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对话方舟子 (十二) (纪实文学汇编)by 焦扬时空

发布日期: 五月 14, 2012 12:48 上午

12. 花拳绣腿留证据 惹火烧身悔当初

从1月15日麦田质疑韩寒开始,到2月10日韩寒撤销起诉为止的短短二十多天,韩寒由强势反击到全面退出,态度转变之快令很多人感到十分惊讶,其中就包括许多曾经鼎力支持他的人。难怪《南方周末》编辑也感叹:“这简直是一个谜:聪明早慧的韩寒,江湖人生十多年,关键时刻居然身边‘无人’。而在这场骂战中,韩寒始终没有表现出一个文学天才的才情,写的文章跟方舟子相比幼稚到令人尴尬。并且从倨傲到萎缩,也过渡得太急骤了。”

虽然韩寒退出了争论,但质疑韩寒的声音并没有因韩寒不再吭声而有所减弱,相反却更加高涨起来。方粉们将韩寒过去的所有视频、访谈、博文等等都一一挖掘出来,使更多不利韩寒的证据摆在了世人面前。

1.《杯里窥人》让人怀疑。

韩寒最先引起怀疑的就是他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第一名的作文《杯里窥人》(后来误写成《杯中窥人》)。“大赛”的初赛阶段是投稿,进入复赛之后才现场写作。然而,韩寒在关键的现场写作时没有到场,后来评委给了他补写的机会,由此便留下了种种疑问。

方舟子认为韩寒获得一等奖是内定的:“韩寒并没有和其他入围参赛者一起参加复赛,而是在第二天单独为他一个人进行补考。如果和其他人一起复赛,题目是各个评委当场表决后决定的,没有作弊的可能,而单独为韩寒一个人补考,就有了作弊的可能。甚至让人觉得,正是为了便于作弊,才让他一个人补考。补考过程中的各种难以消除的疑点,也直指这种可能性。

首先补考时间,评委和韩寒的说法就不同,如果评委的说法成立,韩寒接到补考电话之后,从他位于金山的家赶到考场,然后又在短时间内写出一篇知识含量丰富的优秀作文,是不可能的。

更离奇的是,尽管李其纲、韩仁均和胡玮莳对扔的是什么样的纸有异议,但是都说是纸,而韩寒的文章却写的是‘布’。李其纲说是‘一张白纸(被韩寒处理成布)’,问题是,韩寒为什么要把纸处理成布?有何必要做这样的处理?即使把文章中的‘布’都换成‘纸’,意思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明明扔的是纸,韩寒却说是布,就不怕因为离题而被判不及格?难道是因为事先没有沟通好,韩寒先入为主地认为考官会把一块布扔进水杯中?从手稿看,在第一个‘布’字之前涂掉了一个字,似乎对要不要按‘布’来写有点犹豫。

《杯中窥人》的“的地得”的用法正确,这并非是出书时编辑帮他改的,因为可见到的手稿部分已可见到正确地用到“地”字。很难想像,一个已学会正确使用“的地得”的人,几年后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会用了,尤其是一个一直不间断地在写作的作家。
《杯中窥人》一千余字,用较为工整的行书写成,即使照抄一遍,也要用到30分钟左右的时间,那么实际的写作时间不是极短的一个小时,而是更短的剩下的30分钟左右。李其纲以后应该改说‘令人感到韩寒的写作才华的,却是他在极短的半个钟头内所显示出来的解题与结构文章能力的技巧’才对。韩寒近来写作并不以手快著称,一篇回应别人的2000字文章都要花上10小时,何以对比如此强烈?”

2.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初赛作品《求医》同样受到强烈质疑。

方舟子在博文中写道:“韩寒在回忆中小学生活的小传《第三个人》中明确说自己不读中外名著,特别是这类翻译过来的长篇小说:‘我无书不看,只是有一个怪癖,唯中外名著不读。那时我就觉得好些特被人推崇的长篇小说文笔拖沓,太强调思想性,而且有的翻译得半生不熟,读了几本后就觉得是浪费时间。直到现在,我还没读全过一本外国名著。’但是在《求医》中却引用了屠格涅夫两部长篇小说中相关的细节,信手拈来,不仅读过这两部长篇小说,而且十分熟悉,显然不可能是韩寒写的。”

另外该文所描述的就医环境,也与韩寒所处的时代完全不同,而是在韩寒出生之前比较落后的医院环境的描写。

3.《三重门》投稿时间与韩寒所述创作时间不符。

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最近接受土豆网的采访时说,《三重门》是韩仁均通过《故事会》副总编吴伦推荐给他的,

《三重门》书稿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审了两个月后,写了修改意见退给韩仁均。郏宗培很肯定地说,在他们审《三重门》书稿时,韩寒还没有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因为当时韩寒获奖是很轰动的一件事,郏宗培说新概念作文大赛结果一出来他就知道了,但在他们审《三重门》时,并没有韩寒获奖的信息。那么,上海文艺出版社退稿的时间不会晚于1999年三月底,按审了两个月算,他们收到《三重门》书稿的时间在1999年1月,即1999年1月时《三重门》已完成。

