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重温】韩寒造假的文化渊源 —- 作者:王之洲 2012/3/31

发布日期: 五月 27, 2012 1:57 下午

来源: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075438.html

———————————————————————————————————————————-

“韩寒造假门”事件在网络媒体上被有良知人士彻底“曝光”以来,尽管事件当事人及相关利益团队为了继续享有既得的巨大经济利益,进而采用不是法律诉讼、就是紧急出版所谓“影印手稿”的方式进行着近乎绝望的负隅抵抗;但韩寒头上那夺目耀眼、曾被万千痴迷“韩粉”疯狂追逐的“天才光环”,却在越来越多有着起码“是非辨别能力”的读者心目中完全变成了不值一文、随风破灭的可笑“肥皂泡”。深刻反思这场处于相关文化部门监管之下竟然延续了十三年之久的“文学天才骗局”,我的思维触角很自然地转向了造成其所以形成并疯狂发展的文化背景之中……

众所周知,文化是人类社会自身实践与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物质和精神的人性化表现形式;同时,如此形成的文化又具有某种强制和约束性地对全体社会成员的社会实践行为产生着引导和选择的社会性影响。这也就是说,任何社会成员的社会实践行为,都必然是社会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某种形式的文化引导和选择所产生出来的最终结果。完全不受任何文化引导和选择的社会实践行为是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下去的。

 “文革”结束以后,我们的社会开始全面转型到以“经济发展为根本导向”的社会形态之中。这时,表现为指导思想和实践行为导向的“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世俗功利文化,便开始对全体社会成员的社会实践行为产生着引导和选择的巨大影响。而这种世俗功利文化的核心内涵就是—-“不问手段方式怎样,只看最终结果如何”。在这一占据主导地位的实用功利性文化引导和选择之下,人们的社会实践行为随即便产生出如下种种的表现形式:

在社会经济领域,不管采用什么性质的生产方式来发展经济,只要能让体现为最终结果的所谓“GDP”得以持续增长,能让广大人民群众过上所谓“小康”般“无忧无虑、开开心心、有房有车”的“好日子”,就可以采用什么性质的生产方式或经营形式来发展经济;并美其名曰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在社会文化领域,不管采用什么性质的文化产品(例如“低俗丑露、假冒伪劣”之类)来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只要能让更多的平民百姓愿意掏出钱来消费这种文化产品,进而产生出巨大的经济效益;就可以“坚定不移”地采用这样的形式来发展文化及相应的文化产业;并美其名曰为:以群众(读者或受众)的文化需求或受欢迎程度为唯一“文化生产”的“市场化”检验标准。

在社会道德领域,由冠冕堂皇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演化成具有极大蛊惑力和强大影响力的“谁有钱谁光荣、谁受穷谁狗熊”这一具有社会普遍意义的社会心理和社会道德判断;并由此形成了“有钱有势就是有才有德,无钱无势便是无才无德”;以及一种“笑贫不笑娼、羡富鄙视穷”的社会生活氛围。

在食品生产领域,生产者无论采用什么样的生产方式或工艺配方来制作食品,只要其外表和口味能吸引消费者花钱消费这一食品,进而为相关生产者带来成本降低所产生的源源不断的较高经济效益;生产者都可以理直气壮、不顾良心道德和法律约束地非法使用诸如“瘦肉精、苏丹红、孔雀石蓝、三聚氰胺”之类的化学添加剂,以及从国外进口的转基因食品原料来达到赚钱赢利的目的。

在粮食生产领域,为了确保不断占用良田耕地盖楼赚钱、发财暴富的房地产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消除由于良田耕地逐渐减少所造成的粮食短缺的巨大隐忧;当然就可以不顾转基因生物技术“非预期风险”的实际存在而大规模引进所谓“抗虫高产”的转基因农作物来达到上述目的。

凡此种种,恕不多举。

追根溯源,在当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大行其道的“白猫黑猫”世俗功利文化,其文化构成的核心渊源其实深深植根于十九世纪盛行欧美社会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之中。

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一种资本主义性质的社会文化进化理论,因其理论渊源及核心基础为达尔文生物学理论而得名。

而有关这一理论的相关核心表述可以简单概括如下:

