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刘菊花罪,何患无词——龟笑鳖短尾 作者:linys

发布日期: 六月 15, 2012 5:33 下午

唐吉珂德按:本文是我在搜集倒韩“精选好文”时,因选择对“154名海内外学人”上书方舟子妻事件之批驳文章,在网上无意中搜索到的。该文章对这“154名海内外学人”中比较有名的几个人进行了深刻的揭批。从行文看,本文作者是一位学术界资深人士,对于徐友渔、刘道玉等学术界人士,葛辛(亦明)、刘实等方黑人士可谓知根知底,如数家珍,因而对这些人的揭批显得非常到位。尤其对于方黑对方舟子的种种诬蔑,本文也给出了准确的批驳,在此谢谢这位作者的独到眼光。

看过本文之后,我一面觉得对这些所谓“海内外”学人之下作的批评大呼痛快,另一面也对于中国学术界环境和社会诚信的极端缺失深感失望。中国实在太缺方舟子这样的人了。

本次倒寒事件中,我学到了非常多的知识,但最让我感触的,则是方舟子们的实干精神。空谈误国,社会的假丑恶不会自行消失。只有亲身投入,才能真正实现重树社会诚信的正义目标。

最后做一下说明,因本文搜自网上,本文第五部分的搜图没有找到。哪位网友找到的话,请发给我,谢谢。

欲加刘菊花罪,何患无词——龟笑鳖短尾 作者:linys

文章出处:http://bbs.gxsd.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08861&pid=2929253&page=5

龟笑鳖短尾 (一)
 

在美国流氓葛莘(化名亦明)等人整理,并送交社会科学院的所谓《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中》的《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证据汇总表》里,列举的所谓“证据”当中,最主要的“证据”是:有46个自然段“虽然已经加了注释”却因为“没有引号”,就被定罪为“抄袭”。
好大的罪名啊!这种罪名合理吗。请看;
根据杨权2007年《出版物标点符号规范用法》(重庆出版社)一书。关于“引号”的用法。第112页,“十七、引文中的转述性文字不应加引号。不照原话引用,用自己的话说出原话的意思,叫转述;转述的话也叫间接引语。由于转述不是对原话的复制,它在文字、标点甚至语气上和原话多多少少都会有出入,所以不应加引号。”
看清楚没有?不应加引号!!!
现在,请看58个教授加15个副教授是如何指责刻菊花的:以第一、第二自然段为例。
没有引号.JPG
图中红色字是被假学者们判定为没有加“引号”,而被认定为“抄袭”的部分,用这种方法计算出全文有28000字是“抄袭”的。
我加了蓝色下划线的部分是经过刘菊花改写后和引文不同的部分。

从第二段可以看出引文和原文有非常大的区别,完全是转述。
显然这两种文字(改写和转述的)都是合法引用,而不是“抄袭”。

教授们、副教授们啊,你们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了???连标点符号也不知道怎样用了,还有什么脸每个月领工资???还有什么脸来指责刘菊花??你们自己说,是该取消刘菊花的学位。还是该取消你们的学位??????
也请广大网友们说说看,到底该取消谁的学位??
 

附:关于引号的用法,该书还包括下列几种。

十六、引用他人的话,在某些情形下可以省略引号。

十八、带有综合性质的引语不应加引号。把众人的话综合起来引用的时候,这些话就不属于某一个人了;即使它的确是其中某个人的原话,也只能算为众人所说的意思大致相同的话。这种引用与转述差不多,所以带有综合性质的引语不应加引号。

十九、由“曾说过”带出的引语引号的使用。“说”与“讲”带了“曾”和“过”一类的字眼后,所引述的话通常不是原话,而只是大意。这种引述属于间接引用,一般不加引号。

 

龟笑鳖短尾(二)

再看看这些指责刘女士“抄袭”的教授们自己的论文是什么样子的。下面以发起人名单第四人的李醒民“教授”的论文为例。李醒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算是刘女士的老师了。

下图是李醒民2005发表在《现代科学革命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启示》《湖南社会科学(哲学

·科学)》2005年2期1-6页的第2页。图中加红色下划线的部分,就是李醒民“教授”引用的他人资料。

李醒民“教授”是按规定加了注。可是他也和刘菊花一模一样,“忘记”了加上他们认为非常非常重要的引号。可笑的是,老师自己可以这样做,这样教。学生按你教的做,你反而转过来指责她,还有天理吗?误人子弟,你自己先要负责任,还要脸来指责自己的学生。

龟笑鳖短尾(三)

刘道玉 武汉大学教授、前校长

如果按名单顺序,应该是李有华律师,由于律师没有论文,连抄都不会抄,只好免议。

下一位轮到刘道玉,中国唯一的被免职的大学校长。样本是《征服“不可驯服”元素的启示》。

话说198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生,自称化学史专家,当时还任武汉大学校长的刘道玉,在《化学通报》1982年第6期发表了《征服“不可驯服”元素的启示》一文。

没想到刚出版没几天,中国科学院院士,正港的化学史专家袁翰青就给《化学通报》编辑部写了一封信,指出该文的重大错误。信的全文如下:

《化学通报》编辑部:

  我们都是重视和喜爱《化学通报》的读者,最近我们读了《化学通报》1982年第6期上《征服“不可驯服”元素的启示》一文(以下简称《启示》),发现文中有不少错误和不妥之处,现列举于下:
  
(1)杰出的化学家Lavoisier,就法文读音来说,是三个音节,中文早已统一译成“拉瓦锡”了,我国读者都已熟悉这个通行的中文译名了。科学史上的 重要人物如牛顿,达尔文等,过去虽都有过不同的音译名,但是现在都有了“约定俗成”的译名,拉瓦锡一名也是这样定了的。可是《启示》文中却使用了“拉浮依 赛尔” 这样一个古怪的译名,既不符合原文的读音,也违反了大家用惯了的科学史上的人名译法。
  
(2)《启示》还提到“爱尔兰科学院两位成员,盖奥尔格(Heorge)和托玛克•洛克斯(Tomac Noks)兄弟俩”,显然是错误的,这两兄弟的名字,一个是乔治•诺克斯(George Knox),一个是托马斯•诺克斯(Thomas Knox)。
  
其他人名还有不少错误,例如所谓“法国南锡化学家杰罗玛尼克莱(Jerromalikre)”原外文错得太甚,中文音译当然也成了大问题。这位化学家实际 上应当是P. Louyet;“德国化学家阿格里科尔(G. Agricol)”原外文应是G. Agyicola;“德布莱(Debre)”原外文名应是Debray。这些人的译名,可能还并不统一,但所列原文名应当正确无误,才能给读者以可靠的知 识。
  
(3)化学家戴维(H.Davy)是英国人,而《启示》一文说成是“法国化学家”,这显然是错的。法国化学家H.Moissan,不应只音译为“莫桑”,而应正确地译为“莫瓦桑”。
  
(4)氟跟惰性气体可以化合成多种化合物,这是元素氟化学性质非常活泼的最好的反映,最好的说明。可是《启示》却说“元素氟的化学性质非常活泼,除了惰性气体以外,它几乎和所有的物质起作用”。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
  
《启示》说“托马克•洛克斯因氟化氢中毒而死去”,但是根据文献,对Thomas Knox,只提到他“几乎因此丧命”(见译Weeks的《化学元素的发现》1965年商务版,第385页)。
  
(5)《启示》所引述的化学史,基本上许多中文书早就介绍过,可是《启示》罗列了一些法文,英文,俄文文献,并且大多没有注明页码。第一本是1900年 Moissan的法文原著“Le fluor et ses eomposes”Paris,书名和地名都抄写错了,并且这本1900年的书在国内最大的北京图书馆都没有收藏,究竟有几个人能找到这本书?
  
