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方舟子雷霆攻势(之文本分析)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六月 9, 2012 8:22 下午

方舟子对韩寒的两篇早期作品《求医》和《书店》进行了文本分析,这是质疑最关键的部分。韩寒经历中的疑点以及韩寒回应博文中的谎言都可以看成是佐证,而文本分析则是证明韩寒代笔的最直接的证据。

《求医》是韩寒1999年的作品,韩寒自称是他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求医经历写成的。但是文章内容却表明这次求医的时代背景为七、八十年代,从而不可能是韩寒的亲身经历。这篇文章所写的,其实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位肝炎患者的求医经历,与韩寒的经历完全不同。韩寒父亲韩仁均曾患肝炎,文章无论内容和语气都符合韩仁均的情况。

《书店》写于1997年,当时韩寒是一个14岁的初二学生,但这篇文章的内容完全超出了一个14岁孩子的学识和阅历。一些细节描写表明这篇文章描述的是90年代初的景象,如闭架售书的情形等,都是韩寒不可能熟悉的。三次涉及性的评论,完全是中年猥琐男的恶趣味。作者还对钱钟书的作品非常熟稔。

 

方舟子 - “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40.html

方舟子 - 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5k.html

方舟子 - 三度剖析韩寒《求医》之谜: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6h.html

方舟子 - [转]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74.html

方舟子 - “天才”韩寒《书店(一)》分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78.html

方舟子 - 韩寒自证《书店(一)》和《三重门》是别人代笔写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gt.html

(注:这篇文章发表于2月8日,之前韩寒在“新闻当事人”节目中承认读不懂、不喜欢《围城》。)

 

《求医》分析

在1999年韩寒上高一的时候,给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寄去两篇文章,受到评委们的重视,得以参加单独为他举行的复赛,获得一等奖。这两篇文章中有一篇是《求医》。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这篇文章是韩寒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经历写成的。文中也有“她看看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的说法,说明叙述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经过。但是这篇文章的内容却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韩寒身上,这篇文章更不可能是韩寒自己写的。

 

一、时代背景

1.挂号窗口如鼠洞(看不见里面人的行动,不是现在普遍的玻璃窗口)

2.没有护士分诊(患者先把病历交给护士,由护士分配医生);而是患者自己拿着病历去找医生

3.医院里患者很少

4.皮肤科和外科并科(很不规范)

5.医生不会基本的问诊,对皮肤溃烂患者不做检验就开药,病历写得不规范,用橡皮沾口水擦错字

6.医生手写药方写得药房看不懂

7.医生不开自家医院药房所具备的药品(不让自己医院创收)

8.最基本的疥疮外用药品都不齐备

9.医生骂病人笨

10.墙上贴礼貌用语(请用、谢谢、再见、对不起)

对比90年代末的医疗弊端:

1.人头攒动看病难

2.排队领专家号,黄牛代领号再卖号

3.看病贵,医生乱开化验单,乱开高价药进口药,胡乱收费,高价看小病

4.收受红包礼物,医药代表串场,各种吃请回扣和灰色收入

推理:这篇文章里的医院不是90年代末的大医院(韩寒所说的金山区中心医院,二级甲等),而更像一个七、八十年代的医疗条件混乱落后的乡镇医院。

 

二、医学分析

原文:【那女医生也问我何病。我告诉她我痒。女医生比较认真,要我指出痒处,无奈我刚才一身的痒现在正在休息,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医生笑我没病看病,我有口难辩。忽然,痒不期而至,先从我肘部浮上来一点点,我不敢动,怕吓跑了痒,再用手指轻挠几下,那痒果然上当,愈发肆虐,被我完全诱出。我指着它叫:“这!这!这!”医生探头一看,说:“就这么一块?”这句话被潜伏的痒听到,十分不服,纷纷出来证明给医生看。那医生笑颜大展,说:“好!好!”我听了很是欣慰,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两只脚彼此不断地搓。】 

疥疮的瘙痒局限于手、腕、腹部、阴部等特定部位,痒处会有皮损,包括皮疹、小水疱或结痂。所以要指出哪里痒,是很容易的,而不是像文中所述无法向医生指出痒在何处,而一痒起来又是全身无处不痒。该文的作者显然没有患过疥疮,至少不是在患疥疮期间写的文章。

文中所述的这种没有皮疹、全身奇痒却又没有特定痒处的症状,更像是肝炎诱发的,是肝炎患者的切身感受。肝炎造成肝功能损伤,导致血液中的胆红素升高,在皮肤下沉淀,刺激皮下神经末梢,导致全身上下都瘙痒难忍。所以文章所述,是作者把自己初患肝炎的体验移植给了疥疮患者。

