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那个春天《方寒大战演绎》第一章 —- 作者:一笑欣然 

发布日期: 六月 16, 2012 4:13 下午 | 关键词:

2012年那个春天,据说是玛雅纪年的最后一年。有好事者说此年乃世界末日,有信者有恒不信者,莫衷一是。我感觉这个春天与往年区别不大,唯一的亮点倒是很有趣,“方寒大论战”穿越那个2011的冬天,继续上演精彩大戏。

资讯的发达把每一位草根都拔高到一个裁判者地位,有窃喜的有亢奋的有茫然的,微博注定是个新宠儿,超开放的一个舆论平台。不管什么消息不论真假,只要有趣,立马传遍街头巷尾。方寒大战正遇其时,除非你去了火星,不然你逃不出地球的网络世界。

纵横文坛十三年的韩寒被终结了,狙击手竟然是科学界打假第一人方舟子。于是乎舆论大哗。两个不相干领域的人也能蹭出火花?难道真是世界末日的先兆?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麦田用气枪瞄了一下,文坛青年领袖兼赛车手韩寒,问了一句,你的什么的干活?声明一下麦田不是日本人,为什么用这个日本的语气呢,我就想显摆一下童年看老电影那点欢乐,没有污蔑麦田的意思。

也许是麦田的武器实在落后,更可能是领袖的气场太过于强大,麦田的气枪子弹射程过于疲软,反正是光看见楼板机,没见效果。韩寒依然是韩寒。

麦田非但没找到狙击手的感觉,反倒被对方的数挺机关枪的疯狂扫射。几乎被打成了筛子。韩寒不等麦田有喘息的功夫,抬出了大杀器,喀秋莎火箭炮。射程可以覆盖麦田的阵地,装弹量2000万发。一顿齐射,可怜的麦同学立马歇菜。香消玉殒魂飞爪哇国去也!正当韩寒重新装填弹药期间,范大美人聘婷婀娜而至,轻启朱唇曰“妾身身无长物,欲共襄盛举,今赞助糖衣炮弹亦2000万枚,助讨逆贼。”于是韩方阵营形式一片大好。

正当韩寒不依不饶,麦田三魂七魄只剩一魂,正自飘荡的当口。一人拦住了韩寒的攻势,轻唤麦田:“麦田兄,他没开炮,他那大杀器弹药是假的,你是被机关枪打的。”麦田如梦方醒,捂着胸口喘息半晌。“哎呦吓死我了,原来是方舟子老兄。刚才我被打糊涂了,到处是枪响,光剩下挨揍了!原来他没开炮呀,恍惚听有个娘们还给他赞助弹药2000万枚。那要都打过来,我这些年的家当,可就都毁了!舟子兄有何良策帮我退敌。”方舟子略一沉吟:“你我都从那个年纪过来之人,文学青年嘛,就这样好大喜功不求甚解,你又何必和他一般见识,我且替你出头说两句,希望你们双方罢兵,都退一步,你看可好?”麦田沉吟良久,颓然道“就依舟子兄,我还是心有不甘,这孩子说话态势张狂,语言粗俗下流。”方舟子安慰麦田道:“要给年轻人机会,过些年就好了,为今之计,你先谋个全身而退的办法吧。”“这样吧,我就为你说他两句,他若退让,你也就势而下。双方都留下退身的余地。”麦田道:“事到如今,只能如此。”

中间插一段,为了再显摆一次早年听单田芳评书成果,下边一段模仿评书体,各位见笑。

方舟子来到阵前,轻唤小校“报与你家主将,就说方舟子有事阵前相商”小校一路小跑报进辕门,“报主帅,今有方舟子阵前讨战,要将军阵前答话。”韩寒正在大帐内摆酒庆贺听闻小校来报,甚是恼怒!三杯酒壮起虎胆,正感觉前一阵杀的麦田丢盔弃甲不甚畅快,没显出十分的本领,今听得还有人敢来讨战。正好趁着酒足饭饱,杀他个落花流水。抬手唤军师“罗军师有何高见?”罗军师轻摇折扇缓步而来,“启禀将军,方舟子这厮成名已久,但我看来浪得虚名,徒有其表而。这厮惯于单兵作战,他里无粮草,外无援军,将军正是建功立业年纪,麾下有千军万马,拿下他从此更无敌手也。”韩寒闻言哈哈大笑,将军且随我看,罗军师摆出个手搭凉棚远眺的POSS,“将军且随我看”韩寒亦手搭凉棚,做远眺状。“你看他孤身一人,身后也无埋伏,我看将军一鼓作气就可拿下这厮。”韩寒喜道“军师所言甚得我心,就依军师计策。”