(6)此外,还有一些错字和语法问题,例如Fluorspar早就译为萤石,萤石以能发出萤光而著称的,所以用萤火虫的萤字命名,而《启示》写成“莹石”。其他如“意识是‘流动’的意思”,“过早地去世了”等,都或多或少有语法问题。
  
《化学通报》是国内外发行的刊物,反应着我国的学术水平,作者,编者,审者都应当层层把关,不要让不应有的错误出现在刊物上。
  
我们出于对《化学通报》的衷心爱护,对读者负责,指出以上几点,有不妥之处,希望大家指正。
  
读者
袁翰青 刘泽先
1982年7月1日

从袁翰青院士指出的这些错误,可以看出这位在学生时代不好好学习,整日忙于搞政治运动整人的化学系毕业生、校长的化学知识水平是多么糟糕。袁院士还说,刘道玉的文中的东西“基本上许多中文书早就介绍过”。可见刘道玉也只是抄,不但抄,还抄错了。同样姓刘,刘女士最少还抄得够水平,刘校长可是连抄都不会抄,抄得错误连连。还有脸来指责别人抄。

不久,刘道玉成为中国唯一一个被免职的大学校长。

方舟子曾经引用袁院士的材料嘲笑过刘道玉的这个错误


不过,更严重的是方舟子打刘道玉的儿子刘维宁的假衔头的事件。

刘道玉自己的学问不济,但是他的儿子刘维宁倒是蛮有学问的。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毕业,留学美国,1987年时年25岁莱斯大学毕业。获博士学位,从1995年起,一直在加拿大航天局任职,职位是某项目中的一位科学家。因为任职时间长,是五级科学家。2010年经北京大学涂传诒院士推荐,中国科学院邀请,刘维宁将在6个月后回国,接替涂传诒院士担任我国“夸父”卫星项目首席科学家。

刘道玉的儿子刘维宁刚从加拿大回国,2010年9月15日,在新浪开了自己的微博, 自称是“加拿大国家航天局首席科学家”, 16日上午10时,一个叫“路易12”的网友查询了加拿大国家航天局的网站后发现,该网站对刘的介绍是该局空间环境项目科学家,他率先对刘维宁自称的首席科学家的身份提出了质疑。并提醒刘维宁,中国还有个方舟子。还有网友怀疑刘维宁是唐骏第二。  网络上的热炒,引起了方舟子的注意。方舟子从2010-09-16 20:17:05开始,回复了七条微博称,加拿大航天局的网站只说你是日地科学项目的几个“项目科学家”之一,在刘维宁的上面还有“资深项目科学家”和主任,怎么一准备回国就把自己说成了好像独一无二的“首席科学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lzqr.html。刘维宁回复两条微博后就静默了。

刘道玉这次在公开信上签名,有可能是刘维宁自己不好出面,所以用他父亲刘道玉的名义,也有可能只是父亲要替儿子报仇,与刘维宁无关。

龟笑鳖短尾(四)

葛莘(化名,亦明)。此人身份比较复杂,需要多说几句。在公开信上用的名义是:“美籍学者”。意思是:美国人,没有工作单位和职务。太过简单了。上网查一下,查到本论坛mxh3698先生对此人的介绍:“亦明,著名方学家,浸淫于方学有十余年之久,方学著作百万之巨,与方舟子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网友羽矢的介绍为:“前南卡罗莱纳大学植物学技术员[b1]、中文基础课教师[b2]。他对医学的最大贡献是发明了一种“年销售额即可达1.5亿元”的解酒药[b3]。曾于2003年和2007年冒充“分子生物学副教授”到中国推销该解酒药[b3]。他对生物学的最大贡献则是发现了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的可能危害之一是存在“转基因DNA与人类基因组DNA整合到一起”的可能性[b4]。
葛博士是术语“Fangology(方学)”的发明人[b5],他也因此成为方学研究的奠基人。现为专职方学家,著有数部上百万字方学著作,大部分紧急发表于肖传国被捕之后,以作为对肖的支持。”

亦明是揭发菊花的材料的整理者,是这次公开信的发起者。其实所谓刘菊花“抄袭”这个问题,他早在去年4月,就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举报过了,研究生院不予理睬,今年二月,才又指使其中国傀儡杨玉圣在其把持的学术假批判网发起公开征集签名。

现在用亦明自己的文章来检验一下,他自己有没有抄袭。样本是《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pdf.)(知识@IdeoBookTM   http://www.ideobook.com)。下图是该文的第二部分《应该如何评价中国的学术腐败》的第五自然段到该部分结束。图中加红色下划线的部分是亦明引用的别人材料,括号内的红色文字是我的评语。

从该图可以看出,中国硕士抄,美国博士也同样抄。一向看不起中国科学水平的美国博士葛莘说过:“美国一流实验室的研究生的水平就要相当于中国的几个院士”。一个美国研究生就相当于中国的几个院士!?。现实却是一个美国博士才相当于一个中国硕士。

有关葛莘为什么会和方舟子不共戴天。就不是我能说清楚的了。

据方舟子在《关于删除刘实、亦明的文章的说明 》中的说法是

      “刘实、亦明曾经分别在2007年和2003年给新语丝投过一些声称反对中国的学术腐败的文章,并被登出。在我开始识破他们的动机,分别拒绝刊登他们的一篇来稿后,这两人就未再给新语丝投过稿,而改在其他地方发表文章,还都曾经给报道我的报刊投过污蔑我的黑材料,号称要打我的假。最近又发现这两人的“反对中国学术腐败”另有别的目的,他们要反对的“学术腐败”与一般人理解的有差异,与新语丝网站的宗旨不符,为避免新语丝的名声被妄人利用,让人误以为他们真的是获得新语丝认同的“学术打假斗士”,决定即日起将此两人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的文章全部删除。特此说明。(方舟子)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8/liushi.txt

葛莘即回应说:“我的“反对中国学术腐败”,究竟“另有”什么“别的目的”,我“要反对的‘学术腐败’与一般人理解的”有什么差异,当年他“拒绝刊登”我的一篇来稿,是“识破”了我的什么“动机”,在他的“说明”中,方舟子并没有“说明”,在此,本人郑重要求方舟子先生:请把这些指控说清楚,否则,就有“污蔑我”的嫌疑。本人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

