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的语言及若干问题 —- 作者:道前子

发布日期: 五月 28, 2012 3:52 上午

在“韩寒”《三重门》手稿中,出现了“ 开姓名”、“开地址”的字句,引起一些网友的议论。

吴语中,在信封上写姓名、地址,的确有“开”的叫称。

该俚语出处,尚无考据。但在清朝,就有类似的用法。如《四库全书》中,将目录列出,谓之“开目录”。所以,“开”字,有列出,书写之意。苏州是吴语的主要发源地,至今仍有“开”字的不同用法,例如:评弹中的“开词”、“开篇”,“开台头”(开具发票户名)等。

明清时期的苏州,是中国南方重要的经济重镇。依附于苏州的上海,其语言也属于吴语一脉。所以,上海人在信封上书写姓名、地址,称之为“开”,是情理之中的。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就是韩仁均其父辈一代,尤其是略有一点文化的人,仍会沿袭这种叫法。韩仁均有所知。但其子韩寒这一代,知者便少了。到今朝,几乎绝传。江浙沪一带知者寥寥,更不用说语言不通的北方了。

由此,也引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原本在我的《三重门》探索之旅的系列文章中,是应该写下去的。因为看到网友写了不少考证的文章,这些考据足以证明韩寒是个假货,所以,我也不想再去浪费这个时间。这次,因“开”生发,便说说《三重门》文中的语言问题。

《三重门》的作文语言,基本上以吴语为根的口语化再现,有的略为做点书面语言的加工。尤其是其中人物的对话,更加明显。摘录一些在下:

马德保拍拍林雨翔的肩,说:“好好写,以后有比赛就让你参加,你要争口气。”

两人素未谋面,男生就向他抱怨:“这是什么烂书,看都看不懂。”

沈溪儿拦截并摧毁这句话:“你是谁,要你管三管四干什么?”

罗天诚不让雨翔有借面遮羞的机会,说:“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走吧,还有半天呢。”

林雨翔盯住罗天诚的脸,感觉到他脸上的醋意比周庄的秋意更浓。他手一拍罗天诚的肩,大度说:“想开一点。”然后问:“我们送你吧!”Susan莞尔一笑,说:“不用了,我自己走。今天玩得太开心了。”

林母怒道:“怎么这么点书!”转念想到报上说温柔第一,便把声音调和得柔软三分,“快考试了,你呀,一点不急。”“不急,还有一个学期!”

“我呢,特地要跟你谈心,放松你的压力!”林母这话很深奥,首先,是特地,仿佛搓麻将已成职业,关心儿子好比赈灾捐款,是额外的奉献或是被逼无奈的奉献;

林母大骂一通“我买给你吃,你还不吃,你还气我,我给你气死了!”

林雨翔说:“我反正不用功,我不念了!”吓得父亲连忙补救,说口气太重。

梁样君中了计,受到最后一句诱惑,转业攻击化学老师:“是啊,我爸花了这么多钱要人介绍的什么‘补课专家’,烂得不像样子,但我爸钱多,无所谓。弄不好今年还要留一级呢!”雨翔惊诧地问:“还要——留了你是说……”梁样君引以为荣说:“我大前年留了一级呢!妈的,考差点嘛,什么大不了的。

梁样君说:“你想,什么什么主义,什么什么思想,都是骗人的,谁有钱,是真的。你有钱,什么东西都会送上门来,妞更别说,不要太多哦!”

梁样君常用这些话来震人,可惜被震的人极少,以往每每说起,别人都不屑地说:“这又不会考试,你研究了有屁用。”

上面我就抽用了《三重门》第一章中,口语化比较明显的对白。

《三重门》是“韩寒”一口气呵成的,中间并未输氧,其父只字未改。在《儿子韩寒》自述中,我们看到,除了带韩寒上图书馆等,从未提过言传身教,对韩寒进行作文的辅导。对于韩仁均这样一个文学小有成就的人来说,身为父亲,于情于理,狗屁不通。尤其当韩寒十六岁,在《弯弯的月亮》、《书店》中所体现出文学才能,竟然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如同朝思暮想的美人,一旦活灵灵显身,竟然可以热血不沸腾。韩仁均说韩寒做不好应试作文,但《弯弯的月亮》就是一篇很好的应试式作文。文中,时间,地点,背景,人物,情节的迭次发展,都符合应试作文的要求。特别,该文结尾的最后一句:柳月河弯弯,淌入了碧绿的田野,延伸向遥远的天边,更延伸在孩子们的心间……,更是符合应试作文深化主题的要求。韩仁均极力回避,本属于正常的父亲职责范围内的行为,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奇妙的是,“韩寒”《三重门》所使用的吴语口语化创作方式,同样是韩仁均作文的方式。

韩仁均《捉鸟记》,通篇的吴语口语化:

乡下人说:“慢,这样空手捉要飞掉的。这只鸟花的,蛮好看,可能受了伤,飞不高,飞不远,我追了好一会了。但空手捉了两次都捉不牢。老师傅你帮我揿揿牢,我去找个工具来捉。捉牢后你欢喜你就拿。”

有人说:“阿乡憨头憨脑,笨得要死,就算找到工具也不一定再找提到这条弄堂。不要等了,等到夜里也等不来。”一个小青年说:“你这样揿着,闷也要闷死了。”有个小胡子索性嬉皮笑脸地举起了一脚说:“什么鸟不鸟的,踏煞算了。”李三宝爱鸟如命,把小胡子伸过来的脚用力一拨,瞪着眼睛说:“哎,请你帮帮忙好吗,不要捣乱。”也有人一本正经地出主意说:“老师傅,找只麻袋套牢也可以捉住。”

韩仁均《暗号照旧》:

小刘老师在里面问:“谁呀?”“我,对河阿龙。”阿龙大胆回答。小刘老师打开门笑着说:“是阿龙来了,稀客稀客——笃笃笃,那样的节奏,我还以为是地下党接头打暗号呢!请里面坐。”

阿龙巴不得小刘老师说这句话,便赶紧说:“一定一定。我是每晚有空的,只是怕,怕你不方便,影响你。”小刘老师看见阿龙的一副老实样,笑着幽默地说了一句:“没啥不方便的。暗号照旧好了。”

小刘老师说:“休息还早呐。我习惯了,吃过晚饭梳梳头。”

韩仁均《排队奇闻》:

在他前边的那位胖大嫂不能不开口了:“哎哎哎,你看看清楚,这里是女厕所,不是馆子店,你一个男子汉跑这里来算啥名堂?快到隔壁去!”
    “喂,你耳朵失灵了是不是?你要是再不走,就把你当流氓送派出所去!”
   “哎哎哎,你听见了没有?”
    不一一列出。署名“韩寒”的早期小说与韩仁均的小说,叙述语言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吴语口语化。韩仁均口口声声说,与其子的语言风格相异,那是韩仁均将自己的小说,在跟署名“韩寒”的杂文比较。韩仁均与“韩寒”的小说语言风格,是一致的。即便是杂文,其中的恶趣味,也是一脉相承的。

历史上,《金瓶梅》,《红楼梦》,《三言二拍》等诸多文学作品,有着显著的吴语口语化语言特征。钱钟书先生《围城》也有这种语言特征,只是更贴近上海地域。韩仁均可以说,“韩寒”是模仿钱钟书先生的语言风格,我同意。但在“韩寒”及韩仁均作品中的语言风格,是高度一致的。各个时代的吴语都有发展变化。韩家父子统一的语言风格,与钱钟书先生的语言风格,虽然都扎根于吴语,但仍有较明显区别。在校的,相关语言学专业,可以当作一个课题。

在早期“韩寒”一些比较正统的小说中,可以看到韩仁均特有的恶趣味存在。这种恶趣味之形成,源自韩均仁的生活经历。

《弯弯的月亮》,这是一篇比较严肃的短篇小说,但即便在表现正面精神的这篇小说中,竟然还能看到这样的句子:

红星小学坐落在柳月河边,是整个村里惟一的一幢两层楼建筑,二楼高年级,底楼低年级,两侧各一个办公室,与厕所并驾齐驱、比翼双飞。

傻子下课老和小同学切磋武艺,甚至在校园一个积了又臭又厚的大粪的坑前与一个高年级学生比赛跳远,结果胜利,被同学们封为“臭水浜帮主”。

韩仁均对教育、学校、老师,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尤其对老师的仇恨,更甚于前二者。这不是我信口胡说的,而是在其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可以参看包括《零下一度》在内的前期作文。唯有极个别的作文例外,比如《夕阳如此美丽》。

韩仁均这种仇恨的根源,在《三重门》中,描述得非常生动。第一章,罗天诚对林雨翔说自己得过肝炎。林雨翔从开始的害怕到不害怕,开始调侃,说自己爷爷、爸爸都有肝炎病史。于是,有了下面这样一段对话。

“你没得吧?”(罗天诚说)

“没有。”(林雨翔说)

“以后会的。”罗天诚的经验之谈。

“嗜。”林雨翔装出悲怆。

“到你得了病就知道这世上人情冷暖了。”(罗天诚说)

“是吗——”林雨翔说着屁股又哪一寸。

这段对话有二层意思。第一,得了(肝炎)病就知道这世上人情冷暖了。这是韩仁均的切身体会,借罗天诚之口说出。第二,林雨翔回答罗天诚自己没得过肝炎,但罗天诚对林雨翔说出经验之谈,“以后会的”。这是暗语。并非指林雨翔以后真的会得肝炎,而是会面临得了肝炎后,“人情冷暖”的同样境况。韩仁均想在这里表达的,是对“人情”彻底失去的希望。

在对韩仁均表示同情时,我们也可以了解到,这就是韩仁均恶趣味形成的根本原因。

对教育、学校的仇恨,韩仁均可以借体制问题进行发泄。但对老师的仇恨,只能在“韩寒”的文章中,或假借儿子的粗口进行泄欲。但在《儿子韩寒》中,还是失策地直白了对老师的这种仇恨。第35节,韩仁均这样说:

所以说语文教材有了进步,并不等于语文教学也必然会进步。再好的经,一经歪嘴和尚念出来,也会是一种怪腔怪调。

回头再看“韩寒”作品中,有关针对老师粗俗下流恶意的描写,也就不奇怪了。

韩寒的性格,有很大一部份是受了韩仁均的影响。面对荣誉和金钱,韩寒也接受了。但唯一坚持的,就是实现少年梦想,玩赛车。韩仁均未能有效阻拦。韩寒的钱,基本上全化在汽车上。以至于到了2004年的时候,连一只轮胎的钱也凑不齐了。

当我通过现有的资料,对韩寒父子进行深入研究时,时常会发出一种莫名的感叹。这种感叹还夹带着些许伤感。关于人情冷暖,关于世事艰难……

原先,就想着写《三重门》的语言问题,不料收不住笔了。于是,联想到韩家父子,十三年走到今天,他们又该如何收笔呢?

韩寒本质上,非争强好胜之人,争强好胜的是韩仁均。但可期的,你的这张脸,终将在夕阳中消融。

二0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33db370101538i.html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三重门》的语言及若干问题 —- 作者:道前子”

  1. 老鹰 :

    分析的透彻,很有道理!

  2. 匿名 :

    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