稿未见于书中。韩寒声称遗失且内容被编辑大幅度删除。经过实际模拟,我们发现162页上的印刷文字整合可以排版在500格稿纸中,联系到该部分内容与后续内容在叙事上非常连贯,我们判断这部分书稿就是只有一页,出于“不可告人的原因”(见后文分析),韩寒没有出示原始书稿。

3.《磊落》页码编号为165-191这部分书稿页码未被修改过,但其中笔迹经国内多位笔迹鉴定专家鉴定为韩仁均笔迹。

4.《磊落》“应该有”的页码编号在192-202没有出现,直接从191跨越到了203,少了12页,这很显然不是写作者疏忽造成的编码错误。

5.《磊落》页码编号为203-376这部分书稿的页码全部被修改过,修改规律是原页码1XX被修改为2XX,原页码2YY被修改为3YY。挑选一些可以很容易看出的页码举例如下:

(上图为修改后的217220221225227296页,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百位的2是从1修改而来,有些甚至只是进行了粗糙的修改,这样的修改几乎每一页都可发现。由于1修改为2比较简单,所以有些页面看似没有经过修改,不过将字符放大后,修改的痕迹还是非常明显)

(上图为忘记修改的页码,应该被修改为338,可以肯定是在统一修改的时后因疏忽而漏掉)

(上图为修改后的359373374375376页,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开头的3是从2修改而来,由于2修改为3存在一定难度,所以这样的修改几乎每一页都可发现)

6.《磊落》页码编号为378-410的书稿,页码未被修改。

7.《磊落》附录的未采用书稿标记为第四章,页码范围是68-87,一共19页,页码未被修改。

8.标记为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的页面分别出现两次。

9.其他页码修改问题。分布在整部书稿里面还有多处页码修改,反映了抄写过程中韩寒对数字的识别出错。最典型的就是141-149这部分页码的修改,由于手写的49容易混淆,韩寒错误的将4识别为9,造成了多处抄写错误,314页的书写同样出现该错误。图示如下:

(《磊落》P140-147出现的修改)

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上述8页中出现的5处修改均为将4写成了9,然后又修改为4,而且由于140,145147书写正确,可以肯定是上述五处错写是连贯发生的,错写的时候韩寒并未意识到错误,否则在140正确书写之后不会再写191-194,在145正确书写之后不会再写196。因此,可以明确证明,韩寒是在发现146书写错误之后,再返回前面几页将4写成9。这充分显示韩寒在抄写的过程中对小说的页码编排知觉水平很低,只是在完成一部分抄写后,进行复查的时候才发现和修改错误。

为什么4会抄写为9?这在笔迹上可以找到解释。首先看一下确定是韩仁均书写的P165-191出现的两个4,我们发现韩仁均书写的4的比较像9。图示如下:

(注:虽然笔迹检材不够多,但可以发现一笔一划书写的情况下,韩仁均书写的4已经较为像9,在连笔书写情况下,韩仁均书写的4非常像9

 

二.对上述痕迹事实的综合分析

1.从《磊落》附录的未采用的第四章书稿可知,《三重门》第一稿前三章的页码范围是1-67,《磊落》开篇为《三重门》第二稿,其中前三章页码范围是1-55,二者相差12页。这说明,第二稿相对第一稿,在篇幅上进行了适当的缩减。

2.将《磊落》页码编号为203-376这部分书稿的页码还原为最初的页码,即103-276,我们可以看到,103开始的书稿章节编号为第六章。这部分书稿与《磊落》附录的编码为68-87,同时标记为第四章的未采用书稿很显然是一个时期抄写的,且章节关系非常明显,即二者只相差“第五章”,涉及页码应为88-102,合计15页。其中,第四章、第五章一共涉及35页。

3.《磊落》页码编号为1-161这部分书稿包括第四章、第五章,编号分别为第四章56-68,第五章的内容编号为69-81,一共涉及26页书稿。很显然,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三重门》第一稿的第四、五章进行了重写,在不考虑章节具体对应关系的情况下,篇幅从35页缩减到26页。