时到今日,相信亦明的这些问题已经不需要方舟子来回答了。大家都清楚知道亦明“反对中国学术腐败的目的是什么,

葛莘和方舟子打假的区别,用亦明自己的话说,“高出方舟子至少是一个数量级”。换句话说,就是“方舟子打假”,而亦明是打打假“。方舟子是打假斗士,葛莘是打打假斗士。说白点,就是方舟子打肖传国的假、打韩寒的假,葛莘则发表《方舟子为什么狂咬韩寒 》、《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为韩寒、肖传国辩护,打击打假的方舟子。

龟笑鳖短尾(五)

两个月来为了方、韩大战,和几个美国佬纠集二百多个海河内外“学者”围殴一名弱女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顾早有网友笑话我这样做无聊,或认为这样长篇大论和人争论,不是一个老人应有的做法,而被教训了一顿。无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况且今年雨天特多,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所以还想继续无聊下去。继续发发少年狂。

今天谈谈徐友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徐研究员的抄袭问题,早有王有礼先生指出。样本是徐的学术代表作《“哥白尼式的革命”――哲学中的语言转向》(1994年上海三联书店出版)(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y8w.html)王先生的文章很长、很详细。我只是从中取几个例子,改用截图列出。

图中加红色下划线的部分是徐研究员引用别人的作品,括号中的红色文字是我抄的王有礼先生的说明。

从图中可以看出,在学术界亨有盛名的徐友渔,在其学术代表作中也同样不规范,按他们指责刘菊花的标准,也同样得算抄袭。

说到这次在公开信上签名,更是令人哭笑不得。请看他是如何答复羊城晚报记者的问题:

羊城晚报:您什么时候知道有联名签署公开信这件事?
徐友渔:我在公开信发表前两三天才知道,北京一所著名大学的一位著名教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他在学术打假上很积极,我也一直支持他打假,他把公开信传给我问是否愿意签名,我才知道这件事。我签名后,过了两三天就看到了公开信。

(按:著名教授当然是指政法大学的杨玉圣了。不知道他为何著名。签名后两三天才看到了公开信!可见杨玉圣虽然早在五、六天前就把信传给他了,他却没有看就签名了。到这时候才看到公开信。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只看了公开信就全清楚了,就敢指责别人了。)

羊城晚报:您之前看过刘菊花的硕士论文吗?当时为什么会决定加入签名?

徐友渔:没有看,我是根据公开信里提到几点和自己的经验,认为是真实的。

(按:没有看!!!这不是和天涯、新浪、腾讯那些网站的小混混同样只是根据道听途说而下的结论吗?对自己的签名这样不负责任。)

羊城晚报:这份名单上部分签名者曾被方舟子指责造假,比如,肖传国也加入了签名,这是否会影响此次联名上书的客观性或公信力?

徐友渔:假定我是签名的发起者,我一定会注意尽量避免把以前有人事纠纷的(比如和方舟子有过节的)人包括进来。假定有这种情况,对这份公开信的公信力肯定会造成不利影响。
(按:徐友渔不是发起者,只是签名者,所以没责任。其实不但发起人葛莘、杨玉圣和方舟子有纠纷,连徐友渔本人也有纠纷。这样的研究员,真是无语了。)

龟笑鳖短尾(六上)

今天说说刘实。此君在公开信上的衔头为:“美国国家环保局科学家 ”。太简单了。

据著名编剧赵华胡编的介绍,此君是“美国国家环保局科学家、华裔超一流生命科学家”、“是专打《科学》、《自然》、《细胞》之流“顶尖”科刊“高端洋假”的“高手”、‘ 在新浪博客的“批方舟子”专辑已累积 865篇批方博文(不包括被删除的)”。

据羽矢的介绍: “美国国家环保局信息技术专业人员[d1],自称“超一流生命科学家”,自任“美国国家环保局环保专家”[d2]。他是顶尖期刊《细胞》、《自然》、《科学》等的长期、频繁供稿人。大量投稿不幸被拒绝后,他成为自己的大批“科学期刊”的唯一作者[d3],同时身兼这大批“科学期刊”的出版商及总编[d4]。

肖传国被捕后,刘博士曾“向北警公开自首勾结诱导肖传国教训方舟子”,自称“全球剿方大军的统帅,8-29戏方案(不是袭方案)的最高级别主谋”[d5]。

据刘实自己的介绍:“1983年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后为该校83级硕士生和86级博士生。
1987 年赴美留学,1993年获俄克拉何马大学(Universityof Oklahoma)博士(PhD),后在著名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在世界上首次发现地下深层有嗜高温铁还原菌(文章1997年刊于《科学》杂志)。1999年在世界上首次发现原核单细胞的细菌也会自然衰老死亡(文章以中、英文同时刊于《中国科学》杂志中、英文版),此发现后被世界上其它国家的研究独立证实(见2003年《科学》论文和2005年《PLoSBiology》发表的论文)。2000年在世界上首创公开阅读公开评审的学术期刊《逻辑生物学》(LogicalBiology,http://logibio.com),并提出辩论是非有助于创造性发挥的观点(文章刊于《自然》杂志)。现主编的新一代学术期刊还有《科学伦理》、《开拓者》、《国际医学》、《顶尖观察》、《学贯中西》(见http://im1.biz)。
2002 年起至今任美国国家环保局正式科学者(StaffScientist)和主要研究者 (PrincipleInvestigator)”、“2012年科学类诺贝尔奖得主”。
 
上列材料各说各话。可见情况复杂,一时说不清,暂且不管,留待下半段才来讨论。
 
现在先说说此君的抄袭问题。此君举报方舟子抄袭在先,后来又举报刘菊花抄袭。
 
而他自己呢。他不但也在抄,更妙的是竟然抄的是死对头方舟子的作品:方舟子2003《为什么我们会衰老直至死亡》。           (http://tech.sina.com.cn/other/2003-09-17/0928234691.shtml
样本是刘实2007《生物为什么会衰老死亡》学贯中西1(1)6-14页。下图是6-7页。图中加红色下划线的文字是抄袭的部分。
 
 
从上图可以看出,刘实虽然提了方舟子的名字,但是没有加引号。按照他们指责刘菊花的标准,也同样是抄袭,时间是2007年。比刘菊花的2002年更不应该。最妙的是抄的竟然是死对头的作品,大概是因为2007年两人还没有闹翻吧。如果知道后来会闹翻。应该就不会这么傻吧。
 
刘实的抄法也很笨。方舟子的原作中许多话是引用别的科学家的话,都有指出名字。刘实抄的时候,几乎把那些说明都删掉了,结果那些话都变成方舟子的话了。

龟笑鳖短尾(六下)

