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仁均的回应)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六月 9, 2012 8:00 下午

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写了一篇《说说我自己》回应质疑,方舟子对这篇文章也进行了点评。

 

韩仁均的回应

韩仁均 - 说说我自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eu.html

 

方舟子的点评 

方舟子 - 简评韩寒父亲韩仁均《说说我自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44.html

方舟子 - 点评韩寒及其父亲的回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60.html

 

韩仁均的回应

韩仁均《说说我自己》摘录:

之所以想说说自己,是因为最近忽然有人发掘了我的超凡能耐,把我描述得能操控一切,既能写出《三重门》让韩寒“默写”,又能一手操控组织严密完整的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想买通谁就买通谁,想得什么奖就得什么奖,并且能一路代笔代思想,最起码有一个微型耳麦佩在韩寒耳边,可以随时指导这话怎么说,这事怎么做,而且能一路走红10多年。现在就差操控全国公务员考试的事还没来得及上提出来。当然说说我自己我也不会把自己贬得一钱不值,我只是把一个真实平凡的我告诉一下大家。

我生于1957年,韩寒之前说我生于1958年,那是他把她妈妈的年龄记成我了。小学中学都在村里念的,中学当时只有四年,叫做中一中二中三中四,没分初高中。读好四年中学后就在村里务农。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拼命复习,但理科外语都不懂,只得报考文科类的,后来被华东师范大学(当时好像叫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1978年初入学。进校后,在学生名单上看到了好几个当时已经非常有名的作者,感觉以后要在这里和这么些同学一起度过几年的学习生涯很荣幸的。但事实上正经的课都没上过一节,第一个星期只是开会学习劳动之类,还有新生身体复查。结果是GPT100多一点,肝功能不正常(当时指标40以下算正常),于是就住进了师大后门那儿的肝炎隔离病房。住进去后检查的范围更大,还查出是澳抗阳性(就是现在的大三阳小三阳之类),被定性为乙型肝炎。以后每隔一些时间查一次,一直没有全部正常。最后10个月后,好像是1978年12月份,做了最后一次检查,同时抽了三份血样,分送华山医院等三家医院检验,三份结果完全不同,一份正常,二份不正常。于是,被认为还没痊愈,就被退学。因为大家都谈肝色变,我在病房里也很识相,不出去接触人,所以还没来得及认识一个同学就离开了学校,回到了家乡亭新公社(乡和镇的叫法是后来的事)。因为多少算考取过大学了,所以回来就到了亭新公社的文化站工作。当时的文化站和现在的文体中心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就一间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所做大部分的工作就是为公社机关服务,比如开会拍照,并自己冲印贴在公社门口的画廊里,布置会场等等。文化站里的上级业务指导对口单位是县文化馆和县文化局。

县里每年对各公社(乡镇)有业务考核指标,比如群众文艺创作、演出等等。为了应付这些考核,或者说是工作吧,各个公社乡镇就得组织人员进行创作。组织者自己当然也得写。这个时期,硬着头皮学写故事、表演唱、小散文等等。金山有故事创作演讲的传统,县里也经常组织培训等。后来就陆陆续续的写了些故事及散文等东西。发表在上海的解放日报市郊版,上海的故事会、故事大王及外省市的一些故事刊报刊上。因为我到文化站后就开始学写些小东西,但又感到自己的名字太过普通,就取了个笔名叫韩寒,当时韩寒还没有出生,但实际上没怎么用到,只在一二个小豆腐块上用了一下,后来觉得舍不得,而且本来发表东西又比较少,所以就决定把这个笔名作为我未来的儿子或者女儿的名字。所以1982年儿子出生后就叫韩寒了。

