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对话方舟子 (十三) (纪实文学汇编)by 焦扬时空

发布日期: 五月 14, 2012 12:47 上午

十三.趁火打劫156 无人喝彩零零零

就在网上方舟子和韩寒的争论进行得正酣之时,突然冒出海内外156位学人联名致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领导,控告方舟子之妻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之事。明眼人一看就清楚,这事分明还是冲着方舟子来的。“156位学人”在这个时候出现,似乎是要曲线助韩寒一臂之力。

刘菊花1974年生,2000年至2002年就读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方向为新闻学,现为新华社记者。

《海内外156位学人就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公开信》: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暨刘迎秋院长、黄晓勇书记: 
   在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的中国学界最大的新闻之一,就是贵院2002年毕业生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在内的多家权威媒体报道了该事件,网络媒体对此事件的转载和传播更是不计其数。不仅如此,《中国日报》对该事件的英文报道还将这一丑闻传遍了全世界。因此,依法对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案加以查处,不仅事关刘菊花本人,而且关系到贵院、中国研究生与学位教育质量、人文社会科学界乃至整个中国学术界在海内外的学术信誉。然而,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事件迄今仍未见到处理结论。因此,我们决定给贵院及主要负责同志写这封公开信,以表达我们对这一事件的严重关注。 
   据媒体报道,刘菊花硕士学位答辩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陈力丹教授(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在阅过有关举报材料后,业已指出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得算抄袭”。根据对网上公布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的仔细阅读和认真分析,我们完全同意陈力丹教授的上述判断,即该硕士学位论文涉嫌严重抄袭。 
如果说我们已经对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严重抄袭行为深感遗憾的话,那么,我们对作为当事人的刘菊花对待此问题的态度则尤为感到震惊。2011年4月28日,亦即抄袭案被媒体披露的次日,刘以“方舟子妻”之名,在新语丝等网站发表了《问心无愧》一文。正如该文章题目所示,她不仅对其涉嫌剽窃行为没有丝毫的忏悔和羞愧之意,而且还对揭发者和检举人进行了恶意的嘲讽和谩骂,甚至连她自己的老师陈力丹教授也不放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抄袭剽窃者业已猖狂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案,之所以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除了她是“方舟子妻”、现任新华社记者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其硕士学位为贵院所授予。众所周知,中国社会科学院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最高学术研究机构,全国上下和海内外学界因此对其所属的研究生院一直寄予厚望。贵院过去三十多年来在培养高端人才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在人文社会科学各学术领域也拥有许多著名的学术带头人和专家学者。正因为如此,广大学界人士一直将贵院视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主要基地之一。 
   诚如贵院党委书记黄晓勇先生所说,“学生的地位决定学校的地位。”事实上,一所学府的声誉和地位,并非仅仅由校友之中的佼佼者的卓越成就所决定,同时也会被其中的少数败类所损害。古人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如果贵院新闻学系毕业的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案不能得到严肃处理,那么,此案必将给贵院研究生培养带来持久的负面影响。我们不希望看到贵院无数精英学子数十载孜孜努力所赢得的良好学术声誉,因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而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 
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案,虽说已经严重玷污了贵院的学术声誉,但它也给贵院提供了整顿学风、加强学术规范与学术道德教育的机遇。如果贵院能秉公、公开、依法严肃处理该事件,那么,这不仅将向海内外学界昭示贵院无数莘莘学子的学术清白,而且还将体现贵院坚守中国学术清誉、开中国千年学术文化传承的学术新风。 
我们希望,贵院能排除一切调查处理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的干扰因素,严肃按照国家有关知识产权法、国务院学位管理条例和学界公认的学术伦理与学术规范,尽快对轰动海内外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作出处理,并向海内外公布贵院的查处结果和处理结论。 
我们,一批海内外学人,抱怀对贵院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殷切期望、秉持维护中国学界的学术声誉和学术共同体形象的强烈愿望,谨向贵院发出这封公开信,建议贵院依法、严肃处理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   (结束)

