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手稿一句《红楼梦》引文引发的“血案”!—- 作者:语文贩子

发布日期: 五月 19, 2012 5:38 下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782981010157ep.html

———————————————————————————————————————————-

在早期视频采访中,韩寒亲口承认没有读过《红楼梦》,细心的网友找到《三重门》第3章里的一句《红楼梦》引文和第12章里的一段《红楼梦》评论,质疑韩寒说谎,进而推论代笔,道高一尺,大有摧枯拉朽之势。对此,韩寒在《三重门》手稿集“《光明与磊落》使用说明书”里正式作了回应:

是的,我没有读过四大名著,但我知道大致的故事和一些经典的段落,无论是教材、课外书、电视节目、朋友聊天中都会涉及。

书中大量知识点其实就是点到为止·······大部分历史内容其实出自于初高中课本,一些古文和英文也是刻意阅读并笔记(按:这就是被奉为大杀器的“神奇的小本本”)之,而且许多并未通读,只是翻了一下,取我所需,显摆而已。

此论一出,魔高一丈,“四两拔千片”,挽狂澜于既倒,“一根筋”进化为“两头堵”,质疑派鸦雀无声,此事尘埃落定。但是,凡事都怕但是,老话说的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事还有进一步讨论的余地,且看《三重门》手稿:

       油然而生《红楼梦》里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的感受:“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到】过的,何等眼熟!”

       【】内的文字,手稿里用连续的斜线删去,应该是为了保证引文的准确性而作的校对性修改,那么作者据以校对的本子是什么呢?

      (1)依据高中课本《林黛玉进贾府》一文校对

       这种可能性绝对没有。因为所有版本的高中课本里的《林黛玉进贾府》一文,林黛玉初见贾宝玉,黛玉的感受都是:“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2)依据作者当时可见的通行本《红楼梦》校对

        这同样不可能,当时通行本《红楼梦》相关文字与课本相同,严格说来,是课本采用的通行本。

        按:《三重门》中的《红楼梦》引文,采用的是一个相当老旧的版本,这个版本是以程乙本为基础整理的百二十回本(程本系统的《红楼梦》该句一律作“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的,何等眼熟!”与《三重门》引文一字不差),这个版本在建国后文革前相当流行。文革后,脂本系统的《红楼梦》一统江湖,连带百二十本《红楼梦》也以庚辰本为底本,前八十回阙文及后四十回据程本抄配,当时社会上通行的《红楼梦》就是这样一个脂本系统的本子,高中课本采用的也正是这样的脂本,《三重门》作者不经意间引用的一段《红楼梦》文字,暴露了作者对高中教材的无知,对老旧《红楼梦》版本的熟稔。

      (3)依据“神奇的小本本”校对

        这种可能性也没有。一、“神奇的小本本”只是个传说,《光明与磊落》中的笔记本,是200来页的空白。二、即使有这个小本本,也恰好“笔记”了这句引文,其原始出处又在哪里呢?这又回到了上文讨论过的老话题上了。第三、尤为重要的是,无论依据什么本子来校对,作者都需要放下创作的笔,查阅相关资料。“显摆”学问的创作不是只需要一支笔就行的,据韩寒自述,《三重门》是课堂上创作的,那么韩寒的课桌上就应该堆满了参考资料;查完资料再提笔写下去,那么字体、字形、墨色等等就会与上文有些微的不同;而现在我们看到《光明与磊落》中的手稿此处字迹流畅、上下如一,我们听到的是韩寒的同学只看到韩寒埋头创作,没有看到韩寒抬头翻阅资料的描述,我们只能无奈的承认,以上三种“校对说”都不成立!

      (4)依据韩寒的记忆“校对”,删去的【】内的文字只是笔误

        哈哈,事情越来越奇妙了,四个多月来,我们领教了韩寒先生漏洞百出、出尔反尔、牛头不对马嘴的记忆力了!最近,复旦大学的沈奕斐老师,在《从社会性别和方法的角度看方韩之争》一文中,就证明了质疑派利用人的记忆误差得出结论的荒谬性,她哪知道韩寒先生的记忆力好得很呐!“书中大量知识点”如果是提取自作者的记忆,那就不是“点到为止”,而是驾轻就熟了。据此,“笔误”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5)依据已成稿校对,就是说《光明与磊落》中的三重门,不是手稿,而是誊抄稿

         鲁迅先生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牛气!俺是一直不敢恶意推测别人的,我用的是排除法,无罪推定。理由上边说的很多了,简言之,首先,要保证引文的准确性,就要查阅资料,就要校对,我此处引用鲁迅的文章,就为了是“最大的恶意”还是“最坏的恶意”纠结半天;其次,这种校对必然导致创作的中断,字迹的变化;然后,最后,就是我这个结论啦!

        有人会说,你这个大前提就不对,什么引文准确性啊?一个毛孩子,随手一写,随手一改,哪那么多穷讲究?这种说法,貌似公正,实际包藏祸心!殊不知,《三重门》的作者是以引文准确性自律的,《光明与磊落》“手稿”339页,直言不讳的批评肖铁的文章“用了《劝学》的话连引号都吝啬得不肯打一个”,同页引用了大量的肖铁的原文作批判后,作者加了一个脚注:

       ①肖铁原文见《中文自修》98.11或《少年文艺》97.?引之一字不差

        这下明白了吧?我可以长舒一口气,为我的文章画句号了吧?

        且慢!!就在我踌躇满志地玩味这个小注的证据效力之时,我脑子里灵光乍现,瞬间石化!我眼前血肉横飞,“血案”惨不忍睹:

        “引之一字不差”?什么意思?“要引用得一字不差”?这个小注出自谁的手笔?写给谁看的?用意又是什么?是韩寒写的吗?写给读者看的吗?他要读者“引之一字不差”吗?写给编辑看的吗?他要编辑“引之一字不差”吗?是编辑写的吗?编辑知道肖铁原文的出处吗?“《光明与磊落》使用说明书”不是说“修改并未体现在原稿上,应该在交给出版社的复印稿上”吗?是韩仁均先生帮儿子校对时写的,要儿子“引之一字不差”吗?笔迹能一模一样吗?韩仁均先知道肖铁原文的出处吗?是代笔者写的吗?他要求誊抄者找到肖铁原文的出处,“引之一字不差”吗?誊抄者笨到照本宣科的地步,大意失荆州漏了马脚吗?代笔者是韩仁均先生吗?不是韩仁均先生吗?有,还是木有?到底有木有?·········

         天地神灵,四方君子,谁能帮俺还原“血案现场”?!跪求!!

【附记】感谢网友大桥-老曹 ,他第一个注意到《三重门》“手稿”《红楼梦》引文的版本问题,因此,也可以说,这场“血案”是老曹引发的,冤有头债有主,脑残人士拍“大桥”的砖就是!把他拍成“破破的桥”才好呢,哈哈,一笑!

分享至
更多

4 评论数 : “《三重门》手稿一句《红楼梦》引文引发的“血案”!—- 作者:语文贩子”

  1. 匿名 :

    喜爱《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红楼梦》有不同的版本,不要小看这一点的发现,这可是真正的铁证:H2在说谎。

  2. 60后 :

    佩服各位默默无闻坚持不懈地求真。点点滴滴终将汇聚成铁的事实,让一切撒谎者现出原形。

  3. 匿名 :

    做的真细致,佩服!

  4. 匿名 :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