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沈奕斐博士的性别歧视与混乱逻辑 —- 作者:@中国商军

发布日期: 五月 16, 2012 3:59 上午

粗看了复旦大学社会学沈奕斐博士的的“雌文”(本来想用雄文一词,但考虑到其性别,以免被落下性别歧视之罪名),不堪卒读。但为了不让这种错误观点泛滥成灾,还是强忍恶心看完并以反驳,以免此类谬论误人子弟。

先表扬一下吧,首先作者的研究视角非常独特,用女性主义研究范式从性别歧视视角对韩寒代笔门进行研究,截止今日,当是唯一的。《从社会性别和方法的角度看方韩之争》,从题名上看作者提到社会性别的女性主义研究范式及研究“方法论”,本文也主要通过论证方法及研究范式两方面对沈奕斐博士文章进行解读。

一、论证方法错误。 

 沈博士的反驳代笔质疑主要是基于类比论证。(百度百科:类比证论是一种通过已知事物(或事例)与跟它有某些相同特点的事物(或事例)进行比较类推从而证明论点的论证方法。)实践中,运用类比论证,最关键的是:类比的对象上同类。毕竟世界上具有相似表象属性的东西成千上万,表象简单相似性的事物(属性)在实质可能是风马牛不相及,否则由此进行推理,除了牵强附会,就是混淆视听。

   那么沈奕斐在论证中是如何错误地进行类比论证呢?

1、  一个作家长篇的作品是经过长期思索并精心创作的,少则数月,多则几年几十年。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作品中的人物、情景是不断在脑海中反复呈现;而一个仅仅几十分钟的面试或两三个小时的应试考试的内容,不但高强度压力,而且是一次性,沈奕斐博士把这两类具有不同记忆强度、不同记忆类型的事例进行类比,不仅简单粗暴,而且明显歧视作家长期呕心沥血的,是对作家创作极不尊重。

2、  企业家的成功的因素很多,有个人能力,有市场机遇,也有各种潜规则(不仅指男女,还包括政策、腐败等)、等等。而作家的成功首先是以具有写作能力为前提,写作能力不是天生就有的,也不是机遇可以代替的。一个不识字的人可以在机遇下取得商业成功,而一个不识字人是绝对不可能成为作家,这不是常识,而是公理!沈博士如此类比代笔质疑,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3、  不仅男女对日常生活(如沈博士所举上街口渴的表达)的思维方式不同,即使同性别的人之间也是千差万别。沈博士以这种差异来说明代笔门事件的研究态度差异,并由此说明文科理科生的思维差异,认为对待韩寒代笔门的质疑不能按常理,显然作者认为韩寒是不是“常人”,暗示韩寒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为此沈博士面对这种社会“歧视”,不由地登高“独怆然而涕下”。在此,沈博士显然忽视了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凡而平常的人,这些人的思维方式自然是“常理”,让一个习惯常理的人去理解天才,显然勉为其难,也是对女性主义的研究范式的滥用与亵渎。

4、   作者以社会性别理论来说明质疑韩寒过程中是对其上学少的歧视。而事实上,在对韩寒代笔的质疑中,大家最关心的是韩寒的“巨额知识来源不明”,这不仅是从其作品中反映,更多的是通过韩寒在新闻媒体及电视视频中的表现来判断的。通过多证据链的串联,发现作品与现实的巨大差异,这种差异是不符合作家成长的客观规律。因为知识积累是需要时间。知识性的东西的运用是依靠过去的学习记忆来重新呈现。一个说从来不看四大名著的人,居然在其作品大量相关的知识,显然也不符合天才的逻辑,天才只能自己去创新一个新事物,而不能创造别人的知识。

由于沈奕斐博士的文章充斥这种粗陋的类比,其论证自然是牛头不对马嘴,结论:胡扯!

二、研究方法的问题。

   作为一个社会学的博士,沈奕斐是必定学过研究方法的相关课程和内容。但是事实上呢?