 

三、开头脱节

原文:【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挠得整张床吱吱有声,睡衣上鲜血淋淋,而他却不日痊愈,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在印度创始而在中国发展。】

分析:主人公挠得吱吱有声鲜血淋淋,但是这么明确的皮损在下文求医时竟然指不出痒在何处。前后“脱节”。很有可能此文关于疥疮的前两段的是一个附加品,为了使文章符合韩寒的疥疮求医经历,才硬生生安了上去。

 

四、作者背景

(1)年龄

原文:【我曾见过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刚当医生的小姑娘要面子,……】

韩寒那一年17岁,而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年龄应有23岁左右。一个17岁的人怎么可能称比自己大6岁的人为“小姑娘”?

 

(2)求医经历

原文:【第二天去学校医务室,盖我体弱多病,校医已经熟识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此番为何而来。】

韩寒是体育特长生,3000米长跑冠军、足球队队员,并非“体弱多病”。体弱多病的是因为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原文:【“问好之后,医生就在病历卡背面写。我见过两种医生:一种满腹经纶,一写可以写上半天,内容不外乎‘全身突发性部分之大痒……足、头、腹无处不痒……病人痒时症状如下……’曾闻一个医生写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还有一种医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张卡上就写一个‘痒’。”】

这也更像是接触过很多医生的韩仁均的经验之谈,不是一个身体棒棒的体育特长生所能有。

 

(3)阅读面    

原文:【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上说……】

英语不及格的韩寒突然直书英文书名,书名中还有一个罕见的英语单词,似乎直接读的就是英文著作,可能吗?

原文:【《父与子》里有一段:‘省长邀科少诺夫和巴扎洛夫进大厅坐,几分钟后,他再度邀请他们,却把他们当作兄弟,叫他们科少洛夫。’……屠格涅夫《烟》里一段写拉特米罗夫忘记李维诺夫的名字……】

《父与子》和《烟》都是屠格涅夫的长篇小说,俄国文学曾在韩仁均这一代知青中流行,却不是“80后”喜欢的。

 


  

《书店(一)》 分析

韩寒在1999年上高一时给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投稿投了两篇文章,除了《求医》,还有《书店》。在两年前,韩寒还在江苏《少年文艺》发表过另一篇《书店》。据韩寒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韩寒在创作《书店(一)》时,还是个14岁的初二学生。在我刚刚加入论战时,我对韩寒是否有代笔一事是将信将疑的。直到我开始看署名韩寒的作品,看到了这篇《书店(一)》,就认定了它肯定是别人写的,因为一个14岁初二学生绝无可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一、时代背景

1.文章描写的是闭架售书的情景。金山的新华书店在1992年12月开始实行开架售书,那么此文描写的是1993年之前的情况(此时韩寒10岁左右)。

2.该文把书店里各类图书都刻薄了一番,涉及武侠、言情、古典、实用、文学、儿童、教育,却没有提到小平南巡之后大量冒出来的经济、管理类图书,像是90年代初之前的情形。

3.琼瑶和三毛在90年代初还流行,到了90年代末已经过气了,当时新流行的言情小说作家反而都没提到。

4.文章提到《奥特曼和孙悟空在一起》一书,查到云南科技出版社在1993年11月出版《奥特曼大战孙悟空》。有可能还有比这更早的版本。

5.磁带和碟片同时销售,以播放磁带歌曲为主,也像是90年代初之前的情况。

6.磁带里播放的“青丝百结”是1978年香港武侠连续剧《小李飞刀》主题曲里的歌词,是粤语歌曲。1989年,香港粤语歌手许冠杰在“十万人大合唱演唱会”翻唱了这首歌曲,这首歌又开始流行。1992年许冠杰在香港体育馆举行创纪录的42场告别演唱会,轰动一时,也许这首并非特别流行的粤语歌就在那个时候传到了上海。

这篇文章描写的是90年代初的场景,当时韩寒只有10岁左右。

 

二、中年猥琐男视角

原文:【与武打小说一壁之隔的是言情小说,这里被女士们所包围,人密得针插不进,一个个故意弄得千姿百态、风情万种——她们扭着屁股抵住书柜,细细端详琼瑶的五十部和三毛的十八集。】

原文:【还有《男人如何博得女人欢心》, 其实就等于把“怎么调情”说得更加含蓄,就仿佛植物有它的学名一样。买此种书的人往往作贼心虚,付了钱之后就落荒而逃。】

原文:【为了便于辨认,在书中附上作者近照一张,详细介绍,有的甚至连‘未婚’也挑明了,只算不花钱登个征婚启事。】

 

三、革命话语

原文:【必要时可以作撤退的掩护,结合《雄辩绝技》便可以通过正当途径化解困难,取得革命胜利。】

原文:【奥特曼在空中疾飞,一路怪兽横行,在“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不利形势下打得天昏地暗……】

 

四、不爱读《围城》?