现在介绍刘实。先从此人的最大衔头说起。
2012年科学类诺贝尔奖得主

请注意,别和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奖、生物医学奖混了。这是诺贝尔先生新近设立的大奖,颁发该奖的程序也和上述的几种奖不同。得主是由世界超一流科学家自己提名并决定。条件除了和其吹嘘的本领有关外,还和该人的生肖有关。所以,2012的的科学类诺贝尔奖得主就是刘实先生了。有文为据。请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041670100ojp4.html)。这是2011年春节写的东西。

下面再看看得奖以前的刘实。据他自己介绍,原湖北黄冈人,后来入了美国籍,成为美国佬了。却十分爱管中国大事,例如肖传国雇凶打人事件、方舟子抄袭美国教授事件、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事件、饶毅选院士事件、王立军事件统统都要插一手。在新浪上有他的微博,发博文的频率非常非常高。

美国俄克拉何马大学微生物学博士。2002年起,任美国国家环保局正式科学者(Staff Scientist)

什么叫正式科学者??没听说过。难道还有什么非正式科学者吗?看来关键在staff 这个字怎么翻译成中文了。Staff这个字的原意是“职员”,学校里说的教职员一样,教员负责教学,职员负责行政管理等辅助工作。在研究单位,估计不是负责研究工作,只负责辅助工作,如管理仪器设备、资料的记录、整理等事务性工作的科学家。实际上,刘实在美国国家环保局爆炸部担任试验数据收集、整理、分析工作的职员。一个微生物学博士、“超一流生命科学家”转行做电脑操作员,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刘实自己还说在2000年创建了雄鹰分子医学研究所(Eagle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EIMM)从事生物医学多领域的研究。据说该研究所只有刘实一个工作人员,比乡下的夫妻店还少。刘还在2000年首创公开阅读公开评审的学术期刊《逻辑生物学》(Logical Biology),他主办的科学杂志还有《科学伦理》(Scientific Ethics)、《顶尖观察》(Top Watch)、《开拓者》(Pioneer)、《国际医学》(International Medicine)、《学贯中西》。
 
就是网友羽矢说的:自己创办KX的大批‘科学期刊’的唯一作者,同时身兼这大批‘科学期刊’的出版商及总编
他吹嘘发表过四百多篇著作,百分九十多都是发表在这些自己办的刊物上的。
 
胡编剧赵华说的:刘实是专打《科学》、《自然》、《细胞》之流‘顶尖’科刊‘高端洋假’的‘高手。现在来看看他自己是怎么说他和这些刊物的斗争。材料来自本文上半部引用的同一篇文章的第十页。他把这些刊物不发表他的文章也说成是生物为什么会衰老死亡?的原因,可见这位超一流生命科学家的伤心程度了。图中加红色下划线的部分是他的重点意思,加青色下划线或框框的部分是文字不通或错别字。这样的水平怪不得人家不采用。

看到了没有,起因是刘实想在《自然》、《科学》、《细胞》、《美国科学院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他的“重大发现”,而这些刊物有眼不识泰山,就是不发表,连文章在《中国科学》发表后,请它发表一下消息也不肯。才惹怒了我们这位“超一流生命科学家”。而这些刊物也毫不留情,不但不发表他的作品,连要在上面留个言也不行。一般人,也就算了,可是我们这位“超一流生命科学家”却把自己曾经投给这些刊物而被退回的文章,列表公布,光2007年就有73篇,2008到2009两年就达到85篇。三年共158篇,全部发表在他自己办的几种刊物上。(http://im1.biz/albums/userpics/10001/LB2007V7N4A8_Rejections2007.pdfhttp://im1.biz/albums/userpics/10001/LB2009V9N2A13_Rejection2008_2009.pdf)大概是破世界纪录的了。并把这些事当成这些刊物“腐败的罪证”。这就是他自己办刊物的原因。这些世界顶尖刊物也被他和胡编剧赵华改称为“顶奸”刊物。葡萄是酸的。

 
 
再说一下,刘实等人举报方舟子抄袭的的笑话。
 

话说2010年9月下旬,肖传国因雇人行凶被捕后,10月10日,法院一审结束,刘实、葛莘(亦明)、廖俊林(寻正)、甘任远(圆排骨)等人为转移肖传国的压力,污蔑方舟子,由葛莘在10月14日,先在虹桥科技论坛网站发文宣称要向美国大学举报方舟子抄袭,17日向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MSU)发出《方是民涉嫌抄袭伯恩斯坦教授著作》的举报信。一个月后,收到校方答复:“方是民写这篇文章时已经离校,校方对他的行为没有责任……不予调查”。刘实、葛莘、廖俊林、甘任远等人除了向学校举报外,也直接向伯恩斯坦(Root-Bernstein)教授举报,伯恩斯坦教授不满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处理意见,也亲自向校方举报方是民抄袭他的文章,并回信给举报人圆排骨(甘任远),并直接告诉圆排骨:“美国很多人认为是你们在报复方是民,所以不调查”。这事就这样暂时停了下来。到2011年3月下旬,肖传国即将出狱时,为了造势并反攻, 《法治周末》在2011年3月30日发表了《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一文。主要内容正是葛莘的举报方舟子的《科学是什么?》文章涉嫌抄袭伯恩斯坦教授的材料。方舟子当天在网上解释说:“《科学是什么?》是我在1995年在中文网上跟人吵架时写的帖子,其中引用的科学判断标准只泛泛地说是科学学的共识,1999年收入《方舟在线》时则注明是根据Root-Bernstein的归纳。2007年出的《批评中医》更注明了Root-Bernstein文章的出处。”

《法治周末》的文章发表后,葛莘、刘实、廖俊林、甘任远等人又借口中国报纸已经指责方是民抄袭,再次欺骗、唆使伯恩斯坦教授保权。伯恩斯坦教授本来已经回信,认为自己看不懂中文,无法断定方是民是否抄袭。刘实等人又把方舟子的文章翻译成英文,寄给伯恩斯坦教授,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翻译的,结果使伯恩斯坦教授得出结论说“方是民的文章是90%抄袭他的文章”,多次在网上发表公开信,指责方是民抄袭、剽窃、侵犯版权,要求方是民道歉,还威胁要向法院起诉。后来由于方是民自己给伯恩斯坦教授写信说明情况,并为最初在网络上与人争吵时只笼统说是科学学的共识,而没有提到伯恩斯坦教授的名字而道歉。方是民的导师巴顿(Zach Burton)教授也公开批评伯恩斯坦教授并支持方是民。还引起两位教授公开争论。巴顿教授的公开信发表后,刘实、葛莘、廖俊林、甘任远等人又开始围攻巴顿教授。这些争论还涉及到美国宪法的有关规定。这一下,可让伯恩斯坦教授醒悟了,知道自己被人当枪使了。最后发表了如下的公开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dd97820100zqdb.html#comment2
   ROOT-BERNSTEIN

