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教育体制”骗子“消费”的第一桶金 —- 作者:曹亘

发布日期: 六月 5, 2012 5:26 上午 | 关键词:

评署名韩寒的《穿棉袄洗澡》

一个小孩问智者:“先生,您确定万物都会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吗?”“是的,孩子,你看天上的流星,后面拖着尾巴划过夜空;雪地上的一串脚印,我们知道有人走过。”“那天上的老鹰飞过,也有痕迹吗?”“孩子,老鹰飞过,天上是找不到痕迹,但它在地上留下投影!”

一、文章出笼的背景

自1999年7月始,相比之前的沪上媒体零散报道,全国媒体开始关注新概念作文大赛,而且报道的中心集中在“差生”韩寒写出新概念一等奖上。我们看《儿子韩寒》的描写:1999年11月23日,《上海中学生报》头版以整版篇幅刊登了该报记者徐明的长篇报道《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获得者,六门功课"开红灯"的留级生–韩寒:我是谁》。报道刊出后,在上海的中学生中引起了轰动,大量谈自己看法的信涌向编辑部。12月7日,该报又以一个版面摘登了众多读者的来信。1999年12月7日,《解放日报》又以《长篇小说作者=高一留级生–松江二中学生韩寒给教育界出了道“难题”》作了报道。1999年11月,《浙江日报》主办的《家庭教育导报》还在筹备,两位记者专程从杭州赶到金山来采访韩寒,并在2000年1月1日创刊号上以《高才留级生》为题,介绍了韩寒的情况。此后,韩寒开始受到上海以外省市媒体的关注。上海的“著名自由撰稿人”刘建综合各媒体对韩寒的报道整理成一篇5000字左右的文章,正好小报一版、大报半版。于是,全国各地的报纸铺天盖地出现了刘建的同一篇文章:《一个“特才生”与应试教育》、《“特才生”挑战应试教育》、《“特才生”遭遇应试教育》、《一个“特才生”给应试教育出难题》、《“特才生”韩寒给应试教育出难题》等等。

期间,一位作家也坐不住了。他觉得大家写得太浅,不如作家思考问题深沉,便从浦东赶到金山作采访,打算写一篇有“深度”的报道。后来在东北和西部的许多报纸上也就小报整版、大报半版地出现了诸如题为《“偏才”少年选择休学》、《“天才”少年被迫休学引起风波》之类的同一篇“作家版”文章。此文后来被人从2000年7月1日的《深圳晚报》上“摘”给《读者》杂志,《读者》杂志又于2000年10月(第20期)上以《韩寒退学》(署名“许青”)为题刊登。(此处注意引文风格,对比署名韩寒的文章中的掉书袋)

我们看关键词:差生、偏才、天才、特才生、应试教育、教育界、教育体制。

不可否认,上述关键词,对新闻媒体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题材,再配合大众对应试教育的不满和批评,极易在读者中引起共鸣和讨论。可以说,《萌芽》杂志最初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初衷和目的在这时得到完全体现和实现,由韩家和部分编辑串通作弊,一手打造的韩寒骗局也从这时起远远超出了最初的目的(拿奖,保送大学),韩寒在成为《萌芽》的金子招牌和名片的同时,还成为社会反教育体制,尤其是应试教育的“偏才”典型。偏才韩寒的影响广度和深度,虽然不及之前的“白卷英雄”张铁生和“反潮流小将”黄帅,但在中学生和中学教育中,引起的讨论和争论是巨大的。在这个背景下,《穿着棉袄洗澡》一文于1999年11月8日发表在《新民晚报》上。

二、写作者的心态和动机

从文章内容上,可以看出,《穿着棉袄洗澡》是一种我就是差生、偏科,但这不是我的错,是教育体制从内容到科目设计、再到考试选拔的错,这是一种何等的理直气壮,如果韩寒真的是媒体口中的少年天才,特才生,七门功课包括语文不及格,但仍写出《三重门》和《杯中窥人》等作品,这种气势我们完全可以体会和理解。但遗憾地是,韩寒不是这些作品的作者,在这样的真相下,试问,任何一个人,如果你是韩寒,你有这样的自信和底气,没有一丝的愧疚、廉耻和怯色去写这样一篇文章吗?

