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乱弹系列之证据二 作者:草民乱弹

发布日期: 六月 12, 2012 9:58 下午

(六)证据之二
  本以为不需要就证据的问题再啰嗦,非专业的广大网民从常识和逻辑上进行了概括、归纳和总结,专业的一些网民则区分了刑事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差异,解释清楚了什么是“有罪推定”,什么是“无罪推定”,也对适用的具体范围和在不同领域证据规则进行了阐述,想来大家都已经明了。
  不料吴忠民同学制造“倫窥”言论后,大堆韩粉兴高采烈地要求方舟子同学自证清白,同时还宣布:你不自证就是承认。草民虽然脑残,却也为韩粉深表担忧:如此推论,岂不自设囹圄?
  不得不再次滥竽充数,就证据相关问题乱弹,也算是给天涯5000页的献礼。
  对于犯罪嫌疑人,沉默是项权利,这是刑事领域的通识和基本原则。尽管在中国刑法中没有被承认,甚至相反地要求配合调查,以便争取“坦白从宽”,但司法机构却不得不面对现实中的沉默权。检察院检控你是小偷,你可以不表态,不表态并不代表承认,法院当然不能凭此定案,一定是要检察院拿证据的。韩粉宣布不自证就是承认的逻辑显然谬误,不然哪天检察院检控你是小偷岂不你就是小偷?
  国内的民事领域当事人也没有沉默权的规制,但同样的道理,对对方的主张,你可以保持沉默。方舟子同学有权沉默,韩寒同学也有权沉默,简单地说他们都可以针对他们的言论不做任何回应。这时候就回到最基本的民事举证原则上来了:谁主张谁举证。吴忠民同学说方舟子同学“倫窥”,就得举证证明“倫窥”的事实,否则就是造谣,轻则承担民事责任,重则可能有牢狱之灾。吴忠民同学一看方舟子同学要动真格,左躲右闪,先说只说姓方的,没说是方舟子同学,接着说不是原创,是N年前在网上有过的言论,这都是想逃避法律责任表现。可惜没用,这次是跑不掉了,方舟子同学昨天在微博上宣布已签署授权书诉诸法律,同时还宣布追究其他侵权人的责任,看来吴忠民等同学是在劫难逃了。
  看完上面的,理解力好的韩粉估计会欣喜若狂:牺牲一个吴忠民同学,可以马上如法炮制法办方舟子同学!
  且慢!方舟子同学认为韩寒同学代笔时方舟子需要证明韩寒同学有代笔么?
  韩粉理直气壮:当然!不是谁主张谁举证么?没有证据就是构陷!
  方舟子同学是通过对署名韩寒同学的文章、韩寒同学公开的采访录像进行分析,再比较其中大量矛盾之处得出自己的结论:韩寒同学代笔甚至作假。这可有别于吴忠民同学的情形,吴忠民同学并没有文本分析作为前提。吴忠民同学就算是转发他人信息,其本人及首发人无法举证证明“偷窥”事实,即构成捏造事实诽谤造谣。吴法天同学举的例子可以很好说明区别所在。而且,方舟子同学文本分析的行为就是在署名韩寒同学的文章基础上进行的,方舟了同学向法庭提交署名韩寒同学的文章和韩寒同学公开的采访录像即是举证:用于证明自己分析的结论具有相应的合理性。(其实有些证据已经可以直接证明韩寒同学自己承认作假,广大韩粉视而不见或胡乱解释而已。)
  韩粉继续:文本分析就可以胡说八道,就可以构陷了么?一样也是造谣!
  文本分析当然不可以胡说八道,必须依靠逻辑进行分析研究,必须言之有理,方舟子同学的针对韩寒的文章难道没有道理?
  韩粉暴怒:当然无理,纯属构陷,□□□□(此处略去5万字)。
  是否有理,见仁见智,或曰言论自由,或曰结论过偏,或曰造谣污蔑,每个人都自由心证。但是,自由心证的过程必须尊重证据、尊重常识和逻辑,不可能纯粹臆想,而有权决断是非的法官,更是应该如此。
  在双方存在分歧或争论的情况下,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是尊重法律的基本表现。韩寒同学曾经就此造桥诉诸法律,但却找个理由撤诉,更有另案无声无息。何故如此?不相信法律还是不相信自己?是放过方舟子同学还是放过自己?
  一般情况下,文学作品的署名作者会被认定为该文学作品著作权的权利人,但是,方舟子同学并非非法使用署名韩寒同学的作品,而且是针对署名韩寒同学的作品进行分析,提出自己观点,并进行质疑:此作品不可能是韩寒同学所写(有人主张方舟子同学此表述已超出了质疑范围)。方舟子同学主张署名韩寒同学作品并非韩寒同学所写,陶鑫良同学等豪华律师团成员除了主张名誉侵权外还主张侵害署名权。就名誉侵权案而言,如果当真开打,方舟子同学提供了署名韩寒同学的文学作品、韩寒同学公开的采访录像后,法官会根据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是否接受方舟子同学的观点。但是,即使法官不认可方舟子同学所主张的韩寒同学代笔的观点,也完全可能基于保护言论自由而不会认定侵权,更不会认定存在过错,进而驳回韩寒同学的请求,或许这是韩寒同学撤诉的重要原因之一。