To All,
  I want to say that I am very displeased with thedirection that the conversation about Dr. Fang hastaken. 我要声明的是我对关于方博士的争论的走向深感不快。
I am not Dr. Fang's enemy. I am not attacking Dr. Fang'scharacter. 我不是方博士的敌人,我没有攻击他的人品。
I am offended by those people who are doing so. 那些正在这样做的人让我愤怒。
I am even more offended that my colleague and friend ZachBurton should be attacked as well. 我的同事和朋友Zach Burton 也被攻击,这让我更愤怒。(
This is a complicated issue and Dr. Burton is entitled tohis opinion, and to air it freely.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Burton 博士有权自由地保持和发表他的看法
The issue we are debating is whether Dr. Fang made an errorin using more of my work than is considered appropriate under academic andlegal definitions of plagiarism and copyright infringement. 我们的讨论的问题是,根据学术定义的和法律定义的剽窃和侵权,方博士对我的作品的引用是不是超过了一种可以被认为是合适的程度?
Whether or not Dr. Fang is guilty of such an error should bethe focus of our discussions as we try to work out how different cultures usingdifferent languages assess these issues. 方博士是不是犯了这样的错误?这才是我们讨论的主题,我们力图解决使用不同语言的不同文化该如何来评估这些问题。
The outcome of our deliberations should have nothing to dowith whether Dr. Fang is a good person, a bad person, a prominent member ofChinese society, or any other aspect of his character. 我们辩论的结果与方博士是好人、坏人、名人或其人品的任何方面,没有任何关系。
Nor should the characters of any other individual involvedin this controversy be an aspect of our deliberations. 也与其他与这次争论的有关的任何个人的品行没有任何关系。
If such personal attacks on Dr. Fangand/or Dr. Burton continue, I shall withdraw my allegations and consider thematter closed. 如果对方博士/ Burton 博士的人身攻击继续的话,我将收回我的主张,并结束这场争论。
Deal with the facts, not the peopleor their personalities, or this ends now! 就事论事,勿作人身攻击,不然这件事情现在就完结。
Sincerely, Bob Root-Bernstein
  Robert Root-Bernstein, Ph. D.
  Professor of Physiology
  2174 Biomedical and Physical Sciences Building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East Lansing, MI 48824
 
这场方舟子抄袭的闹剧就这样落幕了。可是刘实、葛莘、廖俊林、甘任远等方学家并不死心,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从2011年4月又开始整理、并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领导揭发方舟子的夫人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抄袭。这场闹剧拖了快一年了,想不到2012年年初,方韩大战时,挺韩派又检起这个早已失效了的武器来攻击方舟子。当然也是闹剧一场而已。2012年3月,刘实、葛莘又纠集了海内外学者二百四十人,再次上书,声势倒是比前两次的举报大了些。但是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就无法估计了,不知道有多少教授、副教授、研究员会因为和刘菊花同样被加上抄袭的罪名而同归于尽。
可怜这些学者比一个老外还笨,竟然不知道是被别人当枪使了。刘实、葛莘、廖俊林、甘任远等外国佬,闹事了,闹不成,拍拍屁股走人,不需要任何成本。而你们背上了抄袭的罪名要如何收场???要如何才能恢复你们的声誉????

龟笑鳖短尾(七)

今天说说编剧赵华。编剧赵华是国内的最大方学家,其程度远远超过肖传国,其实他只是一位中文系毕业生,对自然科学一无所知,只是美国佬刘实、葛莘(亦明)、曹明华的跟屁虫,只是在传达刘实、葛莘、曹明华的声音。尤其是一直跟在刘实等人后面吹嘘刘实、徐荣祥、张颖清、肖传国、刘同庆等人为中国诺贝尔奖之星,反而指责邹承鲁、何祚麻、方舟子等人对那些人的揭露、打假,更是令人喷饭。

今天的材料虽然也有抄袭的问题,不过主要的是谈编剧赵华的狂妄无知。样本是《驳人民日报《转基因院士为何遭围攻》》。人民日报在2011年9月29日第16版发表记者蒋建科、田豆豆的文章《转基因院士为何遭围攻》。第二天,9月30日,赵就发表该文。http://www.wyzxsx.com/m/?Source=ShowArticle|1|265060|1|0|0 下列的正文是人民日报的原文,赵华引用时全部不加引号,都是抄袭剽窃。【】中的宋体文字是赵华的文字。其中加蓝色背景的文字是他抄袭他人的文字,统统没有说明来源,没加引号。()中的红色楷体文字是我的评论。

阅读提示:

近年来,关于转基因的争论备受社会关注,甚至出现了妖魔化转基因、围攻转基因科学家的非正常现象,远远超出了理性讨论的范畴。为什么关于转基因的谣言到处流传?抵制转基因能解决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吗?怎样进行深入、有效的科普?

【编剧赵华驳:人民日报已经堕落为“造谣日报”了。谁在“妖魔化转基因”?没有话语权的中国消费者在网络上质疑的是“转基粮”和“转基食”的安全谎言,理性地要求张启发院士提供他关于转基粮和转基食安全的证据,张启发拒不回答,当然要激怒消费者,这也叫“非正常现象”?消费者提出了俄罗斯科学家关于转基因大豆可使仓鼠三代绝种的长期毒理试验铁证,这也叫“关于转基因的谣言到处流传”?造谣者反诬提出铁证者“造谣”,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
  (编剧赵华,以下简称赵。一开始,赵就和人民日报争论谁在造谣。现在我们也从这个问题说起。赵最主要的一个论点就是“俄罗斯科学家关于转基因大豆可使仓鼠三代绝种的长期毒理试验”。在本文中五次提到这个证据。这样一个重要根据竟然没有说明来源,没有原作者的名字,也没有加引号,按他们指责方舟子抄袭伯恩斯坦(Root Bernstein)教授的标准,当然是抄袭、剽窃了。这个所谓“证据”是国内许多反转基因人士的主要论点。可见这些人的无知。实际情况是,2005年俄罗斯一位神经生物学家伊琳娜•奧玛科娃(Irina Ermakova) 在一次科学会议上报告她的试验结果,试验用的动物并不是什么仓鼠,而是Wistar白鼠,这是1920年由美国Wistar研究所培育的一种白鼠,世界各国广泛应用于医药学、生物学、毒理学和营养学研究。该品系的性情较温顺,产仔高,性周期稳定,早熟,繁殖力强,抗病力强,适应性强,肿瘤自发率低。尾长短于身长。多用于肿瘤、免疫、药理、内分泌的研究。这个试验结果一直没能像科学上的重大发现,那样在同行评议的刊物(peer-reviewed literature)上发表,没有获得同行的检验、认可。相反,Nature Biotechnology的编辑安德烈•马歇尔(Andrew Marshall)请奧玛科娃详细报告她的那次试验,把她的报告以《GM soybeans and health safety __a controversy reexamined(转基因大豆和健康安全问题的再思考)》为题刊登在2007年25卷第9期上,后面附了Bruce Chassy, L. Val Giddings, Vivian Moses, Alan McHughen等五位同行的

