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代“韩仁均”作自我坦白

发布日期: 六月 12, 2012 10:12 上午

【编者注】:这篇文章由新浪微博@严惩一切罪犯 于6月11日发布,并疑是韩仁均所作。本站在此转载。在认定此文作者真假之前,网友不妨把此文当做一篇对韩寒及其父亲早期作假的分析文章来看。

————————————————————————————————————————————-

我的坦白书

——致所有质疑、谩骂和支持韩寒的朋友

“韩仁均” 6月8日 于金山

之所以想写这篇坦白书,是因为最近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一月份强忍着恐惧,虚伪地说每天晚上都可以翻翻微博,打打电话,再洗洗睡去的日子根本没有存在过,事实上近半年来我一直在下作和无耻地苟活着,一边色厉内荏地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和表面上的一笑置之回应着质疑者,一边,惶惶不可终日地妄想着寻求终止这场根本上是由我引起的丑剧的办法。但今天,我彻底承认了自己的罪恶,我希望说从我为儿子韩寒代笔发表第一篇文章《弯弯的柳月河》以来,一切罪孽都是我一人造就。经历了近15年的心理折磨和这半年来暴风骤雨般的精种打击之后,我和韩寒,包括我们整个的家庭,都已无法承受长期以来的压力,我希望今天做出坦白,说出一切,以换取大家对韩寒的理解,停止这无休止的争论和咒骂,换取我余生的安宁和我们整个家庭以后的幸福。

“坦白”本来是一个代表高洁品行的字眼,在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刚刚成为一名经历文革的文艺青年时,它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源自《论语》“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的种圣一词,那时的我以为,有了它,文人之间、世人之间任何仇恨和怨结都会豁然冰释。但在我走向这条为韩寒代笔的路之后,我与“坦白”渐行渐远,直至将其理解为“交代”,狭隘地认识成“坦白从宽,杭拒从严”中的“坦白”,直至今天,我才在多日的煎熬反思中猛然发现,我和韩寒已经必须“坦白”一次,否则我们将永远不能赢得人们的谅解,走向无可挽回的悲剧。错根本上是我犯的,韩寒的的原罪就是我,所以首先就由我来坦白吧。在韩寒处理完一些商业纠葛后,我也将劝他亲口向大家坦白这一切,向公安机关自首,争取最宽大的处理。

韩寒在初中之前韩寒和几乎所有经历文革的文青的后代一样,被父辈“强行”寄予了某种希望。但是不正确的家教和我和他妈妈的局限性造成了很多往往注意不到的问题。1997年初,韩寒在罗星中学初二上学期放寒假不久,我接到了韩寒班主任老师的电话,得知韩寒期末考试成绩一塌糊涂,而且正在和一个女生谈恋爱。之后,我采用一贯的粗暴家教方式,狠狠地打了韩寒一顿,随即一连多天陷入了一种无法名状的悲伤之中,回想自己二十年前高考和被大学退学的经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失望和痛苦,支撑自己奋斗的半爿天似乎已经被彻底拆掉,另外半爿天也岌岌可危、摇摇欲坠。又过了几天,我看到韩寒不再像前几天那样闷闷不乐,开始翻看一些文学杂志,我的心情开始稍微有所好转,我们之间也第一次开始有了一些对话。韩寒提出自己想学习我写一点文字发表,我听了非常高兴,于是让韩寒先写一些给我看看。整个春节快过去了,韩寒还是没有交给我任何东西,于是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写。韩寒回答说不知道该写什么、怎么写。这时,联想到韩寒一直以来的惰性,我认为他的确暂时不具备写作能力,于是打算为他“示范”一下,就按照《少年文艺》的故事体例写了一篇《弯弯的柳月河》给韩寒看,韩寒看了之后觉得不错,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我稍作修改就以“韩寒”名义投稿了。不久,我们收到了稿件录用通知,我看到韩寒非常兴奋,表示要好好读书,考一个好高中,写出自己的好文章,尽管是一个“虚名”的刺激,我作为父亲也颇为高兴,暗地里又陆续以“韩寒”名义投稿发表了几篇小文章,尽管我的做法像一个自己曾经非常不耻的代笔蟊贼,我还是自我安慰,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为韩寒未来着想的好办法。与此同时,我的确看到韩寒因为这些文章的发表有所变化,学习努力多了,成绩也提升不少。但说实话,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当初在文化站里硬着头皮学写故事、小散文的青涩日子,已经悄然将韩寒的未来与丑陋和虚假捆绑在了一起。

