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版本的《求医》说明韩仁均作弊 —- 作者:hgd99

发布日期: 五月 21, 2012 8:51 下午 | 关键词:

简要分析如下:

多位网友已发文指出。从文章描述的时代背景和医院情节已经充分说明《求医》写的是韩仁均自己看病的过程。但《求医》一文被他后来用作韩寒参加作文大赛的作品。为了圆此弥天大谎,韩仁均采取了两个手法:第一,韩仁均找来一张写了韩寒名字的急诊单,证明韩寒看病确有其事(但有很多地方对不上号)。第二,比较两个正式发表的《求医》版本,发现对医生读错病人名字这一个重要情节韩仁均做了关键性改动,似乎刻意要把读者引导到是韩寒在看病,这两步明显地令人看出韩仁均的造假用心。
《求医》的两个版本

一为新概念版。(收于2000年《零下一度》)

一为松江二中版,(99年6月版松江二中优秀作文集《思叙淙淙》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35c1e01010p75.html)

?两个版本的重点区别在于有没有韩寒的名字。但关键问题是究竟哪一个是原始版本呢?且先对照原文:

新概念版—“曾闻一个医生写好病历,病人早已呼呼而睡。还有一种医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张卡上就写一个“痒”。我今日所遇的女医生有别于前两种,写了一段后笔下羞涩,无话可写。看看同事正在伏案作文章,病历卡上已经被写得黑漆漆一片,颇为壮观。一看就是权威和知识的代表。这位女医生不甘示弱,凑几个字后实在写不出,又怕她的尴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聊天。她看着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却不知道普通话该怎么念,闭上眼睛读:“园寒!”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psynetbspeVndny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我尚不能确定她是否故意念错所以不便泄忍痒承认我是“园寒”。 ”

松江二中版—“···曾闻一个医生写好病历,病人已呼呼而睡。还有一种医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张卡上就写一个“痒”.我今日所遇女医生有别于前两种,写一段后笔下羞涩,看看同事,正伏案作文章.便不甘示弱,有凑了好些字,她看看卡,不知怎么却把我的名字叫错了。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psynetbspeVndny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我尚不能确定她是否故意念错,所以不便发泄,只好忍痒点头 ”。

 

在松江二中版中没有出现韩寒的名字,但这绝不是遗漏。因为那是韩仁均看病,不必要在文中写出自己的名字。原作情节中因医生把患者名字读错(据分析“韩仁均”用金山普通话可读为“害人精”)。韩仁均感到这是对他的侮辱,怀恨在心。故专门写了一篇讽刺文章《求医》,文中吹阴风、吊书袋发泄出对医院和医生的不满。 在一般情况下,医患关系是没有什么矛盾的。如果是韩寒看病,不会因为女医生说错了姓而不满。更不会看完病回来忍着饿、忍着浑身奇痒,急急忙忙把这个过程写下来。据此可以感到该文是韩仁均的原始作品,极有可能是韩仁均以前的退稿。

新概念版中出现了韩寒的名字和“园韩”字样,还加了一些废话。这是韩仁均为了韩寒参加作文大赛在松江二中版《求医》上加工后的版本。为了表现韩寒确实在医院看过病,韩仁均还特地用一张写上韩寒名字的急诊单作为辅助证明。但这一来反而出现了问题:为什么在文章内要加上名字和“园韩”受辱情节?韩寒即使误读为园韩,并得不到侮辱之效果。"园"“袁”“辕”···都是同音字,仅凭听是听不出来侮辱之意的。完全没有必要用掉书袋的手段九转回肠地编一个韩寒错读为“园寒”的故事。再看急诊记录上写的姓名,怎么也看不出“园”字。有人说繁体“韓”与繁体“轅”很接近”,因此误读,但病历记录上明明白白地写的是简体字“韩”。何来误读?现在一想,原来是韩仁均要设法使韩寒与这篇文章产生关联,添了不少‘鸡零狗碎’,但他没想到画蛇添足反而露出露马脚。

?韩寒看病时间

从韩仁均的文章可知,他是看到《求医》才知道韩寒患疥疮的。

如果这样,那就是韩寒99年1.11当天下午去金山医院挂急诊看病。后来,韩寒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写《求医》(??)、玩球,直到一星期后,1月18日韩仁均才知道韩寒患了疥疮。“那天我下班回到家里看过文章(《求医》),我终于大体知道了他星期一离校回家的原因了。”

从1月11日到18日儿子回家一星期了,不上学,天天在家里混,父母也不过问,直到看了他写的文章,才知道他有病,合理吗??