郏宗培的说法虽然是事隔多年的回忆,但有另一当事人吴仁的佐证,二人无作假的动机,说法合情合理,更为可信。

根据方舟子考证,《三重门》的写作时间就最多只有4个多月(1998年9月~1999年1月),而且还要把韩寒回家过周末、过寒假的时间扣除(因为据称韩寒只在学校时写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部到处引经据典的20万字长篇小说,而且据称还写废了10万字,不合情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韩仁均要隐瞒《三重门》在1999年年初经《故事会》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一事,尽量把《三重门》完稿的时间延后。《三重门》不是那种能一气呵成的小说,引经据典的写法,写作速度不会快,实际写作时间不可能只有4个多月,开始写作的时间应该比1998年9月早得多,那更不可能是韩寒写的。年后被海天出版社退稿,在12月交给作家出版社。   

但是这样的话,《三重门》的写作时间就最多只有4个多月(1998年9月~1999年1月),而且还要把韩寒回家过周末、过寒假的时间扣除(因为据称韩寒只在学校时写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部到处引经据典的20万字长篇小说,而且据称还写废了10万字,不合情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韩仁均要隐瞒《三重门》在1999年年初经《故事会》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一事,尽量把《三重门》完稿的时间延后。《三重门》不是那种能一气呵成的小说,引经据典的写法,写作速度不会快,实际写作时间不可能只有4个多月,开始写作的时间应该比1998年9月早得多,那更不可能是韩寒写的。   

但是韩寒称他写《三重门》时有同学们作证:“《三重门》这么书在创作过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中发白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陆乐,他是从第一页看着我写到最后一页的。”

韩寒上第一个高一时(1998年8月~1999年6月)的同班同学朱莲、陆乐最近接受土豆网采访时,也都有类似的说法。这两个同学是韩寒、路金波联系、介绍给土豆网采访的,口径与韩寒相同倒不奇怪。但是他们的具体说法却很奇怪。且看朱莲的说法

(朱莲讲述素材下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zwGQtEZOjw ):   

00:25 答:三重门?好像是新概念以后开始写的吧。  

01:00 问:就你所知,他写三重门大概是什么时候起笔的?  

 答:他应该是,就是差不多他萌芽得奖了,差不多那个时间就开始写的吧,也许他早就开始准备了。  

 问:您看到的三重门的书稿,那个时候您最早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答:他写第一页我就……我们都看了,开篇的东西我们都看了。但是后面,到最后的可能没看全,就是看得跳来跳去的,因为其他同学在看另一页。  

06:00 问:高一结束的时候他留级了,那时候他有没有写完三重门?  

    答:应该没写完吧?好像是没有写完的。  

10:05   还没吧。反正我是没看到结尾的吧,没写完吧那时候,我们那次高一他没写完吧。 

陆乐记不得韩寒什么时候开始写《三重门》的,说在高一结束时《三重门》可能还没写完。(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iKwhl2f10M )   

按照同学的说法,韩寒在得新概念前后(1999年3月)开始写《三重门》,写一页给同学们看一页,到高一结束时(1999年6月)还没有写完。如果说,开始看《三重门》手稿的时间这种细节还有可能记不清的话,有没有看没看完一部小说却不太可能记错。到1999年6月韩寒第一个高一结束时,韩寒的同学没有看到韩寒写完《三重门》。由于韩寒留级,这些同学失去了看到《三重门》结局的机会。   

 不管同学们是什么时候看到韩寒开始写《三重门》的,不管他有没有写完,可以确定的是,在高一下学期时同学们还看到韩寒在写《三重门》。但是在高一上学期,韩仁均已经把《三重门》书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了。那么在下学期时韩寒就不是在创作《三重门》,而是在抄写《三重门》,是抄一页给同学们看一页。明明是在抄小说,却要告诉同学们是在写小说,正是因为小说不是他写的。

4.不知道《三重门》是什么意思。

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当主持人问韩寒:“那个《三重门》是什么

意思?”韩寒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这个名字可以做很多种解释……。”

根据韩仁均《儿子韩寒》的解释,“三重门”出自礼记,中庸,王有三重。因此在这里重的读音应为zhong,对此看来韩寒也不知道。

5.韩寒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没读过《红楼梦》,但在《三重门》中,他却引用黛玉初见贾宝玉情景的引文:“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的,何等眼熟!”有网友评论:看来韩寒连《三重门》也没有好好读过。

6.手稿清洁。

韩寒在网上晒出了他写《三重门》的手稿照片。人们发现二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的手稿竟出奇地干净整洁,除了个别错别字的涂改之外,没有大段文字的删改,一气呵成完成了作品。难怪网友说,可以说是一个创作奇迹。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