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韩寒挑战方舟子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六月 9, 2012 11:43 上午

2012年1月15日,麦田发表《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质疑韩寒的文章有代笔。1月16日,韩寒发表《小破文章一篇》回应。这期间,有人给方舟子发微博希望他介入打假时,方舟子反应十分冷淡。

1月15日23:12@王子语微博 :【韩寒是真是假 ?】麦田是搞IT的,所以不够专业。要搞打假,还是 @方舟子老师专业。坐等方老师出马……

方舟子1月16日18:39在转此微博时表示:“我对韩寒没有兴趣,就像我对李宇春没有兴趣一样。”

 

——————————

 

插入一个背景介绍。

1月份的时候,实际上方舟子正忙着对付罗永浩。

从2011年11月29日至2012年1月12日,方舟子发了《“老罗英语培训”涉嫌非法经营》等5篇博文,质疑罗永浩的英语培训机构非法办学。罗永浩用虚假广告误导、欺骗消费者花高额费用上培训,但是根本达不到所谓“几个月从零基础到英语自如交流”。学员去向罗永浩投诉讨要学费,罗永浩就不给退还了。后来在方舟子的揭露、帮助下,部分学员才从罗永浩那里拿回了学费。

恰巧,就在罗永浩被方舟子打假得焦头烂额之际,韩寒与麦田的争论爆发。韩寒专门打电话给罗永浩了解方舟子的情况。

在《正常文章一篇》中,韩寒提到了这件事。

“至于方舟子先生,我还特地打过电话给老罗,问,方舟子是不是有一个团队,或者根本就是别人替他干的很多事,要不然他哪来的精力去考证各种学科各种门类的事情。罗永浩先生是这么回答我的:方舟子这个人,虽然很轴,但应该的确是只有一个人,他坐在电脑前,就能检索出很多论文和资料,然后一个人整理个一天,他干的和科普有关的事情基本还是靠谱的。”

韩寒气势凌人地把方舟子从看台下拉上了擂台。可以说是韩寒救了罗永浩。方韩大战爆发,罗永浩侥幸逃过一劫。

意味深长的是,此后韩寒就和罗永浩抱成一团,一同作战了。在方韩大战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罗永浩毅然提溜着裤子对方舟子围追堵截,无赖地质问“打假基金”问题,就是为了报复方舟子揭露其培训机构欺诈行为而上演的一场流氓闹剧。此后,韩寒和罗永浩参加宁浩的新片宣传会,在会场中一起攻击方舟子。方韩大战中,方舟子的敌人们群魔乱舞,借着韩寒事件满血复活,我们且留到“方黑跳梁”一篇再来回顾。

背景介绍完毕。

 

——————————

 

1月18日,韩寒代笔事件的转折点——方舟子卷入争论。

1月18日1:10,麦田发表了第二篇博文《三重疑》,继续质疑韩寒。

10:15,方舟子发了方韩之争的第一条微博:“麦田质疑韩寒的文章提到韩寒在2007年4月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中年才子卡门》承认有朋友知道其博客密码、为他修改文章,我好奇地想看看这篇文章,结果却没在韩寒博客上找到,因为韩寒把从2006年12月13日到2007年9月18日长达9个多月的博客文章全删了。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更让人觉得悬赏没诚意。”

11:18,方舟子发了第二条微博:“顺着麦田文章的链接看了韩寒的成名作《杯里窥人》,里面竟用了拉丁文:“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拉丁文拼错了,应是Corpus delicti,也解释错了,原意为犯罪的证据,Corpus指虚拟的体(证据体),与肉体无关。”

11:58,方舟子发了第三条微博:“韩寒现场作文《杯里窥人》引经据典,列出参考文献,还能扯上不常见的《舌华录》一书,宛然博闻强记的少年学者。但是一年后接受电视采访,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时,却说‘记不得了’(其父后来撰文解释‘三重’典出常见的《中庸》),像换了个人。视频见(第23分开始):http://t.cn/hsaY9

13:22,方舟子发了第四条微博:“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各位还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从方舟子的四条微博来看,主要是调侃,没有要介入争论的意思。

16:59,韩寒在博客上刊出《正常文章一篇》,虽然是回答麦田的质疑,但是主要内容竟然是针对方舟子的这四条微博评论。《正常文章一篇》中主要的篇幅都是反驳方舟子的微博。

23:27,麦田贴出《致韩寒韩仁均李其纲等人道歉信》,退出质疑。

23:54,在知道麦田退出的消息之后,方舟子发微博说:“麦田道歉跟我有什么关系?他本来就喜欢乱骂人,以前也骂过我。但是我从他质疑韩寒的文章中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他道歉不妨碍我挖下去。”