小校又来禀报押粮官撸金猪求见将军,韩寒搭一声有请。大帐内进来一人,身材不高,五官还算端正。来到桌案前,插手施礼。韩寒忙欠身离座,撸将军有何要事?撸押粮官忙躬身道:“听闻将军要与方舟子开战,可有此事?”韩寒道:“确有此事”撸押粮官慌忙道:“将军不可,你知方舟子何许人也?”韩寒道:“略有耳闻,这厮靠打假成名,我今想乘着兵精粮足,拿下这厮,从此我南方各郡县,无忧矣!”

“将军不可,此人是个奇才,不可小觑。听闻他在海外求学多年,习得一门绝技,名唤《科学》从此纵横江湖,未遇敌手。从来都是一击必杀,与传闻的小李飞刀并驾齐驱,前些时,新华都太守,唐骏刚被其斩落马下,创业门门主,李反复战未三合也负手被捉,将军比这二位是骁勇一些,但他的独门绝技至今无人能破。”

     “难道你不知道我的独门绝技也是天下无双吗?!”韩二不屑道。

      “将军虽然斩过陆氏父子,生擒高大松,重创过郑钧。这些虽然是浆糊成名已久的人物,较之方舟子却大有不如,这些都是属于野生系统的没优化攻防体系,战斗数值虽然惊人,但无一人有惊天的绝技。将军虽然仰仗竖起中指神通罕逢敌手,胯下神兽草泥马,勇冠三军。掌中利器神兵尼玛匕,削铁如泥。但这些兵器遇到《科学》我看都不顶用!”撸押粮官摇头叹气道。

      “此言差矣,撸押粮官还记得我曾战败过文学派室外高人,白桦否?神兵尼玛匕一回合他都没挺过去。“韩寒得意道。

      “将军不提此事我还忘了,江湖盛传与您对阵的是白烨,白桦被捉,这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撸押粮官满脸狐疑。

       韩二将军面露愧色,“反正他们都姓白,我哪里分得清谁是谁”

       撸押粮官愕然!“将军怎么不调查就下死手,恐伤及无辜。”

       罗军师赶忙打圆场道:“将军刀下不死无名之鬼,就算误伤也是他的荣幸!”

       撸押粮官白了罗军师一眼,心底暗道,你个高丽人参合我们中原江湖干嘛,看来此人居心叵测!不得不防。还自封军师。

       “启禀将军末将此来还有一重要事情,韩老将军听闻麦田讨战甚是担心,特派遣我催问小将军所临帖可否完成?”

       韩二将军面红耳赤慌忙道:“最近军务繁忙外加几位秦淮才女都在军内游玩,此事给耽误些时日,我这几天加点紧。”

       撸押粮官道:“小将军切莫儿戏,此事关系重大。若东窗事发你我皆有不便利之处!”

       韩二将军道:“了然,了然。”

       撸押粮官道:“关于与方舟子之战还请小将军三思,此人出了名的惹不起。”

       韩二将军不耐烦道:“我有罗军师相助,料也无妨。不拿下方舟子,我岂能遂我中原逐鹿之雄心!将军不必多言,我有必胜的把握。你回去报与老将军,等我擒下方舟子,立马驱兵夺下松江府,让老将军过几天舒服日子,当几天太上皇!”

       “将军三思”撸押粮官慌忙道。

        “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韩二拂袖而去。罗军师也借故离去。

         撸押粮官仰天长叹,“此子命不久矣!”又看了看罗军师的背影,不觉陷入深思。耳闻罗军师,本名罗装剽。出身为一破落户,早年无形混了几年私塾,后投身天朝四大私塾的新西方,充教习一职。再早年据说干传销,能把死人忽悠活了。韩二将军跟此人莫逆当真是绵羊与猪为伍,兔子与骆驼攀亲戚。

       撸押粮官心里暗道,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吧。他们非要找方舟子门前送死,谁也救不了他们。我还是想想退路吧!

        书房密议  借刀杀人

   撸押粮官生了半晌闷气,无奈回奔家中。闷声不响的步入书房,双眉紧锁,前思后想也未寻思出良策。忽听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夫人捧了一壶清茶进来。撸押粮官赶忙欠身离座,“夫君为何愁眉不展,今日回家连妾身都不见,一个人躲在书房所为何故?

