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有经典吗? —- 作者:许梦飞

发布日期: 五月 13, 2012 3:59 下午

很多人都有听歌的习惯,在忙绿一天之后,抽出一点闲暇来陶冶自己的情趣,放松一下心情,好的音乐总能让人心生美感,在轻吟低唱中在渐渐淡去生活中的种种不悦,其韵律或急或缓,起落不断,这何尝不让人联想到人生,起起伏伏,耐人寻味,成为传世经典。而不知为何像这类的乐曲却少之甚少,除了自古传承下来的古韵乐曲能享其美韵,这不禁让我们扪心自问,为何在经济的时代经典离我们越来越远,而今着走铜臭味浓郁的大街小巷,打开各类的媒体播放器,到处都是当红明星粗制滥造,爱恨情仇的歌曲,庸俗而不知所云,有节奏却无内容,最近听了农民工的《春天里》和筷子兄弟的《老男孩》以后,我终于发现现在的一些年轻的80,90后的歌是怎么回事了。他们的歌缺乏真情实感,缺乏生活的体验。无论在哪个时代,不贴近人们生活的作品的生命力都是不长久的,无论你外表多么美脱俗出凡。我始终认为,只有当你亲身经历了某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之后,你才能较好的把它表现出来。这样说或许有些残酷,有些人会说,照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只有死了之后才能表达出死亡的感觉喽。很不幸的告诉你,事实的确如此。可以这么说,当你在某一天突然发现了人类最本真的感情之后,你的作品就离经典不远了。

最近在网上看到韩寒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只要灵感来了什么环境下都可以写文章,而且写作之前也不先写个提纲,想到什么就写上去,而且很少改动,写得出就写得出,写不出就是写不出,不像某些作家非要在所要描写的环境体验一下才能写文章。他的这番话我是极为不赞同的,他说的这些话表明他对他的文章的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试问,这样极不负责任的文章能让我们拿来奉为经典吗?再一次很不幸的告诉大家,坚决不能!我没读过他的很多文章,冒昧的说,他的文章应该是建立在他大量的阅读的基础上通过一些俏皮、诙谐的文字来表达日常生活中普普通通的小事来引起人们的共鸣。他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贴近了人们的生活,但可惜的是,他过于执着于当前人们的热门话题,只涉及到一部分人的生活,因而不能把所有人捕获。当然,我们不能对他要求太高,他也的确写过一些好文章,我所不能容忍的只是因为它上面的那番话,因为他的那番话让我想起了路遥。路遥是我上大学后震撼我心灵的唯一一个作家,他那严谨的写作态度,朴实的农民情节,饱含真情实感的语句,拼命的创作精神无一不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平凡的世界》中写的是农民,农民的感情却被千千万万的人民群众所接受,人们在里面看到了农民的可爱、朴实以及全人类所共有的人性的优点或缺点,这本书证明了农民并不像药家鑫所说的那样特别难缠的站在了城里人的对立面,即使被补八刀,农民依然拥有与全人类一样的喜怒哀乐!路遥的死是全世界的损失,我始终对他的死感到深深的遗憾。路遥像曹雪芹一样用命来写作,他写作有周密的计划,有提纲,他写某一个自己不熟悉的环境的时候会亲自去那个环境中去体验生活,他会在动笔前会用几年时间查阅相关资料,他认为,如果不能重新投入严峻的牛马般的劳动,无论作为作家还是作为一个人,你真正的生命也就将终结。对比一下韩寒和路遥的写作态度吧,这是一种怎样的差距:当一些人在歌舞升平中无病呻吟时,我们的一些可敬的作家在进行着怎样惊心动魄的劳动!

中国的电影同样值得商榷,当《第十放映室》把一些电影(如果有图像有声音就可以称之为电影的话)评为烂片界的奇葩的时候,一些领导们拿起了和谐社会最强有力的武器——和谐,史无前例地伟大地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把龙斌的《第十放映室》春节版盘年度烂片终结。从此人们只能幸福地看烂片而听不到对烂片的批评。一句话:电影来自于生活。当一些帅哥、靓妹依靠绯闻扬名的时候,或许周星驰还在83版的射雕英雄传里饰演路人甲,士兵乙。毫无疑问,如果说《喜剧之王》中的尹天仇就是现实版的周星驰的话,我们不得不重视草根人物们那彪悍的贴近大众的人生感悟!无论你是富贵还是贫穷,无比真实的生活终有一天会以它特有的方式告诉你:你是一个普通人。只有在真实得残酷的生活中深刻地体会到幸福与艰辛的人才能在电影中给我们上演笑中带泪的哲理。

也许经典正在与我们远离,在这个快餐文化的时代,我们还有多少人在幸福的生活中挣扎着呢?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我们还有经典吗? —- 作者:许梦飞”

  1. 匿名 :

    又是一个高抬了韩2的人。有人说过:只要超过300字,语句通顺的,都不是韩2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