1月19日00:31,韩寒发表《超常文章一篇》,全文如下:“在《正常文章一篇》发表后的7个小时,麦田发表了他的道歉信。我接受他的道歉信。同时我比较担心方舟子老师。因为方舟子老师登台唱了几句,刚准备要唱高潮部分,被人切歌了。愿方舟子能早日走出来。大家新年快乐。”韩寒的心态由此可见一斑。

从这时起,方舟子加入了论战,但他随后发表的博文还只是回应韩寒的指责和造谣,并没有开始实质性的质疑。

由于18日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中反驳了方舟子的微博,1月19日13:32,方舟子写了《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韩寒的反驳,澄清问题,并认为韩寒对麦田质疑的回应“发毒誓,恶意辱骂,毫无诚意地悬赏”是内心虚弱的表现。

紧接着,1月19日21:30,韩寒发表《人造方舟子》,向方舟子发问挑战,斥责方舟子“断章取义、造谣、传谣、误导”,要求方舟子“逐条回答”。1月19日22:51,方舟子发表《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予以回应和反驳,指出韩寒才是“造谣者”。1月20日,方舟子又发表《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进行补充。

最后,1月20日,韩寒发表《孤方请自赏》,表示方舟子的回应毫无意义,退出争论。

这几个回合的交锋还没有涉及代笔问题,争论的实质内容是“方舟子的微博评论”。不过和韩、麦争论相仿,方舟子的文章有理有据,摆事实、讲道理,而韩寒的文章招招下三路,不是讥讽方舟子秃头,就是用造谣的办法抹黑方舟子,语言也看不出一个文学天才的内涵,把一些低级的俏皮话玩弄来玩弄去。双方根本不在一个话语体系中,两个人是鸡同鸭讲。

 

第一回合

1月18日16:59,韩寒发表《正常文章一篇》。这篇文章是韩寒为回应麦田的质疑而写的,但是通篇几乎都在反驳方舟子的微博,只在末尾附加了几个其他人写的文章链接,算是对麦田的回应。在文章中韩寒还破口大骂,恶语攻击麦田和方舟子。

23:27,麦田贴出《致韩寒韩仁均李其纲等人道歉信》,退出质疑。

00:31,韩寒发表《超常文章一篇》接受麦田道歉,调侃方舟子被切歌。

1月19日13:32,方舟子发表《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中的反驳,澄清问题。

 

韩  寒 – 正常文章一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61.html

韩  寒 – 超常文章一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6b.html

方舟子 – 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wyj.html

    

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反驳方舟子:

(1)方舟子先生说,我删除了06年至07年间的文章,并质疑我为什么一边悬赏一边删除文章。

反驳大意:删除博文是在08年,悬赏是今年,你说“一边……,一边……”是误导。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我想一个作者是拥有删除和修改他自己文章的权力的,尤其在一个提供给大家免费阅读的平台上。况且那是08年的事情。方舟子先生用了“一边…一边…”这个句式,诱导读者以为我好像在昨天删除了以前的文章,要么不够严谨,要么别有用心。

(2)方舟子先生说,我有一篇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就发表了。这个有问题。

反驳大意:我回应郑钧的文章是预先写好的(耍小聪明),放在草稿箱里,发表时间显示的是那个草稿的写作时间。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的确。怪我太聪明了。在经历了白烨一战以后,我已经大致知道了打笔仗的路数和对手的套路,所以开始幼稚的追求秒杀对手。也就是说,设想好对手会怎么回应,并事先把文章写好,存在草稿箱里,等对手发表文章的一瞬间,我就发表自己的文章,让对手和观众惊为天人。

(3)方舟子先生说,我在17岁就会引用拉丁文@#¥%⋯⋯¥⋯⋯&,我不可能有这个能力。

反驳大意:我小时候博览群书。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十七岁的我很幼稚,当时我崇拜钱钟书,梁实秋和陈寅恪。我从小喜欢阅读,小学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五百本课外书。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

(4)方舟子先生说,《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我在采访中说不知道,反而我父亲记得。

反驳大意:我是完全不想搭理一帮笨蛋,才说不知道。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这是啥子意思呢,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诸位觉得装逼么,于是我在之后的采访中便不好意思再回答。而那次采访,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就像我这次打心底不想搭理另一帮笨蛋一样。至于我父亲,他为我骄傲,他也不会察觉到我的心态变化,自然记得。

 

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对麦田、方舟子的人身攻击:

如果你(麦田)结婚生子了,按照逻辑,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证明你无法这样做,证明你精力不行,证明你无法满足你老婆,证明你老婆在过去的两年里必然偷人。你长期做IT工作,证明你一直坐在电脑前,证明你受到很多辐射,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这就是你的逻辑吗。不,我不会这么说的,也不会这样质疑你的,虽然这有一定的可能性。

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但我要是一口咬定你有个利益团队,并假装说好像听圈子里的朋友说过,又说好似曾经和你辞退过的枪手吃过一次饭,那你这辈子都说不清楚,请问孤独坐在电脑前的你,你为了你的事业45岁头发就秃了,我给你这么来几句,你他妈的会不会胸闷。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下流的招数,利用作家职业无法自证的特殊性,披着质疑的外衣,干着诽谤的勾当。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

 

韩寒的《正常文章一篇》发表之后,麦田发表道歉信退出质疑。1月19日00:31,韩寒发表《超常文章一篇》,接受麦田的道歉。

 

韩寒《超常文章一篇》全文:

在《正常文章一篇》发表后的7个小时,麦田发表了他的道歉信。我接受他的道歉信。同时我比较担心方舟子老师。因为方舟子老师登台唱了几句,刚准备要唱高潮部分,被人切歌了。愿方舟子能早日走出来。大家新年快乐。

 

——————————

 

方舟子发表博文《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韩寒的《正常文章一篇》。文章前半部分回应了“韩寒对其微博的反驳”,后半部分则指出麦田是有根有据地合理质疑,并非胡搅蛮缠,而韩寒却应对不当,发毒誓、恶意辱骂、毫无诚意地悬赏,显示的是内心的虚弱。

  

方舟子《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主要内容:

(1)韩寒:方舟子先生说,我删除了06年至07年间的文章,并质疑我为什么一边悬赏一边删除文章。删除博文是在08年,悬赏是今年,你说“一边……,一边……”是误导。

……我便到韩寒的新浪博客想把这篇文章找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不仅没有找到,还惊讶地发现韩寒把从2006年12月13日到2007年9月18日长达9个多月的博客文章全删了。所以就在微博上感叹了一句“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更让人觉得悬赏没诚意”。然后有读者以及新浪博客的编辑纠正说,这些博客文章是在结集成《杂的文》时删掉的。现在韩寒也是这么解释的。这个解释虽然与《杂的文》序言所说的矛盾(“书是必须要出版的。里面的文章,大多数我都发表过在我的博客里。不想花20元买书的读者可以上网花20元的电费和上网费把文章全部浏览了。”),但也说得过去。我由于不熟悉韩寒的文章和事迹的想当然感叹,澄清或借此批我一顿,都无不可。

 

(2)韩寒:方舟子先生说,我有一篇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就发表了。这个有问题。我回应郑钧的文章是预先写好的(耍小聪明),放在草稿箱里,发表时间显示的是那个草稿的写作时间。

他从哪里看到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对他“有一篇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就发表”一事根本就没有任何评论。即使我转过南云楼关于此事的一条长微博,他针对的也是韩寒让朋友改写博文一事,而不是为何其文章抢先发表。所以韩寒对此的解释根本就是在打稻草人。

 

(3)韩寒:方舟子先生说,我在17岁就会引用拉丁文@#¥%⋯⋯¥⋯⋯&,我不可能有这个能力。我小时候博览群书《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

我对他在17岁参加新概念作文当场写《杯里窥人》一文用到拉丁文一事,全部的评价如下:“顺着麦田文章的链接看了韩寒的成名作《杯里窥人》,里面竟用了拉丁文:‘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拉丁文拼错了,应是Corpus delicti,也解释错了,原意为犯罪的证据,Corpus指虚拟的体(证据体),与肉体无关。”只是纠正他的拼写和理解错误,用到了“竟”一词也只是表示对作文去拽拉丁文的惊讶,他从哪里看出了我说过“我不可能有这个能力”这句话,还写了一大段来解释为何他有这个能力?