评论。这些同行的评论把她的报告批驳得一文不值,例如指出她的试验设计和研究方法都大有问题,不符合国际通用的标准;在她的试验中,对照组的死亡率太高,达到8.1%,普通大豆组的死亡率也达到10%,而正常的死亡率只有1-2%,又没有说明死亡、不育的原因;对照组的体重也太轻,个体间的差异太大,又没有按性别分开比较,因为通常雄性的体重会比雌性体重大2%,这些都表示其饲养条件和/或饲料养分有问题;又如指出,试验时是一个笼子关三只白鼠,不是一只,这样就不能保证吃到同样数量的饲料;又如对试验用料没有说明营养成份;对影响生殖能力的植物雌激素(pseudo-estrogenic component )含量不清楚;又如,对试验用饲料中的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的蛋白质含量没有准确数据;向荷兰的一家公司购买的原料成份不明确;和大量前人的研究大相径庭;等等。Vivian Moses甚至直接说:”the claims of Ermakova seem implausible at best.”(“奥玛科娃宣布的结果似乎是不足为信的”。)在当年第12期,又发表了奧玛科娃对批评的回复和Bruce Chassy等人的再回复和编辑马歇尔的说明。详细资料请大家看下列链接。
http://www.ask-force.org/web/Ermakova/Marshall-Ermakova-et-al-Controversy-NB-2007.pdf
又如赵说:“张启发院士不提供有关转基粮和转基食安全的证据”。其实,转基因水稻的安全问题不是张启发自己有权证明、提供证据的,需要相关的职能部门提供才有效。这次提供安全试验结果的是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工程学院教授、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黄昆仑负责进行的灌胃试验。赵其实是知道这个证据的,他在本文的稍后部分就提到这个“进行了7天的‘小鼠灌胃试验’”。你可以不承认、不同意这个试验和结论,但是你不能说张启发院士没有、或不提供证据。这样说,难道不是在造谣吗?)

