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为什么要抽李剑芒的耳光?——作者:怒涛霜雪

发布日期: 五月 21, 2012 10:04 下午

韩寒为什么要抽李剑芒的耳光?

——评李剑芒“不尊重私域何来自由”

 

怒涛霜雪

一向听说李剑芒是当年中科大首期少年班学生,专业为理论物理。理论物理学是干什么的?乃是“从各类物理现象的普遍规律出发,运用数学理论和方法,系统深入的阐述有关概念,现象及其应用”。想想这个专业了不起,研究物质世界的基本属性,其从业者个顶个是概念清楚、逻辑思维能力强,对现象的认知能力应超常人一等。然看看李剑芒的文章,方知上述见解乃大谬不然。

李剑芒至今还在公域私域问题上搞不清

方、麦揭露韩寒作品署名造假以来,已三月有余。论战之初,有不少公知如萧翰、易中天等人站出来抬出所谓的“私域问题不能质疑”,“代笔属私域问题”等谬论来替韩寒辩护。但此论实在好笑,已有众多网友和学者引经据典(包括中外法律与法学名著)予以驳斥。彼时,李剑芒也曾跟在后面凑过热闹,并也曾写过《什么是质疑权》的文章,胡诌什么“质疑权不是言论自由,它是知道真相的权利”,“质疑权不是人的基本权利。中国宪法里也好,《世界人权宣言》也好,没有赋予人质疑权!”等。但此文遭到萧夏林先生的一顿痛批,萧在3月6日的博文《文盲李剑芒,自打耳光不觉疼》中写道:“李剑芒为了保卫韩寒,向南方报系献媚,竟然把质疑权排斥在言论自由之外,竟然否定言论自由。我只能说这样的文盲和流氓没有资格谈论质疑权和言论自由。”

李剑芒是不是流氓诸位可看看他的博文便知,然而这几句话确实暴露出其文盲的特征。殊不知,人(对公众人物、公共事件)的质疑权是与生俱来的,即人一旦来到这个世界,他(或她)就有资格(或通过代理人)进行质疑,前提是:这个质疑不涉及他人隐私、不构陷事实。韩寒出版了小说,他就是个公众人物;韩寒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他就陷入公共事件中去了。如果他在撰写、出版小说过程中有欺诈行为,在参加公共作文大赛中有作弊行为,别人就有权进行质疑。按理说,这些小学生都能理解,何以李剑芒不知呢?又何以时至今日又抛出来一个“不尊重私域,何来自由”之论呢?

答案只有一个,不!两个:1)耍无赖;2)不学无术。二选一,该选哪一个呢?

公权、私权的边界在那里?

看看大众是如何理解的,就知道该选哪一个了。

在法律上,有一句名言叫:“隐私权到公众利益为止”,就是说隐私权保护要与公众利益严格划分。如果只是纯粹私人生活,公众人物和普通人物一样受到隐私权的保护。若是涉及公众利益,这种权利就不受到法律保护。典型案例如克林顿的“莱温斯基案”。关于公众人物的例子还有一个比较典型的,就是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夫人杰奎琳,她受到一名摄影记者的长期跟踪拍摄而不堪其苦,故把记者告上了法庭。经法院审理后认为:杰奎琳作为公众人士,记者可以对她进行拍摄,但这个拍摄不应构成对她私生活的打扰,即“安宁生活的破坏”。结果,由于构成了对公众人士安宁生活的打扰,该记者的拍摄从此被严格限制在一定距离以外。” (引自骆汉城《行走在火上:隐性采访的法律思考》)

质疑韩寒是侵犯了韩寒的私权吗?

如果方舟子不是质疑韩寒作品的代笔问题,而是质疑其小说非要采用《三重门》而不采用《三虫门》的名称,则属侵犯作者的私权;同样,方舟子若不是质疑韩寒参加“萌芽”作文大赛时有作弊行为,而是问韩寒为何参加“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却不参加“门牙”的“旧概念武术大赛”,并一再追问,严重干扰韩寒的正常生活,则同样侵犯了韩寒的隐私。若如此,韩寒将方舟子告上法庭时,方舟子这十万元便赔定了。(其实相比方舟子,韩寒已有多次侵犯对方的隐私的行为。)

韩寒为什么要抽李剑芒的耳光?

萧夏林先生说,李剑芒喜欢自抽耳光。其实不然,李剑芒还喜欢让别人抽耳光。谁?韩寒呀。李剑芒说:“买了一本韩寒的书,你想质疑是不是韩寒亲笔写的?你先问问韩寒,他卖给你那个质疑权了吗?”意思是:韩寒未把质疑权卖给你(韩寒只卖书),你就不能质疑韩寒。为了挺韩,李剑芒脸面都不顾了。然而韩寒不买账,这边李的话音刚落,那边韩寒便出版了“光明与磊落”,自证没有“代笔”。也就是说,韩寒这回没认为“代笔”属私权,别人质疑代笔,他也不得不跑出来证明一下(可惜的是,还是躲在书后面,连走半步都算不上)。这可是又狠狠地抽了李剑芒的耳光。但这不是韩寒想抽的,所以也怪不得韩寒,谁让李剑芒自愿呢?

如此看来,李剑芒的“见”识还真有“盲”点,干脆改为——李见盲——得了(这不是质疑,是建议,姓名权是人家的私权,旁人不得干涉)。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461933.html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韩寒为什么要抽李剑芒的耳光?——作者:怒涛霜雪”

  1. 匿名 :

    剑芒剑芒,剑剑自宫

  2. 匿名 :

    李剑芒真不值一提。脑子不正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