  或许不仅仅是败诉可能性较大的因素促成韩寒同学撤诉。
  虽然只是名誉侵权案,但网民收集到的证据可谓堆积如山,都可以成为方舟子同学的有力武器,方舟子同学甚至可以申请法官收集证据,而法官也可以依法主动调查证据,所以诉讼并非韩寒同学的上佳选择。为了争取胜诉,韩寒同学与豪华律师团也进行了努力,希望通过造桥争取某法院的受理。毕竟法院不是韩寒同学家开的,也不是陶鑫良同学开的,尽管陶鑫良同学与某法院存在某种联系,但也肯定无法控制此类影响极大的重大案件。事后李海鹏同学深海立功,诱使韩寒同学曝光了造桥行为,将韩寒同学与豪华律师团一网打尽,更是固定了有效证据:即使韩寒同学再说“这话特别不是我说的”,司法部门正常的从业人员都会采信《人物》中的表述,凭此已可进行相应的处罚和惩戒。
  尽管只是韩寒同学作为原告的名誉侵权案,但法官如果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采纳了前述不利于韩寒同学的证据,尽管作品署名韩寒同学,法官仍有权再行分配举证责任,要求韩寒同学证明作品为其本人所创作,这才要了韩寒同学及其利益集团的命:没有任何退路,一战而全败。而且韩寒同学当时已口出狂言要出版《光明与磊落》,不出则食言,就算官司不输也输舆论;出了却可能输官司,左右为难,只好选择先出书以壮声势,同时撤诉拖延战线——尽管撤诉不名誉,但也只好两害相侵取其轻了。
  路金波同学出版韩寒同学的《光明与磊落》,不仅迫使韩寒同学撤诉,而且给广大网民起诉韩寒同学提供了最重要的证据,也给“严惩一切罪犯”同学等“打虎团队”提供了最直接的证据,倒寒之心昭然若揭,倒寒之功仅次于方舟子同学。
  刑事案件中的证据问题草民已通六窍,不敢妄言,以免流谬,有待专业人员进一步分析,草民仅就网民起诉韩寒同学相关证据问题乱弹一二。
  购买了署名韩寒同学作品的消费者如果起诉韩寒同学及其出版社、销售书店,其中也涉及大量证据问题,最重要的还是举证责任问题。正常情况下原告以被告造假为由主张被告承担赔偿责任,需要原告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被告造假。原告需要将各网友收集到的证据在专业律师的帮助下进行梳理,从不同角度证实、印证被告造假;同时也可以申请法官收集自己无法收集的证据,比如仍然存在于《萌芽》的韩寒同学的两篇作文手稿原件(鉴定时必须是原件才能作为鉴定对象);也可以凭术术同学此前在网上就“单代”进行解释的录像申请术术同学出庭作证,同时申请到保存有原始录像的机构调取“单代”通话时的音像资料进行鉴定。
  证据规则具有一定的灵活性,法官对每项证据都会有相应的判断,同时也会将所有证据统一进行考量,在不同的阶段,还会根据证据的掌握情况等因素进行举证责任的再行配置,所以即便是民事诉讼,仍然有可能获得真相。(韩粉提醒:吴忠民同学也有机会!呵呵,骑驴看戏。)
  通过以民事诉讼起诉韩寒,可以迫使法官对署名韩寒同学的作品是否韩寒同学本人所写给出结论,在此过程中法官一定会非常慎重,会认真履行职责,毕竟事关重大;通过一系列的举证,可以促使法官采纳原告主张,进而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当然了,在此过程中,法官如果认为可能涉及刑事犯罪而以“先刑后民”的方式中止审理,则可以进一步转入刑事案件的立案及侦查,那时国家有关机关是可以上技术手段的,广大网民的任何信息都将为破案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分享至
更多

3 评论数 : “草民乱弹系列之证据二 作者:草民乱弹”

  1. 祝北平博客 :

    :sbq: :sbq: :sbq: :sbq: :sbq:

  2. 匿名 :

    分析的太精辟了

  3. 匿名 :

    支持一下。 :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