1、  沈博士的文章首先描述了她在某课堂上对学生的即兴访谈。在社会科学研究中,访谈是一个重要的定性研究方法之一。但是在运用这种方法研究时,强调研究者必须明白“我是谁?”(与被研究者是什么关系?是否会导致被研究者的回答压力)、“我如何进行对话?”(是否在自然状态下?是否可能有暗示性、引导性、强迫性语言导致结果偏差?)、“我想知道什么?”(是否是敏感性,隐私性内容?)等。而在沈博士的研究中采用的是以老师的身份对学生当面采访(有压力)、是在教室内公开场所聚众访谈,而且采用的语言是充斥暗示、强迫。任何一个合格的社会科学类的导师都会要求学生在做研究中,绝对不能把敏感性隐私性的话题在集体访谈中进行(至少我的导师是千叮万嘱的,毕竟在国外对隐私的保护是十分严格)。可笑的的,作者居然对学生的敏感内容(如作弊、代笔)话题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审讯式调查。在此,不知是沈博士当年的导师失职,还是沈博士把老师的教诲扔到九霄云外?或者是学习障碍不能领会运用?

沈博士在文章中提到定性与定量的研究方法区别。这在社会科学研究中一直是争论不休的话题,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在社会科学(含管理学)研究中,定性与定量的混合研究被广泛应用,认为定性在研究之初的问题提出、研究方向定位上有明显优势,而定量研究在后期的检验假设及科学性下结论判断具有普通适应性。作为质疑代笔门的大量文本研究的某一次个例,表象上是定性的,但是作为一系列的文本质疑证据,既有语言内容分析、也有语言指纹分析,更有采访声学研究、还有心理学、医学等等不同视角的文本分析,也有间接的访谈内容分析(如采访视频);只是以方舟子为主质疑队伍,人员分布广泛、分散,没有进行系统地统计,对不同的证据进行定量化归类。沈奕斐在她自己博士论文中,通过观察和访谈的方法建构了由个案数、个案类型和访谈深度“个案金字塔阵”(沈奕斐,2010),事实上,在韩寒代笔质疑中,运用的也是观察(对作品文字的分析),访谈(通过对新闻报道、视频采访内容的分析)。

别说对新闻、视频采访不能作为研究啊,在沈博士的论文—《社会政策中的“家庭"概念—以上海市世博大礼包政策为例》(2010,《社会科学》第12期)中,也是通过新闻的和普通市民的采访内容进行分析的。截图如下:

  

韩寒代笔门事件以来,所有的质疑所形成的证据链,正如沈博士在自己博士论文中所说“这一‘个案金字塔阵’引入了定量研究中‘变量’的概念,帮我更好的收集资料,更全面地反映多元的现实,并尽可能的从参与者个体的角度来理解社会”(沈奕斐,2010,《个体化与家庭结构关系的重构》,复旦大学)。虽然如此,质疑代笔的证据链分散,没有统一的归类统计,但是只要一直关心质疑的网友,都能对这一系列的质疑证据进行自行归类总结和、并升华提炼自己的判断。

因此,如果沈博士说质疑代笔的研究方法是错误的,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基于类似方法的复旦大学社会学的沈奕斐的博士论文是否也错误呢?当然这有待于进一步分析了。哈哈哈。

2、在沈博士的另一篇论文中曾间接提到男女之间关系的种类,《“性骚扰”概念的泛化、窄化及应对措施》(2004,妇女研究,总第57期)截图如下: 

沈博士在讨论代笔问题,提到性别歧视时有这么一段话“幸亏韩寒是一个男的,如果是一个女的,我们还要给他找一个情人,然后大家就说了,因为她与那些有权势的男人有不正常的关系,才有今天的地位”,粗看道貌岸然,仔细一想,其实是个笑话:沈博士言语中表现了明显的强调了只有女人可以去傍大款,而忽视了男人傍富婆的存在,而且还忽视了其他几种关系的发展模式(如男男、女女等)。作为一个研究社会性别问题的博士,居然如此明显地表达性别歧视,这又是何等的可笑之极啊?为什么不允许韩寒去傍富婆呢?而现实中韩寒是否真有呢?当然这是另当八卦了。嘿嘿。

综合以上,沈奕斐博士不仅在理论运用上片面偏颇,而且在研究方法混乱无知、自相矛盾。所以她的《从社会性别和方法的角度看方韩之争》这一“雌文”实在有辱复旦这所百年名校风范。呜呼哀哉!

最后不得不说一些题外话。在代笔门事件后,复旦大学前有严锋的无耻下流、苏杰的指纹校勘,后有沈奕斐博士的“雌文”,倒是没有了性别歧视,有男有女皆出来为韩寒辩护。

然而,作为一所百年名校,复旦大学不断涌现出如此的混蛋叫兽和博士,他们的行为也正在试图把那句复旦建校训言修改为:日月光华,蛋复蛋兮!

令人痛心啊!!!!

救救复旦吧!!!!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2727158860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