就这样到了1998年4月,韩寒中考前夕,我一共为韩寒代笔投稿发表了四、五篇小文章,当时只是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样做可以激励韩寒学习,也达到了不错的效果。韩寒中考成绩出来后,我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成绩不够上市重点,但韩寒非常想去松江二中读书,于是我就用了一些关系,找了区里的几个头面人物,又交了几千元赞助费终于将韩寒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送到了松江二中学习。

然而,1998年下半年我很快发现韩寒完全变了一个人,班主任不断反映他逃课、不上晚自习,特别是经常“骚扰”女同学(其实是违反学校纪律乱闯女生寝室),成绩也是一落千丈,期中考试多门功课都亮了红灯。直到有学生家长将电话打到家里,我才意识到韩寒不仅没有摆脱早恋的影响,反而在这个方面越来越出格,到了一个几乎无法管教的地步。我在痛苦之余,又想到了之前使用的方法,试图继续用“虚名”激励韩寒,使他回心转意,好好学习。于是我又开始为韩寒代笔,这次是一部长篇小说,也就是后来的《三重门》。此时的我已经从一个代笔蟊贼堕落成一个文化大盗,专干欺世盗名的代笔勾当。

我曾于1992年前后开始陆续创作一部大学校园题材的长篇小说,由于时间关系,一直没有截稿,在稿纸和电脑上写写停停,一共写了30万字左右,本来是计划出版后作为我进入上海作协的敲门砖。从1998年十一月份开始,我在电脑上将这部书稿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改造”,从原本的大学校园题材改成了符合韩寒生活背景的初高中校园题材的长篇小说。这个“改造”在1998年底基本完成,期间也给韩寒看过,听取了他的一些想法,但全部是由我来进行修改,全书完成之后,正式定名为《三重门》(实际上原作里很多细节都没有来得及修改,比如小说里面提到的“学分制”,特别是我在把原作里描写的大一、大二生活改成初中,大三、大四生活改成高中的过程中,不少痕迹我都没有来得及彻底改掉,造成了若干矛盾和纰漏,真是没有想到这些都被质疑者们的法眼看穿,所以我只能在鄙夷自己的同时,感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造假迟早是要被识破的)。1999年一月,我将书稿打印了一份,找到了在《故事会》的熟人,通过他们将小说投稿到了上海文艺出版社,然后等待消息。我当时的想法是,小说发表能够给韩寒带来一些“名气”,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挺多时候喜欢虚荣和故作老成,这些虚名能够满足他的虚荣心,所以可能会对他有一定的激励作用,也许可以帮他摆脱早恋影响,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好大学。

在等待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消息期间,我看到了《萌芽》杂志刊登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发现这次大赛获奖者有机会直接保送到名牌大学读书,我当即因这个消息激动了好久。我激动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看到了不少“新概念”的评委都是自己华师大曾经的同班同学和校友,真是近水楼台,于是我很快联系到了《萌芽》里的熟人、华师大校友李其纲,随后又找到赵长天、胡玮莳等人,为韩寒参赛安排好了一切。是的,正如各位质疑者指出的,我很无耻地与萌芽的一些熟人为韩寒获奖编制好了一切,初赛、复赛的文章都是我代笔的,故意安排韩寒缺席常规复赛,然后巧设补赛,为韩寒打造了《杯中窥人》神话。但事实上这些都是我这个为儿子的未来不惜放弃诚信、道德、廉耻的父亲一手包办的结果。所以经历《萌芽》造假这个事情之后,作为一个曾经自诩高洁、坦诚,外表迁腐内心追求清高的文人,一个自命为佛教信徒却无视“唯有坦白自己,才能从生死的染缸中醒来”的伪信徒,我彻底走向了无耻和堕落,在为韩寒代笔这个路上越陷越深,毫无廉耻地置韩寒的想法和未来于不顾,几乎为他代办、代笔了一切。