4.《磊落》中第一个标记为第六章的章节编码为82-131,隶属于《三重门》前半部重新改写的第二稿,共计49页,涉及内容是“林雨翔初三上学期补课以及在文学社获奖”。第二个标记为第六章的章节编码“实际上”是103-121(后被修改为203-221),隶属于《三重门》第一稿,共计19页,后在出版时修改为“第九章”,涉及内容是“林雨翔中考前到准备去高中参加体育生训练”。综合上面的分析3,可以看出,第一稿的第六章和第二稿的第六章不存在内容上的直接对应关系,第二稿在修改时对第一稿的“第五章”(页码应该为88-102,目前看不到,但可以肯定篇幅只有15页,覆盖内容较少)进行了“大幅度扩写”,形成了第二稿的第五章和第六章。

5.《磊落》中第一个标记为第七章的章节编码为132-161,隶属于《三重门》前半部重新改写的第二稿,共计30页,涉及内容是“林雨翔初三毕业前在文学社获奖,然后和Susan联系,继续补课,遭遇一次打架事件”。第二个标记为第七章的章节编码“实际上”是122-154(后被修改为222-254),是《三重门》第一稿,共计34页,后在出版时修改为“第十章”,涉及内容是“林雨翔8月下旬提前去市南三中参加体育生训练,开始与几位体育生的训练生活”。很显然,这两部分描述的内容在时间上为完全不同的时期。

6.综合上述分析12345,可以看出《三重门》第二稿主要经历了如下“操作”:

1)改写了前三章,主要操作是“缩减”,即从67页的篇幅,缩减为55页。

2)删除了第一稿的第四章(页面编码为68-87),主要原因是,该章描写了林雨翔初三上学期经历的一次集体游行活动和一次出游活动,在叙事上和主人故事主线关系不大。替换的第二稿第四章叙述了“林雨翔同学罗天诚的恋爱故事”。

3)重写第一稿第五章(原页面编码为88-102,一共15页),主要操作是“大幅度扩容”,即将这部分内容扩容为第二稿的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页面编码为69-191,一共120余页),相比第一稿“扩容”超过100页。扩容内容分别是第五章叙述“林雨翔和表哥通讯”、第六章叙述“林雨翔初三参加补课,解释梁梓君”、第七章叙述“林雨翔初三毕业前在文学社获奖,然后和Susan联系,继续补课,遭遇一次打架事件”、第八章叙述“林雨翔初三时的南京之行”。

4)由于时间匆忙和处理长篇小说的经验不足,改写者(可以确定是韩仁均)没有顾及小说叙事时间上的问题,导致扩写后的这部分内容在时间上存在严重矛盾——让主人公林雨翔的初三“读了三个学期”。时间上的错乱请具体参考备注1中说明。

5)《磊落》中两个“第十七章”前后是连贯的内容,笔迹也完全一致,应为抄写时出现的一般性的标记错误,也不排除是最后临时补写或改写了一个“第十七章”,抄写的时候抄错。

7.由于《磊落》页码376实际上是276,可以推测《三重门》第一稿的篇幅要么在310页左右,要么篇幅更大。考虑到第一稿曾经在19992月进行过投稿,不太可能是300页(15万字)左右的中篇小说篇幅,我们推测《三重门》第一稿的篇幅在400余页,约20万字。根据多位文学教授的分析,我们认为这部分没有出现在《三重门》的内容,正常情况下应该描述了主人公更多的高中生活,以及毕业到大学,大学后的生活,这些篇幅高度怀疑经过改编后,以《小镇生活》、《一起沉默》、《早已离开》三篇短篇的形式出现在《零下一度》中,这三篇短篇小说描写的正是大学和大学后的生活,很多地方与《三重门》存在内容上和具体语言运用上的衔接,我们将在后期发布的正式版研究资料中详述。

