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孔庆东《韩寒的世界》的三个问题 —- 作者:石毓智

发布日期: 五月 12, 2012 1:59 下午

来源:新浪博客

孔先生所提的这三个问题非常有高度,是了解方韩大战的关键,也是大众最终需要弄清楚的问题。孔庆东先生是文学批评领域的专家,我认同他关于署名“韩寒”作品的专业分析。下面只就孔先生的5月10日博客贴出的《韩寒的世界》之后所提的三个问题,谈谈我的看法。

孔先生的第一个问题:“一个写作团队使用一个笔名,可以不可以?”我的看法是,在以下两种情况下是可以接受的:

第一、韩仁均文笔好,有分析能力,要写一部关于90年代中学生的长篇小说,但是缺乏第一手的资料和亲身感受。儿子韩寒正可以帮助韩仁均完成这一任务。发表时署父子两个人的名字,并向读者说明各自的职责。这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后来路金波等加入,他们可以宣布成立一个“韩寒”写作公司,说明所有的作品都是集体创作的结果,他们共同享受版税,共同承担责任。这个也是可以的。

但是,下面这些情况则涉及欺诈社会,骗取钱财,是一种文化犯罪和经济犯罪行为。因此,不仅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还应该得到法律的惩罚。

    第一、韩仁均把自己写的小说,用少年韩寒的名义发表。用欺骗手段,制造出一个“天才少年”,利用大众文学鉴赏能力低而好奇心强的特点,诱使大众盲目购买他们的作品,骗取巨大的财富。

    第二、路金波等其他人,看到韩寒是一块可以发财致富的招牌,一方面把自己劣质的文学作品以“韩寒”的名义发表,另一方面通过各种炒作包装韩寒,误导大众,特别是青少年,诱使他们购买这些低劣的作品,从而骗取巨额的钱财。

    第三、通过金钱、权势等非文学手段,买通互联网、报纸、电视等媒体,向社会散布大量的虚假信息,制造出一个“韩寒神话”,误导一部分大众,从中获得巨额经历利益。这也是一种赤裸裸的经济犯罪。

    第四、文学创造跟科学研究不一样,科学研究往往需要团队的合作才能完成一个项目,然而文学创作一般是个人行为,古今中外很少有一部作品是多人署名的现象。所以,文学创造不宜团队合作。像小四那种为了商业目的团队“合作”的名义写书出书,是很难产生真正的文学作品的。现在文学创作的商业化导向,恐怕不是中国文学事业之福。

孔庆东先生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笔墨官司不宜用打官司的方式解决?”

“笔墨官司”是一个非常含糊的概念,并不是关于所有文字记录的东西的争论都是属于同一性质的,因此要区别对待。

下述现象是司法部门难以断定的,不构成犯罪,不宜用打官司的方式来解决。

     第一、 文学作品的质量问题。比如有人批评你的作品很差,这是读者的权力,作者就不宜用“侵犯名义”来起诉。

     第二、 对作品的内容提出质疑。一个人买了一部作品,那么这部作品的一切就属于购买者,购买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判断对内容进行批评、甚至质疑,包括对内容的虚假性、欺骗性提出质疑。只要质疑证据不是凭空捏造的,作者只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力,但是质疑者并不构成任何的“侵犯名义”。

下属情况是属于犯罪范围,司法部门应该介入,而且必须介入。一旦事实弄清,就必须予以法律制裁

    第一、就像消费者买到假商品要投诉一样,一个读者发现书的内容是虚假的,比如借用一个成名作者的名义,借机销售其他人低劣的作品,用以骗取钱财。

    第二、用诲淫诲盗的内容,诱使小孩购买,并教唆少年儿童如何躲过父母、老师,购买这些书籍,背地里看这些书籍。

    第三、特别是涉及儿童色情的书籍,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任何国家都是要严厉打击这些犯罪活动的。署名“韩寒”的《光荣日》就是一部典型的儿童色情文学作品。

    第四、涉及到抄袭剽窃他人作品的。

    第五、内容涉及人身攻击,制造社会动乱,反文明反进步的作品。

 孔先生的第三个问题是:“去掉了神圣光环的韩寒,还有没有文学和文化价值?”