 

(4)韩寒:方舟子先生说,《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我在采访中说不知道,反而我父亲记得。我是完全不想搭理一帮笨蛋,才说不知道。

方舟子当时未回应,但后来有详细论述和追问。(请参见方韩大战博文记录第四篇《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寒经历的细节推敲)》)

 

方舟子《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摘录:

麦田根据一些常识、常理,列举一些公开能找到的报道,对韩寒写作中一些违反常规的现象提出质疑,怀疑有人代笔,是合理的(当然合理的质疑不一定就能成立,有的事实不是靠推理能推出来的),并非胡搅蛮缠。畅销书作家有枪手、团队为其服务,中外皆有,并不罕见,有此怀疑也算不得阴谋论。但是韩寒面对合理的质疑,不是有根有据地做出反驳、澄清,而是赌咒发誓,高额悬赏,赏金又超出了其经济能力(自称需要砸锅卖铁),毫无诚意。

 

更虚弱的是对质疑者破口大骂,骂麦田骂得尤其恶毒。骂完了还要说我不会这样质疑你,玩这种街头小混混的把戏。我不过是纠正了他的一个错误,质疑了他的“少年天才”形象,对他的悬赏和回应方式在微博上调侃了几句,也跟着挨骂,对我虽然没有骂得那么凶,但套路是一样的。

 


  

第二回合

如果说《正常文章一篇》里韩寒还只是反驳了方舟子一下,那么《人造方舟子》就是盛气凌人的挑战书了。 

1月19日21:30,韩寒发表《人造方舟子》,斥责方舟子“断章取义、造谣、传谣、误导”几大罪状,要求方舟子“逐条回答”。

只过了一个多小时,22:51,方舟子发表《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予以回应和反驳,指出韩寒才是“造谣者”。

1月20日,方舟子又发表《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进行补充。

 

韩  寒 – 人造方舟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74.html

方舟子 – 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wyw.html

方舟子 – 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wzb.html

        

为了便于比较双方观点,这里把方舟子和韩寒对每一条具体问题的争论对应起来,整理如下:

 

韩寒《人造方舟子》:  

方舟子先生转了两条微博,一条是其他网友写道,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方舟子转了这个微博表示,不能指望新浪了,只能指望搜狐了。如果到时候还是不占上风,估计方舟子又要转一条,韩寒的妈是搜狐的编辑。是的,我全家都是各个互联网站的编辑。这样明显的谣言,方舟子还要转发评述。文品人品不正。     

方舟子《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是否断章取义,不在于有没有引全引语,而在于是否故意歪曲原来的意思误导读者。韩寒在这篇文章中,就为通过断章取义的手法造谣提供了一个范例。请看他是怎么说:

“方舟子先生转了两条微博,一条是其他网友写道,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方舟子转了这个微博表示,不能指望新浪了,只能指望搜狐了。如果到时候还是不占上风,估计方舟子又要转一条,韩寒的妈是搜狐的编辑。是的,我全家都是各个互联网站的编辑。这样明显的谣言,方舟子还要转发评述。文品人品不正。”说的是我因为知道了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了,所以不能指望新浪了。那么我的微博原文是什么样的呢?请看:

“昨天@老沉都已经旗帜鲜明地公开表示支持韩寒对我的人身攻击,还能指望被新浪推荐?还是指望搜狐推荐吧。//@骁勇100:方哥哥的《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会不会被新浪推荐呢?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啊,方哥哥会不会被封号啊?”

看清楚了没有?我说不能指望被新浪推荐,是因为“昨天@老沉(新浪网总编的ID)都已经旗帜鲜明地公开表示支持韩寒对我的人身攻击”,根本不是因为“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网的编辑”。我只是回答网友骁勇100问的“方哥哥的《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会不会被新浪推荐呢?”这个问题,至于这个网友问的第二个问题“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啊,方哥哥会不会被封号啊?”我并没有回答,我对“韩寒的老婆是新浪的编辑”根本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位网友后来留言说他是对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中说的“我的太太,新浪的编辑”一语的误读)但是韩寒却通过断章取义,造谣说我在传谣。

 

韩寒《人造方舟子》:  

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我“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

这条微博引起了我巨大的名誉损失,因为很多新闻的标题就是《方舟子表示,韩寒一边证明自己无辜,一边删除证据》,首先,什么叫“证据”,证据两个字方舟子老师你不会不懂,我在2008年删除一些我在2006年写的文章,到了2012年居然会被方舟子造谣为销毁证据,而且用了“一边”“一边”,暗示我同时进行。方舟子老师,如果你在这几天删除我对你提出质疑的那些微博,才叫删除证据。一个打假者居然说话造假,文品人品不正。 

方舟子《造谣者韩寒——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韩寒要我“逐条回答”,其实有的我在《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中已回答过了(比如他指控我造谣的“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一条),剩下的也没有逐条回答的必要。微博由于字数的限制,要尽量简略,是有语境的,脱离了语境谈某条微博,就容易误导读者。韩寒一面指责我断章取义,一面却连一百多字的微博都不敢原文照引,更不用说提及上下条微博的语境关系了,谁想通过断章取义在微博之外误导读者,不是很明显吗?