8.由于韩寒抄写《三重门》书稿的过程是一种机械的书写操作,基本不动脑筋思考,所以连阿拉伯数字都会因为简单的识别问题出现一些非常低级的错误,最为典型的就是多次将4识别为9,这也是证明韩寒是在抄写《三重门》书稿的典型证据。

 

三.还原十三年前《三重门》书稿的形成过程

基于上述客观痕迹的说明和分析,加上我们前期研究已经完全证明《磊落》中的内容为抄写稿这一基本事实,我们可以对十三年前《三重门》书稿的形成过程进行一次迄今为止最清晰和正确的还原,部分内容参考了《韩寒、韩仁均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诈骗犯罪的刑侦分析》一文。

《三重门》原始第一稿的形成

1.韩仁均在19991-2月之前完成了《三重门》的第一稿,篇幅在20万字左右。

2.韩仁均早在19991-2月份,通过其熟悉的《故事会》的人脉关系,将书稿以韩寒名义送到上海文艺出版社投稿。

319993月,韩仁均又指导韩寒参加了当时获奖即可有机会直接保送到名牌大学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在韩仁均的运作下,韩寒通过初赛代笔舞弊,和严重的复赛违纪、舞弊行为,顺利获得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4.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进入了1999年四月份,也就是韩寒的高一下学期已经开始近两个月。此时,如果继续按照上海文艺出版社的出版流程走,等到小说出版最快也要到1999年下半年。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问题产生:韩寒所在的松江二中的老师和同学都没有看到韩寒写作小说,怎么突然出版了一本长篇小说呢?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所以必须制造一种韩寒创作小说的“视觉效果”。于是,韩仁均立即将《三重门》书稿从上海文艺出版社要回,准备酝酿一出“瞒天过海”好戏。

 

《三重门》第一稿的抄写

519994月开始,也就是“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一等奖之后,韩寒开始在课堂上“表演”创作《三重门》。由于绿色稿纸上韩仁均的笔迹和韩寒几乎一样,混在一起即便在课堂上明目张胆的抄写,老师和同学们也无法看出是在抄写,都会以为是在“创作”。因此只要韩寒不说出真相,他在19994月之后在课堂上誊抄由韩仁均写作的《三重门》第一稿,完全不会被身边同学和老师发现。

6.由于誊写工作是在课堂上进行,此时有老师在进行授课,虽然授课内容不会对韩寒产生影响,但是单纯的授课语言会以声音信号传递到韩寒认知世界,时时刻刻对韩寒的抄写行为产生认知心理层面的影响,从而造成大量极其低级的抄写错误。

8.估计在19997月份左右,韩寒的抄写工作进展到276页(《磊落》中修改为376), 韩仁均发现了小说在叙事上的一些重大问题(见正式版分析文章),决定大幅度修改小说,于是韩寒在276页终止小说第一稿的抄写。

 

《三重门》第二稿的形成:韩仁均开始《三重门》第一稿改写

9.估计在19997-8月,韩仁均对小说第一稿102页之前(前五章)的内容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主要操作是“大幅度扩容”,见上面分析。