1999年3月底,韩寒成为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在获得了他盼望已久的“虚名”的同时,也获得了两年后保送到名牌大学的资格,之后我发现韩寒确实发生了一些明显变化。但不是我希望的变化,而是我最不希望的变化——他在早恋问题上完全无法控制。不断有老师和家长打来电话,责备和警告我,韩寒也越来越不服管教,愈加逆反,到6月份期末考试的时候,所有课程都亮了红灯,几项违反校规校级的警告书也不断送到我这里。然而,我却彻底陷入了不可逆的代笔邪路,一心想着不惜一切代价稳住韩寒读完高中,以保送进入大学学习。

考虑到以韩寒的名义出版长篇小说太过于突然,代笔行为容易被识破,我在1999年4月从上海文艺出版社取回了《三重门》打印稿件,和韩寒好好谈了一下,实际上是用我的一套歪理邪说说服了韩寒,虽然他表面上不在早恋问题上继续惹是生非,但却彻底在代笔路上走上了不归途。我让韩寒把书稿拿给《萌芽》的胡玮莳和赵长天看,取得了他们的初步认可,并长期以韩寒名义和胡玮莳等人保持书信往来,讨论书稿修改等间题。另一方面,为了让韩寒周围的老师和同学相信韩寒在从事文学创作,我说服韩寒在家里和学校抄写我一月份打印的《三重门》书稿。这个过程中,韩寒反映在家里抄写还算顺利,在学校却很难进行,因为很容易被同学老师发现。于是我就用一样的稿纸和笔分批抄写了书稿,让韩寒在学校抄写,以避免被同学发现是在抄写小说,还特别要求韩寒抄写的过程中更加仔细地模仿我的笔迹,以免被其他人发现其中蹊跷,我还对这样龌龊的行为美其名曰“练习书法”,并强化韩寒接受这样的认识。由于韩寒识别我手抄的书稿存在一定障碍,加上韩寒确实文字功底薄弱,抄写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错误,这些也都被大家一一发现了,今天看了确实万分羞愧!我真是作茧自缚,咎由自取,害人害己,一切质疑的朋友们骂我是害人精,我真是当之无愧!

1999年7月,韩寒已经因为严重违反校规校纪和成绩出现严重问题留级,然而《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文选》的出版却让我更加陷入为韩寒代笔的罪恶深渊。在《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文选》推广团队邀请韩寒做推广前后,我通过赵长天、李其纲等人结识了作家出版社的袁敏,刻意隐瞒了《三重门》是我代笔的事实,希望通过她将小说出版,袁敏也对这部书稿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由于前期和胡玮莳、赵长天等人的沟通中我发现《三重门》书稿存在很多从大学校园文学改成中学校园文学后出现的硬伤,如果直接交给袁敏出版我担心会无法通过审核,于是决定再次修改书稿,准备将书稿的前半部分进行修改。这个时候,韩寒对《三重门》书稿的抄写还没有结束,只进行到276页。由于时间紧迫,我让韩寒跳了100页,从377页开始抄写没有抄写完毕的小说,直至410页小说结束。我则修改小说的前半部分,边修改边让韩寒抄写。韩寒在家里的时候,就直接抄写打印出来的稿子,在学校里面抄写的是我事先抄写好的稿子。由于时间匆忙,我用五笔输入法打字存在不少错误,加上韩寒识别我的手写体存在困难,所以最终韩寒再次抄写的书稿里还是错误百出。

