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微博群体心理分析 作者:刳心子

发布日期: 六月 15, 2012 9:49 上午

乌合之众:微博群体心理分析

 作者:刳心子

前言 下面黑体字都取自法国心理学家庞勒的经典著作《乌合之众》用作分析的大前提,红体字是本人的论证。

在集体心理中,个人的才智被削弱了,从而他们的个性也被削弱了,异质性被同质性所吞没,无意识的品质占据了上风。

韩寒在网上粉丝最起码有几千万,但为什么总是以同一种面目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且总是一种非理性、狂热、不讲礼仪、爱爆粗口的形象。里面甚至包括大量在女性。原因在于群体模糊了他们的判断力,使得本来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人都呈现出同一种本能状态。 

群体累加在一起的只有愚蠢,而不是天生的智慧。

挺韩派里面有大量社会精英:律师、知名媒体人、法学领袖、职业投资人、著名作家、名校教授。这些人之所以在韩战里面表现大跌眼镜,纷纷跌倒坑里面去了。不是因为其本身智力低下或思维短路,而是因为他们形成了一个以韩寒为最高领袖的群体。在群体里面智商的上限是韩寒。那下限是什么?作业本吧

情因暗示和互相传染作用而转向一个共同的方向,以及立刻把暗示的观点转化为行动的倾向,是组成群体的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

在韩寒的网络世界里面,有一个特殊的群体:韩寒防暴队。这只防暴队曾经是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噩梦,他们攻击一切能找到的攻击对象。而韩寒在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指名攻击的对象,即这群狂热的信徒,是首先在内心揣测韩寒的圣意,然后就猛扑向任何一个有可能对韩寒造成威胁的对象。如果,韩寒再稍微有一点暗示,那么他们便会鏖战通宵去击垮某一个博客写手。这有点像邪教吧。。。

   单单是个体变成一个有机群体的成员这个事实,就能使他在文明的台阶上退好几步。孤立的他可能是一个有教养的个人,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野蛮人——即一个行为受本能控制的动物。

在打作孽本假的过程中,很多年轻的、看起来接受过完整九年义务教育的女孩子,不停地对质疑者进行人身攻击,她们上一秒还在给癌症病人送去祝福,下一秒就对质疑者进行猛烈

的人身攻击。作为个体的她们应该是或可爱或知性或萝莉或御姐的,但作为群体的她们则完全丧失了女性用应有的一切特性,完完全全堕落到和作业本一个水平线。

   孤立的个体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以我在微博中的观察来看,大多数水军好像没有个体意识一样地反复向攻击对象嘶吼同一件事情。即使情势发生了变更,他们也不会改变自己的行为。就好像飞蛾扑火或老鼠前赴后继地投入大海一样

群体虽然有着各种狂乱的愿望,他们却不能持久,群体没有任何能力做长远的打算和思考。

现在韩粉在方舟子博客里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虽然我不是韩粉。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也反应了他们内心对领袖的怀疑。 

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让我们的判断力彻底麻木。群众就像个人一样,总是需要对一切事情有现成的意见,这些意见的普遍性与他们的是对是错全无关系,他们只受制于名望。

呵呵,这我就不说了,例子太多了。点开任何一个人的关注栏,百分之百都是有“名望”的人。

我们始终认为,一种正确的观念很容易被接受。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旧观念很难被消除,对待同一个明显的道理,有理性的人或许会接受,但是换成缺乏理性的人,则很快会被他无意识的自我带回原来的观点,  人们将会看到,过不了几天他便会故态复萌,用同样的语言重新提出他过去的证明。所以说,群体很容易处在旧观念的影响之下。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一种情感;只有这种观念,才是影响着我们的言行举止最隐秘的动机。这就意味着,只要观念能够深入到群体的头脑之中,并且产生了一系列效果时,和它对抗是徒劳的。
这就导致了一个社会学现象:所有的群体都很难被动摇。

这也导致了一个微博现象:所有的韩粉、作孽粉都很难被动摇。

韩寒代笔铁证如山,这里我就不赘述了。但是对这一简单的事实,大部分应该是很睿智的知名人士居然很难接受。有人甚至采用退出微博这样的极端方式来表明拒不接受事实的强硬态度。我之前很难理解一个从小成绩优秀,一路名校且在国外顶尖学府接受过严格学术训练

