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重温】以“韩寒事件”为镜 —- 作者:长车踏破 2012/4/10

发布日期: 五月 19, 2012 1:48 上午

来源: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5785761_1.html

网上自发的“倒韩”运动,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场蒙骗了整个中国社会13年的骗局真相,也越来越清晰明朗。而从这场旷日持久的公共事件,最长的一幕社会大戏中,每个关注者、参与者似乎都是演员,又都是看客,从此中可以看尽世间百态,公众的“一颦一笑”间,散发出的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气质,不经意间还暴露出一些深藏的痼疾。

这场大戏开场于春节前后,那时候的质疑方还势单力薄,韩寒也还意气风发,在麦田三两个回合就下马投降之后,有点气势逼人的韩寒还顺势扔了方舟子几板砖,嘲讽一下方舟子为了打假殚精竭虑成了秃子,成功的吸引了仇恨。那时候绝大多数人不相信韩寒有代笔,又都在家里过春节闲来无事,看着韩寒和范爷一共4000万砸出来共襄盛举的时候,大家伙都围着把这事当山寨的春晚连续剧看,韩家各路亲朋好友和爱慕他的粉丝,也均网上发声支持韩寒,另外一头的方舟子,则孤独而固执的数着跳入挺韩大坑的名人们的“扑通”声,各路人士看着方舟子的嘴脸愈发觉得厌恶,谩骂、鼓噪声风起云涌,这场戏的热场已经给热的滚烫。

可随着方舟子对韩寒早期成名作的有条不紊,有意抻着节奏的文本分析、逻辑推证;对韩寒和其父韩仁均的公开采访视频、出版的文字中,存在的大量自相矛盾、互相矛盾的地方加以指出后,质疑者越来越多,很多的人参与分析,很多的有分量的分析文章出炉,韩寒有点招架不住了。前几回合韩寒还能和方舟子有来有往,你一篇我一篇的,后来开始越来越往回缩,其逼人的气势也慢慢消失,在采访和文字中逐渐流露出哀怨范儿,指摘众多的理性质疑为构陷和抹黑,抱怨作家无法自证。在当质疑声音愈来愈强,高质量的质疑文章不断持续涌出,挺韩一方却鲜有好文出现之后,韩寒干脆两度宣布不在回应质疑,摆出清者自清的架势,不久之后又转身把笔墨官司送上了法庭。

虽然,好的分析文章频出,高水准的反驳质疑的文章很少,但韩寒的支持者还是甚众,看热闹的媒体也开始积极参与进来,抓住时机吸引眼球推广自己的品牌。那段时间,应该是方舟子和韩寒都很忙碌的时候,两个人都频繁的接受了众多的媒体的采访,双方的支持者的交锋也是最为焦灼的时候,互掐的不亦乐乎。但是方舟子被韩寒告上法庭,一下子成了媒体和大众关心的焦点,挺韩一方虽然在论辩上处于下风,可要是法院能够“KO”了方舟子,对于挺韩方来说肯定是大快人心的,倒韩方似乎也有这种隐忧。可偏偏方舟子这厮混不吝,没把被韩寒告上法庭当回事,质疑继续……韩寒最后的大招没能阻止方舟子,也就尽可能的希望暴风雨早点过去,装死不再出声,去法院告官的背影也已转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韩寒的《三重门》手稿发行,起了个让不同的人感受不同的名字《光明与磊落》,这一天同时也是“哥哥”张国荣的祭日。沉寂多日的韩寒,在微博主管老沉广而告之之后,发了重新开博后的第一篇微博——《写给张国荣》,借他的偶像重回公众视野。对于《写给张国荣》这篇长微博的商业目的,我就不多说了,可这篇文章的内容造假,并且非当天为悼念而写,是手稿《光明与磊落》的前言,早在4月1日的10天前就登在了京东网的该书介绍上。文章里,韩寒描写自己2003年4月1日,“从清晨到傍晚”的回沪旅程中听闻“哥哥”死讯的感受,可“哥哥”死于当天的18点41分,由于各种原因再加上当天是愚人节,韩寒的回沪途中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哥哥”的死讯,并且电台也更不可能会全天播放悼念“哥哥”的节目。对于演活了“程蝶衣”、和谭咏麟交互雄霸香港流行乐坛多年的张国荣,我谈不上是他的粉丝,但对于这位才华横溢、敏感多愁的香港艺人我还是充满敬意的,更何况斯人已去,对于一个拿死人上位的利益集团,我真是充满了鄙视,商人真尼玛的无德。