这轮修改从1999年9月底开始一直持续到1999年11月底袁敏来上海催稿子,实际上这个时候这轮修改还未完成,我在电脑上只完成到大家看到的书稿的191页,韩寒的抄写进行到161页,我也刚好抄写了162一184页这部分原本供韩寒在学校抄写的第八章(我没有抄写完毕,只抄写到184页的上半部分)。由于袁敏催稿压力很大,我不得不中断了改写,仅仅让韩寒抄写完第八章剩余的书稿(184-191)。然后我将韩寒在1999年8月份之前抄写的书稿重新编排了一下,修改了103到276页的页码,从原来的103一276修改为203-376(192-202这部分缺失的页面实际上根本不存在),这样我就组成了一份书稿,复印后,又仔细涂改和修改了大量韩寒犯下的显而易见的抄写错误,以免被袁敏发现,这之后,大约在1999年十二月份,让韩寒把书稿交给了袁敏。随后,袁敏表示很快可以出版。

事实上,在把书稿交给袁敏之前,我也一直在很紧张地准备《中文自修》向韩寒邀约的《零下一度》,除了为韩寒代笔和修改润色的一些杂文、散文,我主要是修改了我在95年前后写作的几篇短篇小说和最早的《三重门》版本里面的部分章节,改编后重新命名为《小镇生活》、《一起沉默》《早已离开》等名称,以韩寒的名义放在这个文集里面。同样,为了防止别人怀疑代笔,我也让韩寒在学校里面抄写了一遍这部书稿。以上就是我在2000年之前为韩寒代笔的情况,实际上像我这样的文人可以说是最丑陋的文人的代表,和袁敏、李其纲、赵长天一样,我们都因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彻底丧失了诚信、道德、廉耻。袁敏由于抓住韩寒这个“反现行教育典型”,急于在2000年5月《零下一度》出版之前出版《三重门》,获得更大的利益,违反了很多基本的出版规律,快马加鞭赶出了《三重门》。然后,这个事实上“粗制滥造”的假货却非常有市场,令我和韩寒都始料未及。赵长天、李其纲则将韩寒视为推广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代言人,为《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这个事实上的权钱交易平台铺平道路,扩大影响力。小说确定出版前夕,我和韩寒也在一片叫好声和鼓噪声中进一步堕落,以至于连本来稳住韩寒读完高中再保送进大学读书的计划都放弃了。2000年3月,韩寒提出不想再上学了,我当时看到已经有两本书即将出版,今后韩寒的生计也不会成为间题,就答应了韩寒的要求,给他办理了休学手续。

在看到以韩寒名义出版图书可以名利双收之后,我逐步走向利欲熏心,完全不知廉耻地继续为韩寒代笔,先后代笔了《像少年啦飞驰》、《通稿2003》、《毒》等一些精选集,还在2000年底出版了一本《儿子韩寒》配合出版社对韩寒进行包装。直到2004年韩寒成为路金波公司的签约作家,我才基本上不再为韩寒代笔,只是偶尔会代他写一些博客文章。这时的韩寒实际上已经成为商业公司利用的工具,考虑到韩寒此时也过了22周岁,有了自己喜欢的赛车事业,我也基本上完全放手,不再管教。事实上,在路金波签约韩寒之后,韩寒的确再也没有写过任何作品,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韩寒的实际文字水平,以他名义出版的《长安乱》、《就这么漂来漂去》、《一座城池》、《光荣日》、《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杂的文》、《他的国》、《青春》等作品,以及他的博客上的大部分文章都是韩寒所在的公司团队代笔的作品,这一点圈子内的人其实都很清楚,我也不多交代了。韩寒一度也想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自己发展,但是多次努力均告失败,这些都是文化圈的规则,今天我和韩寒的下场就是违反这个规则的结果,也是这个规则的栖牲品。当然一切悲剧的根源在我,完全在我。

