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不起来的脊梁-中国式的知识分子 —- 作者:见怪不怪

发布日期: 六月 14, 2012 8:50 上午

记得2000年,我在参加某省电网数字化管理的项目时,我在中国科学院的一个朋友在一次招标会上大谈“数字地球”。当我私下向他请教“数字地球”的含义时,他感到非常不解,反问我,你难道不知道美国副总统的新年讲话吗?我感到困惑:美国副总统新年讲话与我何干?

后来才知道:是美国副总统戈尔在新年讲话中提到了“数字地球”的概念。据说这一“数字地球”的概念被几名北京大学的权威教授迅速加以演化,大势宣扬,终于感动了中央,他们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几亿元的科研项目。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也没有见到“数字地球”的影子。

2003年非典时期,英雄辈出。广东的一位抗击非典的医学专家也因此声名远扬,后来成为了中国科学院的院士。然而,让我感到不解的是:非典过后,人们好像突然觉得疫苗的重要性。各个科研机构奋勇争先,不断有疫苗研制成功的捷报传出。我们这位医学专家大概也得到了几亿元研究非典疫苗的经费,而且还不断地告诫人们非典随时会回来。

近十年过去了,没有人见到非典的影子,也没有人问过:既然非典病毒是从动物偶然“跳”到了人的身上,那么下一个偶然会这么快到来吗?即使,两个偶然奇迹般地连续发生了,下一种非典病毒还会是上一种非典病毒吗?从原来病毒提取的疫苗,还会有用吗?

这两年,又有科学家开始大力宣扬物联网了,神乎其神地说,我们马上就要连砂子都可以联网了,千万不能错过这列高科技的快车。据说,有些地方政府已将开始大建特建物联网的科技园了。估计中央政府又要开始出钱了或者已经出了不少钱了。

将一项技术或偶发性的瘟疫说成是一种趋势,不去静下心来研究具体技术问题或医学防治问题,而去趁机炒作自己,忽悠政府,运作项目,这大概是中国相当一批科学家的特色。将外国总统的讲话当作圣旨一样向中国传播,更让人哭笑不得。

当自然科学家都学会了忽悠,社会学科的专家就更是各显神通了。

堂堂北京大学的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在微博上粗口大骂,在电视台上5次高叫香港人是狗;著名中国人民大学的学者张鸣在视频采访中更是脏话连篇,语无伦次;蜚声《百家讲坛》的三国专家易中天半遮半掩地暗捧着已经被揭穿的青年偶像韩寒;玉石鉴赏泰斗周南泉将根本不会存在的汉代玉凳硬说成国宝;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伯达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竟然为骗子自制的“金缕玉衣”开出24亿元的天价评估。

等等,举不胜举。中国的知识分子仿佛昨天还是威权的奴才,为领袖们的亩产万斤粮进行着科学的论证,今天又变成了金钱的奴才,为老板们的宏伟运作提供着学术的鉴定。总之,不是被人奴役着,就是被物奴役着。科学家们忽悠着政府,社会学者们忽悠着大众。

将一个7门功课包括语文课都不及格的高中生,韩寒,包装成具有文学天才的青年偶像,忽悠了中国青少年十几年,这大概是我们中国社会这些知识精英登峰造极的杰作了。这十几年来不知有多少作家、评论家、学者、出版人、媒体人参与其中?或者是有意造假,或者是顺水推舟,或者是假意奉承,或者是真情投入。

在中国,知识分子常常被人们看成一个阶层,在文化大革命中,是臭老九阶层,人人避之不及;改革开放以后,又变成了精英阶层,个个又都想挤进这个阶层。原来读过书的,现在上过大学的,常常都自认为是知识分子阶层了。更不用说大学教授了。成为了知识分子好像就更文明、更开化、更有智慧,甚至更有了良心,成了国家的脊梁。所以,读了一点书就成了知识分子,成了知识分子就掌握了真理,掌握了真理说话就有了分量。最近,为打击方舟子的名誉,有156个人自称为海内外学人上书社会科学院要求处理一个硕士(方舟子之妻)论文造假的问题就恰好说明了这一点:海内外学人等于知识分子,知识分子说话就要得到重视。这些人自称为海内外学人就不足为怪了。

知识分子的英文是Intellectual。根据维基词典的解释,知识分子包括三种人:1、具有抽象并且博学的思想和理论的人;2、唯一所从事的专业是产生和传播思想的人;3、他或她在文化和艺术领域的知识已经给予他或她在公共领域具有足够的知识权威的人。换句话说,知识分子应该是那些在思想领域有卓越贡献或造诣的人。不是上了大学,成了有点名气的大学教授或者在著名的大学教书就可以成为知识分子。将7门功课不及格,靠包装成为青年偶像的人称之为公共知识分子,即所谓的公知,就更是对这个国家全民智商的亵渎。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如果有人想将那些自我标榜为知识分子,并有极强功利心的所谓知识精英们算成脊梁的话,恐怕也只能算成挺不起来的脊梁。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c4158701010p19.html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挺不起来的脊梁-中国式的知识分子 —- 作者:见怪不怪”

  1. 匿名 :

    “将7门功课不及格,靠包装成为青年偶像的人称之为公共知识分子,即所谓的公知,就更是对这个国家全民智商的亵渎。”
    7门功课不及格没关系,只要努力确可成为知识分子。但是,十三年后其实他还是个满口脏话的小混混,而那些知识分子把他推为当代鲁迅。穿帮后又一声不响,这样的知识分子没有也巴,没有了他们,还可以减轻纳税人的负担。看了他们的表现,真想说脏话。

  2. 匿名 :

    这个国家怎么啦?骗子、傻子横行……感觉快亡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