   哎!夫人呐!你有所不知。今天在阵前回转,我已心生悔意。当初就不能接这个押粮官的差事。这个韩二是越来越嚣张跋扈,以前是言听计从,现在来了一个罗装剽,此二人每日出双入对,全不听我控制!我叫他二人不要招惹方舟子。此二人全当耳旁风,我正自懊恼。”

   夫人噗呲一笑,:“我当有何大事,那韩二当初我就说,此人日后必然脑生反骨,你就是偏偏不信!这有何难,他不是去招惹方舟子吗,你就来个借刀杀人!用方舟子除去这厮,对你来说也未必是件坏事。先坐山观虎斗,他们谁胜谁败与你何干?!”

撸押粮官依然愁眉紧锁:“夫人有所不知,我现在与他休戚与共,暂时还不能割舍。现在方舟子把他废了,我前些年的花费,就成镜中月水中花了。那可是一笔相当大的投入。”

夫人斟上一杯清茶,捧与撸押粮官,悠悠道:“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就不能抬举这个小人,现在人家翅膀硬了,全不把你放在眼里,唯今之计,你且作壁上观。与其他飞走不如我们,先下手废了他的武功,你吃不到嘴,别人也休想捞到肥肉!”

撸押粮官接过茶盏,轻抿一口,不觉叹道:“夫人所言,我也思量过,废其武功谈何容易,他修炼的神通外人以为是,竖起中指神通。只有我知道,他还与其父,修炼一种 父子合体的神通,这个我虽知其名,究竟是怎样的祭练,外人从没见过。更别说破他的神通!”

“夫君可曾听说,:“前些时言情派现代掌门,海老门主,也被人质疑,其所著秘籍是枪手所为,质疑人言,海老门主帮派浩大,每日帮务繁忙,哪有时间著书立说。海老门主当众出示,逐年手稿,当即驳的质疑人哑口无言。”

撸押粮官随手拉过夫人并肩而坐:“夫人的意思是?”

夫人捂嘴轻笑:“你只消把这个江湖传闻,讲与其听。自然有人会效仿。

撸押粮官抚掌大笑:“还是夫人见解高我一筹,妙哉!妙哉!”

“我还有一计策能把这事做实了,让天下人都知道,韩二是临帖,而非著述。”

“夫人请明示”

夫人轻笑道“夫君不是有千榆书局吗。你说出钱影印他的书稿代为发行,以方舟子的聪明岂能看不出他的破绽。”

撸押粮官沉吟良久:“我身在南方州郡,不能做的太张扬,毕竟上边还有水军大都督。此事必须做的滴水不漏,就是水军大都督看不出,他的幕僚创业门主,李反复还是很有些难缠的。。”

夫人不屑道:“那个李门主,我看就是个绣花枕头。他不是吹和摩登国国主匹诺曹是发小吗?还在各大书院每次游学,都拿这个说事,最后还不是叫方舟子给揭了皮。”

“夫人也知道此事?我以为你不太关心这些江湖传闻呢。”

夫人撇了撇嘴:“你们那些南方公知,都臭遍大街了,也就你认为香!”

“还有一人不得不防,也是水军大都督的智囊。唤作 雷公,此人正山寨摩登国烂酸梨的顺风耳,是个聪明人。”夫人缓缓喝了一口茶:“坊间传闻,此人有些斤两。他的顺风耳,唤作粗粮,很是受一些人追捧。”

后边就是人家夫妻的体己话,说书人在此告一段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前文书提到韩二将军拂袖而去,罗军师借故追出来唤住韩二。“将军不可慢待撸押粮官,你我征战,辎重粮草要是没人接济,那可是非败不可。撸押粮官家资巨富,交游广阔,将军想掌控南方各郡县,无此等人是万万的不可。”

“罗军师你有所不知,我家夫人曾对某家言,撸押粮官居心叵测,欲将我如提线木偶样操弄。想我一十三年闯荡江湖,从来是泡妞吃酒,眠花宿柳,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每每在我娱性大发时来扫我的兴。军师岂不闻吃酒不醉,不如活埋。你说他可恶不可恶!”

