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能做臭公知?—- 作者:天涯 a5991305

发布日期: 六月 5, 2012 1:33 下午 | 关键词:

对公知定义我追随余英时的“士与中国文化”。

现代西方文化里的公知是一个特定的词,有内涵有外延。首先是知识分子,然后是社会责任人文关怀时政批评。

作家律师文化行业有优先权,但不是绝对。比如言情作家商业财务律师不会自动纳入公知范畴,除非参与社会时政批评,担当政府政策监督人。

参与时评担当政府政策监督人,这都需要相当水平,不是具有热情真诚就可以。比如秦晖葛剑雄朱学勤方舟子包括孔和尚,我认为可以过公知资格认证的门槛。李敖不用说了,两岸三地公知老战士。

给我一个高粉平台我可能会被骂死,诚哉此言。李敖尚且被骂个半死,何况我辈。

公知和受众怎么接地气是个很大问题,人们显然更喜欢听到象从自己嘴里说出的一般自然通俗的思想,可惜思想不是快餐没那么入口即化。

李敖在对岸不在现场,在现场者秦晖是非常有牺牲精神深爱这个国家的公知,请问有多少爱国青年知道他的思想他的意见?

韩2作业本那些小段子多一点深刻都不能,但就是喜闻乐见,适合吃饱了撑个思想的懒腰。读懂李敖秦晖就太累,伤神。

没有人喜欢别人说自己没脑袋,都喜欢独自认真思考。但是静夜扪心问一问,脑袋里的所谓思考有几成是自己的?几成是外界强行喂给自己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些既成概念,人无法深入思考。而这些概念99%都不是自行发明,学校书籍影视剧集社会网络都是老师。当社会文化告诉你高喊抵制日货保卫黄岩岛就是爱国,有人在你耳边嘀咕,我喜欢日本好东西啊,黄岩岛干我屁事啊,你会自动把他设定为不爱国,甚至汉奸,而且你会坚持这就是你的思考。

除了思想来源,人还是一种特别懒惰也特别需要认同的动物。遇事很希望有大头打前阵,听到疑惑不解的问题希望有人简单解说。

这种时候公知就显出重要性。

行走江湖1}年的韩骗集团占据网络话语平台制高点太久了,网民们习惯了有事没事瞄一眼“韩大总统”的小段子,日久生情,要让大家突然都醒过来不容易。

我们的祖国,信息不透明,教育不发达,绝大多数网民在知识思想方面都嗷嗷待哺。所以,我们没有公知土壤,偏偏特别需要公知。

我们的公知可以不是李敖不是秦晖,最低限度必须打掉地沟油,所以俺们倒韩。地沟油在暗黑料理界甚至餐厅都受欢迎得紧,都以为自己分得清,其实吃了一肚子。

韩寒的骗局被揭穿了。后面斗{l队的营销帐号路变窄了,但还不是没有路。

营销帐号靠什么起家追逐商业利益?包装行骗忽悠到粉丝是第一步,这个包装可以是美女也可以是狗,说什么呢?可以是黄段子荤笑话也可以骂政府地对空乱骂,脑残粉要吃什么他就喂什么。

现在脑残粉们喜欢觉得自己有辨别力了,作业本染香的炒作也被看破,没法走早期韩2成功的路线,那么逆势操作,玩玩极端脑残粉,娱乐一下中度脑残粉,拉拢一下轻度脑残粉,似乎可爱真诚起来。然而他究竟是谁?换句话说,现在以及未来谁都可以买下这个团队营销号为己所用,别说他不是韩2,他是还没运气玩到那么大。

古今中外做时评点评政府点评政治都需要资格认证。全现今世界就我们,一边极度戒严让不明真相的草根无所适从,一边极度放纵听任假公知无责任无厘头馒骂zf。

大量吸粉掌握一定话语权之后,一个帐号拥有的已经是公共权利,必须有所束缚。我们没有正规途径培养公知,但社会依然需要公知。

倒韩如果起到启蒙作用,那么最低限度我们未来能以理性思考筑起预防假公知的大坝。

作业本染香们其实都是韩2的潜在预备队,开始玩个小花活上路,慢慢有了信众,然后捏,他们有条件就会喂食粉丝地沟油了,因为他们只有那点假货。用李敖的话说,说说调皮话骂骂警察局长为止,没营养,臭鸡蛋。他们现在败露,就纷纷走娱乐小丑放低姿态的路线,这和韩2也还是一样,尾巴露出了,没法高贵,不是他不想大骗呢,做生意谁还不想往大里做。

以欺骗手段起家,把自己经营成拥有话语权的大v,韩寒混最大,意见领袖。这这正是无数写手营销帐号的远大目标。

时也势也,倒韩如果真能启蒙,那么这些假公知营销帐号就不再有机会推销出售观点消费政治,因为我们学会了思考。

寻常百姓都是思想的懒人,也是容易被愚弄的大众,所以对试图且有可能给我们介绍灌输观点思想事物的人必须证而后信。

既然现状如此,那么公知烂透了的情况下,最低限度,公知不能是随时等着被招安的更不能是营销帐号。他们太饥渴了,我们不能选择把他们当作无害然后每时每刻警惕他们每条信息仔细梳理,这样太累。宁可预先提防他们,偶有好东西大家一起欣然。

但我们仍然需要有几个人格思想行为都经得起推敲的公知,在某些事态不明时,他们可以带路。这也是倒韩路簇拥方舟子的缘故,他有被招安资格但他早已放弃,所以倒韩一道走错不了。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什么人能做臭公知?—- 作者:天涯 a5991305”

  1. 匿名 :

    就是要揭露“臭公知”哗丛取宠的伪善面目。坚决支持开启民智、引导社会多元化进步的真正的公知。社会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但绝不是像韩骗集团这样的消费民众的“臭公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