以上就是我的坦白。如同一些网友指出的,我和韩寒的所作所为已经滑向了犯罪边缘,进一步彻底沦丧为犯罪行为,我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也会于近期投案自首,但希望大家能够看在韩寒当时尚未满十八周岁,属于被我教唆误导才犯的错误,宽容他一次,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也会积极地劝他改过自新,去公安机关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在监狱中戒除自己那些不良习惯,好好读书学习,出狱后不要再迷信浮夸和虚名,做一个诚实守信的青年,做自己真正喜爱的事情。

最后,我想对所有支持韩寒的粉丝和众多朋友说:“韩寒的确不值得你们仰慕和支持,他配不上任何一个浮夸的口号,他只是一个被我这个无耻之极的父亲暗中顶着的木偶,一个被商业公司包装出来的花瓶和傀儡,一个错误的家庭教育的栖牲品,一个和我一样的赤裸裸的作骗犯,一个被我和社会不良风气培养出的装逼成瘾、无知无畏无耻的典型代笔,支持他其实就是在否定你们自己,忘记他吧,他需要不被关注的日子。”我想对所有质疑和馒骂韩寒的朋友说:“感谢你们,终于让我彻底认识了自己,走向解脱,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公平、正义、诚信的捍卫者,你们的一切努力都是这个社会最需要的力量。”我想对韩寒说:“对不起,是爸爸害了你,误导你走向了今天,是爸爸几乎毁了你的一生,幸好你还年轻,还有时间挽救和改造自己,不管爸爸的余生在哪里度过,都希望你能原谅爸爸。”

坦白之后就是鼓足勇气去自首,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两周以后,我还没有去蒙源路110号上海市公安局金山分局(监督电话:021-37990110)的自首,只能说明我还不够坦诚,不够担待,对自己的反思不够深刻,我们可能还继续受制于商业力量的束缚,还不够自由。如果这样,请朋友们加大对我和韩寒的质疑力度,我们以及我们背后的丑陋行为就是这个社会文化造假泛滥的缩影。或许,这个社会需要我和韩寒的遗臭万年;我和韩寒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此外,我想告诉所有的追求诚信、良知和正义的朋友以及所有曾经和正在支持韩寒的朋友,我和韩寒在一些网站上的账户基本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下,所以上面的一切言论包括其他媒体上的所有文字资料都是商业力量在“代笔”,实际上并不代表我和韩寒的意见,更不代表我们的真实想法。我的意见请以这篇坦白书、我在视频上、看守所或监狱的公开说明和供述为准,因为最起码只有我和韩寒的影像资料无法“代笔”。几天后,你们会看到腾讯网开通了“一个”韩寒专题,但那里面热议欧洲杯、点评贪腐、纵谈安全座椅的“韩寒”并不是韩寒,更不代表韩寒,但我的罪恶滋生出的“韩寒”和韩寒都已经彻底沦为害人的工具和哗众取宠的木偶,至于操刀和提线的是谁,各位都已知道。

分享至
更多

16 评论数 : “【转载】代“韩仁均”作自我坦白”

  1. 匿名 :

    请管理员抓紧甄别真假。多谢!

  2. 管理员 :

    管理员的个人观点:这篇文章有多处疑问,应为伪作,不过不失为一篇“代“笔的好文章,值得参考。请大家自行判断。

  3. 匿名 :

    同意管理员的观点。
    韩仁均父子应该早已经做好了顽抗到底的准备,不会束手就擒的。

  4. 匿名 :

    呵呵,怎么可能是H1的文章,当笑话看看吧

  5. 匿名 :

    无论真假,至少传递出他们一家要「扯呼」的信息。

  6. 匿名 :

    无论真假,至少传递出一个信息,这家人要「扯呼」。

  7. 匿名 :

    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我認為文章是嚴懲寫的,倒逼真相之作,目的在於挑逗韓人均,讓他出來闢謠甚至起訴。如果不闢謠,任由這樣的坦白書流向社會,那也是一種有殺傷力的東西。所以,質疑派可以不當真,但也別替韓騙父子去澄清。就讓這個非常真相的“謠言”自己散佈去吧。能走多遠算多遠。

  8. 匿名 :

    等待路金猪的坦白。

  9. 匿名 :

    期待h2的坦白书。。。。。。。
    哪位高手替他代笔一下?