罗军师暴汗!忙陪笑脸“撸押粮官也是为将军着想,人生快意,不在意这一时。”

“我一发小弟兄告诉我,有钱不花,死了白搭,有妞不搂,后悔半宿。”韩二将军摇头晃脑做万分陶醉状。

罗军师犹如被电击,心理暗道,此子果如传言,肚内草莽,胸无点墨。本来想攀龙附凤没想到,此人是如此的短视。也罢,他如不是脑内空空,何能容得下我。忙陪笑脸道“将军所言,真发人深省。唯今之计,我们还是一心一意,拿下方舟子这厮。”

   “ 我这就去阵前会会方舟子,擒下他回来继续饮酒。”韩二熏熏然。

     将军也不急于一时,今日饮酒太多,草泥马又容易失控,恐有酒后驾驶之虞,您没听闻,被您所擒的高大松,就是酒后驾驶触犯了天朝律条,被圈禁了三个月。至今还被人耻笑。

再说骡先锋还未归营,方舟子也是有两把刷子,大意不得。我看传令小校,告知方舟子明日辰时,再来受死!"

     韩二将军其实也没出去迎战的心理,但在外人面前总要装的英武神勇一些。于是借着不胜酒力含糊着应道:“也好明日杀他个落花流水!

     于是罗军师唤过侍卫搀扶韩二去寝帐安歇,自己也悻悻的回到营帐寻思起来,明日一仗,不知胜负如何。心理暗暗盘算韩二的韩家军,兵精粮足。料也不至于不堪一击。自己与方舟子的私怨还是不要让韩二知道的好,最好是借韩二之手,把方舟子干掉。明天阵上我且藏在门旗后,用我的高丽国神锤,突施暗算,或能一战定乾坤。

     且放下罗军师怎么盘算不提,方舟子在阵前正自焦躁,不见大营内有出战意思。忽然一小校飞奔而出,来到近前朗声道:“我家主将有令,明日辰时阵前一会。”来人也未等方舟子答话,转身飞奔而去。

     方舟子看着小校的背影摇了摇头,苦笑道:“好大的排场”没办法只能回转找麦田商议明日怎么应对。

     麦田兀自在心绪不宁,见方舟子归来,忙站起身来,笑问舟子兄:“可曾见到韩二”方舟子摇头道:“空叫我等了半晌,只回说明日辰时再来。看他的阵仗,不像能三言两语劝他就能回转。”麦田低头不语。方舟子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你我灵活应对,料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还有一事,你为何指认他有枪手?”

     麦田略一沉吟:“我看他酷爱赛马车,每日皆香车美女,乐不思蜀,安能左拥右抱还能执笔写出大部头著作,我观察他许久。感觉他没有时间著述,应该写书者另有其人。”

     方舟子摇头道:“此子十三年前参加,天朝恩科,勇夺豆芽之冠。想来不至于这么不堪吧?“

     “舟子兄:有所不知,我天朝有一套背后的潜规则,舟子兄是正人君子,不屑于此道。但圈子内是人人尽知,但碍于行规,从来无人揭破!”

       “额?竟有这种事,是不是我久居海外,对中原风俗都断层了。”方舟子摇摇头。

“舟子兄当年去国远游,当时风物还存古风,今日早就江河日下人心不古了。几成拜物教之天下,拜金女都欲在,宝驴香车内痛哭为荣。炫富女专以坑干爹,为人间最大乐事!前些时有郭美美炫富,弄得满城风雨。最近是齐逼小短裤,风靡一时。我泱泱大国,几成风月醋缸之地。各书院早沦为脑残,共荣之乡!”麦田颓然道。

方舟子微微点头:“我在海外时略有耳闻,但不敢十分的确定。怎么十几年光景,风气竟然堕落到如此的不堪!这些年海外也是道德陷落,不想这里尤甚。”

“舟子兄有所不知,最近些年有一圈人物,以手中金银为诱饵,专门引诱无知小儿,以道德之名目,行苟且之行。每雇人谣舌蛊唇,煽动暴虐愚民为己谋利。

”海外也有此等人物,但成气候的不多。”方舟子答道。

 看来麦田兄对韩二研究许久,他近几年的所行,我也模糊有一搭没一搭道听途说。明日对阵,我看他不会善罢干休,你且把他近年所为详细道来。”

 麦田点头:“舟子兄听我慢慢道来,早年估计有人提携,冠豆芽恩科,这个你应该知道,后著述《六个洞》名扬天下,又杂七杂八的著述过几部书稿,都属平平。估计有高人指点领悟《厚黑学》骂字精髓!在架马车之余,于张榜之门大贴几篇骂文。引无数粗俗之辈顶礼膜拜。内文粗鄙不堪,极尽下流之言语。

先骂今朝关汉卿之称之程凯歌,狂言看见其冠发,甚恶之。

再骂文坛名宿白烨,辱及妻女。

战陆氏父子,生擒高大松,逼退郭小四,破击筑名家朗朗,重击名歌者郑君。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剑指处无人能当。”

方舟子点头道:“看来此子有些手段,不可小觑。他使何种兵刃?”