我们看韩寒留级、退学的真实原因。韩寒退学,是因为留级后七门功课仍不及格,学校只好劝其退学。究其原因,主要是以下三个:一是韩寒本身的学习能力,进松江二中,是靠所谓的“体育特招生”,韩中考的分数离二中分数线有18分的差距,这一定程度上反应了韩和正常途径进校学生的能力差距。尽管中考,高考差距20分,实力偏弱,但还是属于同一个层次级别,进校后,通过努力学习能赶上甚至超过其他同学,但看韩寒整个高一的学习成绩(图1),基本都处于班级的末尾,分数多数在50-70分之间。之前在《亩产十万斤和课堂上写出三重门》一文中已经说明,这个成绩恰恰反应韩课外时间并没有在看《二十四史》、《管锥编》,课堂上写《三重门》,如果按照韩家的辩解,高一开始,韩就开始课堂上写作,为写出《三重门》中的上百个知识点,几十本名著,课后必须阅读大量古今中外名著,这样,即使韩不去玩、踢球、泡妞,全部时间(6个月)除吃饭睡觉,都在看书,写书,时间都来不及,那基本不会留有任何时间去完成《语文》、《物理》、《化学》、《英语》的作业,加上上课写书,不听课,怎么可能去完成作业并参加考试,还能获得60-70分的成绩?而根本就是门门功课交白卷的问题。因此,高一上学期50-70分成绩是韩寒正常学习能力水平。

韩寒为何会留级及退学?按照第一学期的成绩,虽然排尾,但还不至于留级。可以推断,韩的留级及其后退学主要原因,是韩仁均让其课堂上抄写《三重门》和新概念的意外成名。在新概念之前,按60分及格的标准,韩是能够可以进入高二学习的。但1999年3月新概念的一夜成名后,先是韩仁均代笔的《三重门》被赵长天推荐到“作家出版社”同意发表,韩寒在这期间多次往返北京和袁敏商讨修改和出版细节,这个周期持续了近六个月。然后,为虚构韩寒在课堂上写作的证据,韩仁均只能选择让韩寒课堂上抄写《三重门》。这点不能说是韩仁均的失策,任何人要发表一部20(初稿40万字)万字的小说,平时不见其创作,最后凭空出现,都会引起怀疑,因此,韩仁均让韩寒抄稿实属无奈,一方面韩寒是住校生,平时的一举一动都尽收同学眼底,课堂上写作是最好的托词,其次,《三重门》涉及的大量文史知识,众多中外名著也需要补阅读的证据,因此,我们看到,韩寒一面课堂上抄写,把成稿在同学中传阅,还要在宿舍床头放置一定数量的文学名著,当做涉猎广泛的证据。

这其中有一个最大的硬伤,就是《三重门》在1999年4月就已经完稿,但韩寒的抄写表演是这之后才开始,但这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主要是同学拿到抄稿,都以为是之前早就写好的。但由于抄写工作量巨大,以至于同学都没看到《三重门》的最后结局,所以,无论出来作证的朱莲,还是金丹华,都一口咬定是4月开始创作,到退学都没完成。这样的证言正好反证了《三重门》写作时间的矛盾。加上上海文艺出版社的郏宗培证明,早在1999年2月,出版社就已经收到经故事会编辑吴伦推荐来的《三重门》投稿,因此,可以确证,《三重门》的创作主要完成时间在1999年2月之前,韩寒的课堂上写《三重门》就是一个抄写表演。

韩仁均只想到补《三重门》创作的漏洞,不知他有没想过,韩寒这么做,对学习会造成什么影响。学校出来的都知道,课堂上如果分心,会大大影响听课的效果,假如韩寒整堂课都在忙于抄写,可以确定,1999年4月以后,他实际就处于“失学”状态了。加上新概念成名,韩寒收到大量来信,韩仁均也承认韩寒这段基本是过“信生活”。几个因素的影响,韩寒的学习考试成绩就可想而知,事实也是如此,这学期期末的考试,韩寒的学习成绩全部亮红灯,这导致韩寒高一留级。