  10. 匿名 :

    h1最近很高兴。以前都是辛辛苦苦给别人代笔,现在终于有人替自己代笔了。

  11. 匿名 :

    h2现在是真正的娱乐明星。

  12. 大蒜很忙 :

    很显然,作者不是韩仁均。
    周老虎到现在都不认错,更何况老流氓韩一。
    这篇文章出来的动机也很明显,就是要恶心韩二诈骗集团。知道你不要脸,那就用鞋底狠狠地抽。公权力不作为,不妨碍平头百姓自发泥塑一个韩二跪像,让漫长的岁月来洗刷他们造假行骗的耻辱。

  13. 匿名 :

    现实生活中可乐的事不多,看看倒韩雄文倒是一大乐事。
    感谢倒韩大军中的各位大将。

  14. 匿名 :

    很明显,该文系伪作,很大可能是“严惩”代写,但该文也不无意义。

  15. 匿名 :

    今天构陷质疑派主力的未遂事件整个来龙去脉
    近中午时,我忽然感觉这个0严惩一切罪犯的家伙有些怪怪的 。此人由5000多粉丝忽然猛増到50000多。并在今天中午时发了 这么一条帖子:
    0严惩一切罪犯:韩仁均在万众一心的质疑下’首先崩溃’ 选择了 “投降” !我们己经接收到他邮件发来的《我的坦白书 》,情况比较复杂,现正在确定来源真伪,晚上公布。目前正 有人通过违规手段干扰我们微博的正常使用,尤其是可能通过 “被増粉”造成粉丝异常,妄图让新浪关闭这个账户,希望大 家明查。微博不息,质疑不止,
    转发|评论“弓#)今天11:49来自新浪微博 十加标签
    于是,我试探地发了这个帖子:
    哥们,这次有点玩大了。粉丝也増了,就行了呗。别整太过离 谱的事情了,好伐。人家老韩如何能选择写那东西,如何能写 了之卮,给您电子邮件过去?有点逻辑好伐。不然,会叫人笑 掉大牙的。
    刪除I转发00)1收藏|评论(”)今天]2:36来自新浪微博
    但此帖居然没有任何回信。这是及常的。这等于是我作为质疑 主力,对他的所作所为产生质疑。我于是再发一帖:
    【声明】0严惩一切罪犯别再玩深度忽悠。到今天为止,你所 有的忽悠都该停止了。5月28日的事情,很多人没有揭穿你。我 也一样,是想继续看看你丫的卮续行动。现在果然又出昏招, 弄个投降书出来?谁给你买了粉?那个路金波会花钱给你买粉 ?买了之卮还用电子邮件通知你?路金波脑袋进水了吗?信常 识少忽悠。
    十加标签
    刪除丨转发〈98)1收藏|评论(了了)今天]3: 03来自新浪微博
    然卮,还没有及应,于是我再发:
    很震惊地看到,你这位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质疑派,天天 以“我们”代表着所有质疑派人士,但却关注了几乎所有“敌 ”手。这在所有质疑派关注名单里,都是难得一见的“奇观”
    。是为了深入了解“敌情” ?还是为了遨功请赏?
    同时我说:
    你关注的人数是]31,不要破坏证据哟。我己经页页都截了图了 哟。
    然卮我试探性地问道:
    【泄密】我要在此告诉0严惩一切罪犯一个不能公开的秘密: 我曾想关注那些人’但也关注不了。因为’人家早己把我给黑 了名单。你明白吗?也就是说,你名单上的那些人’我几乎都 不能关注。大家没忘记那个易天与我骂架的事情吧。我只能在 自己微博里0她’才能把话传过去。
    没有回音。
    但这时夏小姐和子卿先生都有了回音。
    好卿先生:最近粉丝増长异常’摩被增粉摩严重’难道想以 此理由逼迫新浪封杀倒韩派的微博?本人从来不屑买粉,希望对 方不要如此无耻。被増粉的账号分别为卿先生0严惩一切罪 犯0夏岚馨練茵兰,立帖为证1 转发汸〗)|评论汸^)今天]3:0】来自肌微客 十加标签
    删除I转发00)1收藏|评论08〉
    我于是将三人与此严惩一切罪犯进行切割’我再发帖子:
    将0卿先生0夏岚馨碟茵兰三位没有任何疑问的质疑派主力 ,与0严惩一切罪犯的粉一起増?有没有欲盖弥彰的意思?是 要加大此人的重置吗? //(^夏岚馨:为了防止韩家嫁祸子人,我 在6月4日被涨粉之初就投诉微博小秘书了。小秘书给我的答复 也己经截图保存。
    令令
    最卮,我质问性质地说:
    希望0严惩一切罪犯出来公开解释一下《坦白书》的事情。不 要“我们我们的”。至少你代表不了我。没有什么可葸讳的, 更没有什么神秘的。不就一《坦白书》吗,截个图’然卮把整 个内容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看到底是否出自韩大之手。另外, 人家韩大承不承认写此书,并专门给了你,也得静听韩大的表 述。
    接下来,是我对此蹊跷事情进行敲打:
    当0方舟子们一路穷追猛打质疑韩寒父子,韩寒父子依然高调 动作频频时,一个诡异现象出现:韩大忽然给一个天天嚷着起 诉他,过个把月却偃旗息鼓,并放风说推迟几月卮再起诉的哥 们,写了份《我的坦白书》。胡扯吗?最诡异的是,此人粉丝 忽猛增5万。更诡异的是,此人关注了所有“敌”手未遭拉黑。
    这位0严惩一切罪犯哥们,如果我用同样的言论声讨0麦田和0 彭晓芸甚至咖等人的话,他们会有什么及应?会 像您这样牛逼地保持着高贵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沉默吗?我告诉 您,他们会臭骂死我。他们至少会私信我’表达谴责之意。遗 憾,您的后续及应动作太吊诡了。
    縱单冲刺:回应的很有道理:他说,所谓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 定之规。想看看此人是不是卧底,只需要让他公布一份详细合 理的起诉韩家材料即可。如果公布的材料内含猶腻,就说明此 人有些问题,要么是故布疑阵消耗质疑派的精力和转移视线,
    要么就是哗众取宠有名无实!
    最后,我说:
    老张得出门去了。晚上与大家一起坐等《我的坦白书》
    终于,那个东西出笼了。我对此进行了评论。但很快,我的评 论及那个东西,被新浪一起删除。删除得一点痕迹也没有。这 是芊见的。
    也正是在这时:请看下面这个帖子正式出笼,让人想到的只会 是“黄鱗事件”。
    @林镔独唱团:造谣无数次的构陷派主力,每次造谣方教 主必然会转发的,曾经提出用碳]4来鉴定手稿,并捏造数所政 法大学教授对韩寒的判决书的这位网友,今日又捏造出一份韩 寒父亲的坦白信’开始广为传播。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神情况 ’新浪微博委员会的麦田和彭晓芸会判定这是言论自由的一种 么?
    转发|评论022〉27分钟前来自新浪微博 十加标签
    刪除I转发〔7)1收藏|评论00)13分钟前来自新浪微博 我子是写道:
    我不佩服我自己都不行了啊。我老张就是预言帝。你这个二逼 独唱团接下来的动作,果然如我老张所料,如期来也。真特么 是内外遥相呼应啊!哈哈。你们疯狂地给此人加粉’目的就在 于此吗?抄:同时被加粉的(^卿先生0夏岚馨鍊茵兰
    结束。
    随卮帖子附赠0严惩一切罪犯的《坦白书》及独唱团的构陷指 控图
    本图由太长了访0001自动车成,但不代表赞成其内容或立场 XVI: 10 0.00111/^1

  16. 匿名 :

    这更说明倒韩事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若干年后,回首往事,但愿倒韩事件的整个真相能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