  研发转基因水稻用了4年,而包括安全性试验在内的各种试验用了11年
  这是一起令人震惊的事件:中国转基因水稻研发带头人、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院士,去年11月26日下午应邀在中国农业大学做学术讲座时,居然遭遇意想不到的谩骂、围攻。在提问环节,一名中年女子突然站起来高喊:你这个卖国贼,为了你的美国主子把13亿人当成了小白鼠!随后,一个自称是“工程师”的男子冲到讲台前,试图抢夺话筒;有人打出“反对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条幅,一位情绪激动的长者甚至将水杯掷向讲台……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更不理解他们这种做法。” 前不久在河南安阳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植物基因组学大会上,记者见到了张启发,略显疲惫的他话语中流出些许无奈。
  张启发之所以遭受围攻,原因就在于他牵头研发的两个转基因水稻品种“华恢1号”和“Bt汕优63”,在2009年8月获得了农业部发放的安全证书。在取得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种子经营许可证后,这两种水稻可进行商业化种植。
  张启发说,两个品系的研发工作从1995年开始,1999年就通过了农业部的鉴定。经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以下简称安委会)安全评价和农业部批准,我们就转基因水稻分别于1999年—2000年开展了中间试验、2001年—2002年开展了环境释放、2003年—2004年开展了生产性试验,并与有关单位合作按照国家法规要求,进行了食用和环境安全性研究,获得了大量数据,在此基础上,开始申请转基因水稻生产应用安全证书。
【编剧赵华驳:所谓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根本就是黑箱操作的产物,其成员中的转基粮利益相关者占了很大比重,而涉及食品安全的成员只是极少数,其“安全评价”一钱不值。而此后张启发团队进行的生产试验,又极不负责任地造成转基粮种子的非法扩散,以致出口大米制品频频被检测出转基因成分,遭到欧盟制裁,完全是犯罪行为,却至今未受任何法律追究!】
  根据安委会的评价意见,2004年—2008年,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检测机构对转基因水稻的目标性状进行了检测验证,后又对分子特征、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的指标进行了全面复核检测,结果都证实该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
【编剧赵华驳: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一手栽培中美两国双料院士张启发公然撒谎。转基因水稻“环境安全”的检测报告从未公布,凭什么证明其“安全性”?至于“食用安全”就更可笑了。张启发团队明明于3年之内使用了10吨转基因水稻做动物毒理试验,却拿不出长期“多代”动物毒理试验报告,只能反复宣传仅进行了7天的“小鼠灌胃试验”安全结论,与俄罗斯科学家长达两年的三代仓鼠喂养转基因大豆毒理试验相比,简直如同儿戏,还好意思拿来“证实”张启发的两种含毒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哄三岁小儿?】
(赵在这里提到“仅进行了7天的‘小鼠灌胃试验’”,足够证明他是知道有证据的。他又一次提到俄罗斯的那个试验。又一次抄袭、剽窃、造谣。)
  “从开始研发到2009年颁发安全证书,整个过程长达近15年。其中,成果完成仅用了4年,而包括安全性试验在内的各种试验就用了11年。这表明科学家和国家对转基因水稻的研发极为慎重,管理极为严格。”张启发说,事实上,转基因食品是有史以来评价最透彻、管理最严格的食品。针对公众担心的转基因水稻的食用安全和环境安全问题,农业部指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等多个第三方单位和华中农业大学的科学家,进行了长期、反复的研究,结论是:无论是食用,还是生产过程中对环境的影响,转基因水稻都跟非转基因水稻一样安全。“由于转基因水稻减少化学农药用量80%,实际上比非转基因水稻更安全。”
【编剧赵华驳:无论你张启发说转基因水稻有多安全都没用。只需农业部拿出像俄罗斯那样的“长期动物毒理试验”报告,并且驳倒俄罗斯科学家的试验,才能确证其安全性。至于可减少农药用量,比非转基因水稻更安全,更是弥天大谎。已有资料表明,被转入水稻的bt毒细菌基因,比容易淘洗干净的外喷农药的毒性要高3000至5000倍,并且根本无法“清洗”。】
(还是以俄罗斯的科学家的试验为理由,那个试验不需要中国农业部来驳倒,英国、美国的科学家已经早在2007年就驳倒了。至于说“被转入水稻的bt毒细菌基因,比容易淘洗干净的外喷农药的毒性要高3000至5000倍,并且根本无法‘清洗’”这句话,又是没有来源、没有引号的抄袭、剽窃、造谣,也狗屁不通,什么叫“被转入水稻的bt毒细菌基因”?为什么需要洗掉这种基因?)
  反对转基因只会延缓我国生物育种产业的步伐,帮助国外大公司扩大垄断
  在转基因研究与开发这一国际科技竞赛中,转基因水稻是我国不可多得的代表性领先成果。让张启发和他的同事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来之不易的巨大成果非但没有获得应有的鼓励,反而饱受质疑和争论;张启发和支持转基因的人士甚至被斥为“为外国转基因公司利益代言的卖国贼”,一些网民还把转基因水稻商业化与“西方帝国主义的大阴谋”、“亡国灭种的危机”、“第三次鸦片战争”扯在一起。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饶毅告诉记者,美国的华人朋友告诉他,他们收到反转基因组织匿名给他们散发的录像,激烈抨击转基因的国内学者和有关人士,并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
【编剧赵华驳:人民日报记者懂不懂“转基因研发”和“转基因主粮研发”的区别?就像原子弹,中国消费者根本不反对作为“生物武器”的转基因研发和“国际科技竞赛”。但“转基因主粮研发”涉及到广大消费者的健康,必需确保其绝对安全,否则当然要遭到质疑和反对。至于“转基因水稻是我国不可多得的代表性领先成果”,又是张启发院士的谎言。据绿色和平组织调查,张启发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含有11种国外专利,究竟是谁的成果?农业部不澄清转基粮安全谎言,不拿出长期动物毒理试验报告,却反复围剿质疑转基粮安全谎言的中外学者和消费者的网络质疑,当然使人有理由怀疑黑箱操作的转基因水稻商业化是在为“外国转基因公司”谋利,自然要受到抨击。至于“卖国贼”之类“人身攻击”,也只有张启发之流拿出“长期动物毒理试验”报告,才能加以洗刷。】
(赵根据绿色和平组织说的“张启发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含有11种国外专利”,就认为这不是张启发院士的成果。赵知道不知道那两种转基因水稻含有多少种专利?光有11种外国专利就能培育出那两个品种??)
  从事神经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的饶毅说,此前他不愿介入转基因的讨论,因为据他观察,中国国内和海外华人反对转基因的人当中,迄今没有真正懂行的专业人士。他认为,大众对转基因作物持谨慎的态度,对新技术和新产品要求高、要求严,是非常自然、合理的。“但是,过激批判转基因作物,甚至以无依据的说法打压我国的转基因作物研究,却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编剧赵华驳:落选院士饶毅委实可笑。在现代科学极端细分的潮流下,他这个“神经生物学家”懂什么转基因?完全是个外行,却大言不惭地在报纸上指手画脚,胡说八道。如果饶毅不知道俄罗斯科学家关于转基因大豆可使仓鼠三代绝种的信息,建议他先去了解。如果他已经了解,就只能说他是个蓄意维护美国生物垄断资本利益、蓄意损害中国消费者利益的“华奸”了。】
(无知者无畏,一个中文系毕业生竟然会笑话“‘神经生物学家’懂什么转基因?完全是个外行”。我敢保证赵不知道他再三提到的那位俄罗斯科学家恰恰也是一位“神经生物学家”,刚刚好和饶毅是同行。到底谁外行,谁在“大言不惭地在报纸上指手画脚,胡说八道”?)
  饶毅指出,欧洲确实有少数人反转基因、反对所有新技术,鼓吹有机食物。“有机食物不是新东西,就是中国传统模式的种植产物。在耕地逐年减少、人口逐年增加的现实条件下,产量极低的有机食品只能满足少数有钱人的需要。”
【编剧赵华驳:可笑人民日报记者又把饶毅当做了“农学家”。谁告诉你“科闹”饶毅,有机粮食作物“产量极低”了?中科院蒋高明研究员进行的有机粮食试验已经获得高产,你饶毅知道不知道?至于现代农业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完全是不可持续的破坏环境做法,迟早要淘汰。为此,联合国粮食组织已经建议各国恢复有机粮食的生产了。】
(赵一边又在笑人民日报记者把“饶毅当做了‘农学家’”,一边又自己当成了“农学家”,断言“使用化肥、农药的农业做法,迟早要淘汰”。我们这位中文系毕业生是什么都比饶毅教授、比袁隆平院士还懂得多。)
  对于“不吃美国转基因食品”的主张,饶毅认为,这丝毫不能影响美国产品出口到中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转基因大豆。由于中国没有搞转基因大豆,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产量低、成本高,巨大的需求缺口只好靠美国物美价廉的转基因大豆来弥补。“反转基因只会减慢中国新技术的进步与推广,帮助国外大公司扩大垄断。所以,一些人士貌似保护中国人民,其实后果只能是损害中国自身发展,使中国长期依赖进口国外产品。”
【编剧赵华驳:饶毅又在造谣。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大规模进口,完全是中国政府屈服于美国压力,放任其低价倾销的结果。中国原来是大豆纯出口国,被美国政府大力补贴的转基因大豆低价倾销压垮,完全是中国政府渎职造成的。若非中国政府放任美国转基因大豆的低价倾销,在欧美、日韩根本没用市场的转基因大豆早就死翘翘了。】
  “21世纪是生物技术的世纪,如今,在这个高科技领域的国际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无数事实已经证明,核心技术是无论如何也买不来的。”张启发不无忧虑地说,如果因为这些质疑而影响到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延缓我国生物育种产业的发展,削弱我国在这一高科技领域的竞争优势,最后落入花费巨资却购买不到国外核心技术的怪圈,给国家和民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那才是最可悲的。
【编剧赵华驳:张启发团队的坚强后盾和最大合作伙伴,就是美国生物垄断资本、臭名昭著的“孟山都公司”。孟山都公司至今仍在大力资助张启发团队,是要在中国培育其竞争对手?什么逻辑?孟山都公司是活雷锋,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至于“21世纪是生物技术的世纪”,恐怕是美国人的一厢情愿。比如美国最为重视的转基粮研发,完全是个极力掩盖转基粮不安全真相的伪科学,已经离破产不远,除非中国“华奸”再次出手拯救美国的转基粮研发。】
(不知道又是从那里抄袭或剽窃的材料。
  一项调查显示,84%的参访者承认,对于转基因作物“一知半解”和“完全不知”
  良好的舆论环境是新技术健康快速发展的必要条件。据张启发介绍,在1999年以前,转基因作物的研究环境较好,我国在这一高科技领域捷报频传,尤其是国产转基因抗虫棉,不仅夺回了国内的大部分被跨国公司挤占的市场份额,而且掌握了其自主知识产权,大大鼓舞了科技人员的士气。国产转基因抗虫棉推广12年来,创造了超过330亿元的经济效益,对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发挥了巨大作用。如今,我国抗虫棉技术不仅打破跨国公司垄断,在国内市场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走出国门,向印度、巴基斯坦等国转让,在国际棉种市场上争得了一席之地。
【编剧赵华驳:“国产转基因抗虫棉”是中国转基因利益集团一再拿出来显摆的“王牌”。可惜的是,转基因棉花已经出现引发大规模新虫害和品种退化的生存危机,离破产也不远了。】
 (“转基因棉花已经出现引发大规模新虫害和品种退化的生存危机”也成为赵反对转基因的理由,这位自认为是“农学家”的赵编剧,知不知道任何作物任何品种,转基因,或者非转基因的品种,都同样会在使用一段时间后,退化,都需要更换。所以需要不断地培育新品种。产生新虫害,也和转基因无关,不用转基因作物,只用非转基因作物和农药,同样会产生新的害虫。难道就可以因此拒绝使用传统的杂交方法育成的新品种?) 
“研究转基因水稻并不是个人的兴趣决定的。作为一名科学家,选择研究领域必须瞄准国家的战略需求。” 张启发说,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生产中存在资源消耗大、环境污染严重的问题。具体到水稻领域,当务之急就是要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减少农药残留和对环境的污染,在确保稻米数量安全的同时,也保证稻米的质量安全。研究转基因抗虫水稻,正是为了满足这个实际需要。
【编剧赵华驳:张启发的转基因抗虫水稻如果经长期动物毒理试验证实是“慢性毒药”,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赵编剧什么时候证实抗虫水稻是“慢性毒药”了?
  为此,张启发和水稻科学家提出了发展绿色超级稻的建议,其目标可以用16个字来表达,即“少打农药,少用化肥,节水抗旱,优质高产”。要实现这个目标,采用转基因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技术路线。
【编剧赵华驳:张启发也不知道蒋高明研究员的有机农作物试验成果吧?】
(按现在的人口、耕地数量,有可能实行那样的有机农业吗??学中文的人,不要再搞笑了。)
  让科学家担忧的是,近年来网络上“转基因食品危害健康”的言论比比皆是,不仅加剧了公众的疑虑,甚至导致一定程度的社会恐慌。
【编剧赵华驳:目前“转基因食品危害健康”的证据越来越多,引起的已不是社会恐慌,而是广大中国消费者的愤怒。农业部上了美国生物垄断资本的贼船,迟早要被清算。温总何去何从?】
  专家指出,大部分公众对于转基因的怀疑和畏惧是因为陌生和不了解。2010年4月,《小康》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参访者承认,对于转基因作物“一知半解”和“完全不知”。
【编剧赵华驳:经过“乌有之乡”网站等中国左派的持久抗争,目前公众已经越来越了解转基因食品的巨大毒性,人民日报记者还拿去年的调查来说事,是不是太落伍?该不该抛弃“旧闻”,进行新的调查?】
  一些科学家坦诚:长期以来,他们只专注于转基因技术的研究,而忽略了科普,造成了公众的转基因认知空白,导致各种传言乘虚而入。
【编剧赵华驳:中国消费者才不在乎啥“转基因技术研究”呢。他们只想知道转基因主粮到底是否安全,到底会不会使人像小白鼠那样三代绝种。农业部和转基因科学家不是“食品安全”专家,再重视“科普”也没用。消费者希望力挺转基粮商业化的国务院最高责任人立即命令“卫生部”和“环保部”组织转基粮“长期动物毒理试验”和“长期环境影响试验”。转基因科学家和农业部赶紧闭嘴闪开吧,没你们这些食品安全的外行什么事!】
(又是“三代绝种”,不过,这次由“仓鼠”变成“小白鼠”了。不知道又是从那里抄袭、剽窃或者是在造谣。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工程学院教授、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黄昆仑是不是“食品安全专家”,是不是你编剧赵华才算“食品安全专家”?你说的才算数。只有你这种外行充内行才能“科普”?在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上该闭嘴的是你这种中文系毕业生,只会胡编什么XXX抄袭,XXX当保姆,XXX是中国诺贝尔奖之星的编剧。嘴巴说“不反对转基因技术,实际却不准把研究成果用于生产,那样的研究有什么用,何必花那种费用。美国自从1996年开始使用转基因作物,已经16年了,现在美国的玉米、大豆、棉花等三种作物的栽培面积中,转基因品种都占80%以上,美国的耕地中有近一半种的是转基因作物。十几年来生产出来的大豆、玉米已经超过十亿吨,绝大部分是当饲料、加工食品的原料,直接进入家畜和居民的肚子里了。十几年来,多少人因为吃了这种食品而出事?多少种动物因为吃了这种食品而绝种了?
2010年,美国科学院出版一本叫《THE IMPACT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ON FARM SUSTAINABI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的报告,篇幅达271页。为了这个报告,美国科学院专门组织一个由David E. Ervin担任主席的十人委员会负责研究并写成报告。可以从下列链接免费得到这个报告。
http://www.nap.edu/c atalog.php?record_id=12804)。也可从新浪爱问下载,只需一个资料积分。
华中农业大学有人把该报告的摘要翻译成《转基因作物对美国农业可持续的影响》,其实正确一点,应该译成《转基因作物在美国永续农业中的巨大作用》。维普网、知网空间(CNKI)、万方等网站收有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年5期刊登的摘要译文,但要收费。中华论坛有摘要的摘要,免费,但是太简单了。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15/28/42/4_1.html
从上面的说明可以看出赵华的狂妄和无知,为了反方舟子而反到转基因作物去了。)

