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创作之谜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五月 30, 2012 1:53 下午

韩寒在在1999年上高一时因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成为小众名人,但让他成为大众名人的,是在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三重门》,不仅轰动一时,而且畅销不衰,销量超过200万册,韩寒自称“我至今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这本书而开始”。

在面对质疑时,韩寒出示了《三重门》手稿,一再声称其手稿是一次成型的,并于2012年4月1日出版了手稿集《光明与磊落》。《光明与磊落》分为两本书,其中《磊落》为《三重门》手稿,《光明》为笔记本。但是这不仅没有消除人们的怀疑,反而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证明《三重门》就是代笔之作。

一、写作时间之谜

《三重门》的写作时间是韩寒代笔的致命伤之一,至今为止韩寒都回避了对此的质疑。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里说,《三重门》的写作用了不到七个月(1998年9月~1999年3月),写于韩寒16岁时,还特地纠正了媒体上关于写于17岁的错误说法。韩寒却说,《三重门》的写作用了整整一年多,写于17岁时。两人的说法互相矛盾,不过毕竟这只是一个疑点,土豆网对多名当事人进行采访,为了解《三重门》写作过程提供了更多的线索,质疑者发现了更为关键的疑团。

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接受土豆网的采访时说,《三重门》书稿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审了两个月后,写了修改意见退给韩仁均,那时韩寒还没有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那么,上海文艺出版社退稿的时间不会晚于1999年三月底,按审了两个月算,他们收到《三重门》书稿的时间在1999年1月,即1999年1月时《三重门》已完成。这样的话,《三重门》的写作时间就最多只有4个多月(1998年9月~1999年1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部到处引经据典的20万字长篇小说,而且据称还写废了10万字,不合情理。

韩寒声称他写《三重门》时有同学们作证。韩寒上第一个高一时的同班同学朱莲、陆乐接受土豆网采访时回忆说,韩寒在得新概念前后(1999年3月)开始写《三重门》,写一页给同学们看一页,到高一结束时(1999年6月)还没有写完。在高一上学期,韩仁均已经把《三重门》书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了。那么在下学期时韩寒就不是在创作《三重门》,而是在抄写《三重门》,是抄一页给同学们看一页。明明是在抄小说,却要告诉同学们是在写小说,正是因为小说不是他写的。

之所以要让韩寒在课堂上再把《三重门》抄一遍给同学们看,是为了证明《三重门》是韩寒自己写的,所以需要花几个月时间演一出写小说的戏,而其结果,就是韩寒现在拿出来证明他写了《三重门》的“手稿”,但同学们的说法与出版社的说法一对照,反而证明了那是抄稿。

二、《三重门》手稿

韩寒的《三重门》手稿集《光明与磊落》在4月1日出版。韩寒声称这是其创作的原稿,而非誊清稿。但是这份手稿明显是一个抄写稿。

首先,《三重门》手稿是比较干净。所谓比较干净,指的是没有能够反映创作过程的段落、句子改动,只有错字、错词的涂改和漏字的补写。很难想像,一个人能一气呵成一部包含大量典故的20万字长篇小说,不必对情节、细节、表述做任何改动,但同时又出现大量的书写错误,这更像是抄稿。

其次,韩寒曾经声称,他写作时“的地得”不分,但是《三重门》手稿中的“的地得”却分得很清楚,这说明它是根据一份已正确使用“的地得”的原稿抄写而成。       

第三,更重要的是,大量的抄写性错误证明《三重门》手稿其实是抄稿。举例如下。

字词抄写性错误:“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硬着头皮”写成“破着头发”、“可以”写成“开以”、“妥协”写成“觅协”、“失望”写成“火望”、“妓女”写成“枝女”、“秉公”写成“乘公”、“光线”写成“光钱”、“隐私”写成“稳私”、“不至于”写成“不歪于”、“抑扬顿挫”写成“柳扬顿挫”。这些不可以思议的荒唐笔误,都是由于字形相近抄错。这些字的读音、写法都差别很大,不是书写笔误。