 ……

再回到我。我是从看到韩寒写的《求医》等文章后就慢慢不再写东西的,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写不过他了,有点不好意思也懒得再写了,这种感受也许一些从事文化工作方面的父亲能够体会。我以前写的也只是一些农村题材的故事和一些应景宣传用的东西,根本没涉猎过中长篇小说。所以说韩寒的长篇小说是我写的很滑稽。和韩寒写的东西一比,反而是我写的实在太小儿科了。另外我也不怕浅薄,还要告诉大家,我根本不会英语,我们那个年代,从小学到四年中学到自学专科,从来就没有英语这门课。(大家好,我是韩寒,插入一下,我的父亲刚才经过回忆纠正了一下,说他们好像在四年中学里有过几节不正规的英语课,但是好像只学会了字母,他本人几乎不认识一个英语单词)我书读得比韩寒少多了,韩寒说的好多典故都是我不知道的,我甚至四大名著都没全看过(不过韩寒也没有看全过,因为他当时读书有一点炫耀的成分,要去读那些同学们都没有读过的书,才好像显得他很有学识),三国演义努力了几次都没看完第一回,我只看我喜欢的一些东西。他的书中文章中对好多事情的分析思考看法观点,让我受到过好多的启发。我是从心里佩服他的,当然从没嫉妒过他。我后来在韩寒的建议下申请了提前退休。现在的生活,就像我前几天在微博上说的,彻底告别了闹钟,一般睡到上午10点左右自然醒吧,先在被窝里和马桶上手机上会网,然后洗洗涮涮,弄点吃的,打扫下卫生,中午开始电脑上网,挂上QQ和MSN方便有人找和联系事情,然后看看新闻,翻翻微博,有需要在电脑上处理的事处理一下,下午出去办办事,有时去老家看看父母,遛一下金毛和萨摩耶,对了,金毛叫戆戆,萨摩耶叫闹闹,我的微博头像就是闹闹。韩寒博客头像上的金毛是几年前已经去世的木木。有时去看看小孙女。所谓含饴弄孙吧。好多朋友希望我贴小孙女照片,这个,等稍过几天小孙女的照片正式发布后我再贴张我和她的合影吧,绝对小美女一个。当然我也没你们想象的老。我自然年龄56岁,社会年龄就是你们看上来的年龄大概要小10岁,心理年龄也许还要小10岁。没韩寒英俊,但五官还算端正。如果有麻友来约,晚上就会去打半夜麻将。回家后再上网,看会新闻,翻会微博,有时看几集美剧,二三点钟后挂起电话洗洗睡去。就这么循环,很快,一年,一年,慢慢老去。

但韩寒还只是一个30岁的青年。我希望韩寒能生活在一个正常的人与人之间具有基本信任和交流的社会环境里。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去和他争论,去批评他,可以看不顺眼直接骂他,但不要去用恶意的揣测去诬陷他,污蔑他。用各种谣言和臆测来扼杀一个韩寒轻而易举,而且我知道很多人想这么做,今天终于有了机会,所有一直不爽韩寒的人终于可以团结起来。不过我觉得韩寒不是那么轻易可以用谣言扼杀的。或者等他被扼杀了,你们就知道想“人造”一个韩寒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对不起大家,我已经很久不写长得东西了,所以写的很啰嗦,谢谢你们可以耐心的读完。也许在阴谋论的人眼里,我是故意写的这么啰嗦来和韩寒的东西很简洁的风格区分开来的。那么好吧,我找到了两篇1999年的时候,就是韩寒写《三重门》的时候我发表在《故事会》和《现代农村》上的小故事,大家可以和韩寒当时的文章对比一下。我知道如果要牵强附会,那么你也能找出我这个文章和韩寒的某个文章一两个用词是一样的,一两个形容词是一样的,一两个转折词是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我发表在《故事会》等报刊上的文章就是韩寒写的甚至这篇文章就是韩寒写的。我们两个人是儿子代老子写,老子代儿子写,我们两个人太闲了。还是要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2012年1月27日

 

 


 

方舟子的点评 

方舟子《点评韩寒及其父亲的回应》摘录: 

韩仁均说:【但韩寒多次在采访里把我说成是本科,因为他对这些专科本科的本来就没有什么概念】

一个在作品中表现出对生活有体贴细微的观察和人生积淀的文学天才少年,却分不清专科和本科,这个也很奇怪。

 

韩仁均说:【现在看到有人竟怀疑《三重门》是我写的,那我真要谢谢他们的抬举了,我要写得出《三重门》,我早不是现在的我了。这种只要有脑子,而且能正常思维的人都想得明白的。不是一代人,文笔和经历完全不一样,你能写得出那种情景那种意境那种感觉吗?现在一些人觉得他们不可能做得到,所以断定韩寒在他们这个年龄也做不到。】 

对比韩寒的说法:【如果这样去加罪文学作品,我在十七岁的时候还发表过两篇写大学生活的小说,十五岁的时候还发表过写成年人生活的散文,当时我非常得意于杂志社的编辑都不知道我的真实年龄,现在想来,这些岂不都是死罪。】 

看着韩家父子在同一篇博客文章中这么互抽耳光,难怪网上有评论:韩寒他老爹拼命证明中年人写不出中学生的生活和心理;韩仁均他儿子拼命证明中学生可以写出中年人的生活和心理。

(注:中年人要写出少年人的生活和心理是完全可能的,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少年的阶段。事实上许多深受欢迎的儿童文学的作者都是中年人。文学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杰罗姆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都是中年人写少年的故事,而且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共鸣。而少年人要写出中年人的经历和心理则不可能。)

 

韩仁均说:【因为我事先看见过新民晚报上一则上海萌芽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消息,所以就建议韩寒将这篇《求医》和另一篇《书店》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

此前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前些天他(指韩寒)告诉我参加《萌芽》杂志和北京大学等七所高校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事,并且也给我看过两三篇文章。我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我便说,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

究竟是谁先知道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消息?