如果是韩仁均记错了日期,把99年1月11日写成1月18日,那就更加离奇了:韩寒11日看完病,七、八点钟回到家时天已经大黑,韩仁均还没有下班(?),韩妈也不在(?),韩寒也不吃饭,急急忙忙写完《求医》,寒冬晚上,黑咕隆咚,又跑出去玩球??

韩仁均编造的这个谎言。就是为了证明《求医》为韩寒本人独立完成,但以上的种种矛盾作何解释?

?病历卡和急诊病历记录?

韩仁均看病用病历卡,早年的看病记录都叫卡。韩寒用急诊病历记录。

《求医》一文处处写的都是病历卡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求医》的写作和投稿时间 :

根据韩仁均说法《求医》的写作时间在1999年1月18日韩寒看病以后(但就诊单写的韩寒的看病日期是1月11日)。上面分析说明,无论11日或18日韩寒都不可能在看病当日完成此作品。

至于投稿时间,韩寒参加新概念决赛是在1999年3月28日。反推韩寒向新概念初赛投稿应该是1999年3月初(1999年2月16日是大年初一,寒假估计为2月6日至3月8日。)但文章入选松江二中作文集时间应该更早一些(刘绪元作序时间是1999年3月16日),有可能是寒假前投的稿,因为新学期学校忙于开学,根本来不及做征稿、选稿这些事。可见松江二中版是较早版本,是韩仁均的早期创作。后来此文又作为新概念大赛初赛作文投稿。

?《求医》中描述的医院地点也是问题:

韩仁均得的是肝病,因此而退学。他早年看病的医院极有可能是离韩家较近的上海市传染病医院(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该院主要收治各型病毒性肝炎、妊娠肝炎、重症肝炎、活动性肝硬化等法定传染病。

韓寒看病的医院:金山区中心医院 (上海市金山区健康路146号)。

根据《求医》描写的医院特征看:大医院、会议室(隔离间)、传染病、肝炎、鼠洞(小窗口)、白掌(消毒白手套)、找硬币等,应该是80年代的上海市传染病医院。

其实,要考证《求医》是否韩仁均所写,可以去上海市传染病医院问问该院1979年前后的情况是否与文中内容相近。
———

另一位网友金陵2愣对两个版本也作了分析,但他的看法是新概念版在前,松江二中版是在新概念版的基础上删去韩寒的名字而产生的。其解释有些牵强,反而令人感到是在为韩仁均开脱。

见《求医》非韩寒所作的证据补充 金陵2愣 (2012-03-05 18:54:10) “···这个版本中,对于弗洛伊德、《父与子》之类的掉书袋没有什么删改,但把这些掉书袋千呼万唤、回环簇拥的核心——错读为“园寒”的情节——简化为了半行字,这无论是从学生作文还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都是讲不通的。如果是参赛时为了避嫌隐去名字还好理解。但现在的情形刚好相反,比赛时不删,在学校内部发行时不必避嫌,反而删去,那解释只有一个:韩寒当时在学校里就无法解释自己名字和“园寒”的关联,担心被人问起。那么,很多网友为韩寒开脱“园寒”之疑,提出的上海话、金山话还有韩寒小名之类借口,都不攻自破。 另外,通过细心分析,我们可以判断有“园寒”的是原版。因为,新概念版这小节结尾有“忍痒承认我是‘园寒’”,“承认”是与上文医生喊我名字呼应的。那声喊后面加了个叹号,是呼喊的语气,需要人回应。松二文选版那小节为了删去“园寒”,结尾改成了“只好忍痒头点”。“头点”可能是“点头”之误,但肯定是“承认”的简单改写。但修改时忘记了上文已经没有直接写医生喊名字,只是说医生看卡时叫错。正常交谈时提到名字时,对方不必做出点头的回应。所以,松二作文选版有了删改留下的缝隙,应该是改稿。”

注:转自天涯倒韩第一高楼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544556.s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