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烊、缩水说起 —- 作者:觉如子

发布日期: 六月 18, 2012 12:45 上午

据说,韩氏利益相关的电子杂志《一个》刚开门迎客,却打烊了。据说,韩寒相关的广播在企鹅的国里,转播评论都这样的少,相对于新的浪里动辄几十万的响应,那常常上不了千的阿拉伯数字,竟要使人心里寒酸。如此的原因,有的说,是企鹅的防水系统较好。自然,企鹅的防水,是非同一般的。有的说,是向来搅闹的韩粉们,竟也留了心眼:再没头没脑起哄,三姑六姨、师长同僚的恐怕不免看到,会投来疑心的目光,以为我们是疯且傻的,虽然……难道不仅仅是在装和卖么!?

韩氏利益相关的一伙步入企鹅国,到今天,除了它的似乎并不如己意的没落,还发生过一件颇热闹的小事,韩的粉们似乎因此短暂地欢呼雀跃了一阵。自然,也不免有另一派的调笑和批评。这缘起,是韩寒如此回复:轩,你是在你父母车震的时候怀上的么?据说此言一出,颇有语惊四座的意思,只见韩粉们纷纷道好,个个称妙,直呼偶像威武。已经有意要调侃韩寒的人士们,自然也想到韩寒的思想肮脏,不过是“组稿姐搞”的延续,从而从道德的层面进行一番奚落。对于已经败坏的人,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同时,方舟子先生在微博上也进行一番讽刺,顺便借势回击,有意地要挑拨一下:ID、姓名有轩字的韩粉都要去改名了。尽管如此,韩寒不免会因此很得意了几天。

“车震说”一出,韩寒或者幕后人总难免要自鸣得意一番的吧。似乎不仅侮辱了人,而且方法又这样的巧妙,简直要让受辱的人都没法反击,只能闭了嘴,自讨了苦吃后,悻悻离去。倘使高尚的道德家们要批评起来,那就是一副虚伪的面孔,车震的事,你们不想、你们没有么?既堵了前者的嘴,又封了后者的路:简直是完美无缺了。我便似乎看到人偶韩寒和前后簇拥的人们得了胜,在弹冠相庆,嘴边是抹之不去的得意的笑。

韩氏一伙,并着簇拥的乌合之众的逻辑,其实依旧是老一套,脱不了要常常牵扯到男女之事上。突然来这么一句,高尚而纯净的心灵,自然不免一怔,来不及细想,只觉得自己父母的事,你这样来说,岂非污辱么?不过要细细一想,便也奇怪,每个人不都是父母怀上的么,何以加上车震的情境,似乎都觉自己受了辱?再细细一下,其实不过是弄人的把戏。“车震”不免总与偷情挂钩,易使人想到肮脏的不道德的事。被人突然提到自己父母车震,自然就觉得不光彩。不过,不管是否已是人父人母的夫与妻的事,不管是在家中,在野外,还是在车里,有什么不对么,简直太正常了。当然,倘若这夫妻之中的一个,寻了别的人,在上面的环境里行事,自然是极下流无耻。而且人们但凡提起车震,恐怕不免都要往这一类的邪处想去,不然也不至于使流氓得意,使君子失声了。但恩爱的夫妻俩人,能够车震,并且怀上孩子,这其实是他们日后能够回忆起的最浪漫的事情之一了。车里的空间既窄,已经不便活动,为着激情似火,为人夫的大抵先是自己心满意足了,女子却还意犹未尽,或者相反也未必。更有广阔舒适的去处,偏寻了车里,为人妻或夫的要稍爱洁净,还不免要嫌这不只夫妻二人处过的空间。夫妻要是有这样的兴致,正是他们感情最炽烈的时期,所以能忽略了种种的不尽人意,努力经营着关系,尝试不同的法子,为两人的爱情和婚姻添彩。在这种情况下,夫妻两人精神和身体状态俱在佳境,凑巧怀上孩子,这初生的生命,一开始就显得生动聪慧。倘使夫妻之间相互地回家照面后,竟然不能从眼神中看到相互发出的爱的光,甚至同床异梦,更有甚者,连自己孩子怎么怀上的都忘却,那才是最使其子女羞愧的事。韩寒的话,当然能够吓哑了几个纯洁的灵魂的嘴,他们又不更事,一听车震,已经要惊诧难言,面红耳赤,更连带了父母,甚至不敢再想下去。可惜文字和心理的把戏,从来经不起推敲。车震的说辞,实在不仅没能侮辱了别人,反是自取其辱罢了。