 

韩仁均说:【因为他(指韩寒)觉得这次比赛没收参赛费,应该是真正的比赛,不是那种常见的近乎骗人的活动,而且既然是新概念,就不是应试作文的那种,就参加了。】

此前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我便说,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这种挺随意的、毫不做作的、完全生活化的文章,相对现在通常的应试作文来说,本身就很“新”。“新”并不代表另类。他表示同意,后来我就帮他打印了一份。】

究竟是谁评论“新概念”的意思?

 

韩仁均说:【韩寒回应麦田的文章,其实写了两个小时,但是4点,6点,8点,甚至10点又修改过,这说明韩寒一夜睡不着,很在意这件事情,他修改的内容是让文章更简洁一些,语气也更缓和一些,包括一些不太礼貌的气话都删除了,可以说在一个作家遭到了污蔑又没有办法自证以后,他已经做的很平和。】

连韩寒写一篇博客文章花了多长时间,在哪个时间点修改过,怎么改的,都知道得如此详细,不愧是父子一体。

  

韩仁均:【有人也质疑说韩寒这几篇文章写的文采不如以前,说明以前是有人代笔的,这几篇文章可都是被迫的回应和申明啊,而且还是他人构陷在先,结果你不去怪那个加害人,反而要百般刁难受害人。这么说的人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 

和韩寒一样,把质疑者说成“加害人”,这是韩家词汇?网上网下有太多的人读了那几篇文章,因为和韩寒以前的作品反差太大,从而怀疑以前有代笔的,他们都想加害你们父子?“这么说的人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

 

韩仁均说:【我是从看到韩寒写的《求医》等文章后就慢慢不再写东西的,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写不过他了,有点不好意思也懒得再写了,这种感受也许一些从事文化工作方面的父亲能够体会。】

因为看到自己的儿子文章写得比自己好,父亲就惭愧得不再写文章了?原来是父子在比拼写文章啊?拼不过就封笔啊?这种心态也很奇怪。  

 

韩仁均说:【另外我也不怕浅薄,还要告诉大家,我根本不会英语,我们那个年代,从小学到四年中学到自学专科,从来就没有英语这门课。(大家好,我是韩寒,插入一下,我的父亲刚才经过回忆纠正了一下,说他们好像在四年中学里有过几节不正规的英语课,但是好像只学会了字母,他本人几乎不认识一个英语单词)】

太谦虚了,韩仁均还是懂几个英语单词的嘛,不然也看不懂这个段子: 

韩仁均去年12月发的微博: 【12月14日晚,南京浦口分局一巡警拦下一推车男问:“叫什么名字?”男子答:“讲英语。”“什么名字?”“讲英语啊!”民警没辙只好用英语询问:“What’s your name?”男子哈哈大笑,掏出身份证,民警一看:“蒋英羽!”】 

还有: 

《韩仁均:书店因服务而生》:【“我记得那时候我家的电脑是286,内存就1个MB,运行的是DOS,还不能装Windows。”“我在1996年左右开始上网,四年前开始在网上买东西。”】 

如果韩仁均本人几乎不认识一个英语单词,不知道怎么玩DOS系统的电脑?那是要输入英文指令的。在1996年上网的人,在国内算是网络先驱了,也该认识几个英文单词吧。

 

韩仁均说:【我自然年龄56岁,社会年龄就是你们看上来的年龄大概要小10岁,心理年龄也许还要小10岁。】

也就是说韩仁均现在的心理年龄是36岁。在1999年《三重门》被某人写作时,韩仁均的心理年龄是几岁?

 

韩仁均说:【对不起大家,我已经很久不写长得东西了,所以写的很啰嗦,谢谢你们可以耐心的读完。也许在阴谋论的人眼里,我是故意写的这么啰嗦来和韩寒的东西很简洁的风格区分开来的。】

不要谦虚,你这篇长文写得很有条理很有文字功底,比韩寒现在写的颠三倒四的回应文章强多了。

 

韩仁均说:【我找到了两篇1999年的时候,就是韩寒写《三重门》的时候我发表在《故事会》和《现代农村》上的小故事,大家可以和韩寒当时的文章对比一下。】

不同杂志要求的文章风格不一样,《故事会》和《现代农村》这种通俗读物不可能去刊登像《书店》《求医》那样的文章,做对比有何意义?

 

回到目录    下一篇:(七)方舟子雷霆攻势(之文本分析)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六)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仁均的回应) —- 作者:sleepwhile”

  1. (五)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寒的回应)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回到目录    下一篇:(六)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仁均的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