1019999月开始,韩寒留级,在课堂上继续抄写书稿。具体方式是韩仁均抄写一部分,由韩寒带到学校重新誊抄,韩仁均抄写的目的同样是防止课堂上穿帮,骗局被识破。

11199911月份左右,韩仁均《三重门》第二稿的改写工作进行到P191,即完成了第二稿的第八章,但是韩寒对《三重门》第二稿的抄写工作只进行到P161,即第二稿的第七章结束,也有可能第八章抄写了一部分。此时,作家出版社袁敏出现,她声称自己是看到文汇报《语文考试60分的孩子写出长篇小说》一文后找到韩仁均和韩寒。由于该文出现在19991027日《文汇报》上,按照常识可以判断袁敏具体见韩寒的日子是在11月到12月,《儿子韩寒》(2008版,P53)一书中的说法是12月。按照《儿子韩寒》说法,由于袁敏当天没有联系到韩寒,将电话打到韩仁均处,韩仁均晚上9点通知了韩寒,韩寒次日上午将书稿送给袁敏。不管这段描述是否属实,有一个基本事实是,袁敏出现后,《三重门》第二稿的修改还没有全部完成,韩寒也未能抄写完当时已经完成的第八章(应该是P162-191,目前只能看到P165-191),由于袁敏的出现,韩仁均对《三重门》第二稿的改写和韩寒的抄写此时不得不停止。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期韩家已经接受《中文自修》杂志社的约稿,在准备《零下一度》书稿,所以在时间上显得更为紧迫,这也是《三重门》第二稿未能完成的客观原因之一。我们估计,韩仁均、韩寒的本来计划很可能是先出版《零下一度》,再出版全部修改过的第二稿《三重门》,然而袁敏此时的出现打乱这一计划。

 

交付作家出版的《三重门》书稿的形成

12199912月左右,由于袁敏的约稿,《三重门》的改写工作停滞,韩仁均不得不将新老书稿进行重新组合。当然,真实的组稿过程远不是撒谎成性的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的,他头天接到袁敏电话,晚上通知韩寒后,韩寒就于第二日上午就将书稿送给袁敏。真实的组稿过程应该是在忙乱和准备不足的情况下,韩仁均和韩寒不顾书稿中存在的时间和逻辑错误,当然还包括大量低级抄写错误,将以下不同时期、不同人书写的书稿进行了统稿。

1)韩寒刚刚抄写完成的《三重门》第二稿的P1-161

2)韩仁均抄写的P162-191(其中P162-164韩寒声称遗失);

3) 韩寒抄写的《三重门》第一稿P102-276,在统稿时将页码修改为P202-376

4)韩寒“紧急”完成了P377-410的抄写。(该部分的页码没有修改,笔迹也完全同P165-191以外的笔迹,一共33面,约需要16个小时完成抄写,也就是不到一周时间足以完成抄写。至于这部分书稿为什么不是紧接着P276进行的抄写,请见下文的讨论部分)

 

四.讨论

1.韩寒有无可能是连续抄写完成P203-410书稿?

我们采用逻辑分析,分两种情况讨论。

1)正常情况下:

如果是连续抄写,由于P203-376的页码是从103-276修改过来的,如果是连续抄写,P377-410的页码正常情况必然是277-310,而实际上P377-410不存在页码修改情况。因此,不可能是连续抄写。

2)不正常情况下会有哪几种情况呢?只有两种情况,即:

A)韩寒抄写到P276时,韩仁均意识到“问题”,于是将103-276的所有页码修改为203-376,接着抄写P377-410。不管上面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如果这一情况成立就意味着韩寒“计划将P103之前的102页书稿改写成202”,这显然是严重违反写作常识的情况,根本不成立。

B)韩寒抄写到P276时,韩仁均意识到“问题”,于是决定改写小说,此时韩寒必将停止往后抄写书稿,同时也不会轻易去修改已经抄写的书稿页码。

综上,可以确定P377-410不可能是韩寒在P103-276抄写完毕后,连续抄写的。真相只有一个:在韩寒抄写完成第二稿P1-161之后,由于袁敏在199911-12月约看稿件,造成交付稿件时间匆忙,在未完成全部小说改写的情况下,韩仁均与韩寒对所有书稿进行了较为粗糙的通稿。即上面分析的,将韩寒抄写的第一稿的部分稿件(P103-277)修改页码后,连同未完成的第二稿(韩寒书写的P1-161,韩仁均书写的P162-191)、韩寒临时抄写的第一稿的P377-410,三部分统稿在一起,交付袁敏。

 

2P377-410在韩寒抄写前是否经过改写?