但此时的韩寒仅仅是新概念的成名,真正让媒体介入炒作是1999年10开始的“差生获得一等奖”、“留级生写出《三重门》”,这个炒作的背后不排除有《萌芽》杂志的影子,推手就是李其纲(徐芳)和赵长天,上海的媒体《新民晚报》、《文汇报》、《中文自修》、《东方卫视》、《光明日报》等,而韩寒本身的状况,也极具新闻炒作吸引眼球的卖点,就是一个现行考核体系下的坏学生,却是一个写作的“少年天才”。进一步,北京等沪外媒体的介入,如《中国青年报》、《CCTV》、《深圳晚报》、《浙江日报》等。使这场炒作达到高潮,主题从对差生的赞美,转而批评现行的教育体制,社会大众对应试教育本身就存在不满,这场炒作在社会得到热烈反响。应试教育的诟病,其核心实际是对我国的高考选拔体制的疑问,反应在韩寒身上,就是现行的教育方式、考核选拔体系是在扼杀某些方面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这样韩寒得到的舆论支持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再回头看《穿棉袄洗澡》,可以推断,这篇文章是出自韩仁均之手。首先是写作理由,作为一个真正的差生,韩寒根本不是什么偏才、天才,大凡还有一丝羞耻心的,是没有勇气去批评高中教育的。其次,韩寒自己的写作能力,查韩寒的中学语文成绩,以及李老师对其写200字作文的评价,再看韩寒2008年前的所有博客,以及给石述思的“短信”和易中天的“贺信”,我们可以确认,韩寒的语文写作水平仅仅就是一个中等初中毕业生的水平,无论思想、立意和写作表达、技巧,韩寒都不具备署名韩寒发表的大部分作文的能力,包括这篇《穿棉袄洗澡》。

而对于韩仁均本人,他比谁都清楚韩寒的能力,尽管和同校学生相比,儿子的学习能力偏弱,但如果没有他要求儿子课堂上抄写小说,课后还要装模作样地看“古书”;更关键地,如果不是韩仁均让韩寒从《弯弯的月亮河》开始就让韩寒背负上代笔造假、欺骗的十字架,即使韩寒学习能力不强,平时还要爬女生宿舍、贪玩,但只要努力,也绝不会导致韩寒留级及退学。因此,韩的留级完全是采取欺骗手段获得不该得到的荣誉,虚荣心的膨胀和失衡,上课抄写《三重门》导致功课皆墨,以及造假欺骗心理扭曲,几个因素的作用造成,可以说,韩寒的留级,韩仁均自己就是最大的祸首!

在这样的真相下,韩仁均心头是各种滋味,自己的大学退学,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期待韩寒能顺利毕业,并考上大学。但眼前的现实又要去补《三重门》的写作漏洞,而这个是当务之急,否则,等《三重门》书出来,很有可能穿帮或者引起同学怀疑,因为韩寒是住校生,平时一举一动都在同学视野中,凭空掉下一个20多万字的小说,而没见其动过笔,怀疑是肯定的。这样,尽管韩仁均心里清楚课堂上抄写的后果,但只能先救眼前的急了。另一方面,韩仁均心里也是打有算盘的,如果《三重门》能顺利出版,第二届新概念比赛的作文也已经写好,就是99年6月和胡玮莳通信中,提到的用五笔打字的文章《头发》。这样,如果第二届再“拿”一个一等奖,只要高中能顺利毕业,就能保送上大学,成绩差一点也没关系,或者等《三重门》出版再补课。

人们会说,韩寒自己心虚,没勇气写,那韩仁均是始作俑者,不是更应该低调,羞愧吗?对!从心理学,韩仁均的心理表现更应如此,但事物都是两方面的,因为他的作假证据,导致韩寒留级,韩仁均心里此时除了懊悔、心虚,剩下的就是怨恨和期盼,这种怨恨除韩寒留级的失望,转而迁怒于中学教育考核体制外,还夹杂自己大学因肝病退学的阴影。还有就是期盼,看到社会媒体对韩寒事件的大肆炒作,韩仁均觉得抓到一个机会,就是利用这个炒作,进一步把韩寒事件放大,把一个差生的留级,演变成反对现行教育体制和应试教育的抗争,韩寒本人则成为应试教育下被牺牲和错杀的天才。这个事件放大的后果,很可能就是大学效仿当时录取钱钟书、吴晗,给韩寒一个入学的VIP通道,叩开进入名牌大学之门。