作为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以前从来不介入方舟子打假的是是非非,但这一次当别人把矛头对准了她时,她作出了回应:

 

过洁世同嫌

方舟子妻

莫非矜而不争的我这么早就要写自己的回忆录了吗?莫非泰而不骄的我要不得不表扬自己了吗?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处世清淡,有些愤世嫉俗,喜欢简单随性的自由生活。但因为嫁给了方舟子,我也显得“特殊”起来。

从十年前起,各种关于我的谣言就开始在方黑网上传播了,没有丝毫根据,完全瞎编,又污秽又弱智,他们自己人都不当回事——今天却有人说这是“质疑”,有一点点常识没有?随着方舟子得罪的人越来越多,醉心于此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是一种网络暴力,但我早就说过,把这种暴力用在电脑键盘上比用在羊角锤上更让我安心。最近,这些谣言忽然爆发了,越臭气熏天越离谱越有人转。前几天有个网名得意洋洋地说:“她还用抹黑吗?她早就和乌鸦一样黑了。”呵呵,本人倒不在意别人看我有多黑,下场雨,谁黑谁白就一清二楚了,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我一直不屑和网上的各种谣言以及谣言的孙子做斗争。

我不是也无意于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我喜欢安静自由的生活,若真有恶风恶雨,我也不怕。待到雪化时,更见松高洁呀。陶世龙老先生今天在微博上说:“这类造谣攻击,在‘虹桥科教论坛’、西安翻译学院及其校友网和扬子晚报网上早有出现,是在毒化社会。我一直主张严加追究,不要受君子不与小人斗的影响。”既然一切谣言的目的都是要败坏方舟子的声誉,这使得我又有了公开说几句的必要。下面我要如实自夸了啊。

首先,“初中没毕业当保姆”,这个故事是怎么第一次从某个黑方编剧家脑子里冒出来的?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土?再土也是父母给的,寄托了老人家的期望,我自己很珍视,就这么着吧。

咱好歹从小被称为才女,还是特有思想的那种——顺便说一句,谁小时候没装过深沉?但本才女绝对装不出中年妇女的阅历和腔调。遥想少年时,咱作为理科女,全年级第一舍我其谁,高考前贪玩不小心得了全年级第二那都是意外。本科自己作主,读了文理兼收的哲学系,因为我那时崇拜的作家几乎全是哲学出身。当是时也,咱高等数学和数理逻辑那叫一个顶呱呱——因为好多同学觉得太难了,本才女却经常跷课还一考就考个九十多分。话说回来,智商不高也欣赏不了方舟子,哈哈。本人本科毕业论文“才情可见”(论文指导老师语),不小心得了个优秀——这点我在《问心无愧》里就说过了,但方黑视而不见,愣歪曲成我说自己的硕士论文优秀,其黑手法可见一斑。

好多网名要我晒大学毕业证,我就不晒。晒毕业证不是唯一的证明方式。智商不够或装糊涂,晒了也没用。智商够或会独立思考,用不着晒。如果我晒了,方黑岂不就有更多素材造新谣?我生性懒散,不喜与人争论,一向很少在网上留痕,所以方黑的资料搜集也就到这种程度了。什么搜搜百科、百度百科之类的,很多内容是根据方黑的素材弄的,错误一大堆,不靠谱。

其次,作为一个太有思想的现代女性,在认识方舟子之前,我几乎没有谈过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我环顾四周,心目中的他影儿都不见,我甚至无望地想,那个人可能都还没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当时,寻找童话的方舟子也心如死灰,绝望地等待着他又美又纯的女孩。就这样,我们都抱着独身的念头相遇了,我发现了另外一个我自己,真是太喜欢他的诗文了。他的眼睛也足够灵光,也一眼认出了我,这是命定的重逢。

世上又美又纯的女孩,如果我不算,那就真没有了。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为了执手方舟子,呵呵。这个人,五十年之后我们再看他。无论为他承受多少侮辱和谩骂,都值得。因为有了他,我的生活更美满幸福。因为支持他,我的生命更有意义。我家小宝宝,很爱很爱爸爸,她长大了,也必定会为爸爸感到自豪。