由于是匆忙之下的抄写,我们基本可以肯定这部分书稿的抄写没有经过改写,如果有也只是局部的细节的改写。这个判断有两个坚实的依据。

1)小说中“王相柳”这个人物的有无

(说明:第一稿P141出现一次王相柳,《磊落》中对应的页面是P241,经查证出版的《三重门》版本,该处被出版社编辑删除。)

(说明:第一稿P276出现一次王相柳,且和赵志良在一起出现,《磊落》中对应的页面是P376,经查证出版的《三重门》版本,该处被出版社编辑删除。)

(说明:《磊落》P410,即正式书稿的最后一页,再次出现王相柳,也是和赵志良在一起出现,经查证出版的《三重门》版本,这个名字被修改为“金博焕”。)

通过《磊落》书稿分析,“金博焕”这个人物是在第一稿P103(修改后为《磊落》中的P202)出现的,第一次出现在P115(《磊落》中修改为215),这个人物是通过开假获奖证明帮助林雨翔上市南三中的关键人物。显然,金博焕不是王相柳。另外,根据书稿中的描写王相柳也是一个和赵志良关系密切的人物。鉴于出版后的版本没有了“王相柳”这个角色,而P276(《磊落》中修改为P376)、P410依然存在这个角色,可以确定,P377-410这部分书稿没有经过全面的改写。

2)与前续章节写作风格统一

P377-410与紧接着的前面的部分章节在掉书袋、比喻修辞的使用上风格一致,即掉书袋和生硬的比喻比例较小,一般1-2页出现一处,这与改写后的《三重门》第二稿(P1-161)每页均有多处掉书袋和生硬的比喻的风格有明显的不同。因此,从写作风格上也可以确定,P377-410这部分书稿没有经过全面的改写。

 

3.《三重门》第一稿的实际篇幅是多少?

由于P377-410实际对应的页码应该是P277-310,如果小说在此结束,意味着以下几个情况:

1)《三重门》第一稿的实际篇幅是310页左右,约15万字。

2)《三重门》第一稿P122之前主要写林雨翔的初三生活,附带少许童年生活。P122页开始到结束,写进入市南三中体育特长生训练班到高一上学期临近期末面临可能被学校以逃夜事由处分的困境。

3)从谋篇布局来看,与小说主人公不太相干的第一稿第四章(所谓废稿的一部分),洋洋洒洒写了19页,第一稿的第六、七章(P103-154)是中考后到参加暑假体育特长生训练这部分,本不算核心故事,也写了52页。根据这种写作风格,结合笔者中多位中文专业教师的鉴定意见,我们认为韩仁均所写的《三重门》第一稿的篇幅应远不止310页。

4)《三重门》第一稿按照一般长篇小说的篇幅应该在400-500页稿纸,也就是大约有100页左右的书稿没有出现。如果作为较为完整的故事,这100页左右的书稿中应该包括了整个高中生活、大学生活,甚至大学之后的生活。可能是考虑到此时韩寒根本没有大学生活经历,韩仁均才在韩寒抄写到P276时,让韩寒终止了抄写,开始进行改写,对初中生活部分进行了大幅度的扩写,只有这样才能够平衡篇幅,避免《三重门》出现高中后经历的描写。

5)废弃的P310之后的《三重门》第一稿并没有“浪费”,根据上文分析《零下一度》中《小镇生活》、《一起沉默》、《早已离开》三篇对韩寒的经历来说“不伦不类”的描写大学和大学后经历的短篇的原型极有可能就是这部分废掉的《三重门》书稿。

 

4.确定为韩寒抄写的《三重门》书稿有多少页?