看到这里,我们完全可以体会韩仁均当时的心态和矛盾,甚至不排除他本人还有一丝炫耀的心理,作为文章的真正作者,韩那种不甘居于幕后,不时要出来展演一下的心态,在《儿子韩寒》、韩寒的微博、博客等多个署名韩寒的作品中,表现无遗。

《儿子韩寒》中,从139-250页,韩仁均花了几乎一半的篇幅在大段摘录媒体文章,自己发表议论,探讨韩寒的天才、偏才、应试教育和批评教育体制。如果完整读过《儿子韩寒》,《穿棉袄洗澡》是出自谁手,难道还需要分析吗?

三、文章的逻辑错误

《穿棉袄洗澡》一文完整的标题是:全面发展的后果—穿棉袄洗澡

文章立意是,中学教育提倡全面发展,文理科都学,这样的后果就是穿棉袄洗澡,多此一举,以自己为例,数学初二就足够了,以研究导弹的为例,就是我国的教育体制,既要求专业上研究导弹,又要求本人会写长篇小说,懂八国外语。

可以说,除了偷换概念,整篇文章就是在混淆是非,一派胡言。

第一我们国家的中学教育是提倡全面发展,这有错吗?看看韩寒崇拜和媚外的全现今世界,中学教育作为基础教育和义务教育哪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港台,不是文史理都要学习?反观我国,为减轻学生高考负担,从高二开始,就进行文理分科学习。这种过早的文理分科,带来的问题,已经被实践证明是不明智的。举个小例子,文科学生普遍数学、逻辑偏弱,笔者所在的城市,一周至少有2-3天,播音员在新闻报道时,数字念错,上亿的单位,常常出错,当然这只是一个极小的案例。另一个典型,我国的记者因多是文科出身,在写科技、技术和企业专题时,屡屡犯时间、逻辑的常识错误。

其次,术有专攻,我国的学科专业是到大学才划分的,没有任何人要求研究导弹的去写长篇小说,恰恰是许多理工科出身的在专业工作的同时,还写出优秀的文学和艺术作品。这得益于个人中学的语文基础和爱好,和学校要求没任何关系。

再看文章中抨击语文课的内容设置,我国的语文现代文学习,主要通过一些名家的作品范本来讲解文章写作的要领和技巧,因为历代名家众多,在内容的选取上,不可能广采众猎,还受制于政治和道德的要求,这样,一些优秀作家的作品不在其列,这也是很正常的,任何人去编写,都不可能做到完善。而韩仁均为钱钟书、梁实秋和余光中的文章不在其中大鸣不平。钱钟书作为一个学者,小说、散文写的并不多,梁实秋的散文《雅舍小品》有代表性,2000年以前没有选入,政治因素较大。而余光中先生作为台湾文坛领袖之一,留下的代表作主要是诗歌《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呵,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成为海峡对岸思乡思绪的代表名作,如果按照政治标准,这首诗歌用作统战,反而更应入宣传部门的法眼。余光中本人1994年就返回大陆,分别受聘中山大学和厦门大学客座教授,1997年其诗集在国内出版发行。《穿棉袄洗澡》一文中把几位作家的作品暗示是政治理由,至少在钱钟书和余光中两位作者身上是不成立的。(注:2009年开始,梁实秋的雅舍小品,余光中的《乡愁》已经入选高中语文教材)

时光拉回到2012年5月,韩寒借“天使基金”薛蛮子、李开复等人的台湾行,署名韩寒的博客《太平洋的风》再次表达类似的海峡对岸是正道的理念,凡是当初随蒋退台的文人都是其仰慕的对象,而新中国的作家文人没有一个好的,“文笔都很烂,文章简直读不下去”,包括其定义的新中国“四大天王”“鲁迅、巴金、老舍和茅盾”。但在其点名的台湾作家中,有林语堂、梁实秋和胡适,不见之前其批评大陆没有放到教科书里的余光中。