《书店》的写作者对钱钟书的作品非常熟悉,《书店》不仅文风模仿钱钟书,而且一些句子就是直接模仿钱钟书《围城》等作品的句子写出的,不是简单的抄袭,而是有一定难度的模仿,对比如下:

 

《书店(一)》:“英文情书的最大好处莫过于信的开头便可以直称‘亲爱的某某某’”

《围城》:“只有英文信容许他坦白地写‘我的亲爱的唐小姐’”

 

《书店(一)》:“企图躲在英文里兴风作浪,鬼鬼祟祟地好比政治犯躲在国外活动”

《围城》:“不然真想仗外国文来跟唐小姐亲爱,正像政治犯躲在外国租界里活动”

 

《书店(一)》:“还有《男人如何博得女人欢心》,其实就等于把‘怎么调情’说得更加含蓄,就仿佛植物有它的学名一样。”

《围城》:“据说‘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学名,说起来庄严些,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学上叫‘蔷薇科木本复叶植物’。”

 

《书店(一)》“想必与‘幽默’(humour)最初在英语里解释为‘体液’十分切意,眼泪鼻涕当算体液,流眼泪便是流‘幽默’。”

《说笑》:“我们不要忘记幽默(humour)的拉丁文原意是液体,好象贾宝玉心目中的女性,幽默是水做的……”

 

韩寒是什么时候开始读钱钟书的?湖南卫视“新闻当事人”播出的节目,有韩寒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大意是:他是在初一时开始看《围城》的,但是看不懂,初二初三时又看了一遍,还是觉得钱钟书“文笔太难”、“太学贯中西,有太多的英语”,他更喜欢当时开始读的林语堂、梁实秋。(视频见(第11分开始):http://www.imgo.tv/clip-201202-51-2510-229453-240574.shtml)  

《书店(一)》的作者是一个极其喜爱钱钟书作品的人,要对钱钟书作品烂熟于心,才能如此这般对钱钟书作品中的句子信手拈来地化用(而不是简单的抄袭、模仿),而《书店(一)》写作的时候,韩寒自称才读过一、两遍《围城》,而且读不懂、不喜欢,《书店(一)》怎么可能是他写的呢?所以韩寒对“你是什么时候读钱钟书的?”的回答,自证了《书店(一)》是别人代笔的。

 

补充资料(编者附):

 

求医》与《书店》原文:

《求医》原文: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6.shtml

《书店(一)》原文: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0.shtml

《书店(二)》原文: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2.shtml

 

七七级 肝炎患者 再读《求医》(退休的方进玉)

七七级 肝炎患者 再读《求医》(续)(退休的方进玉)

摘录:

三点说明: 1、我和韩仁均有很多相似: 祖籍上海、七七级中文、曾患肝炎、以码字为生、独子的父亲。所不同者,我早已迁居北京且与文学绝缘,转而与新闻结缘。2、理解韩先生因病“被退学”的巨大痛苦,理解一位父亲对儿子深深的爱,但我认为《求医》中闪现出来的是韩仁均的身影。我认为:《求医》是有人根据韩仁均的一篇旧作,改写之后,投到萌芽杂志社去参赛的。3、我没有铁证,仍然只是分析。一个多月前,这篇文章曾在凯迪网发出。现根据网友提出的修改意见,修改、重发。

 

韩寒大作《书店》两篇的“文学批评”(彭晓芸)

摘录:

一个人若青少年时期爱书,有逛书店的习惯,成年后很难改变。从韩寒的两篇《书店》来看,韩寒是一个常逛书店的人,对售书买书观察细致入微,但是韩寒自称18岁之后不读书,只看杂志,这种裂变,称之为基因突变,过吗?

 

回到目录    下一篇:(八)方舟子访谈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七)方舟子雷霆攻势(之文本分析) —- 作者:sleepwhile”

  1. (六)方舟子雷霆攻势(之韩仁均的回应)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回到目录    下一篇:(七)方舟子雷霆攻势(之文本分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