 

韩寒《人造方舟子》:    

有一个网友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用DICT和SPSS测试了韩寒和路金波在2008到2011年间的新浪微博文章,结论是,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不过,这一结论除了说明软件需要改进之外,不能说明任何别的。抛砖引玉,博君一笑,望有志做文本分析的同志再接再励。

方舟子先生转发了这个微博,说,这个研究有意思,如果能对比一些人,就更有说服力了。方舟子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一个软件证明,我和路金波的文章差不多,所以暗示其实我的枪手是路金波。Dict是一个英文文本分析软件,方舟子身为一个科普人士,居然很认可用英文文本软件来分析中文,方舟子先生,昨天晚上的巴萨对皇马的比赛你是对着你家的微波炉看的吗?

方舟子先生,说实话,我经历了不少笔战,您的手段最下流最幼稚。什么是脏,并不是我说一个“他妈的“就叫脏。我上篇文章里,我还骂了我自己他妈的。那是因为我愤怒。但是我写文章不会用这些下流的手法。也许您的文章里没有一个“他妈的”,但您的文字是脏的。

方舟子《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韩寒原文照录这个网友(洪家春)的微博,然后却不原文照录我那条短得多的评论。我的微博原文如下:

“这个研究有意思。如果能设一些对照,例如韩寒和其他人(比如我)的博文对比,就更有说服力了。”

我的意思很清楚。对这种我不熟悉的文本分析的可行性,我不可能像一个未受过学术训练的高中肄业生那样断然地否定,加以耻笑。我只能从普遍适用的科学实验设计的角度提出批评和建议。我实际上是在批评这个实验设计,它只比较了韩寒和路金波两个人的文章,即使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说不定随便比较任意两个人的文章,也都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所以我才建议设一个阴性对照,把韩寒的文章和我的文章做对比,如果结果也是不能证明有显著不同,就说明这个分析不可行(我和韩寒的文风显然天差地别),反之,才有说服力。

可见我并不是认同这个实验结果。然而韩寒却说,“方舟子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一个软件证明,我和路金波的文章差不多,所以暗示其实我的枪手是路金波。”是因为他的学识太差,不知道什么是对照实验,还是有意误导读者?我认为是后者,因为他在转述我的微博内容时,删掉了“设一些对照”和“(比如我)”这两个关键所在,意思就完全变了。他那么长的博客文章,还放不下这八个字?可见他很清楚什么是“对照”,不敢让不看微博的读者知道我的真实意思,这又是一个典型的通过断章取义手法造谣的例子。这样的手段的确是“最下流最幼稚”的。他却好意思来骂我“最下流最幼稚”,那样的文字,也的确够“脏”。

 

韩寒《人造方舟子》:   

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那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各位还在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方舟子先生,你何其恶毒,你的断章取义不光光可以断到逗号,居然还能用省略号把所有和你结论完全相反的内容给省略了。Pia,原文在这里:凡是有人能例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

方舟子,你还“仔细读过我的声明”,却故意摘出一小句。这样赤裸裸的断章取义瞒天过海,在我写文章十多年的笔战生涯里,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一个互联网新人都不会这么做,何况您还是一个公众人物。我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当你看田汉不顺眼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这么发微博:“天哪,田汉写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里面居然有一句是“……愿做奴隶的人们……筑长城……”。

方舟子先生,从文品,我怀疑你的人品。 

方舟子《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韩寒在说我断章取义时,貌似很难得地全文复制了我一条微博:【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那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各位还在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

但是仔细一看,在“任何人可以证明”后面却漏了“自己”两字。这是怎么回事?是韩寒把我的微博重新输入了一遍输漏字了,还是复制粘贴之后又特地把“自己”删掉?为什么要删掉?为什么少掉的碰巧都是关键词?

 

(注:方舟子说韩寒“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是根据韩寒的悬赏声明作出的正确逻辑判断。之后在1月22日,方舟子发表《韩寒的悬赏闹剧》,对此做了详细分析。这篇文章体现了方舟子严密的逻辑思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 

方舟子 – 韩寒的悬赏闹剧: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0m.html

 


  

1月20日,韩寒发表博文《孤方请自赏》,认为方舟子的回应文章毫无意义,表示退出争论,不再理睬方舟子。

韩  寒 – 孤方请自赏: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7s.html

    

回到目录    下一篇:(三)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寒的真实语文水平)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二)韩寒挑战方舟子 —- 作者:sleepwhile”

  1. (一)麦田揭竿而起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回到目录    下一篇:(二)韩寒挑战方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