自方舟子质疑韩寒以来,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我从新加坡和国内书店买来了所有能买到的署名“韩寒”的作品,包括他“主编”的杂志《独唱团》,共11部。我以“超人”的毅力阅读了所有这些作品,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我大概10页都看不下去。我觉得一个人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就必须做好功课。因为这些准备,我对孔先生的这个问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

韩寒被“去掉了神圣光环之后”,还要弄清楚一个关键的问题:在所有署名“韩寒”的作品中,要分出两大类:

一、韩仁均的儿子、赛车手、今年30岁的现实生活中的韩寒自己写的作品(语言文字可能经过别人的加工润色),简称“韩寒作品”。

二、署名“韩寒”的、而实为韩仁均、路金波等人所写的作品,简称“韩寒代笔作品”。

客观地讲,部分韩寒代笔作品是有一定文学价值的,诸如《三重门》、《零下一度》这些作品,文笔流畅,有一定的故事情节,但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评价。如果把文学作品分为5个级别,我觉得这些文学作品顶多是属于三流。它们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没有深刻的寓意,很多是玩弄文采,掉书袋子。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作品倡导反智主义,蔑视教育,侮辱老师,绝大部分的比喻都是低俗的甚至恶毒的,比如把文学创作比喻成“拉大便”、把老师辅导学生比喻成“妓女给嫖客服务”等,此类肮脏的语言连篇累牍。

另一部分韩寒代笔作品,就是一种垃圾,连五流都算不上。这些包括《光荣日》、《长安乱》、《一座城池》等。这些作品文笔低劣,思想苍白,故事情节简单幼稚。这些作品充斥着大量的色情、暴力描写,特别是《光荣日》,里边有大量篇幅描写小学女教师与小学生课堂性挑逗的场面。这是制造儿童色情作品,在美国最低徒刑为10年。建议孔庆东先生看一下这些作品,做出自己的评价。

孔先生所评的署名“韩寒”的《1988,我想跟这个世界谈谈》,我已经做过文本分析,它是别人为韩寒的代笔作品,与《像少年啦飞驰》的前半部属一个作者,该作者的具体身份尚无法确定。孔先生对这部作品的分析属于纯学术批评,我认同这种评价。

真正韩寒自己的作品,目前可以确定的有:《青春》相当一部分杂文、《就这样飘来飘去》一部分杂文、韩仁均《儿子韩寒》的序和新浪的部分博文(大部分已经被韩寒删除,有网友保留了全套)。这些东西都不能叫“文学作品”,只能算是初中生的习作。特点如下:

一、充满着字词句错误,表达不清,不会用标点符号,段落划分混乱。

二、思想幼稚,基本是生活的流水账,看哪说哪,像啥说啥,没有分析能力、洞察能力。

三、对肮脏的、丑陋的东西津津乐道,比如厕所、脏短裤、男女生殖器到处都是,黄段子一个接一个。

四、内容颓废,消极,反智,冷漠。

建议孔先生自己去看一看,相信您会有很多话要说的。以上观点是个人陋见,如有不妥,敬请孔庆东先生批评指正。

—————————————————————————————————————————-

【附录】:

韩寒的世界
——读《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作者:孔庆东 
来源:《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2期
 
  2012年春节之前,《长篇小说选刊》约我写这篇文章,当我动手写的时候,已到了龙年2月,此时“方韩大战”正万马战犹酣。这期间我对双方做了劝和工作,从私心角度讲,是作为一名文学研究者,希望文学的事情由文学本身来解决,不希望看到“80后”文坛实力的被削弱;而从公心的角度讲,则希望同时保护创作自由和批评自由,不愿意看到哪方因遭强力压制而噤声。最终,双方都没有听从我的和解劝告。方舟子的质疑固然犀利,韩寒的反击固然猛烈,但由于双方皆非文学研究者,所以他们都不知晓文学理论中有这样一个概念:叙事者。一旦我们从“叙事者”的视角看待作品,许多争论就是完全多余的了。
 
  一般读者都认为文学作品是“作者”写的。但那个现实生活中的“作者”,跟读者通过作品想象出来的“作者”,关系是非常复杂的。仅在极少数情况下,二者基本重合。写《阿Q正传》的“巴人”,决不等于在教育部当官的那个“周树人”;给我们讲述“孔乙己”悲惨遭遇的那个鲁镇酒店的小伙计,更不是少年鲁迅。因此文学理论家们发明了一个“叙事者”概念。这个叙事者,是作者通过作品所塑造出来的一个虚拟自我。在此,我只想从这个视角谈谈韩寒2010年由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长篇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或许会增加一点我们对“80后”文学的理解。
 