第三,我的家世清贫,很多年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后来孩子们都陆续考上大学,状况才好一点。我的父亲一辈子没说过一句瞎话,一点处世之道都不懂,只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善,只知道尽其所能急人之难、解人之困。他就像山里的一块石头,不通世故地朴实地过了一生,实心实意,历尽坎坷。去世时乡邻皆为之悲,自发来送葬,路过的人惊奇地问:“这是谁家的老人家?阵势这么大。”

一归乡老翁尔。作为国民党起义过来的解放牌离休干部,父亲本来属于老家凤毛麟角的“人才”,但他的耿直和善良太不合时宜了,就和方舟子一样。后来他被平反了,去世时“享受”副处级工资。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是这样因无欲无求干干净净而不容于世,命耶?反右时,因为父亲不愿意昧着良心指控右派院长,被划为“右派的狗腿子”而遭到开除。以这样的身份回到家乡,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于是,父亲带着母亲,背着一卷铺盖跑去了新疆。我就是在新疆的戈壁荒滩疯长大的,至今怀念一排排大雁自由自在飞过秋日湛蓝洁净的天空,叫声清亮高远。网络上的喧嚣,对我都是过眼烟云。人生很短,怎么有时间做恶?那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用那些造谣、害人的时间,去陪陪自己的孩子吧。

第四,关于硕士论文,我已经专门写过一篇《问心无愧》。我的态度没有变,不论此事结局如何,我都会全部笑纳。多说一句,在2002年,我那篇低水平的硕士论文,是一篇合格的硕士论文,社科院关于“全文文字复制比在40%以上(含40%)的”相关规定,是在我毕业多年后才出台的。如果说不要搞双重标准,那就应该把当年毕业的所有硕士论文都搞一遍,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觉得有必要吗?154,别再丢人了吧,你们的后代子孙会为你们感到害臊。

第五,关于绿坝,简单说几句,我已经不耐烦再看见各种胡说八道,后果不管了。有我署名的关于绿坝的通稿,共有4篇,都完全没有问题。前两篇(一个分析一个消息)是事件刚开始时播发的,我那时刚开始接手工信部口,正处在工作将接未接之时,同事好心地合署了我的名,稿子上天时我看都没看——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绿坝当时是国家多个部委合推的事,我们新华社公开稿不可能唱反调,谁写都是这个路数,而且内容都是工信部提供的,谁写都是那个内容。后来中宣部要求正面宣传的单子雪片一样飞来,任务落到我头上,我这才去认真研究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立即给头儿打电话说,这个稿子我不能写,如果写,我要求不署名。在新华社工作的同事可以作证,我这么做是多轴的一件事,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谁让我是在戈壁滩上疯长大的呢?头儿把这事上报,值班领导给我打电话,我就跟他解释了绿坝如何有致命的安全漏洞,由这些漏洞又可以引发别的漏洞,安装了这个软件的电脑,会成为僵尸网络的一部分,被黑客控制,如果全国电脑统一安装,可能对国家信息安全造成威胁。值班领导让我赶紧写个内参。为这个参,我忙了两天,采访了各方当事人,最后熬夜写了一篇4500字的稿,什么都没谈,就谈安全问题——别的问题我也没有能力采访透彻,现在都没搞清楚水有多深,而我也不可能把道听途说写到稿子里。部门领导签稿时说:“你活生生把一个正面报道弄成内参了。”后来因为事情太敏感,参编辑改写成1500字,还让我专门去确认终稿。此稿一发,宣宣再也没下过单子,也再没有部委公开挺绿坝了。

后来的两条通稿,都是在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被问到这个问题并作答,我们根据问答及工信部提供的材料发的稿。难道天下记者都发得,就我们发不得?尤其是最后一条,一共三段,全是工信部怎么说,我本来不想发这篇,但工信部说在国新办发布会结束时有媒体问了,怕被别的媒体歪曲原意,请求我发个通稿,考虑到报道工信部的声音本来也是我的职责,于是就发了。真看不出我哪儿支持绿坝了,欲加之罪强说辞啊。最可笑的是,在2009年主题为“保障儿童网上安全”的世界电信日,我发了一篇关于保障儿童网上安全的评论,只字未提绿坝,也被用来做我支持绿坝的罪证。天下人那天都在谈这个话题,就我谈不得,这是要钳我之口吗?