掌中有对神兵号曰“尼玛匕”甚是厉害,他还有一手点穴的神通,叫做竖起中指。

胯下有神兽,草泥马。剧江湖传言,他还与其父修炼一种合体神功,此神通谁也没见过,不知真假。”听闻他还有一先锋官,名唤骡日啦,很是骁勇。麾下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韩家军江湖送了个诨号“韩粉”很是难缠。这些年就是引这些韩粉军团用一种战阵号曰,“刷票”登上摩登国《古代年刊》榜眼。

“<古代年刊》 《诺贝尔和平奖》已成笑柄。摩登国主匹诺曹毫无建树,诺奖桂冠依然能评给他,也是此世间一个莫大的讽刺。”方舟子道。

     后面二人又谈论了风土人情,异国趣闻。想明日还要对阵韩二,都草草收拾,各自安歇。

分享至
更多

20 评论数 : “2012那个春天《方寒大战演绎》第一章 —- 作者:一笑欣然 ”

  1. 富阳论坛微博 :

    太有才了,期待下文

  2. 2两跟斗酒 :

    佩服佩服,娱乐倒韩,哈哈

  3. 匿名 :

    这要是能够拍成连续剧一定很精彩。期待。

  4. 匿名 :

    作者有才! 期待演义继续..建议按章回小说编序!

  5. 匿名 :

    有才!

  6. 匿名 :

    哈哈哈,太有才了。

  7. 匿名 :

    :gl: :!!!:

  8. 60后 :

    这是一段注定不可磨灭的史实,写下这个演义故事留给后人吧。写成武侠小说也是个不错的题材。剧情跌宕起伏,求真派终将除孽。

  9. 今天注册用户 :

    太有才了,期待下文

  10. yuzhe :

    想象力丰富,比喻隐语恰如其分,美妙的娱乐文章,作者真乃古今贯通的奇才!期待下文

  11. 匿名 :

    “他在海外求学多年,习得一门绝技,名唤《科学》从此纵横江湖,未遇敌手。从来都是一击必杀,与传闻的小李飞刀并驾齐驱”
    气势十足!

  12. 匿名 :

    “舟子兄当年去国远游,当时风物还存古风,今日早就江河日下人心不古了。几成拜物教之天下,拜金女都欲在,宝驴香车内痛哭为荣。炫富女专以坑干爹,为人间最大乐事!前些时有郭美美炫富,弄得满城风雨。最近是齐逼小短裤,风靡一时。我泱泱大国,几成风月醋缸之地。各书院早沦为脑残,共荣之乡!”麦田颓然道。

    :lol:

  13. 匿名 :

    “还有一人不得不防,也是水军大都督的智囊。唤作 雷公,此人正山寨摩登国烂酸梨的顺风耳,是个聪明人。”夫人缓缓喝了一口茶:“坊间传闻,此人有些斤两。他的顺风耳,唤作粗粮,很是受一些人追捧。”

    小米正和360大战呢

  14. 匿名 :

    娱乐倒韩 :twisted:

  15. 匿名 :

    粗粮是甚?

  16. 匿名 :

    先看了下一集,又回看第一集,突发奇想,让易中天来讲这个评书,哈哈。

  17. 匿名 :

    写得太精彩,再回复以表支持。

  18. 匿名 :

    作者有才!感谢!
    但是我有一个小建议:能否改“掌中利器神兵尼玛逼”为“掌中利器神兵尼玛匕”。尽可能地避免低俗化。
    另外,文中还有不少错别字,的地得错用和句子不通之处。仅随举一例:“方舟子略一沉吟:“你我都从那个年纪过来(之)人,文学青年吗(嘛)”,希望能一一改之,精益求精。

  19. 一笑欣然 :

    谢谢指正,当初写这个标题您也看了,没想写成这样临时兴起觉得好玩,我也感觉用那个词有点低俗。 我在后边尽量那个词汇少用,可能有未成年人看到,也算罪过。骂了半天韩二自己也出这样秽语, 不能不说是对自己的讽刺。 错字很多,我申请了编辑功能,看见的必改,因马大哈个性这辈子算改不掉了,时时提醒自己依然是丢三拉四。 古人有“一字师”之教诲,今天遇到您指正,再次感谢! 祝 龙年大吉 合家安康

  20. 一笑欣然 :

    这个是个玩笑 很多人对 小米手机的调侃 我借用过来 谋君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