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对话方舟子 (七) (纪实文学汇编)by 焦扬时空

发布日期: 五月 14, 2012 12:53 上午

七.来势汹汹拍板砖 去也匆匆折沙场

方舟子的文章发表的当天,韩寒就回应了一篇《人造方舟子》。韩寒除了对方文一一作出点评之外,还继续保持了他一贯强势的风格,其文重点如下:

(一)方舟子断章取义,有意歪曲他的意思。

(二)方舟子造谣诬陷。

(三)方舟子偷梁换柱

(四)方舟子在误导公众。

(五)方舟子在传谣。

请方舟子回答以上五个问题。

人造方舟子

韩寒

昨天晚上,我发了一篇文章。由于方舟子先生处在一个正要唱歌,别人切歌,正要夹菜,别人转桌的尴尬处境,我挖苦了几句,还写了一个对联。但是后来我看他还在一根筋的科普“人,为什么会秃头”,内心涌起酸楚,加上就要过年,我就删了那些话。包括我在上篇文章里隆重写到方舟子先生,是因为他作为一个打假人物,居然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内心又涌起一阵酸楚。其实你只要能分清楚方舟子和蒋方舟不是一个人,你就能知道在那篇文章里,我对方舟子的态度是如何的,甚至连正在和方舟子掐架的罗永浩,也没有落进下石,恶言相向,对方舟子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还隐约赞美了他一个人辛勤耕耘。怎料方舟子不依不挠。既然这样,我只好向大家展示几个名词。 

  断章取义: 

方舟子先生发微薄说:韩寒最新发表的答复博文,我相信是他本人写的。多上过几年学的枪手应该不会写下这些话:“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 

方舟子写下这些话,意思很明显,引导人们认为我文章的内容就是辱骂他。我的原文和上下文语境大家都看过,一般人断章取义都会取到句号,方舟子居然会断章取义取到逗号,断章取义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叫舍身断章取义了。 

  居然还能这样断章取义:

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那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各位还在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方舟子先生,你何其恶毒,你的断章取义不光光可以断到逗号,居然还能用省略号把所有和你结论完全相反的内容给省略了。Pia,原文在这里:凡是有人能例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 

方舟子,你还“仔细读过我的声明”,却故意摘出一小句。这样赤裸裸的断章取义瞒天过海,在我写文章十多年的笔战生涯里,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一个互联网新人都不会这么做,何况您还是一个公众人物。我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当你看田汉不顺眼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这么发微博:“天哪,田汉写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里面居然有一句是“……愿做奴隶的人们……筑长城……”。 

方舟子先生,从文品,我怀疑你的人品。 

  造谣: 

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我“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 

这条微博引起了我巨大的名誉损失,因为很多新闻的标题就是《方舟子表示,韩寒一边证明自己无辜,一边删除证据》,首先,什么叫“证据”,证据两个字方舟子老师你不会不懂,我在2008年删除一些我在2006年写的文章,到了2012年居然会被方舟子造谣为销毁证据,而且用了“一边”“一边”,暗示我同时进行。方舟子老师,如果你在这几天删除我对你提出质疑的那些微博,才叫删除证据。一个打假者居然说话造假,文品人品不正。 

方舟子先生还说:从昨天开始我那里来的这种明显的水军轰炸就更多了,搞得评论都没法看了。韩寒有没有创作团队还有争议,有水军团队就没什么可争的了。 

可能方舟子先生从来没有遭到过这么多的质疑,看到有两个留言重复的就认为是水军。我估计方舟子先生现在拉黑名单又满了。我说过,我从不会请互联网公司做这样的事情,悬赏的两千万依然有效,方舟子先生确凿的说我有水军无疑,请拿出证据,否则就是造谣。 

4:传谣: 

方舟子先生转了两条微博,一条是其他网友写道,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方舟子转了这个微博表示,不能指望新浪了,只能指望搜狐了。如果到时候还是不占上风,估计方舟子又要转一条,韩寒的妈是搜狐的编辑。是的,我全家都是各个互联网站的编辑。这样明显的谣言,方舟子还要转发评述。文品人品不正。 

一条是其他网友说,上头有行政指令,凡是反对韩寒的文章,一律不让发。方舟子转发了这一条,说,凭什么,那我更要发。方舟子假借谣言,把自己放在受害者和抗争者的位置,并暗示我上面有人,好比对着一个群众叫了一声他爹是市长。所谓反对我的文章一律不准发,这是明显的谣言。方舟子先生身为打假斗士,在自己的私利需要满足的时候,不光不打假,居然还引用各种假话,一帮散布谣言者和一个所谓打假者狼狈为奸互相取暖, 真是奇观。 

5:误导 

有一个网友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用DICT和SPSS测试了韩寒和路金波在2008到2011年间的新浪微博文章,结论是,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不过,这一结论除了说明软件需要改进之外,不能说明任何别的。抛砖引玉,博君一笑,望有志做文本分析的同志再接再励。

方舟子先生转发了这个微博,说,这个研究有意思,如果能对比一些人,就更有说服力了。方舟子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一个软件证明,我和路金波的文章差不多,所以暗示其实我的枪手是路金波。Dict是一个英文文本分析软件,方舟子身为一个科普人士,居然很认可用英文文本软件来分析中文,方舟子先生,昨天晚上的巴萨对皇马的比赛你是对着你家的微波炉看的吗? 