如同自然界生物物种的进化发展基于“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一样,人类社会同样也存在着与之类似和无法避免的“生存竞争”。在这一过程中,凡是能够适应“生存竞争”的人必然会成为“强者”、成为拥有“财富”的“成功者”;而不能适应这一“生存竞争”的人,则必然会成为“弱者”,成为只配拥有“贫困”的“穷人”。毋庸置疑,成为“穷人”的最终结果,就意味着将被社会进化的历史潮流自然淘汰。所以,社会成员的人生目标和所有追求必然就是想方设法、拼搏奋斗、力求使自己成为“社会生存竞争”中的“强者”和“成功者”。

当我们的社会由“文革斗争”向“以经济工作为中心”转型之后,为了极大地激发人们凭“竞争”而“生存”的潜在心理意识,进而为“改革开放”的思想理论指导寻找一种“通俗易懂”的表述形式,“社会达尔文主义”中的适应“生存竞争”便被世俗而通俗地表述为“不管白猫黑猫”的社会生存竞争手段;而适应这一“社会生存竞争”成为“强者”的实践行为追求,则被同理表述为“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行为导向和道德判断。可以说,当今社会每一位成员若是看看自己及周围人的生存状态及其心理追求和行为导向,应该就能真切感受到并清楚地理解“社会达尔文主义”流毒对整个社会生存状态及整个社会心理追求、整个社会道德判断所产生的不容置疑且又鲜活实在的深刻影响。

正是在以“白猫黑猫”为代表的世俗功利文化和以“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落后就要挨打”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潜移默化、深入人心的影响支配下,一种只为“尽可能多赚钱进而积累更多财富”、也为了获得如此这般的最大“成功”,就可以不顾道德、不顾廉耻、“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极其阴暗、极其没落的社会心理,便开始在当今社会成员中大面积泛滥开去;甚至成为了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实现其人生价值和达至其人生追求的“核心动力”和最基本的“行为准则”。而“韩寒造假”,无疑就是这一世俗功利文化和社会心理追求在社会文化领域最具典型意义的代表性例证。

基于上述这样一种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流行文化”的强大影响,以及由其演绎构成的整体社会生活氛围,一位因“七门功课不及格”的“高中退学生”,要想在当今这般激烈残酷、不是成功就是失败的“社会生存竞争”中不被无情淘汰,甚至企望其能够成为光彩照人的“强者”和“成功者”;不凭借一种“超人”的“智慧”,不采用一种敢于触及社会道德容忍底线的“非常手段”基本是不可能的、也是根本就毫无希望的。于是乎,在联系紧密的利益攸关方的精心策划下,一位经常连高中语考试都无法获得及格分数的韩寒,竟然可以超出所有中学语文老师最丰富想象地在一小时多一点的短短时间之内,洋洋洒洒、旁征博引、吸古纳典地写作出一篇千字作文《杯里窥人》,并因此获得了1999年由《萌芽》杂志社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殊荣。此一“功利性策划”的“成功”运作,立马使学业上几乎已毫无前途可言的韩寒,令所有不知情之人目瞪口呆地成为了当今时代几乎无人可及且又最最光彩照人的“写作天才”。

当然,如果仅仅让韩寒成为具有某种叛逆精神且又藐视“应试教育”的“写作天才”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还缺少一种更加令人信服的强大说服力。众所周知,1999年的中国社会,经过“白猫黑猫论”和以“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一“丛林法则”为标榜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二十多年的全面灌输和潜移默化的“洗脑换筋”,整个社会生活中大面积形成了一种“拜金主义”的社会心理追求和社会实践追求。其典型表现就是—-无论干什么和无论怎样干,只要能挣钱就行。可以说,一个人能否“赚大钱”、“发大财”,已经成为了整个社会普遍流行的判断其是否获得“成功”和实现其人生意义的唯一标准。正因为如此,要想让已然被包装打造成“写作天才”的少年韩寒,更加地令所有那些对此“结果”或许心存疑虑之人根本就无法怀疑,甚至不得不心服口服、自愧弗如;也只有凭借以“金钱”为时尚判断标准的强大物质力量,才能全面彻底击碎私下里涌出的“质疑否定”之声。于是乎,仿佛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一般,一部署名为“韩寒”的二十多万字长篇小说《三重门》,便于2000年6月由作家出版社向全国广大读者隆重推出了。据说:此书一经推出,立刻便产生了策划包装者所热切期盼的“轰动效应”;不仅迅速被各地读者抢购一空,还让这位闪烁着“天才”光环的高中生韩寒银行卡上有了十几万元人民币进项。至此,少年韩寒摇身一变,立刻从七门功课不及格所造成的学业前途暗淡无光的状态中“成功”解脱;并因其十七岁的小小年纪便挣到了令所有尚未能如此挣钱的成人羡慕眼热且又明确标志其“人生成功”的“第一桶金”,而“出奇制胜”、令那些潜在“质疑否定”者“大跌眼镜”地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天才成功者”。