通过上面分析,我们可以确定韩寒抄写了《三重门》第一稿的P1-276,第二稿的P1-161,以及后标记为P377-410的《三重门》第一稿,合计460余页,约二十余万字。我们可以确信韩寒抄写的所有《三重门》书稿,不会超过500页。韩寒在其博客文章《<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一文中所述的“好在我留下了当年《三重门》所有的手稿,定稿整整四百多,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八百页,接近四十万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ak.html)要么是谎言,要么是他把由他父亲抄写的书稿算上了。事实上,如果韩仁均书写的书稿还存在的话,加上韩寒所抄写的书稿,一共的确有超过八百页书稿,计算的方式如下:

韩仁均书写的《三重门》第一稿(最少310余页)+韩寒自己抄写的书稿(460余页)+韩仁均抄写的165191+韩仁均抄写《三重门》第二稿P161之前的部分(这部分应该没有161页,因为可以确证有些时候韩寒在家里对着电脑屏幕或打印稿进行了抄写)=超过八百页书稿

韩寒,你既然出版了《磊落》,敢于在网上出示你所说的定稿以外的初稿和修改稿吗?

 

5.如果袁敏不出现,《三重门》书稿会怎样进行?

经过多方调查,我们确认事实上在1999年下半年,韩寒(韩仁均)正在准备《中文自修》杂志社的图书出版约稿,即在这个时期还要同时准备后于20008月出版的《零下一度》书稿。通过查证《零下一度》序言,我们发现该书全部书稿完成于2000222日。因此,可以确认199911-12月,韩寒(韩仁均)正处于准备《零下一度》稿件的“繁忙期”。所以,如果没有袁敏的出现,韩仁均、韩寒的“如意算盘”应该是:先出版《零下一度》,完成《三重门》的全部改写工作后出版《三重门》。然而,毕竟袁敏“金牌编辑”和作家出版社“文学届的头把交椅”的吸引力是更大的,韩仁均、韩寒面对这种吸引力,选择了草草统稿,向袁敏交付了第一个所谓“定稿”,其实混乱不堪的“未定稿”。

根据上文分析,韩寒(韩仁均)在《零下一度》序言中的叙述“文集收录了以前我的一些稚作(尤为有代表性的是后两篇小说《傻子》与《夕阳依旧美丽》),这些发表过的文章大多是读初二时写的,后来越写越幼稚,停笔一年。再用一年写了个长篇,又停笔一年。然后,就有了《零下一度》。有人说我写起文章来倚马千言,那未免太大看我或太小看马了。我写作向来时拖拉机速度,左磨右磨磨得手酸了,就嘎然而止不写了。出来的就是那些评论家常称之为“欲言又止余音袅袅引人遐思”的文章”显然是一种自吹自擂,对韩寒的神话。试问1999年下半年到20002月完成《零下一度》,往前追溯一年即1998年下半年韩寒停笔一年,再往前追溯一年即1997年下半年到1998年下半年完成《三重门》,再往前追溯一年即1996年下半年到1997年下半年停笔一年。这个时间轴的梳理也再次证明,是韩仁均,而不是韩寒,创作了《三重门》,同时证明韩仁均、韩寒父子撒谎成性,无处不谎言。

 

五.谎言与真相的对照

《磊落》最后附录了《<光明与磊落>使用说明书》一文,是韩仁均、韩寒在质疑事件后,最新、最详尽的回应。我们摘抄文中与书稿本身有关的几处独立的小节分析如下。

1.《三重门》手稿大约二十万字。这本长篇小说,对我来说是巨大历练,经过了这本书,我的写作能力和硬笔书法水平都提高了一大截。全书完成后,我对前面部分不满意,遂作废了数万字。于是重写的《三重门》开头的字迹反而比较老练,中间稍稚嫩,后段有进步。写废的那些篇幅中,仅摘选了数十页,因为写得比较幼稚,而且全部篇幅加进去会导致本书无意义加厚,影响装订和成本。”(《磊落》P438

分析

1)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在高中和大学里面可以找到很多硬笔书法水平比《磊落》书法水平高的学生,原因很简单,这些人在“记笔记、写作业、做试卷”,高中生每天的书写量一般都在1000字左右,三年下来写百十万字很正常,如果本人又喜欢书法,硬笔水平都会很不错,韩寒没有经历这些过程,仅仅靠抄写书稿锻炼了硬笔书法,不足炫耀。