文章作者还异想天开地把看侦探小说等同于逻辑学习,这是把现象当本质,把应用来当理论学习,侦探小说的核心是逻辑推理,要具备这种能力,自然得先学习逻辑学,我们不排除在刑侦方面,某些人天生具有超强的逻辑推理能力,如唐朝的狄仁杰(历史如果真的话),但多数人都是通过知识的学习和实践从而掌握这门技能的。

对英语学习,文章举例学了六年英语,到澳大利亚后,不认识吃饭的餐具,以此批评英语教学的失败。我国的外语(英语)学习,受环境和课程设置的限制,可以说,几乎所有国内学校的英语学习都是书面和哑巴英语,特别是在2000年前,复读工具不完善。许多国内学了多年的外语,一出机场,发现基本的对话都不会。但文章拿叉子、筷子举例并不恰当,只能说,我们的英语学习内容缺少生活元素的设计。而且,受制于外语老师的水平,试想,老师学的就是中式英语,能指望他/她教你纯正的美式或英式口语吗?

最后看一个基本的常识,作者把全面发展,多学知识看成是“穿棉袄洗澡”,那请问韩仁均,穿棉袄洗澡当然是多此一举,那穿什么洗澡合适呢?中学知识的学习是基础和通识教育,哪些该学?要学多少才能做到身上一丝不挂。否则,穿汗衣短裤洗澡一样不合时宜!

我国教育体制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在选拔方式上(政治除外),当前单一的高考选拔考核体制,导致中小学教育都围绕应试教育这根指挥棒转,要改变这种现状,只有从增加教育资源和建立综合的考试选拔体系两方面入手,否则,任何对教育体制批评,以及评判的炒作都不能改变和解决问题!

退一步,即使真的存在天才,偏科的天才,被当前的教育考核体制误杀、扼杀,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几乎99%的人才都是在这个教育体制下选拔产生的!高考就知识点和学习能力考核来说,对绝大多数人的“判定”都是正确的。试问反对质疑的挺韩公知、韩粉,你们能否认教育体制的作用吗?世界上不存在没有考试的教育体系,差别只是标准的多样化。也就是说,我国的教育从传授知识内容本身、考核体系上并没有错,错误只是在于考核标准的单一化,和根据这一单考核结果来对人进行划分和甄别。

我们再回头看文章的题目《穿棉袄洗澡》,实在取的不伦不类,用这比喻全面发展是培养庸才,实在是贻笑大方。如果是洗澡,穿泳衣都不合适!但韩仁均为何会取这样一个标题,吸引眼球吗?有一点,生活中经常用大热天穿棉袄来形容人不正常,所以,洗澡穿棉袄,初一看,似乎是这个比喻的借用。实际上,韩仁均取这个名字,既不是借用,更不是空穴来风,还得追溯到梁实秋,梁实秋的《雅舍小品》。这是韩仁均潜意识抹不去的,之前的《书店》、《求医》、《头发》莫不是仿写和相同的风格,《雅舍小品》里还有《穿衣》、《洗澡》等文章,大家看到这,都会会心一笑,《穿棉袄洗澡》这个怪异的名字的灵感是出自那里了!

四、文本分析

从《头发》开始,署名韩寒的作品减少了“掉书袋”,到《穿棉袄洗澡》几乎摒弃了掉书袋。我认为,这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相关编辑的意见和看法,二是韩仁均本人主动寻求改变,毕竟,一味地掉书袋不符合中学生的文风,还会暴露作者在文史知识上的缺陷。之前的地掉书袋写作,最初的目的并不全是为给儿子代笔,一些作品就是韩仁均自己想写或者练习写作产生的,升学及高考保送的功利让韩仁均铤而走险,直接把自己的文章署名韩寒拿去发表,参赛。在尝到甜头后,随着同学,学校和媒体的关注,为防止穿帮,韩仁均只好小心谨慎,尽量去模仿韩寒这个年龄段的语气和风格。所以,我们看到,《杯里窥人》以后,署名韩寒的文章掉书袋基本消失。不仅如此,连之前的钱钟书、梁实秋风格也一并消失,再难看到文章中那种半文半白的语言。直到2008年后,在署名韩寒的时政博客中,才又看到最早的这种语言风格再次出现。