如何开展扎实、有效的科普?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李真真及其团队所做的“共识会议”,不无启示。2008年底,李真真课题组在北京市西城区某社区招聘了20名志愿者(其中一些人原本对转基因食品几乎一无所知),进行专家讲座、现场互动、专家答疑,在此基础上,志愿者们以健康、环境、伦理、规制等为主题,展开自由讨论并完成了一份“结论报告”。
  在这份由普通志愿者共同签字的“结论报告”中,有一段话耐人寻味——
  “我们认同‘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是基本安全的’说法。但是,由于迄今为止,科学研究没有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的长期影响是否安全。因此,我们仍然对其潜在的、长期的影响心存担忧。我们基本相信科研机构和政府所提供的信息,也希望科技界和政府能够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诚实地公开相关信息。”
【编剧赵华驳:人民日报又拿出“旧闻”冒充“新闻”来蒙骗读者了。2008年消费者“基本相信科研机构和政府所提供的信息”,现在呢?中国“科研机构和政府”早已用他们未“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未“诚实地公开相关信息”的拙劣表演,使他们在消费者中的信誉荡然无存!在转基粮和转基食即将臭遍全球的情况下,还要负隅顽抗,发出人民日报这种毫无说服力的烂文,温总,你究竟想做什么?】
(与其问温总想做什么,更应该问的是,你们这些跟在美国佬葛莘(亦明)、刘实、曹明华后面瞎起哄的外行人究竟想做什么??

分享至
更多

10 评论数 : “欲加刘菊花罪,何患无词——龟笑鳖短尾 作者:linys”

  1. 匿名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d8d4301010ch1.html在这个博客里有图。

  2. 匿名 :

    可怜的可敬的方舟子!

  3. 匿名 :

    一声叹息!

  4. 匿名 :

    神作,精辟!

  5. 无梦 :

    力作!

  6. zephyr :

    科学的力量。

  7. Xiaotian Ming :

    顶,真是一篇好文章

  8. 匿名 :

    谢谢有良心的知识分子!

  9. 取名字要慎重 :

    好文章~

  10. 匿名 :

    为了攻击方舟子而妖魔化转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