并且任职于中国一流大学的优秀学者为什么会如此痴愚,这种只能发生在杨丽娟身上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一个博士身上?看了《乌合之众》之后,我有点明白了。明白之后也有点为中国的教育担心了。

自从,我质疑作业本之后,经常有作业本的粉丝爆粗口“质疑”我为什么要质疑作业本,认为我不应该质疑一个如此有爱心的人士。并且认为我素质太差。我反问其中一位:“作业本在长微博里面恶意谩骂攻击方舟子和其夫人,是一种很有素质的行为吗?”她说:“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我就喜欢他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无语吧。

在18世纪早期的岁月中,全欧洲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被一种人的疯狂行为所吸引了,他们来自欧洲各地,从事着各不相同的职业,但是却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圣梅达尔的痉挛者”。
    这群人通常会聚集在他们最敬爱的圣?帕里斯神父的墓前,互相交流着如何进入一种奇妙的癫狂状态,目的在于带来身体上的某种奇迹。
    在这群人中流传着这样一种信念,他们深信那位圣?帕里斯神父能够治愈所有的疾病。于是每天通往墓地的大路都会被大批蜂拥而至的患者堵塞,一些人在墓前下跪、虔诚祈祷;另外一些人则尖声嚎叫。而一旦当墓地的一边有二十个女人进入了痉挛状态,墓地的另一边就会有更多的人这样。
    在圣梅达尔痉挛者这桩事例中,存在着典型的观察力丧失现象,哪怕这种观察力还能存之寸许,那么他们就会意识到,这种所谓身体上的奇迹其实是癫痫之类的癔症,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之下被诱发出来,但是当个体融入了群体之后,由于期待意识的作用,当第一个人进入了痉挛状态之后,这种相互的暗示就会迅速传染,从而引起群体性的狂乱。
    在历史上经常出现的此类集体幻觉中,诱发机制莫不如此。而这种幻觉又似乎具备一切公认的真实性特点,这因为它是被成千上万人观察到的现象。

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似乎也出现了这种现象,我把这叫做:韩天才现象。 

http://tieba.baidu.com/p/1586864513?pn=1

有教授称:韩寒的贡献比中国所有教授加起来都大。

某公知称:韩寒是中国最后的希望,是中国人的良心。

有知名女性称:一看韩寒就清爽,一看方舟子便浊气。

有人说:韩寒应该当总统。

有人说:方舟子相由心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韩寒高大帅气,肯定是方舟子错了。

总而言之,韩战颠覆了,中国精英阶层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我也似乎找到中国为什么总是如此愚昧落后贫穷的根源了。

那为什么,这些社会精英会在如此简单的事实面前会错误判断呢?我不想简单地说他们蠢,他们之所有会犯如此大的错误是有深层的心理原因的。

我总结了一下,认为有如下几个原因。

1 从众心理+中国的站队文化=全军覆没

2 光环效应+13年代笔=文学天才

3 韩寒被刻意包装成体制教反叛者,而自由派的公知在内心也厌恶体制,但限于体制内身份不好太直接对体制进行攻击,韩寒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情,他理所当然会对其进行支持。

4正如上面的例子所示,这是一种集体幻觉,首先出现在某一个名望较高的人物脑中,接着便在集体中迅速感染。

群体中的智力泯灭

    一旦当人的智力品质泯灭,独立思考能力被严重消弭的时候,此时的判断力和逻辑都任由暗示与传染的作用引导,转向一个共同的趋势。这样一来,暗示的方向就会立即成为判断的结果,又反过来进一步吞噬残存的智力品质,这就构成了群体智力泯灭的惊人机制。
    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就可以发现群体中个人智力泯灭存在着以下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自我意识模糊;
    第二个阶段是独立思考能力下降;
    第三个阶段是判断力与逻辑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趋同一致;
    第四个阶段是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彻底反噬。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一个头脑非常严谨的个人不复存在,他成为了群体中的一分子,成为了一个不俱备逻辑能力与判断力的智力泯灭者。

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剧。我真诚地希望,中国的意见领袖在经历方寒之战的惨败之后,能好好地反思自己。

注:本文摘自 新浪博客 @刳心子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