但狐狸再狡猾,也会留下印记,伪装的再好,如老鹰飞过天空,也会在地下留下投影。文章中,有几个名人的引用,前面提到,有钱钟书、梁实秋和余光中三人。钱钟书自不必说,韩寒言必谈钱钟书,包括梁实秋,但真实情形却是这两人在韩仁均心里和写作上留下的深深烙印,因此,潜意识里韩仁均都会借韩寒的笔和口谈及两人。但这里多说了一句,“如果到现在还有学生一见到梁实秋的名字就骂走狗,那么徐中玉可以面壁一下了”。很多读者初看到这句,很突兀,很纳闷,都会问徐中玉是何许人,为何要面壁?其实这句话来自一个典故。季羡林送给徐中玉的一本书中,曾经写道对“鲁迅先生骂梁实秋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件事的看法,季先生很不赞成这个说法。因为他觉得梁实秋讲西方的人文主义,自有他的道理,不要把学术问题当作政治问题。你可以不同意他的学术观点,但不要扯到政治上去。季羡林先生反对任何人搞“凡是”,对鲁迅也不例外。他认为不能说凡是鲁迅说的都是正确的,难道因为鲁迅先生对梁实秋有过意见,梁实秋就应永远打入十八层地狱么?这就是季先生的独立思考。

这段是全文唯一一个典故引用,就是这唯一一个不起眼的引用,暴露了韩仁均的尾巴。先看“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篇文章,是1977-1986年高中语文三册的内容,1987年这篇文章不再放入中学课本。我国的中学语文教材,主要有人教、苏教、沪教、语文等五大版本。查阅1999年前的大纲,鲁迅先生收入教材的版本,几个主要出版社从1988年后基本都剔除了《丧家》一文。到2009年后,更是大规模删除鲁迅的文章。笔者中学是学过这篇文章的,这里也请韩粉回忆自己高中是什么时候见过这篇文章的。可以确定,90年代中期以后,鲁迅先生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文学和出汗》、《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政论性强的杂文已经完全退出大陆中学语文课本。

其次,徐中玉,华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的教育家,是我国大学语文的编写者,看到这里,熟悉徐中玉的是韩仁均还是一个高一学生?

最后,季羡林这个典故,可以说,没多少人知道的,如果不去研究梁实秋的生平历史,基本不知道这段轶事。

再退一步,即使还有教学参考书有这篇文章介绍,但也是高二的课程,韩寒读了两次高一,课堂上几乎没有可能去读到这篇文章。

也许韩粉会说,课本上没有,但老师在讲解鲁迅先生的其他文章时,也有可能会提到《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篇文章,顺便讲季羡林、徐中玉的故事,如果这个万分之一的可能存在,除要求这个语文老师知识面很广,他还必须是梁实秋的崇拜者,在讲这篇课文时,引申讲到这个故事,但一个从不听一节语文课的韩寒:“中学语文课我一节没听过,可我就是比那些每节课都听的人出色。”,却对课本内容设置指三道四,横加指责,不听语文课的人,会在课堂上听到课本以外的知识和典故吗?

再看余光中,余不在语文课本中,但余光中的《乡愁》已经在大陆发行,喜欢读书和经常买书的韩仁均通过其诗集了解到余光中,但文章这里提到余光中,并不是因为《乡愁》这么一首小诗。我们再看《三重门》,《三重门》中有余光中诗的掉书袋,可以判定,韩仁均熟读了余光中的诗集,和之前读钱钟书、梁实秋的作品一样,在自己的写作风格中留下深深的印记,这才潜意识说出这三人的名字。当然,提梁实秋和余光中还有政治因素,这点前面已经分析。

韩粉总是说,你这分析根本就不是证据,你凭什么说是韩仁均,不是韩寒本人写的。包括我之前指出的《肉蒲团》,韩粉纷纷证明自己看过,甚至还有《绿野仙踪》。韩粉都忽略一点,《肉蒲团》只是证据之一,其作品里的禁书和儿童不宜的书还包括《查泰来夫人的情人》、《俏皮话》新笑林广记》(文言文)、《采女传》,试问,在1999年,一个高一住校生,到哪里去找到并阅读这些小说?还引用到文章及小说中,除此之外,在短短半年,还要阅读包括《莎士比亚全集》、《四大名著》、《二十四史》、《管锥编》、《论法的精神》在内的大量中外名著,包括一些失传(《采女传》)和冷僻的书(《挥麈新谈》),写出40万字(后缩编为20万字)的《三重门》?