没隔多久,韩寒的另外一篇长微博——《写给每一个自己》又出炉了,这篇文章玩起了文青路线,装扮起了“小清新”,可与《写给张国荣》相同的是,韩寒文章此时不在桀骜不驯的装酷,反倒尽可能的放低自己博取同情和好感。短短数月,“当代鲁迅”、“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天才少年”、“80后公共知识分子”、“思想启蒙者”……竟然忽然换了个面目示人,人事是不是太过波诡云谲?但是虽然他头上的光环已去(外人、自己都不在提),作家的面具却仍然还戴着,有人说得对,一个戴了13年的面具想要摘下,何其之难,因为面具早和血肉相连,长在一起,摘下势必血肉模糊。

最近几天,《三重门》的手稿又被质疑者拿着分析,其中的数以百计的各种抄写错误,也被曝光了个底儿掉。“四两拔干片”、“咬面”、“破着头发”……传为笑谈,更有甚的,韩寒的手稿中还存在抄串行的地方,真是太不堪了,可见干任何事都离不开认真二字,哪怕只是抄写也要用心。真相现在或许对于任何人应该都不在“破朔迷离”了吧,从韩寒被质疑到现在,从2000万悬赏到自言开玩笑,从告官到撤诉,从拿着女儿赌咒发誓到署名韩寒文章风格转为低调、小清新,从气势汹汹到一言不发装死,从众多公知、名人力挺到多数人不在发声,从韩粉们的偶像保卫战到众多粉丝的倒戈……

真是信者恒信、疑者恒疑吗?在这场旷日持久的,中国近年来最大的公共事件里,真正相信韩寒不存在代笔,是一个他自己所说的那种对文字极其敬畏,有着某种洁癖,不允许任何人改动哪怕一行字的那个头顶无数光环的作家吗?或许除了大多数缺乏判断力、年龄尚小的铁杆韩粉来说,没有什么人会相信。挺韩公知不少,多数不在发声,也罕有人写过有分量的反驳文字分析的文章,少数死挺的,他们的挺韩的理由也非常的苍白:“万一打错了呢?”、“蛮横的称质疑者为构陷”、“文革整人”、“韩寒大旗不能倒”……公知们显然不是缺乏判断力,他们在质疑方罗列出韩寒代笔大量证据的时候装看不见,可是在捕捉到方舟子或者质疑方存在什么问题的时候,立刻站出来大加挞伐。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有些公知的有圈子、无是非,还是和平时面对公共事务表现出来的“一心为公”相差太多,连起码的就事论事都做不到,以后这些人在道貌岸然、义正言辞的就公共事件发声,给公众充当“导师”的时候,别人不知道,我可不会当真了。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这次公共事件就像面镜子,每个人在面对他的时候,充分映射出了自己。是选择拒绝理性为了能死守住偶像过活?还是为了探究真相抛开成见?还是为了利益缄默不语或者指鹿为马?这些世事种种,这场大戏里我们都能看到,利益集团为了商业利益还在继续保“韩寒”这个品牌;把韩寒吹捧成“当代鲁迅”、“80后意见领袖”的南方系和一些公知,一直拒绝探究事实真相,打击质疑一方;大多数的媒体选择噤声,除了利用这个事件吸引眼球表现过热心之外,也同样并不关心探究事实真相,拥有采访、调查资源却隔岸观火;众多的韩粉表现出非理性,也不管你质疑者说什么,就是板砖伺候,并做到了有组织有纪律,还有吃撑了的替韩寒微博刷转发量……但更多的是中间派,就如本身质疑一方就是松散的自发形成的阵营一样,他们更关心这场关乎中国文坛最大的骗局的真相,相对理性,存在是非感。

“倒韩”或许可以告一段落了,让剩下的仍旧众多的缺乏判断能力,很多还未成年,被俗称脑残的韩粉们能够放弃偶像,那恐怕太高科技了;还有同样让那些吹捧过韩寒,把他捧成民主大旗的公知、媒体宣布自己错了,也一样的高科技。

但无论如何,那个七门红灯照亮前程、头顶各种光环,填补很多人对偶像渴望的“韩寒”,已经一去不回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