2)“《三重门》开头的字迹反而比较老练,中间稍稚嫩,后段有进步”这段说明实属无稽之谈,P1-161P203-410从书法水平上来看,完全一样,只是有时候潦草一些,有时候认真一些,倒是是中间的P165-191非但不稚嫩,还比其他所有页面更成熟、流畅、老练。

3)“会导致本书无意义加厚,影响装订和成本”这段说明不值一驳,如果给出废掉的第一、二、三、五章(不过是是增加80页左右的篇幅),对于证明你自己到底是真是假的“意义”更大,当然更不会影响装订。难道500页的书就无法顺利装订了吗?另外,如果怕影响成本,为何附了一张几乎空白的笔记本?既然不是出版“神奇小本本”,笔记本薄一点,更像一个笔记本,省下来的篇幅留给废掉的第一、二、三、五章不是正好吗?你这样做,才真是做贼心虚,言而无信!

7.手稿遗失了两三页,不知道去哪了。估计阴谋论者觉得真相和铁证就在几页上。”(《磊落》P441

分析

真相当然在这几页可以发现,此外,从P191直接跳到P103(后改为203),“少”了13页你为什么不说明一下?是真少了吗?当然不是,你想隐瞒你父亲韩仁均第二稿创作截止到P191,而你只抄写到了P161这一真相而已。

11.此书绝大部分都是课堂创作。在肯德基创作的乃是我的第二本书《零下一度》中的部分文章。课堂创作,众目睽睽,绝不可能誊抄他人事先写好的稿子数百页而不被发现。谁会想到十多年后还有人怀疑这本书的创作过程。如果真有人实现替我写好,那直接就把写好的稿子署上我的名字,邮寄给出版社得了,要是怕露陷,等到印刷完毕,把手稿要回来贤惠遍死无对证。说我是为了演戏演得更逼真,所以假装写给同学看,并持续表演一年,以备十三年后的一场质疑,要么是习惯把人都想成坏蛋,要么就是想象力过剩。”(《磊落》P442

分析

1)你韩寒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逼真地“演戏”,向同学老师表演创作三重门,采用的“障眼法”小把戏远远比不上你看不起的刘谦的魔术技巧,你只不过是照抄你父亲用几乎一模一样的绿色稿纸抄写的书稿而已,你们爷俩的区分稿纸的手段真是细微的让一般人发现不了——采用的稿纸生产厂家不同。

2)“直接就把写好的稿子署上我的名字,邮寄给出版社得了”这个说法亦实属无耻之谈,你知道你父亲为了给你代笔出版这部书费了多少口舌,运作了多少人脉关系吗?如果直接署上你的名字出版,你同学和老师相信吗?你还能混到今天吗?

3)你“以备十三年后的一场质疑”的说法严重失真,你父亲唆使你抄写是“以备小说出版时立即会出现的质疑”。

13.我现在的字比那时候的字更好一些,所以无法装幼稚,突击造假数百页。”(《磊落》P443

分析:你韩寒总算说了句真话。你是装不了幼稚,不过你父亲韩仁均可以装幼稚,代劳你伪造其他书面证据,包括代你书写了P165-191这部分书稿。

 

备注1:《三重门》叙述时间上的错乱说明

通过摘引《三重门》不同章节的描述,我们发现小说主人公的初三读了“三个学期”,说明如下:

第一章:毕业班的林雨翔看透了马德保的紧张,又想在听课的教师面前表现,连连举手胡诌,马德保本来是在瞎问,和林雨翔的答案志同道合,竟可以一一匹配。(按:小说一开始就说明林雨翔已经是初三毕业班的学生)

第三章:钱虽说给了,林父对学校却十分不满,说毕业班的人还成天出去玩,无理何在。(按:说明第三章描述的周庄之游发生在初三)

