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寻找证据(物件篇)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六月 9, 2012 9:20 下午

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以后,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像小叮当一样在微博上抛出不少物件来为韩寒辩解,晒出了两封韩寒的家书、一张病历卡和一张化学白卷。质疑者非常仔细地研究了这些物件,发现很多奇怪的地方。

 

方舟子 - 两封奇怪的韩寒家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6i.html

方舟子 – 韩寒的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求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cd.html

方舟子 - [转]四重谎-就急诊记录质疑《求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cu.html

 

两封奇怪的家书 

《两封奇怪的韩寒家书》全文: 

韩寒父亲韩仁均在其微博上公布了写于1999年5月的两封韩寒家书的照片,包括信封一起公布,说是这“还可以顺便回答一些网友的疑问”。公布这两封家书的用意很明显。第一封家书是韩寒要其父亲购买一批古籍的书单,这是为了证明韩寒当时(高一)读书之多。第二封信是为了证明《萌芽》杂志社寄给他们的大赛复赛通知的确是寄丢了。仔细分析这两封家书的照片和内容,有些有意思的发现。 

先看称谓。第一封家书用的是“父亲”,在信中这么称呼当然没有问题,但是第二封家书的称谓却变成了“爸爸”。一般人给父母写信,称谓都是固定的,而韩寒的这两封家书,书写时间相差20天(第一封没有写时间,从邮戳看是在1999年5月11日寄出。第二封写了时间是5月30日),对父亲的称谓就变了。人家是天才,不好以常人的习惯看待。    

再看落款。第一封家书的落款是“儿:韩寒”,第二封的落款是“儿:寒”。一般人写家书,落款也是固定的,但韩寒家书相差20天就变了。而且一般人写家书,落款是不会写自己的姓的,而第一封家书却把姓名都写全了。还是那句话,人家是天才,不好以常人的习惯看待。   

第一封家书的信封背后用不同的墨水和笔迹写了一封“公开信”,成了明信片。如果信写完之后,发现还有话需要交待,就在信纸上补充,或者在另一张信纸上写就是了,为何要在信封背后上写?可能是信已封好,所以只好在信封上补写?那好,我们看看信封上写的是什么:     

“杜甫《春望》‘家书抵万金’,此封家书,不值万金,只需82.5元即可。具体事宜 信中详尽另有一事相告,望拜托戴金娜请一计算机老师补我两节课,我班老师最佳。致父安 母安 儿:韩寒草起” 

第一句是介绍家书的内容。这真是奇怪,信中写的什么,收信人拆开读了就可知道,何必在信封上预告?你们见过谁这么写信的?这段信中的内容介绍,更像是写给别人看的,像是为了证明信封与信纸所写相符,是一套东西,信纸上写的书单不是后来补的。这可真是天才的写信法。 

第一封家书信封背后盖了两个金山邮局的邮戳,也就是收到后盖的,但是仔细看照片,补写的文字有几个字却是写在了邮戳上,就像是先盖了邮戳,然后再往上写字。如果是这样,那不就成了信已寄到,再在信封上补写了吗?当然,也可能照片失真,原件上是邮戳盖在字上。

这些补写的文字的书写格式也很有意思。第一行最后的“家书”是一个词,按一般人的写法,应该是连着写,但是韩寒却硬生生把一个词断开,“书”字另起一行,因为如果不断开,就写到撕口处了。“机”字刚好就写到撕口的地方,不多不少,好像撕信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避免撕到任何字。最后的“草起”两字更有意思,居然是竖写。一般人写的话应该是横写,但是横写的话“起”就写到撕口处了,所以只好竖着。也许天才的书写习惯和别人不同,但在常人看来,这更像是在一个已撕开的信封上补写的。

第二封家书:“这次写信过来是想试一下我家的信箱。萌芽说通知书寄到家里的,那肯定是邮局或贼子的问题了。我家的信箱乃是信的坟墓,来一封没一封。”

两次用了“我家”,这个用语很奇怪,这是对外人说话介绍自己家里情况的口气,小孩会对父母称自己(也即父母)的家“我家”吗?那句话就像是写给别人看的,而不是给自己的父亲看的,是为了向别人证明“我家”的信箱收不到信。而且,在20天前寄的第一封信不是已经收到了吗?不是已说明家里是能收到信的吗?如果不知道这第一封信有没有收到,打电话问一下不就知道了(韩家父子当时有电话联系)?为什么还要再寄一封信试一下“我家”的信箱能否收到信?(另外,这封信的邮编写错了,写成了亭林镇的邮编,但是还是收到了) 

天才少年写的家书,真是让人越看越觉得莫名其妙啊。如果韩家即将出示的手稿、笔记都是这样的天才作品,那真会让我们大开眼界的。

2012.1.30.

