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质疑韩寒看公知们的“君子剑” —-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2012/3/7

发布日期: 六月 15, 2012 10:02 下午

在韩寒代笔的质疑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群公知们的表演是非常可笑的,他们的言论没有常识,与以往他们所信奉的道德理念是完全不符合的,他们的行为让世人看到的就是他们在挥舞着类似岳不群的君子剑,在君子背后的腌臜是难以被一般人所发现的。

中国的公知们的行为经常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们对常识的认识一直停留在非常低级的水平上。历史上甚至搞农业的也会相信亩产万斤,甚至科学家也会相信水能变油。他们都没有信仰,缺乏常识。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树立韩寒这个偶像,也是出于非常自私的目的,他们认为能利用韩寒说一些他们不敢说不便说的话,至于是否欺骗公众,他们根本不关心,他们也认为公众都是傻瓜,有时候他们也互相欺骗。中国人只相信奇迹不相信常识,所以这个骗局就成功了。

天才是会有的,但是天才有他成长的过程和轨迹,有人提及了哈利波特的作者是家庭妇女,但是她也有她的天才背景,但你查她的成长史,她在中学是优秀学生代表,在大学主攻英国古典文学。这就是天才成长的过程和背景,这就是常识。萧伯纳确实不会当众写作,但他会当众谈他的工作,福尔摩斯也不会当众破案,但他会当众讲解我破案的过程,这种状态是自然的,是无法掩饰的。不喜欢接受采访的作家很多,但从来不谈自己作品的作家不存在。这是反常识的,世界上几十万作家,从来不谈文学甚至从来不谈自己作品的只有一个,而且十多年一贯如此,十多年他只在电脑后当作家,他一出面,就是赛车手,娱乐明星,十多年就这样,这是很奇怪的。这种状态无法用性格解释,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他本来就不是作家,当然他也就表现不出任何作家的生活状态。这就合理了。假如你听说贝克汉姆写七八部长篇小说,或者JK罗琳获得法网冠军,你感觉如何?

对于这些常识在西方是被提高到非常重要的地位,在西方司法当中心证的来源就是社会常识和逻辑关系,也就是说这样的常识是可以形成司法上的证据的,但是在中国的公知眼中,这些常识反而一文不值,根据常识的质疑变成了诽谤。在中国的古代,对于这些社会常识也是有重要的地位的,中国国学的考据最主要的证据形成也是依据常识,在考据学当中是叫做理证的,只有到了现在中国所谓的公知的嘴里,这样的常识变得无关紧要。我们如果更深入的看一下这些社会常识,这些常识实际上就是和社会的共识和普遍的价值观,我们更进一步的说这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西方所推崇和所依据的社会常识,就是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但是中国的公知们满嘴的普世价值,却对于真正的普世价值本源问题采取了双重标准,他们眼中的普世价值变成了与中国价值观对立的部分,而对立的只不过是西方普世价值当中很少的部分,很多对立还来自文化和信仰的差异没有对错,他们对于中外一直的各种社会常识以及这些常识的应用,却完全采取不同的标准和做法。

对于西方社会的走向光明,其普世价值的根本是让社会追求真善美,虽然真善美在不同的社会认知有所不同,但是绝对是要对于真善美的追求不应当改变,但是中国的公知们的眼里就是中外的文化、制度和观念上的差别,而对于探知真善美的追求却视而不见,他们重视的是普世价值的形式而不是其本质,这样的普世价值之剑也就成为了岳不群似的君子剑了,在韩寒问题上我们看不到对于真理、真相的探究精神,这与西方的普世价值是完全不同的,西方当年对于克林顿的拉链门是如何的紧追不舍,类似的问题到了中国公知的嘴里有要变成对于个人隐私的不尊重了。西方的普世价值最核心的就是真善美,就是在于对真相的无休止的探究,但是这些公知们对于真相的探究在韩寒的问题上是毫无兴趣,尤其是西方利用常识和逻辑的心证的方式探究真相,在韩寒的问题上竟然成为了诽谤。

