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珂德:陪审团、独唱团与言论自由——韩寒“代笔门”评论之六

发布日期: 六月 5, 2012 10:35 上午 | 关键词:

陪审团、独唱团与言论自由——韩寒“代笔门”评论之六

作者:唐吉珂德

 从过年到现在的倒韩大戏实在是精彩纷呈。一边韩寒不断出镜试图换回一点颜面,而另一方面则是每次韩寒出镜,都被以方舟子为代表的倒韩派给予回击和调侃,最终只是徒然给大家增添了许多笑料和欢乐而已。

 时至今日,韩寒仍在硬挺,其实只要公权力不出面,在中国当下的现实中,只要脸皮够厚,骗人了又怎么样?你们就是在忌妒没有我成功,怎么着?骗到所有人也是一种成功的唐骏式骗人哲学没听说过?

 悲哀的是,这确实是我们中国的现实。其实周老虎事件中,公众是没有得到所谓胜利的。被抓的只是周正龙一个农民而已,而他幕后的那些人,依然毫发无损。依此而看,倒韩的结果,也仍然是这种局面。倒韩任重而道远。

 回顾韩寒代笔门,正如韩寒的那本“独唱团”杂志一样,独唱不下去了。这本杂志,据称是“自由的代表”,出了一期就不出了。这仿佛是一种预言,韩寒以“团队”的形式“独唱”,无意间道出了事实的真相——韩寒背后的团队给韩寒代笔,以韩寒一人的名字发声;而在2012年这个世界末日的年份,遭遇了名符其实的末日审判。韩寒的独唱团唱不下去了,因为他被普通中国人组成的大陪审团审判的结果,是判他有罪的。

 末日审判这个词,非常巧合地把韩寒代笔门事件与陪审团制度联系到一起,因为所谓“末日审判”,其实就是英美陪审团制度的起源。

 关于陪审团制度,百度百科中这样表述:“…. 11世纪初,英王召集当地12名熟悉情况的自由人参加对当地土地的调查情况,即我们所说的“末日审判”(Domesdaysurvey)……”“陪审团制度设计立论认为,如果一切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话,一般常人的智力就足以判断。”

 本次代笔门事件中,韩寒一方的重要辩解就是韩寒本人挂在嘴边的一句“作家无法自证”。其实从深层次来说,韩寒的意思就是,对群众(大众、公众)来说,说算是说出了事实(韩寒没有欺骗),大众也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群众总是“不明真相”的。这个观点是不是听起来非常熟悉呢?如果这句话是对的,那么符合逻辑的推演就是:既然群众无法知道真相,就不可能有正确的认识,就需要有“明知真相”的人来加以引导。因此,韩寒的独唱团就能够以“意见领袖”的姿态,俯视大众了。

 这样一来,所谓的“个人崇拜”其实也就顺得成章了。

然而,大众真的无法得知真相吗?

 这个问题其实是个伪问题。“伪”就伪在,在大众无法得知真相的情况下,往往是没有“反对者的声音”的。压制不同意见,压制反对的声音,就会使“真相”,永远处于黑暗之中。

台湾选举中,蔡英文选举失败后说了一句“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此种认识,是极为深刻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大众确实是“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但“我们都知道”的是,“不了解真相”,往往是因为,真相被封锁了。2003年的非典事件中,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瞒报”了非典疫情,他对外宣称:有经有效控制了非典。这样的信息封锁,群众当然不可能知道真相。

 没有言论自由,就不可能有“事实的真相”。如果象文革时期一样,韩寒被批判却不被允许申辩,那么“作家无法自证”,也算是有道理;然而韩寒代笔门,由于这是一场“网络战争”,公权力没有介入,而各方意见、包括公知、大V,草根的意见得到了充分发表,虽然南方周末、新浪等媒体力挺韩寒,但也是近年来少见的网络民意得到充分发表的事件。

 然而,做为“民主代言人”、“意见领袖”的韩寒,却认为,公众虽在有言论自由的情况下,也是无法得知事实真相的,甚至“**无法自证”,都变成了他的口头禅,甚至人的身高也无法自证了。

 陪审团制度下,相信普通人的理性,而独唱团的韩寒,却不相信公众的理性,这真是个绝大的讽刺。

 韩寒的大众素质论,就是典型的不相信大众的理性,而“大众的理性”,却是陪审团制度的灵魂,奠定了英美民主制度的基础。正如上文所说,陪审团存在的理由,正是基于“常人的智力”,在充分得知事实的基础上,是可以做出正确判断的观点。

 相信每一个正常公民的理性,可以在充分知晓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得出“客观的、公正的”事实判断。而要达到这一点,必须保证各方意见的充分发表——个人以为,除了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之外,这正是言论自由的意义所在。

我们要相信,大众的理性可以判断什么是正确的意见;

我们要相信,大众的理性可以判断什么是错误的事实;

我们要相信,大众的理性可以判断什么是离谱的言论;、

我们要相信,大众的理性可以判断什么是荒谬的谣言。

 公众的理性是自发的,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心证”。举个例子来说,我相信大多数中国对于中国腐败问题的“自由心证”都一样。这种“心证”是自由的,而不是被引导的、被诱导的、被指导的。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领导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这句讽刺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中国人的认同。这年头,每个人都是人精,还需要“领导讲话”来引导?借用韩寒先森的话说,可以高度概括为:讲话是个屁,谁也别装13。

 那么,有没有可能,言论自由了,那些惯会造谣生事者以及阴谋家们,会无所顾忌地出来活动,而大众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误导呢?这是完全可能的。远的如希特勒,近的如唐骏、韩寒。但是,正如狼来了这个故事所表达的内涵,惯于造谣者会因此丧失信誉,而阴谋家们也会迟早被大众所沫弃。某些人的蛊惑可以蒙骗大众于一时,但正如那句名言所说“你可以短时间内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你无法永远欺骗所有人”。谎言终要被揭穿的。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认为,因为公众可能被误导,所以要少数“知道真相的公知”来指导公众,那样的结局是更糟糕的。恐怕只有全知全能的上帝才可能永远不会被骗,少数“知道真相”的公知不是上帝,他们自以为知道的“真相”,反而可能正是一场骗局。而那些自以为比大众更正确的、自诩为“上帝”的所谓“伟人”,最后却都逃不掉“专制”、“独裁”的历史宿命。

 从韩寒代笔门事件可以看出,易中天为代表的公知们反对质疑,实际上正是自以为“精英”,压制反对意见的正常发表。提倡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的“公知”们,居然认为大众自由发表意见属于“暴民的狂欢”,这表明,现阶段中国的所谓公知们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理性。

 言论既然要发表,当然有可能会出错的。我们都不是神,不可能不犯错误,不可能保证每个字都是对的。更何况,神也可能出错的,玉皇大帝不是给孙悟空封了官吗?如来不是也怕他舅舅吗?如果象公知们所说的那样,说出的意见一定要正确,否则就闭嘴;或者扣之以“暴民的狂欢”这样的大帽子,那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大家干脆什么都不要说,直接把嘴都缝上得了。

 当然,代表了普通大众的“意见领袖”、“民主代言人”的韩寒,说的话都是永远正确的,所以,质疑他是不对滴,只有理解他的公知们才有权说话。至于屁民们吗,他们大概只配给公知们提着臭袜子一边伺候的份儿了。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唐吉珂德:陪审团、独唱团与言论自由——韩寒“代笔门”评论之六”

  1. 匿名 :

    拜读,同意并支持!

  2. 匿名 :

    :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