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寻找证据(新概念作文大赛篇) —- 作者:sleepwhile

发布日期: 六月 9, 2012 9:49 下午

韩寒参加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过程“破”朔迷离,当事人对重要细节的描述互相矛盾,莫衷一是。方舟子对各个疑点进行逻辑推理,尝试还原补考的真相。

 

方舟子 - 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是内定的: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73381427_d.html

方舟子 - 破解韩寒补考题目之“破”朔迷离: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73642053_d.html

方舟子 - 韩寒现场作文《杯里窥人》只是传说: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zwe.html

 

新概念作文大赛疑点推理    

一、参加补考的时间

《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是内定的》部分内容:

韩寒去参加补考的经过,根据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是这么说法,是1999年3月28日(星期天),大约上午9点钟左右接到萌芽编辑胡玮莳的电话给韩寒参加补考的机会。而萌芽主编赵长天自却与韩仁均的说法大不相同。按赵长天的说法,在10点左右评委评完一等奖后,才电话通知韩寒补考。赵长天还明确地说,韩寒是在“大概中午11点”赶到考场的。

根据韩寒从金山的家中赶去考试地点的时间推算,韩寒父子只有9点钟出发才能在11点左右赶到考场,所以韩仁均的说法是可信的。但是韩氏父子在9点左右就接到补考通知,也就意味着该通知不是各个评委讨论、授权的,而是《萌芽》编辑擅自做出的,是《萌芽》已内定了要让韩寒补考获得一等奖。

 

二、“破”朔迷离的补考题目 

《破解韩寒补考题目之“破”朔迷离》部分内容:

《新民晚报》(1999年4月12日)是这么说的:“编辑李其纲拿了半杯水,又顺手抓起一张废纸塞进杯中:‘就这个题,你写篇文章。’只见韩寒眉毛一扬,力透纸背地写下了标题《杯中窥人》。‘我想到了人性……’一篇杂文一挥而就。评委们看了大吃一惊,把一等奖给了他。这就是能力。‘新概念’要的就是能力。”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废纸呢?

这个著名的补考题目光是扔的什么纸就有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版本:李其纲说是道林纸,韩寒说是餐巾纸,胡玮莳说是袋泡茶的外壳,且不说杯子还有玻璃杯和漱口杯两个版本。这三种纸差别很大,不可能混淆。李其纲是出题人,纸是经他的手扔进杯中的,不可能搞错。韩寒是考试对象,最关心李其纲的举动,而且杯子就在他面前,不可能看错。胡玮莳对过程的描述最为详细,显得最有信心,描述时才隔了一年多,不可能记错。所以这三个版本应该都成立,但是实际上又不可能都成立。如何解决这三者的矛盾呢?

一种可能是,补考时没有外人在场,都是知情人,那么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地表演题目了,让韩寒直接按说好的题目写。也就是说,出题那一幕并没有发生过。看胡玮莳在《对话》中的神情(http://video.sina.com.cn/v/b/42243591-1694793355.html),就像是在努力描述一个想像中的场景(时而说“水”时而说“茶”,手做动作时躲躲闪闪往旁边看)。事后对评委、媒体只简单地说了补考题目是往半杯水里扔了一张废纸,没有说是什么纸,于是几个“目击者”在以后就凭自己的想像随意发挥了。为什么不串供保证说法一致呢?因为根本就没料到以后还会有人怀疑其中有诈,推敲其细节。

另一种可能是,补考现场有外人,题目还必须演一遍。李其纲当然知道自己扔的是道林纸。但是其他知情人因为事先知道了李其纲会做什么样的表演,所以没有认真看李其纲的实际表演,也就没有特别留意他扔的是什么纸。虽然李其纲在当年出的作文点评中提到“道林纸”,但是似乎只有韩仁均一个人认真读了他的点评并抄到《儿子韩寒》中,而韩寒、胡玮莳要么没读过李其纲的点评,要么读时没有注意或没记住(甚至可能韩寒根本不懂什么是“道林纸”),以后接受采访时只根据自己对现场的模糊印象随意发挥。

 

、“布”和“纸”

《破解韩寒补考题目之“破”朔迷离》部分内容:

不管怎样,各个当事人都同意李其纲当时往杯里扔的是纸,但怪异的是,韩寒在作文中写的却不是纸,而是布。李其纲现在对此的解释是:“‘布’和‘纸’没有差异,可以互换。”(李其纲《对“新概念作文大赛”的N个问号的N个回答》)既然没有差异,韩寒有何必要把“纸”说成“布”?

既然韩寒已事先知道题目,为什么会出现“纸”和“布”的偏差?一种可能是原先说好了扔布,但是在现场找不到碎布头,只好改扔纸。另一种可能是,原先说好了扔纸,但是在传话时发生了误会,例如“餐巾纸”被听成了“餐巾”,于是按写“布”来准备。从手稿看,韩寒在写下第一个“布”字前涂掉了一个字,似乎对该写“布”还是“纸”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还是按准备好的“布”来写,因为不知道如果改成“纸”,后面已按“布”准备好的部分是否会不通。

 

四、传说中《杯里窥人》

《韩寒现场作文<杯里窥人>只是传说》部分内容:

按照几个当事人比较一致的说法,补考本来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韩寒只用了一个小时就交卷。对这次好不容易争取来、有可能影响其人生轨迹的补考机会,韩寒为何如此草率对待,不把时间用足,令人不解。

《杯里窥人》这一连文献出处都列上、连难记的拉丁文都用上的写作特色,表明它不是现场的临时发挥,而是有一事先准本好的底稿,而且这一底稿只能是在能查阅资料的场所写成的。

仔细分析《杯里窥人》的内容,可以发现有些地方很像是抄写(或默写)出现了错误。这些错误有三类:

 

一、脱节。《杯里窥人》至少有二处前后文不连贯,跳跃性太大。一处是:“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为什么思想便向列子靠近?列子思想是什么?缺乏说明,让人读得莫名其妙。另一处是:“中国教育者是否知道,这和青少年犯罪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沾染社会,便会——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便会”什么?至少漏了一个表示“便会容易受到诱惑而犯罪”之类的意思的句子。突然转到“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显得很突兀。这些都像是抄写或默写时有所遗漏导致的文意不通。

 

二、错字。文中用到了一个拉丁词Corpusdelieti,但写错了,正确的写法应是Corpus delicti,这像是抄写时没有注意到空格,而且把c看成了e。

 

三、串行。请看文中一个段落: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

仔细推敲的话,会发现“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这句放错了位置,应该是放在最后才通顺。“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应该是“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的结果,而不是胡适被气死的结果。胡适被气死是对“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的感慨。如果改成这样,才通: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

所以文中的写法,是抄写时抄串了行,或是默写时记错了句子的顺序。如果是创作,不会出现这种次序颠倒的错误。

 

总之,不管是《杯里窥人》的写作特色,还是其中的抄写性错误,都表明《杯里窥人》不是现场作文,而是根据一篇已有的文章抄写或默写而成的。至于是考前背下文章然后在考场默写,还是把文章夹带到考场抄写,或是事先抄写好然后调包,难以确定。不管怎样,都表明该文由他人代笔,在补考时只用一小时一挥而就只是包装“天才”的传说。

 

补充资料(编者附): 

骗局:韩寒只是“排版获奖”?(倍魄)

 

回到目录    下一篇:(十二)寻找证据(《三重门》创作篇)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十一)寻找证据(新概念作文大赛篇) —- 作者:sleepwhile”

  1. (十)寻找证据(视频篇)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回到目录    下一篇:(十一)寻找证据(新概念作文大赛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