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辉:作家能否自证清白?

发布日期: 五月 26, 2012 8:50 下午 | 关键词:

来源: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832.html

韩寒一再强调,作家没法自证清白,因而无需自证清白。于是在和方舟子掐架时,韩寒摆出一副维护所有作家权益的姿态——“不能开这个先河”,坚决反对和抵制方舟子质疑。言下之意,如果他韩寒这次被质疑坐实了代笔,那以后作家们就等着倒霉吧,一旦某人看你不顺眼,就如法炮制,说你代笔,把你搞倒搞臭,让你无法在文坛混下去。

什么叫“不能开这个先河”?如果指代笔或者抄袭,嗨,多了去了,你韩寒并不是第一个,古今中外,信手拈来,何来“先河”之说?你不是说了吗,海岩就被人指出曾经代笔。海岩摆平这件事情的做法是拿出了创作稿,向公众解释说明。注意是创作稿,不是誊写稿。

其实韩寒大可不必悲天悯人做请命态,自尊、自爱、自律的作家一般不会惹上被人指控的麻烦。想想看,始终是原创独创,敬畏文字,不糊弄读者,怎么会呢?如果真的被人质疑了,那就心平气和解释回应,拿出证据,一条一条,以事实服人,我不信,就比唐僧取经还难?只要你是清白的,再不济,时间也会还你清白。比如《静静的顿河》的作者肖洛霍夫被人质疑不是原创者。这当然令人不舒服,你辛辛苦苦写的书,人家却怀疑不是你写的,看你的眼光就好像你是小偷一样。对此,肖洛霍夫没有过激反应,只是沉默着,晚年过得很恓惶,一直到去世。又过了一些年,人们才在他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发现了原稿,证明了就是肖洛霍夫写的,这时,人们对他无比崇敬,尽管他已经去世了。

鲁迅也曾被人质疑过抄袭,鲁迅很耐心拿出原稿,详细做了解释,哪些材料观点完全是自己的,哪些是借鉴的然后再引申发挥,不隐瞒,不掩饰,态度诚恳,一点没有因为自己没抄袭就不依不饶,以势压人。

严歌芩也曾经被人怀疑有代笔,但严歌芩没有逢人便解释,或者委屈冤枉得不行,她不断发表高质量的新作品来回应质疑。事实回答了人们,再也没人怀疑她代笔了,反而都很佩服她,一是服她的写作能力,而是佩服她在回应过程中的气度和人品。

当然,这样的自证清白需要时间,不知韩寒是否愿意尝试尝试?

除此之外,还有更简便易行的办法,那就是拿出当年的原始创作稿,可以清晰看出创作修改轨迹,就可证明韩寒的清白。誊写稿当然不行,誊写并不代表是原创。还有一些网友提出,由多方权威人士组成评议小组,与韩寒对话,就韩寒作品中的内容情节细节与相关知识进行问答考查,这也是一种释疑办法。据说方舟子曾经提议掐架双方心平气和在电视上论辩,电视公开直播转播。也挺好,比上法院好,民间私下里通过论辩自己了结,对国人来说,坐在电视机前,看韩方论辩,那才是一次真正的教化,没准比官方十次五讲四美的大课堂更有效。可是,似乎韩寒不大愿意。真的很遗憾了。这可是一些简便易行的自证清白啊。

近年来,由于读者和作家的版权意识增强,时不时发生一些版权问题,作家应对这些问题的态度与表现,也成为人们的关注点,有时甚至超过了事件本身。因为在回应中除了事实真相,还展示了相关人的人品气度和修养内涵。不客气地说,如果不是因为韩寒在回应质疑时的傲慢与无礼,触怒了很多人,纷纷加入质疑行列,才去找韩寒的作品来看,这一看,吓一跳,诸多疑点呀!才有了了韩寒今天的局面。那方舟子本来就一打酱油的路过看了看热闹,自言自语了几句,韩寒干嘛要招惹他,还挖苦人家的秃顶?你爸韩仁均没教过你吗,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真遗憾,你家咋把这最一般的常识给忘了?看你把人家麦田方舟子那个骂,还甩出两千万砸人,你硬是把人家拉进你的擂台,要人家和你对打。还把其他看客也拉进来,比如我吧,我真的就一打酱油的,是你韩寒硬是把我拉进来的。你韩寒的气场太强了,硬是卷吧卷吧多少人进来,哪有什么团体阴谋呀。也没人想把你韩寒怎样,大家只是要真相。即便是真有代笔,也没关系呀,知道一下就行了,反正“韩寒”原来就是你爸的笔名,这韩寒与那韩寒都是你们一家人,肉烂了在锅里,你们尽管把“韩寒”一直笔名下去。有句俗话叫什么来着?哦,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过去。就像我们全都赤条条来到这个世上,最后又都归于尘土,归于无。从无到有,从有再到无,韩寒真要悟透了,那才算你大聪明,你可别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不过下回记住了,别犯众怒,犯众怒是最要命的事情,尽管是些屁民。屁民认起针来,可是了得,屁民中可是有些高手,有分析英语的,有分析文史的,有分析时代生活的,有考证字迹的,有调查背景的,有从文学入手的,有从器物入手的,都是义务,行行业业方方面面的人才汇集起来,今天可是互联网啊,一盘散沙也能聚成一个硬疙瘩。不过韩寒请放心,这些人保证文质彬彬,只说事,不骂人侮辱人。