然而,俗语有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齐都报”。

随着IT人“麦田”先生于2012年1月15日在其新浪博客发表了<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的“爆炸性”博文,尘封了十三年之久的关于“文学写作天才韩寒”的“原形面貌”及其“真实大底”,到底犹如“因果报应”般被一些“知情人”和各方面有良知人士提供的“直接证据”、“间接证据”以及“依据现实存在的诸多事实做出的逻辑推理”而原样“还原”、彻底曝光在世人的面前。无数天真而轻信的人们,终于看到了一幅自“改革开放”以来在文学文化领域延续了十三年之久的“最丒恶无耻的画面”和一个建国以来极其罕见、极其荒诞的“弥天大谎”—-一位实际上并不具备文学写作才能的“退学少年”,只为在其学业和人生前途极端暗淡的状态下谋得一条可以“走向成功”乃至“出人头地”的“生路”,不惜怀着极其阴暗犹如作贼般的侥幸心理,将他人写作的千字短文冒充为自己的参赛作文,将显然由他人创作的长篇小说《三重门》署上他“韩寒”的大名来冒充“少年天才作家”;从此不仅轻松赚得了标志其“人生成功”的大把钞票,还因此拥有了无数狂热迷恋的“男女粉丝”;甚至还成为了“80后意见领袖”、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排行榜及“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多么滑稽、多么荒唐、多么令人不可思议、多么具有极可耻的“时代特色”!

而所有这一切,都实实在在、一步步地发生在理应以“五讲四美”为新时代行为准则和以“八荣八耻”为“社会主义荣辱观”的社会公众眼前;甚至就发生在本应以“提高民族素质、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丰富和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拒绝文化“假丒恶”现象为基本职责的相关文化监管部门的面前。这难道不需要深刻反思、汲取教训吗?对于一个实际并无真实写作才能、只懂得如何驾驶赛车、参加比赛的“假冒作家”,相关文化监管部门难道仍要一如既往对其置若罔闻、放任自流,甚至至今都对社会公众的质疑之声充耳不闻、只作不相干的“壁上观”吗?

当一个民族的“流行文化”从上到下已经演变成把“造假”或“假冒”看作是“快速致富”的“赚钱之道”,并且对于“造假”、“假冒”、“欺世盗名”这一原本极端丒恶的现象都给以心理上的痴迷认同和行为上的疯狂效仿;那么一切基于“真才实学”、“真材实料”、“公平公正”和“道德良心”的“言行作为”都将无情地被抛弃、被践踏、被刻意“丑化”。而一个民族的文化,毫无疑问应当是支撑这个民族得以“昂首挺胸”的坚强“脊梁”。如果其文化构成要素中竟然大面积充斥着诸如“假冒光荣”、“说假话升官”、“造假即为天才”以及“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之类的腐朽内容,实在很难想象会真正赢得世界上其他民族给予的尊重和景仰。这也就难怪为何用来清除所谓“垃圾人口”的转基因食品和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之类的转基因农作物,会在今天这般“金玉其外”却又“败絮其中”的中国大地上泛滥成灾。处处充斥着腐朽没落精神毒素的所谓“流行文化”,最终必将导致这个民族灵魂的堕落和肉体的消亡。

近来,习近平副主席在一次讲活中明确指出:要“坚决反对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以权谋私、弄虚作假和个人专断、追求奢华等不正之风”、“反腐倡廉就是要同各种腐败现象作斗争”。而我们的社会要想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没有一个崇尚“真善美”、鄙视“假丒恶”的文化生存环境显然是不可想象的。可以说,彻底清除社会文化生活中切实存在的一切腐朽没落的腐败丑恶现象,让“积极向上”、“宏扬正气”、“振奋民族精神、提升全民族思想道德境界”的正义文化和大众文化得以张扬天下,是人们对“十八大”后新领导集体的衷心期盼!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好文重温】韩寒造假的文化渊源 —- 作者:王之洲 2012/3/31”

  1. 匿名 :

    确实写得好!! :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