比之于韩寒气焰最盛的时候,这一次已经算是颇为委婉了。据说人偶韩寒与白先生论战的时候,登坛大呼道: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还不忘加“逼”的注释:我说的是装逼的逼,不是你妈逼的逼——这些都已不能从网络搜索得到了。当然,拿下身说事,又用了偷巧的方法,的确可以吓退一些禀赋谦谦的人们,令本是混迹文坛的大家们都噤了声,甚至因此曲意逢迎;同时赢得久受精神和肉体压抑的从众的拥戴。可惜嘴巴离不开下体,头脑就不免要在屌丝之下。用下作的方法辱骂别人装,正是自己最装、最下作的时候。反智者和反制者的最大可笑之处,是一边反对,一边又要跨到他们所反对的上面,可怜地卖弄一番智识,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专制,甚至声称要开启明智——这简直不可理喻了。躲在人偶之后,真面目都不敢现,则简直卑怯至极。如泼妇一般的穷凶的恶骂,当然能对付得了彬彬有礼的君子,因为谩骂的辞令和手法,于他们都陌生,逢着正是擅长此类的小人,自然不知所措,噤了嘴。小人流氓们早瞅准了这点,所以敢于肆无忌惮。真要挑他到刚猛的勇士面前,恐怕会屈膝到地。总之,再如何的气势汹汹,也不过是卑怯。他们的法子,无非是要拖你或引你下水,下到你并不善泅的他的污泥潭中,真下去,就中了计。因此,不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随他像一只满身挂粪的猪,一面在他的污泥里打滚,一面嚎嚎地叫。况且往往还有众多随从的畜类在起哄或挑衅,甚至有不知哪来的浪花,携着水军在推波助澜,影响视听,骗骗几个懵懂蒙昧的人。但有的时候,谩骂是这样的恶毒,嚎叫是这样的刺耳,就不免有几个本不自表为君子的武士,跳将下去,劈头就是一阵乱拳。禁掉了烦人的乱叫,是极值得喝彩的事,往往却又不知哪里打来一阵新的浪花,将痕迹都冲平,群氓便心满意地继续起哄和挑衅了,携着水军在推波助澜,使人以为还得了胜。但当武士也懒得搭理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只剩下自讨没趣,自掌脸皮了。群氓便要跑至你家,将身上的污泥和粪臭甩到门前。但我的微博评论之门,却从来只为上宾而置,群氓来了,是没有办法的,只能转到自家圈里喷一喷,反而脏了自己的窝。于我,正如不知哪里轻吹的一阵风,是没有关系的,倘若万幸地引起了旁边尚未完全受污染的有识之士共鸣,那简直是乐不可言了。

他们便想到新的法子。最直接的,就是造谣、传谣和抹黑。有的不免如此酸腐,带着不屑的神气,说方舟子一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云云——却不知方舟子作为一个自由撰稿人,科普作家,熬到半夜睡,早上自然醒,尚有贤妻淑女——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有的时候,群氓说得如此传神,如此投入,似乎自己都坚信不疑了。将高洁如雪的东西,绘声绘色描述成了肮脏的黑与恶,除了能糊弄几个不懂世故的人和鬼,实在不过是无聊的自欺,简直都不堪一哂。当然,他们知道三人成虎的把戏,便异口同声地传布,使得狷介耿直如方舟子先生,偶尔也不免义正辞严地申辩一番。把戏揭穿后,群氓又要装作道貌岸然,并且似乎是煞有介事地讲起道义和科学来。但是,披着科学、道义和理性的外衣,底下却在捣鬼和装神,也不过是古往今来常用的欺骗老实人和傻子的诡计。但在网络的世界,流氓看到义士们依然谈笑自若,所设的诡计并不能如愿时,偶尔便露出尾巴,并在科学道义之光的掩映下,更显出狰狞的凶恶的面孔来。但因为要戴着岸然的帽子,所以偶尔还真能骗了几个人。人偶韩寒的博文《操,你想怎样》写道:“如果文明不够文明,那就让野蛮足够野蛮。”末了又号召“为热爱的人或事物洒下热血和热泪”,可惜当时大家注目的是文章的英语翻译,殊不知韩氏一伙已经在悄悄宣扬着暴力。中国人这样的专横戾气,原是不足为奇的,况且人偶韩寒还勉强要撑着台面,说得已经够委婉。但悄悄地受了鼓动的庸众,便不免会到现实中寻机作祟。这样的鬼伎俩,不过是古今中外千百年来的奸佞小人所玩弄的最下作最卑劣的手段之一罢了。这样的卑劣,似乎理想主义的传销演说家都曾不耻的。也难怪,他的擅长,是巧舌如簧,或者说是诡辩、洗脑、撒泼和耍流氓。对付纠缠不休的方法,方舟子先生展示了极好的一例:碰到了都不正面看一眼,甚至连眼珠子都不转一下。这理想主义者就终于要沉不住气,现了他的原形,使出奸猾小人所玩弄的最下作最卑劣的手段了。但他似乎忘记有沉默的勇士在,连诗人也震怒了起来,要寻了他的去处。倘使真狭路相逢了,对付流氓,我以为连操都不用,不需等他说完,不需听他耍滑,只管横眉冷对,厉声喝道:你想怎样!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cf959f01014wbx.html

分享至
更多

6 评论数 : “从打烊、缩水说起 —- 作者:觉如子”

  1. 匿名 :

    太高抬H2了,H2不过就是一个文盲加流氓,哪能说出这么档次的话。

  2. 匿名 :

    奇怪的是,这一家子就没提过韩2的母亲,貌似从没出现过这个人

  3. 匿名 :

    轩 —— 就是车干 —— 干, 就是性交 —— 韩草包如此说文解字, 足见其思维一贯流氓下作, 比较韩一的猥琐, 可谓青出于篮而胜于篮! 还自命当代鲁迅 —— 呸! 韩马扁, 你与文坛大家沾不上半点边, 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加混混!

  4. 匿名 :

    这个时候,如果有谁撞见韩寒,将他暴揍一顿,绝对是民族英雄。

  5. 匿名 :

    韩二骗子生殖器就在嘴上,不奇怪~~,
    “车震怀人”去年网络上就有人在论坛里开骂别人了,不是韩而骗子发明。

  6. 匿名 :

    可以这样评价骗子团伙: 呕像死翘翘 粪丝全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