在没有心证的背景下韩寒的代笔问题很难解决,因为不会有人出来承认代笔这回事,就算承认呢也难以证明是自己代笔,现在靠韩寒赚钱的那些人会不择手段达到目的,中国的知识分子会为私利保全他,在中国没有真相只有博弈,他们不喜欢真相,一谈真相他们就歇斯底里。韩阵营的逻辑和周老虎完全一样:尽管大量事实都证明周正龙的华南虎照片是伪造的,把“周正龙撒谎”这个命题证明到了99.999…%,但只要周自己不承认,甚至说狠话、撒泼,甚至威胁要控告对方,那么质疑周正龙的人都是在诬陷他。为什么这么多知识分子这次不能就事论事呢?原因很多。曾经捧过韩寒而难改口,在发表意见之前沒仔细作过研究,内心善良加轻信,不喜欢方舟子,不一而足。但是,我看信力建先生一番直率的言论大概是道出了不少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人内心的担忧:“如果韩寒被搞掉,中国将倒退20年;如果连挺韩寒的众多知识分子都被搞掉,中国将回到文革。”这话是过头了,但里面的意思还是很清楚的:南方报系和大量的知识分子多年追捧着韩寒,他们与韩寒的渊源较深,韩寒如果陨落的确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中国很多名人的博客,都不是自己写的。如果一旦意识到韩寒有重大欺诈嫌疑还要继续坚持保护韩寒,并且仅凭手中所控制的一部分媒体就能对韩寒进行成功保护的话,那么中国就不是倒退到文革了,而是倒退到世界历史上都找不到的黑暗地方去了。我们可以想一下,中国古代对于四书五经是何等的推崇,在儒生的眼中是何等神圣,如果四书五经有被考据证伪会如何?但是中国的先儒们却本着严谨的考据精神进行分析,也从来不禁止这样的考据,言论是自由的,对于真相的探求是执着的,但是中国现在的公知们却对于一个叫做韩寒的人做不到这一点,而且要上纲到所谓的现代文字狱的地步,这正常吗?这不违背常识吗?他们的背后有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那些提及普世价值的公知,在韩寒问题让完全丧失了普世价值当中的常识,完全是一个双重标准,就如他们在西方国家自己的价值社会、信用社会已经遭受巨大危机的今天,还在宣扬普世价值的西方不败,还在宣扬着西方给中国的药方,要中国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让中国把核心产业和核心利益的控制权从政府手中交出来,交给所谓的民间经济,但是外资和西方资本都是这个民间经济的范畴,中国老百姓的资金能够接盘吗?这些也是常识的问题。对于这些公知们对于常识就真的不了解得如同愚民吗?这与他们的知识水平相比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们的话不是一个公允爱国的立场下说的,对此的认识也是可以通过常识和逻辑得出的,就如天才的成长有一贯性的常识一样,对于他们的做法也是有一贯性的常识性的认识,在韩寒问题上他们的表演,更有助于让世人看清他们的一贯做法,因为在其他理论领域学术水平要求比较高,大家看清楚是不易的,但是在韩寒的文学层面上,大家还是可以看得比较清楚的,这样的表演是让公众看到公知他们是怎样挥舞着岳不群式的君子剑在中国指手画脚的,普世价值是怎样的在一群伪君子的私利下变成了虚伪的表演,他们说什么不重要,韩寒是否被确证也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让大家看到他们的讲话违反常识和逻辑,也就是违反了他们一贯所宣扬的普世价值,这样的自相矛盾的表演,让大家认清楚他们的君子剑最重要,让社会对于他们的一贯做法有一个心证和常识性的认识最关键。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1101d0102e1h8.html

分享至
更多

3 评论数 : “从质疑韩寒看公知们的“君子剑” —- 作者:谁是谁非任评说 2012/3/7”

  1. 匿名 :

    韩憨已经代替公知们表态了,承认他们是臭公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2. 匿名 :

    作者相当有水平。我也一直想不同,可以把《三国》品得那么好,怎么就品不出一个很低级的骗子呢?还有茅于轼的脑残话,小学生都知道不对的。看来有些公知的水平远不如一部分草根!

  3. 匿名 :

    其实,三国,易中天也没品出什么味来,都是说别人的话,老易自己根本就没什么观点。
    所谓品三国,更像是说三国评书一样,只是因为喜欢三国的人多,所以就让老易沾了点光。有了点小名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