第三章:林雨翔实在写不出,想放弃,马德保不许,林雨翔只好抄文章,把一本介绍周庄美丽的书里的内容打乱掉,再装配起来,附两元给了马德保。文学社的组稿工作将近尾声,马德保共催生出二十余篇质量参差不齐的稿子,寄给了马巨雄。一周后,马德保接信被告之,他已荣获组织推荐奖,得奖状一张;学生的作文正在初审之中。(按:说明马德保组稿参赛发生在周庄之游之后,即在初三)

第四章:林雨翔前两年念书时,和他大哥每两个礼拜通一次信;上了毕业班后,他大哥终于有了女朋友。(按:进一步说明林雨翔已经读初三)

第六章:马德保自豪地把手撑在讲台上,说:“在上个学期,我校受北京的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之邀,写了一部分的稿子去参加比赛。经过专家严谨的评选,我在昨天收到通知和奖状”(按:说明马德保说话时已经是初三下学期)

第七章:时近一月份,梁梓君转校至浦东私立学校,林雨翔末及和他告别。马德保率文学社获全国最佳文学社团奖——不是“获得”,应该是“买得”。次月,亚洲金融危机来袭。一位语文教师失业归校。马德保教学有方,经引荐,任县城中学语文教师。临行与雨翔依依惜别。(按:此处“时近一月份”是一处显然的错误,因为一月份只能是初三上学期,而此时叙事上已经是初三下学期,也就是三月份后,下图涂改处是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

(上图反映了一处极为重要的时间修改)

第八章:期末考试终于结束。展望未来,整个寒假都是由书本衔接成的。在期末总结大会上,校方说要贯彻教委关于丰富学生生活的精神。(按:此处使得林雨翔读了第二次初三上学期,因为这次出游是初三上学期期末考试后学校安排的出游)

第九章:四个月后。中考前一天。(按:这是接着第七章结尾、第八章开头的叙事,说明这是林雨翔初三下学期)

通过上面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小说主人公林雨翔的初三读了三个学期。很明显,这种逻辑上的错误是由于小说第二稿未来得及修改完造成的。也就是将第一稿的前102页扩写到191页之后生硬地与第一稿的103页之后的内容衔接在一起,这种“操作”实属罕见,不出问题都不太可能。

分享至
更多

15 评论数 : “痕迹学研究确定韩仁均为韩寒代笔《三重门》 by 打虎团队 2012/5/8”

  1. Xiaotian Ming :

    ding

  2. 乱世郎中 :

    :gl:

  3. X三轮车夫X :

    佩服,五体投地!
    如此详尽细微地逻辑分析,第一份。

  4. 灯塔与小舟 :

    骗子被薅住尾巴的感觉真爽!

  5. 春天已至雁当归 :

    支持打假。

  6. 匿名 :

    :gl:

  7. 匿名 :

    还是专家给力。草民再怎么嚷,韩二打死不认账。不过, 173—韩二无法越过的人生标杆。

  8. 新动若分 :

    :gl:

  9. 匿名 :

    很好

  10. crucify :

    谁有高清扫描版的《光明》?

  11. 给孩子一片蓝天 :

    :gl: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12. 匿名 :

    如果真是法律教授们攒出来的文章,那我真的有足够的理由为中国的法律事业担心了。通篇充满了自以为是的臆想,毫无逻辑性和法律精神可言。

  13. 匿名 :

    从最开始的用c14测定稿纸年代的低级失误开始,你们的信用就已经破产了。就这种城管级别的学术水平,还好意思冒充刑侦学教授?此后你们再怎么折腾充其量也只是自娱自乐而已,没发现连你们方教主后来都不怎么爱搭理你们了吗?

  14. 匿名 :

    如此详尽细微地逻辑分析,第一份。

  15. 匿名 :

    ……..您的推理能力让人无语,漏洞多的我都懒得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