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成型”的手稿 —- 作者:为正义打假

发布日期: 五月 27, 2012 11:03 上午 | 关键词: ,

韩寒在被方舟子质疑半个月后,突破抛出一部21万字的手稿,并声称“一次成型”,使众多旁观者惊诧万分!

拿出手稿并不值得惊诧,作家珍藏手稿无可厚非。

手稿干净整洁也不值得惊诧,是出版稿还不行吗?

笔迹不一致还是不值得惊诧,因为普通的人根本就没有那个笔迹鉴别的本领。

而惊诧的是:“这21万字竟然一次成型”!让众多旁观者瞠目结舌。

韩寒先生本指望这部手稿平息纷争,没有想到这星星之火被自己引发成燎原之势,质疑声随之如潮似涌。

韩寒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年轻的长篇小说作家,而这最年轻的长篇小说作家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竟然是“一次成型”的,一个段落都没有调整,一行都没有变动,仅存在着一些错别字修订,怎不令人惊诧?在世界文学史上甚至也是独一无二的,令东洋人侧目,令西洋人垂诞,是华夏民族莫大的荣耀,我不清楚为什么至今未收入吉尼斯纪录?

仅一个学期的时间,且仅在课堂上,能“一次成型”21万字的小说,还有十余万字未被采用的部分,说“一气呵成”并不为过。

虽然长篇小说并非一般人都能写出,但一般人对写作并不陌生,正如一般人都不是长跑冠军,但对长跑的世界纪录、国家纪录、省纪录还是清楚的。如果非洲丛林里突然跳出个黑人,说三分钟能跑三千米,还是没有人相信。

有韩大作家的崇拜者亮出了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的手稿数页,说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也是“一次成型”的。近日,遍观老舍先生的作品,至今未找到“一次成型”的表白。何况,老舍先生写《骆驼祥子》时已有15年的写作经验,发表过八部长篇小说、一部中篇小说、两本短篇小说集、一本幽默诗文集,以及其他大量的短篇小说、诗歌、译著,且老舍先生在写《骆驼祥子》的两年中是全力以赴的,甚至辞去了山东大学的教职,这与韩寒先生仅在一个学期的课堂上“一次成型”三十余万字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如果老舍先生向公众说《骆驼祥子》是“一次成型”的,可能并不令人惊诧,可老舍先生并没有这样说。韩寒先生说《三重门》“一次成型”,当然令人惊诧,而韩寒先生正是这样说了,且韩寒先生说老舍先生“文笔不好”。

“一次成型”让韩寒先生被动了,许多围观的人也开始对韩寒的写作能力怀疑起来了,是真有“仙人引路”、还是“无知者无畏”?虽然这不是“方韩交锋”的主峰阵地,但也是前沿要地之一,在这块要地上,韩寒处处被动。至今没有一个像样的作家来为韩寒在这块阵地上助威,以前那些大肆喧嚣的“公知”也悄然噤声了。

或许,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韩寒先生能够想出一些“正确答案”来修正这“一次成型”。我这里先无聊地预测一下:比如说是先在废纸上写出大纲,再“一次性”细化内容;比如说先把这页的内容在头脑中全部构思好,再“一次性”下笔。真难想象呀!再反观韩寒在公开场合谈论文学时的窘态,与肆意夸大写作能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就一直纳闷了,为什么韩寒先生非要一出口就说是“一次成型”的?难道你就不能说是最终的“出版稿”吗?这并不削弱你对方舟子的反击力呀?可是韩寒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一次成型”,反而使我差点相信他的确是“一次成型”的了,不然,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为何非要强调一件稍具文学常识的人不能接受的事情呢?为何明知是陷阱而非要跳下去再想方设法爬上来呢?我曾一度迷茫,甚至准备探讨方舟子和韩寒那个更“神经”了。

我曾想,即使你是真的“一次成型”,在这质疑如潮的时候又没有能力证明,你完全可以避而不谈,或者让方舟子先挑起来,你再想办法应答,而没有“如此坦诚”的必要呀!

近日拜读了韩仁均先生的《儿子韩寒》,我才豁然开朗、恍然大悟,原来韩寒先生有苦难言!因为韩仁均先生早于2008年5月在《儿子韩寒》一书中已经向天下昭示:韩寒的《三重门》是“一次成型”的!韩寒已无退路了。

韩仁均先生是被那些年的滚滚财源冲昏了头脑,导致“一失口成千古恨”,还是真的“煞有其事”,我想,由公众评说去吧!

2012-5-27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一次成型”的手稿 —- 作者:为正义打假”

  1. 匿名 :

    上嘴唇碰天,下嘴唇着地——老韩家利令智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