还有一个韩粉拿韩寒的购书家书说事,很多网友都分析过,我写的《骗子的注脚》(1-4)没有提这封家书,其实很简单的判据,韩寒学校是有电话的,《杂文报》是韩仁均家里订的报刊,整个事情经过是这样,韩寒周末回家看到报纸,上面有图书介绍和购书地址,在家里不说,星期天回到学校电话也不说,然后在周一煞有介事地写一封家书回去,让韩仁均代购图书。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伪造读书的证据,二是把大众当傻子,三写这封信的人自己就是傻子。这还不算,后面还再写了一封来验证邮路是否通畅,没有更傻,只有最傻!

这篇《穿棉袄洗澡》还被全部引用到《三重门》的后记中,这当然也是韩仁均的杰作,因为《三重门》是韩仁均写的,难道让韩寒来写后记?套用韩氏对妓女的喜好(恶趣),就是韩仁均找了妓女,却让儿子来写“爽”的感受,我想,不但韩粉马上就会跳出来骂街,公知也要抗议了。

另外,澳大利益回来的朋友,学了六年的英语,这个人最大可能就是韩仁均大学同学刘观德,《我的财富在澳洲》(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作者。如果是韩寒的同学,他高一,他的同学要么去继承遗产,要么是高中留学。2000年前高中就澳洲留学,有这个经济实力的人国内真不多,还不考虑那时高中(包括初中)就去澳洲学习的人凤毛麟角。

五、笔迹分析

《穿棉袄洗澡》是韩寒在土豆网调查时,重点展示的三部作品“手稿”之一,其他两部是《三重门》和《书店2》。奇怪地是,在出版的《光明》《磊落》中,唯独不见这篇《穿棉袄洗澡》,同时不见踪影的还包括“练习本”上的文章,如《眼中的孔庆东》,被网友发现下面多了一行字,因此出版时,临时撤版,所以整本书除一首诗外,全部开了天窗。这其中的诡异就只有一点可以解释,里面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写作的笔迹是韩仁均的(图2),我们从土豆网视频的部分文章截图也发现这个秘密。在全部手稿中,《穿棉袄洗澡》的字体和《三重门》中166-193页字体是一致的,是手稿其中写得最好、最漂亮的部分,韩家却不敢拿出来示人,“给喜欢韩寒字体的韩粉福利”。

而且进一步对比分析,可以确定《三重门》165-193之外的其他部分,错别字修改及加注部分也为韩仁均字体。见附图3。

来源: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4236c701013olf.html

分享至
更多

12 评论数 : ““批教育体制”骗子“消费”的第一桶金 —- 作者:曹亘”

  1. 匿名 :

    :gl: 曹先生的文章,深刻、有理有据有说服力。

  2. 匿名 :

    有理有据,太捧了 :!!!:

  3. 匿名 :

    重磅分析文章,又添一铁证。韩骗集团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越抗越臭,真不会有好下场!

  4. 匿名 :

    强人还真够多啊,佩服下先

  5. 匿名 :

    一次战役,凸显出一大批平时隐藏的高手。强大!

  6. 匿名 :

    再说一次,韩2与其爹,已早达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最高境界了。

  7. 匿名 :

    好文,可惜在没有公权介入的情况下,对于韩寒这只还活着的“死猪”来说也只是再挠一下痒痒。

  8. 匿名 :

    好文。感谢作者。

  9. 匿名 :

    感谢作者

  10. 匿名 :

    剥掉韩2的皮

  11. 匿名 :

    天才的皮剥掉了,就是个小混混!大家看看7门功课不及格的人从小就很会说谎。老师说他写作文不认真,他说时间不够,他说迟到了。老师说你要诚实,是你提前交卷。他就说是的。差生造就了韩的说谎能力!

  12. 旺旺668126 :

    :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