  小说的情节很简单。第一人称叙事者“我”,开着一辆1988年出厂的旅行车,到几千里外的异地,去接一位朋友出狱。而 “我”夜宿小镇时遇到一位“特殊服务”的女人。 “我”接受了服务后得知,她已经怀孕且不知是哪位客人的孩子,她想生下孩子并培养成一个有理想的后代。后因被警察抓了说是嫖娼,说“我”跟她有复杂的感情纠葛,于是“我”就一路带着她去找“孩子的父亲”。“我”在路上不断回忆往事,不断地插叙一些“我”的和她的少年往事和感情线索。然而,“我”去监狱接出来的,其实是朋友的骨灰。而她最终也没有找到被她认定为孩子父亲的“孙老板”。故事的结尾,她生下孩子后托人送给了“我”,“我”就带着一个“属于全世界的孩子上路了”。
 
  如果把这个故事当成“赛车手韩寒”的夫子自道,显然是天真和外行的。书中的回忆有眼保健操里包含“为革命保护视力”的开头语的情节,有被同学批判为“反革命”的情节,此类“闪回”显然不是“80后”而是“60后”以前的人生记忆。但“80后”凭什么就不能借用甚至虚构“60后”的人生记忆呢?所以,我们不必追究作家韩寒的“创作程序”,值得研究的是叙事者韩寒与赛车手韩寒的灵魂交错。我曾经说过,韩寒的小说具有一种“速度感”。这种速度感不是简单的节奏快捷或者思维跳跃之类,而是韩寒的文字经常给人一种“在路上隔着车窗看人生”的感觉,这个感觉跟“80后”、“60后”无关,这个感觉只属于一个曾经喜欢长跑、后来喜欢狂飙的狂狷之士。不论我们觉得他有什么天才或缺陷,不论我们觉得他有什么洞见或偏激,不论我们觉得他天马行空或鼠肚鸡肠,他都是独一无二、只可模仿不可复制的。
 
  正因为不是在正常的速度中看世界,所以“叙事者”一方面“想和这个世界谈谈”,而另一方面他所呈现给读者的世界是动荡的,是可疑的,是不可久居的,是不断向后掠过的,是刚刚寻找到就发现已经成为骨灰的。“80后”文坛上,集中全力为读者奉献出这样一个世界的,只有一个“叙事者韩寒”,不论这个韩寒在生活中是谁,哪怕他是一个外星人,都值得他的那些粉丝向他致敬。因为他所奉献的,是一个“韩寒的世界”。

分享至
更多

7 评论数 : “答孔庆东《韩寒的世界》的三个问题 —- 作者:石毓智”

  1. 異客 :

    我作個證:我是文章首部分第三項“韩寒神话”的一位苦主。去年三月在香港,慕“時代百大”和“當代魯迅”之名,買了《长安乱》和《三重门》。
    因我是武俠小說迷,先看《长安乱》,大失所望,文筆固平平,但最要害的,是一點熱血皆無;俠以武犯禁,何者?一腔熱血故也。我還以為韩寒初次涉獵武俠小說創作,可能不擅掌握,也準備給他Benefit of the Doubt,但我妻看完《三重门》後說“不怎麼好看”,我就放棄了。幸好!
    所以我跟韩寒沒有三江四海之仇,卻有一百一十港元之恨。

  2. 匿名 :

    建议石先生直接发给孔和尚。

  3. 匿名 :

    孔庆东这里回避了实质性问题:韩寒团体死不承认代笔是什么性质?靠作弊手段获得作文比赛冠军包装一个不懂文学的少年成为”作家”卖书获得商业利益是什么性质?你不是最恨作弊吗?为什么对韩寒双重标准?

  4. 匿名 :

    可笑的是韩寒与孔和尚的价值观不同。韩寒认为——他的作品的每一个字都是他写的,代笔是泼粪抹黑。——因此,孔和尚想当和事老(少见的蒙羞)之前,早就有人给韩寒出这个点子:承认代笔,已晚啦。起初韩寒晕头转向,哪有这个奸计。孔和尚现在再暗示使坏更是无头里了。

  5. 匿名 :

    孔和尚眼睛一大一小,也是经常分不清马鹿的人,多多原谅。但看不清还洋洋,事后聪明还当回事儿,就可笑了。不需理睬他。

  6. 匿名 :

    (已发在孔老师的博客)孔老师,你的主意晚啦!韩寒与孔老师的价值观不同。韩寒认为:他的作品的每一个字都是他写出来的,代笔是泼粪抹黑。——在孔老师之前,就有人给韩寒出这个点子:承认代笔等。起初韩寒晕头转向,哪有这个奸计。孔和尚现在再献妙计更是无头里了。孔老师眼睛一大一小,不要指鹿为马啊。事后聪明没有意义。

  7. 匿名 :

    在坚持科学精神的人们面前,韩寒必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