说起来,我在新华社上班,也荒唐地成了方舟子的一条罪证。起初看到有人在方舟子的微博后面留言说,仅仅因为他老婆是新华社的,就感觉比他有道德优越感,我忍不住笑了,心想说这话的人一定人格不健全,或者说大脑还没发育好。但后来,当我看到名牌大学的著名教授说“大领导表扬方舟子”,看到南方报系的知名记者造谣方舟子向李群道歉时,问他来源,他说“新华社家属,你懂的。”我感到很可怕,看到人性的丑恶、凶残、阴险。讽刺的是,这些人反说方舟子构陷谁谁谁——可见,网友们坚持独立思考是多么得重要。还有说我的“官媒”背景帮方舟子成名的,我要有这么大本事,早不在这里待了。说实话,我还真没兴趣做那种帮丈夫成名的事,我所喜欢的,读书写字罢了。最近还看到,方舟子被问到孩子多大了,方舟子说几岁吧,本来是不想透露孩子年龄,却有著名政治人士据此说,方舟子不爱自己的孩子,连孩子多大都不记得。恐怕不爱自己孩子的人,才会这样解读方舟子吧。把方舟子解读成变态,你们的变态言行就正当了吗?

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其实我本人太微不足道了,之所以成为热点,是因为把我搞得背景神秘,就可以构陷方舟子是五毛是所谓“傀儡”,方舟子批评的人也就有了正当性。方舟子堂堂男儿,顶天立地,谁控制得了他?就算把方舟子和舟子妻抹得墨一样黑,假的还是假的,对不对?到头来,看谁被后世唾骂! 

还有些话,我在以前的文章里都说过了,附上链接,大家感兴趣就去看。我所有这些话,都不是说给造假者、造谣者和政治投机客听的,是说给还心存良知、爱这个不可爱国家的中国人听的,你们是方舟子的坚强后盾和真正的后台。(结束)

关于刘菊花论文抄袭之事,在网上一直是个热门话题。作为一个普通记者,刘菊花最大的名气就是方舟子的妻子。当方舟子因打假得罪了许多人时,她首当其中代方舟子受过也就不足为怪了。对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之事,网上也早有举报。同为硕士生的某网友称:“刘菊花的行为放在十几年前的学术环境中根本算不上抄袭,那时教育部对引用别人的作品还没有明确的界定,何况刘菊花还都注明了引用的出处。”另有网友称:“刘菊花若算抄袭,中国大多数硕士生论文都会有抄袭。若要追究的话,先要追究教育部,现在许多人公开学术造假都没有人管,一个不知名的硕士生算得了什么?这些人纯粹是‘公报私仇’。”

很明显156位学人想借助韩、方之争来打击方舟子。然而,他们的这一举动在社会上除了掀起一阵轩然大波之外,并没有收到理想的效果。由于这156位学人中有多位是曾经被方舟子学术打假击中的目标,这不免让人感觉这部分人是在挟私报复。紧接着,就在“公开信”发布几天之后,其中就有二位签名人声明自己是被代签名,宣布退出。从这时起,156的行为就开始向闹剧方向转化。他们的目标本来应该是方舟子,但他们在方舟子身上找不到攻击点,因此就转而攻击方舟子的家人。即便刘菊花自身存在某些不足,但他们“打不过男人就欺侮人家女人(网友语)”的行为,显然是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相悖的。结果“156”不仅得不到社会舆论的支持,而且就连韩粉阵营也极力和他们划清界限。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