专有名词错误:韩寒自称高一时彻夜读过的《管锥编》,在抄稿中他一开始写成《篇锥编》,第一个字因字形相近抄错,他检查时发现,涂掉改写成“管”,但又把正确的“编”改成“篇”。韩寒不知《管锥编》正确写法,所以自作聪明乱改。“曹聚仁是谁”写成“曹聚但是谁”,说明韩寒不认得“曹聚仁”这位名气不算很大的作家,当成“曹聚”,后面的“仁”受“是”的干扰,看成形近的“但是”。

串行错误:“寝室长终于斗胆向校方反映,校方出兵神速,忙派两个工人来修,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两个工人东敲西打一阵,为学生带来心理上的保障。水管也乖了几天,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刚夸完,那天晚上雨翔又倒霉,半夜爬起来关水。”

“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这句显得突兀,“无奈”的转折莫名其妙。在《三重门》另一个晚出的版本中,这一句放在“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后面,就通了:

“寝室长终于斗胆向校方反映,校方出兵神速,忙派两个工人来修,两个工人东敲西打一阵,为学生带来心理上的保障。水管也乖了几天,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刚夸完,那天晚上雨翔又倒霉,半夜爬起来关水。”

显然这是抄的时候看错了行。

此外,还有一个比较奇特而且有说服力的证据。

《三重门》手稿第83页(《磊落》第85页)有这么一个句子:

“那书包瘪得骇人,几本书积在包底,整个包耷拉得仿佛【《查特莱夫人的情人》里□□□□境前自怜的胸脯与臀部】饿狗的肚皮。”

【】里的字是涂掉的,改成了“饿狗的肚皮”。《三重门》手稿中因写错或修改而涂掉时,都是用密密的直线、横线或斜线划掉,但是这一处的涂改不同,采用的是把涂改部分打框,然后用波状线涂抹,“饿狗的肚皮”五个字的笔迹和书写风格也与其他部分不同。这表明这个地方的改写者和抄写者不是同一个人。

涂掉的部分是一个出自《查特莱夫人的情人》的比喻,相应的情节是康妮在自己的卧室脱去衣服,在大镜子前观看自己的裸体。这是一个熟读此书的人信手拈来的自创的恶趣味联想,自己做了归纳。这个地方有一个错字,“境”应是“镜”,这个字前面有四个空格,即留了四个字没写。如果书写者是《三重门》的作者,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关键的四个字怎么写,特地空下来,跳过去写后面?合理的推断是,韩寒在抄写时碰到了他看不清或看不懂的四个字,不敢擅做主张,所以空下不写。等回家时问老爸这是哪四个字,韩仁均亲笔做了改动。

总之,大量的抄写性错误证明这些错误的发生不是巧合,而是机械性抄写的结果。此前各种证据已表明,韩寒没有能力、没有时间撰写《三重门》,他在课堂上是在表演写作,实际上是在抄写《三重门》书稿。《三重门》手稿上大量的抄写性错误证明了这一点,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三重门》手稿就是韩寒不是《三重门》的真正作者的铁证。

三、韩仁均竟不知儿子在写《三重门》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韩寒写这部书的时候是“偷偷摸摸”,“对同学、老师、家长有所回避”,并且是在韩寒快写到结尾时才知道他在写小说。而韩寒的说法却是明目张胆地在教室里写的,同学们都知道,还有同桌为证。这与韩仁均的“偷偷摸摸”说法不符。

按照常识我们可以做如下推理。韩寒在课堂上写《三重门》,至少有几个月的时间,并且严重影响学习成绩,这事老师当然知道,自然会告诉韩仁均。韩仁均很快就会知道韩寒在写小说才符合常理。他为什么要强调事先不知道韩寒在写《三重门》呢?这何尝不是欲盖弥彰?为了撇清自己的关系,让自己不跟《三重门》沾上一点边。

四、《三重门》名字的由来

韩寒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采访时,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回答说“忘了”。对此他的解释是,他并不是真忘,“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所以假装忘了。但是在其他场合,韩寒也经常用“忘了”来回应对《三重门》的提问,例如:

“昨日,中山大学附中的阶梯教室里挤满了300多名学生。……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对话时间里,不断有学生请他谈谈此前写作《三重门》等成名作品的心得和体会。但韩寒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记得了’含糊作答,这引起一位女生对其创作态度是否严肃负责的质疑。对此,韩寒仍然轻松回应:‘我记性不太好,写过的东西就忘了,但我对读者是很负责任的。’”(2005年11月30日《南方日报》)

五、手稿笔迹鉴定

网友“@严惩一切罪犯”从笔迹鉴定的角度对《三重门》手稿进行了分析,其主要论点如下。

第一,认可方舟子等人关于手稿抄写性错误的分析,并结合笔迹鉴定专家的意见,认为该书稿是一个典型的誊抄稿。

第二,《磊落》中存在部分笔迹不统一的现象。P165-191页的笔迹相比与其他页面的字迹具有显著性差异,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P165-191页文字书写圆熟、流畅,有着较扎实的硬笔书法功底,书写时速度较快,笔触较轻,总体上左倾较其他页面的文字大。

2.P3-422中,除P165-191页以外的文字书写较为僵硬、呆板,硬笔书法功底不够扎实,书写时速度较快但准确率不够,修改过多,笔触较重,上下挑笔化较多,总体上左倾微小,且左倾角度明显小于P165-191页文字。

(共有10条鉴定意见,篇幅所限不一一照录)

证明《三重门》存在两种笔迹,结论是该手稿由韩仁均和韩寒共同抄写。

第三,《磊落》中章节编号混乱,是誊抄稿的典型特征。

具体表现在,P134(印刷页码)标识为第<七>章;P164(印刷页码)应该为第<八>章,出现了丢失页,但是仅从内容上来看不像有丢失页;P192(印刷页码)标注了第<六>章,但是应该为小说第<九>章,同样标明第<六>章的部分“居然”出现在P84页(印刷页码)。此外,全书有两处地方标明是第<四>章,但是对应的稿纸上的页码分别是55和68,有两处地方标明是第<十七>章,但是先后持续有别。这些情况清楚地说明,该书稿曾经存在“一老一旧”两个版本,且基本可以确认,至少在小说的前半部分,“老稿”比“新稿”篇幅要长一些,“新稿”是在“老稿”基础上重删减和誊抄的。

结论是《三重门》书稿至少存在“新老两个版本”。结合韩寒的《书店(二)》手稿(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初赛)进行笔迹鉴定分析,确认其与《三重门》手稿字迹成熟度完全不同,《三重门》中的字迹明显比《书店(二)》字迹成熟,形成时间显然晚于《书店(二)》,说明韩寒在1999年1月中旬“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截稿日期之前,尚未开始创作《三重门》。《三重门》“老稿”完稿于在1999年2月之前,篇幅较长;“新稿”完稿于1999年10月之前,篇幅较短。“老稿”确定不是韩寒所作,“新稿”是韩寒在1999年4月之后抄写的,抄写时间是高一下学期(1999年4~7月)的课堂上、双休日和暑假(1999年7~9月)在家的时间。

对《杯中窥人》一文的部分手稿与《书店(二)》手稿、《磊落》中P165-191页文字进行了联合鉴定。鉴定结果为《杯中窥人》手稿和《磊落》中P165-191页文字不是韩寒笔迹,由于韩仁均和韩寒的密切关系,高度怀疑这两部分文字为韩仁均所为。

最终,从笔迹鉴定学上确认韩寒参加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的补赛确实存在严重舞弊行为——《杯中窥人》为韩仁均所写,直接在考场中进行了替换,或者压根就不存在韩寒单独补赛一说,所有当事人均在这个问题上撒谎。同时,韩仁均唆使韩寒对《三重门》书稿进行了誊抄。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三重门》创作之谜 —- 作者:sleepwhile”

  1. 三、韩寒的经历 —- 作者: 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三重门》创作之谜 [...]

  2. `` :

    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