方舟子先生,说实话,我经历了不少笔战,您的手段最下流最幼稚。什么是脏,并不是我说一个“他妈的”就叫脏。我上篇文章里,我还骂了我自己他妈的。那是因为我愤怒。但是我写文章不会用这些下流的手法。也许您的文章里没有一个“他妈的”,但您的文字是脏的。 

我知道,您是不败的,就算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你也要宣布自己胜利,对手大败。您也可以随手在微博上摘引一句话来证明你胜利了。就算法院判你输,你也会上诉天庭。但是我希望您的手段可以干净一些,写作者的文德比胜负更重要。 

最后,我们不说别的,我的文章有没有人代笔这件事情我们先不纠结。这几天无论您突发奇想说我什么,我都认,说我吸毒嗑药我也认,我甚至可以向你一个人低头,承认我所有的文章都是我妈写的,我所有的比赛都是我爸比的,但是您必须逐条回应这五宗罪,那就是——您是否断章取义?您是否偷梁换柱?您是否误导?您是否造谣?您是否传谣?而且从你这次的表现来看,实在不能相信以前打假的你就是你本人,所以您是否有团队帮你在做这一切?您作为一个打假者,为什么要造假和传假?这次您的表现如此拙劣,是否是因为您的团队都回家过年了所以只好亲自上场? 

请逐条回答。 (结束) 

方舟子在当天就对韩寒的诘问作出了反应,他写下“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的博文,要点如下:

1.韩寒才是真正的造谣者。

2.韩寒才是在断章取义。

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方舟子

韩寒新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人造方舟子》,是针对我的几条微博的,主要内容是说我断章取义、造谣、传谣。他似乎不知道,新浪微博有140个字的限制,当然只能是针对性地摘录他的几句话进行评论。然后他就认为这是“断章取义”了,但是究竟是如何断章取义的,他又不做具体分析。事实上,我写《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一文,主要内容是根据微博写的,但是由于没有字数的限制,把当初省略的引语全都补全了,而且还把韩寒的原文全文附后,哪里能看出我断章取义了?

是否断章取义,不在于有没有引全引语,而在于是否故意歪曲原来的意思误导读者。韩寒在这篇文章中,就为通过断章取义的手法造谣提供了一个范例。请看他是怎么说:

“方舟子先生转了两条微博,一条是其他网友写道,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方舟子转了这个微博表示,不能指望新浪了,只能指望搜狐了。如果到时候还是不占上风,估计方舟子又要转一条,韩寒的妈是搜狐的编辑。是的,我全家都是各个互联网站的编辑。这样明显的谣言,方舟子还要转发评述。文品人品不正。”

说的是我因为知道了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了,所以不能指望新浪了。那么我的微博原文是什么样的呢?请看:

“昨天@老沉 都已经旗帜鲜明地公开表示支持韩寒对我的人身攻击,还能指望被新浪推荐?还是指望搜狐推荐吧。//@骁勇100:方哥哥的《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会不会被新浪推荐呢?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啊,方哥哥会不会被封号啊?”

看清楚了没有?我说不能指望被新浪推荐,是因为“昨天@老沉(新浪网总编的ID)都已经旗帜鲜明地公开表示支持韩寒对我的人身攻击”,根本不是因为“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我只是回答网友骁勇100问的“方哥哥的《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会不会被新浪推荐呢?”这个问题,至于这个网友问的第二个问题“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啊,方哥哥会不会被封号啊?”我并没有回答,我对“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根本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位网友后来留言说他是对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中说的“我的太太,新浪的编辑”一语的误读)但是韩寒却通过断章取义,造谣说我在传谣。

韩寒要我“逐条回答”,其实有的我在《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中已回答过了(比如他指控我造谣的“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一条),剩下的也没有逐条回答的必要。微博由于字数的限制,要尽量简略,是有语境的,脱离了语境谈某条微博,就容易误导读者。韩寒一面指责我断章取义,一面却连一百多字的微博都不敢原文照引,更不用说提及上下条微博的语境关系了,谁想通过断章取义在微博之外误导读者,不是很明显吗?

仅仅是上面举的韩寒断章取义造谣我传谣的例子,已可证明韩寒的“文品人品不正”,还真是“这样赤裸裸的断章取义瞒天过海,在我写文章十多年的笔战生涯里,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一个互联网新人都不会这么做,何况您还是一个公众人物。”他因此对我的质问,全部奉还,就像是他照着镜子写下的:

“您是否断章取义?您是否偷梁换柱?您是否误导?您是否造谣?您是否传谣?而且从你这次的表现来看,实在不能相信以前打假的你就是你本人,所以您是否有团队帮你在做这一切?您作为一个打假者,为什么要造假和传假?这次您的表现如此拙劣,是否是因为您的团队都回家过年了所以只好亲自上场?”  (结束)