也请韩寒管好自己的粉丝,摆事实讲道理,掐起架来才好玩。如果韩寒继续听信于易中天那阴阳怪气的“汉子”怂恿,依然傲慢无礼,毫无判断力,那你将继续焦头烂额。真正的汉子,是敢作敢当,有错认错,认错改错。麦田就是汉子,发现一处失实就道歉,而且及时,也没觉得麦田就矮了几分。麦田还是麦田,麦田更让人刮目起敬。我倒希望看到你们韩家父子成为真正的汉子。

如何处理质疑或者纠纷,其实也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很重要的文化,当然也是一种被很多人疏忽了的不屑一顾的文化。韩寒应该好好检讨自己,盛气凌人,以势压人,不顾公众的感受,太过于自恋,说话伤人欠平和,只图一时痛快,全然不管他人感受,还当自己天马行空,只想自己如何爽,如何霸气,如何牛气,知进不知退,不留缓和的中间地带,从不拿捏分寸。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一切都是自找的,上帝很公平,就不知韩寒听得懂还是听不懂。曾经七门功课,红星闪闪,照耀韩寒,现在呀,是不是也该补点儿小常识,免得你给公众普及常识时掏空了心慌。

说白了,这牵扯到如何做人,做人就得有一些道德底线和原则,比如,与人为善,尊重对方,不爆粗口,不带脏字,而这曾经是最不被韩寒认可的。韩寒以骂人为酷,为时尚,为帅气,韩寒一路走来,春风得意马蹄疾,年轻气盛,刚火太过,谦和稀有,韩寒一直以反叛之态傲立于世,是一个被宠坏了的不知天高地厚似乎还没长大的小年轻。韩寒很多时候活在一种不真实中,却又毫无知觉,大家又都宠着他,捧着他,什么“整个知识界加起来都不及韩寒一个的影响力”,“韩寒就是当代鲁迅”:这个世界没了韩寒,将会怎样?”“韩寒的思想是天生的”等等,还有上亿的点击率……所以大家宽容点,把你放进这堆冠冕中,没准你也会晕。这可能与家庭也有关。说实话,韩寒很崇拜他父亲,但我从他的为人和他们的作品反观,并不看好他父亲韩仁均,那些作品品位我不欣赏,里面有些东西很脏,很低级趣味。过分的辞藻与知识堆砌,处处透着矫揉造作,如同一位平庸的建筑师,以堆砌瓷片琉璃瓦为能事,破坏了文学美感,看到的多是一种知识炫耀,而不是清水出芙蓉那样的文学,情感情怀很低俗。从血管里流出的是血,从喷泉里喷出的是水。一种成功并不等于一切成功,一时成功,也不等于一生成功。一个人技术活好,仅仅是人生的一个方面,码字不过是一种技术,还要有德行,有悟性,有德行有悟性的码字,最终才成其为文学,才能与周围和谐。

无论年少时如何反叛,十八岁以后人就进入了成人世界,成人世界是有规矩的,否则,何为社会?除非你拔着头发离开这个社会。当然,韩寒会觉得这又是说教。也许吧。也许有一天当韩寒头破血流走投无路时,会有些许明白。

作家是可以自证清白的,作家必须靠自己的作品,清清白白才能自立于世,任何投机取巧,欺世盗名,最终都将打回原形。

韩寒父子,十几年来一直套着光环,也不过是只得了文化的皮毛,文化的精髓却被他们弃之如敝履。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李碧辉:作家能否自证清白?”

  1. 匿名 :

    你爸韩仁均没教过你吗,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韩仁均是个超级垃圾爸爸,从来没有教育儿子如何尊重他人,例如白烨,说不定韩寒那些骂人的文章就出自他的手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