 


 

韩寒的就诊记录   

《韩寒的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求医>》主要内容:

该记录是韩寒在1999年1月11日18点50分在上海市金山县中心医院(1998年更名为上海市金山区中心医院)看皮肤科急诊的记录。

韩仁均出示这张病历记录,是为了证明韩寒确实去医院看了疥疮,并且以此经历写成《求医》。但是这份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的《求医》。理由如下: 

(1)上海市金山区中心医院是一所科室齐全、设施先进的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有单独的皮肤科。这与《求医》所述的皮肤科与外科合并成一科的情况不符。皮肤科与外科并科是七十年代或之前的小医院的情况。

(2)这张就诊记录是病历本中的一页,只有一面写字。而《求医》原文说的是病历卡,病史写在病历卡背面。这描述的是医院还在用病历卡的情形,不像是1999年大医院发生的事。

(3)这份就诊记录记载患者身上某些部位有抓痕,那么哪里痒是很清楚的,不像《求医》说的韩寒说不出身体哪里痒。

(4)就诊记录清楚地写着处方是“优力肤霜”,字迹工整、清晰,而不是像《求医》所述药方潦草,韩寒“读书多年,自命博识,竟一个字都不懂”,连收费处也看不懂,要找老医师来辨认。而且“优力肤霜”是皮肤科常用药,不会像《求医》说述,医院药房没有,要到外面药店去买。

韩仁均出示的这份就诊记录,恰恰证明了《求医》所写不是韩寒1999年在金山区中山医院看疥疮的经历,而是一个中年作者对七、八十年代看病的回忆。

不妨推测,这篇文章的写作经过是这样的:代笔的中年人已经写有一篇讽刺七、八十年代的求医情形的文章,未能发表,一直放着,直到碰到韩寒生疥疮,于是略作改动,加上一个得疥疮的开头,作为韩寒的作品投给新概念作文大赛。仔细推敲的话,不难发现该文的开头与后面部分不符。开头已写了挠得鲜血淋淋,也就是应该有了抓痕,而后面就诊部分却连痒处都指不出来,也就是没有抓痕。所以很明显,开头是为了扯上疥疮,后补的。

 

 

补充资料(编者附):

 

“人造韩寒”事件之对信件的质疑(红水西三)

摘录:

韩寒在博客中展示的第一封信的邮编是201505,据查询,201505是亭林镇,信封上的收信地址是朱泾镇。据查亭林镇和朱泾镇是金山区两个不同的镇,空间距离据网友说是相差30公里左右。当时韩寒家是住在朱泾镇。质疑:为什么邮编和地址不符?当然,挺韩派说是邮编写错了。http://www.ybcx.org/?YouBian=201505

 

两版《求医》对读后又得到一代笔证据——以“背面”“上”的该笔为中心(2愣zi)

摘录:

方舟子在《韩寒的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求医〉》中指出“这张就诊记录是病历本中的一页,只有一面写字。而《求医》原文说的是病历卡,病史写在病历卡背面。这描述的是医院还在用病历卡的情形,不像是1999年大医院发生的事。”这里贴两张文革时的病历卡(又叫病史卡,历、史一回事),这种卡正面写姓名等信息,病况等只能写在反面。所以,《求医》中“背面”一词,透露了文章历史背景。再比较韩仁均贴出的韩寒病历,人名和病况记录在同一面上,不存在“背面”一说。

 

骗子的注脚(2)—— 一份伪造的试卷(曹亘)

摘录:

注意韩仁均在微薄里的一句话,“顺便满足一下喜欢韩寒字的朋友”。这句话在暗示什么(其他还有错别字提示)?你不提示,一般人也认为是韩寒写的,可惜,欲盖弥彰。韩抛出“白卷”的目的是想出示“韩寒”的笔迹,但我们知道,韩寒的笔迹之前都可以查到(如给胡玮莳的道歉信,韩仁均此时再强调,只能说明一点,这个笔迹不是韩寒的)。韩仁均冒着白卷的指责,目的是:1.为同期抛出的购买书籍的家书的信封背面的字迹作“证”;2.为后续要出版的《三重门》里的笔迹做铺垫,作“证”。到这里,真相就是:“白卷”是伪造的,而且伪造的笔迹出自韩仁均!

 

 

回到目录    下一篇:(十)寻找证据(视频篇)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九)寻找证据(物件篇) —- 作者:sleepwhile”

  1. (八)方舟子访谈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回到目录    下一篇:(九)寻找证据(物件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