从以上韩、方的两篇文章来看,他们双方更像是两只斗急了的公鸡,在相互撕咬,相互揭短,两人似乎都不大理智,把注意力过多地集中在对对方的指责上。

1月20日韩寒又写下了《孤芳请自赏》,表露出对和方舟子无价值地争斗的失望,并萌生了退意。

孤方请自赏

韩寒

在这篇文章以后,我不再理会方舟子先生了。因为这些文章毫无价值,再写下去要变成咬文嚼字了。当然,方舟子先生也可以说,哦,他逃了,他跑了,他输了,并和他的教徒们拉成圆圈边跳边唱。毕竟,我是要写正经文章的,我也是要过年的。过年了,有人在贺喜,有人在收礼,有人在唱红,有人在团聚,只有方舟子先生一个人在孤独的拉黑。在除夕快要到来的时候,我希望方舟子先生先不要再纠结了,好好过年,在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刻,别还对着我的毕业论文反复研读,哦,不对,我忘了我高中都没毕业,既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各种论文,比赛成绩好像也没法作假,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先说说方舟子先生回应了我两篇文章,觉得方先生已经方心大乱。方舟子先生揪住一些丝毫不影响文章意思的文字再抠一些字眼反复絮叨,我替各位观众都觉得无趣,回头看自己的文章和这一篇,也顿觉无聊。比如说什么我引用他的某篇微博里少写了“自己”两字(这两字完全不影响任何文意),所以我也是断章取义,要么就是说只要有人帮你的文章修改一个错别字,你就是有一个团队,要么就是污蔑说我一直操纵着一个队伍不停的删除各种支持他的帖子,要么就是开始阴谋论来点迫害妄想症说媒体收到政府指令必须保护我,要么就是从留言中挑选几条宣布他大获全胜的微博自己转发寻求安慰,要么就是选几条骂我的再点评一些阴阳怪气的话,并对所有的质疑都装傻否认⋯⋯于是,在我眼前,一个真实的方舟子的形象浮现了起来——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做一些科普工作,有时候科盲,做一些打假工作,有时候造假,看见一个叫麦田的人用阴谋论和窜改的数据写了一篇文章,这种路数方舟子一看颇为眼熟,惺惺相惜,想搭个顺风车给自己增添一些履历,刚坐下伸了伸腿,不料司机跑了,车上也没几个人,于是方舟子一屁股坐上驾驶席,说,没事,我来⋯⋯钥匙在哪?由于方舟子一直没能把车发动起来,眼看几个乘客都大眼瞪小眼,他就开始满地打滚,耍赖卖萌。

不过最后,我还是想要对方舟子老师的粉丝说几句话。我知道你们奉方舟子老师为教主,在教主科普的时候,你们就是拜科学教,在教主乱咬的时候,你们就是跳大神教。但无奈这次教主无从下口,我能理解你们急教主所急。你们有些人冒着被人告诽谤的危险,帮教主编了一些东西,助教主一臂之力。教主在这个时候只要是条腿,哪怕是火腿都要紧紧抱着,完全顾不得什么科学之精神,严谨之考证了,只要对他有利,不管真的假的,都胡乱转发一气。但是当大家都指出了这些是假消息的时候,你们的教主是我见过的最不顾教徒死活的教主,也是最不讲义气的教主,瞬间一脚就把你们踹开了,说,啊,什么,我没说啊,你看,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转,话是他们说的,谣是他们造的,不关我的事⋯⋯然后又开始满地打滚。当有好心教徒用了一个英文分析软件分析了中文企图暗示我的文章有他人代写嫌疑的时候,教主也是立即转发,被人指出以后,教主又把人家一脚踹开,并表示我没有,我没有,我可没说是这意思,我还是相反的意思的,借着又满地打滚。眼看教徒提供伪证的内容已经不太好转发的时候,他就索性转发一些直接宣布教主胜利的微博,表示我没说,我没说,弟兄们的心声,弟兄们的心声。对于方舟子和他的教徒来说,只要关上房门,拉好窗帘,灭了灯,聚一窝,然后点一支幽幽的小蜡烛,说,我们又胜利了,请方教主吹蜡烛。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方舟子的粉丝们,有这样一个自私的教主,丝毫不考虑你们的尊严和感受,用你时拉过来,不用你时踹老远,踹之前再踩两脚。作为方舟子的工具,你们真的甘愿吗?

但是我也要感谢方舟子老师,我知道方舟子老师是不会放过我的,我的余生一定会在他的吹毛求疵甚至颠倒黑白之中度过。但是这对我也是一种鼓励,告诉我不能做坏事,不能做恶人。方舟子老师一定会用放大镜不断的扫描我。除了励志,还有欣慰,因为在他的放大镜中,我会变得很大,很大。不说笑了,最后的内容是很严肃的,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惨痛的教训:话不能说的太满太绝对,写文章的时候还是要更加的严谨。因为根据网友提供的资料,我查实——真的有微波炉是可以看电视的,型号是格兰仕G80WMSPP-N5。(结束)

这篇文章之后,韩寒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到法院状告方舟子名誉侵权。随着韩寒起诉的开始,韩、方之争的激烈度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