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件事照出中国知识分子丑陋的江湖习气 —- 作者:廖保平

发布日期: 六月 18, 2012 10:17 下午

在围绕韩寒代笔的在韩方之争中,我注意到一个人物——李承鹏,在选择不再力挺韩寒而“单玩”之后,在2012年4月14日,他发了一个微博,可谓一语道尽中国民主追求的荒谬:中国民主之障碍:追求民主的一些人们,因为人微言轻、屡受打击,为壮大自己开始寻求志同道合者,遥通声息,拔刀相助……慢慢地,形成一个又一个圈子,一个又一个饭局……后来,这个景象变成了拉帮结派,互戴道义安全套,宏观民主概念正确,具体事情却双重甚至多重标准……最后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

为什么追求民主最后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民主的反面不是专制吗?为什么那么努力地追求民主,不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是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呢?这幅景象,岂不是像当年的GD,也是在“历史的先声”里口口声声说要民主,要自由,要权利,要宪政,打倒GMD专制。最后打下江山,一屁股坐上江山,像阿Q那样,“要什么有什么,喜欢谁是谁” ,哪里还给你什么民主、自由、权利、宪政,就这么一直欠着你,怎么着?这不就是概念正确,最后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的典型,而且活生生的就在眼前的例子吗?

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李承鹏指出来了一个原因,就是拉帮结派,可是拉帮结派怎么就让自己走向自己的反面呢?要知道,无论是争取民主还是践行民主,都是需要拉帮结派的。在争取民主时拉帮结派是为了团结力量,打击专制,最为典型的就是组党,或组成朋党,这些或朋或党其实就是拉帮结派。践行民主时,仍然需要拉帮结派的党派,拉的帮越大,结的党越多,得的选票越多,执政的可能性才越大。即便是在野党,也要拉更大的帮结更大的派,才能在竞选时有机会上台,就算是上不了台,执不了政,也要拉更大的帮结更大的派,才有力量制衡执政党,避免一党独大,缺乏制衡和竞争,变成一党专政,破坏民主宪政的运行。

可见,拉帮结派未必是民主之障碍,但拉帮结派而成染上江湖习气,才是追求民主者走向自己反面的根本原因。这里的江湖习气特指缺乏公义、不讲原则、罔顾常识的拉帮结派,两肋插刀。就是说,知识分子之间为着某种共同的目的,形成圈子,形成饭局,形成小团队,大家遥通声息,拔刀相助。这在韩方之争中表现尤其明显,所谓民主启蒙者,扛民主大旗帜的旗手身上也是“层林尽染”,习气甚浓。

倘若只是观点之争,主义之争,道理之争,证据之争,真相之争,无可厚非。可是细观韩方之争,一些知识分子并不是基于这些要求表现出绅士风度,而是沾染了某些江湖习气。首先,不是基于公义,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而是划线站队,你是韩派的,还是方派的,要站好队,你是挺韩的,我就临阵加你关注,你是倒韩的,原来我加你关注也要取消,表明我的立场。站队有利于双方把自己的力量组织起来,有利于共同体的安全,可是,既然以站队为首要,其他的就等而次之了,甚至公义,事实,道理,是非,手段都变得不无足轻重,党同伐异才是硬道理。

其次,使用的手段也非常江湖化,比如说,我争论不过你,我就拿你的老婆孩子下手,把她们搞臭批烂,也就等于将你打倒了;比如我不愿意和进行有理有据的争论,我只是起劲地用臭不可闻的话骂你,骂得你无地自容,或者我不愿意和你进行有理有据的争论,我就上你家门口守着,打算给你两耳光,朝你身上扔泡屎;比如规则对对方有利时,就大呼小叫说规则不公平,等到自己有机会制定规则,享受规则不公的好处时,就不再说规则不公了;比如说,我胡说乱说,造谣诽谤就是言论自由,对方一批评我就是压制言论自由……这种江湖上的无赖手段,双重标准,被一些知识分子运用得非常娴熟,可这里面还有什么程序正义可言呢?没有程序的正义,我们又如何相信结果的正义呢?

浓厚的江湖习气,也让人变得狭隘非理性,失去知识人应有的宽容和谦卑。拿韩方之争来说,某个知识分子因为某事与方舟子有过节或看不惯,就怀恨在心,终身以方舟子为敌,凡是方舟子所说所为都是错的,凡是方舟子所说所为必然反对,凡是支持方舟子的都是敌人,凡反对方舟子的都是盟友。当方舟子和韩寒论战时,这些知识分子找到了千载难逢的打击报复机会,频频出手,至于方舟子在论战中是否有理有据,他们都要找出一万坨屎来扔到方舟子的身上,把其搞臭搞倒为快事。反过来,某些知识分子与韩寒有过节或看不惯,同样的故事就隆重上演。

这种江湖习气让知识分子丧失了判断事物的客观心态,独立思考的能力,凡事预设立场,被情感牵着鼻子走。他们只听一面之词,只听自己想听到的,对另一面之词选择性失明。问题是,只看一方之词,而且死挺,实际上关闭了接受对立观点事实的可能,不可能“货比三家”,已依附于此,难以形成独立思考,其言论对公众来说,可信度也将大打折扣。

尤为值得警惕的是,这种江湖习气非但会影响独立思考的形成,也会影响知识分子独立人格的形成。因为,沾染上江湖习气的拉帮结派还喜欢推出带头大哥,树立民主代言人,把一个人捧得高高在上,把他的一切都夸得好上加好,赋其神性,给其神力,最好是树成一尊大神。只有这样,才能让带头大哥具备号召力,能够一呼万应,带领大小喽罗们、尤其是陷入偶像迷信的粉丝冲锋陷阵,哪怕做炮灰也心甘情愿。这其实是圈子里的人基于犬儒和自私的考虑,掩饰内心的虚弱,故而要找一个带路头大哥,好躲在带头大哥这个“安全帽”下投机取巧,搭点顺风车,说不定将来能捞点优待的“民主福利”。

既然树了一个带头大哥,或是一个民主代言人,那么,当带头大哥或民主代言人被质疑时。圈子里的、饭局里的人就纷纷站出来掩护,至于这种质疑是否合理,会不会真有其事,有没有令人信服析道理,并不重要。总之,道理、真相、事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划线站队,两肋插刀,极尽所能掩护大哥和代言人,打击质疑者,避免共同体的瓦解,危及自身的利益。

这样的拉帮结派正面一点说是同仇敌忾,负面一点讲就是坑瀣一气,为兄弟两肋插刀可以将公义抛在一边,有独立意见的出现,即党同伐异。这就好比江湖黑社会,某某是老大,大伙就都要听大哥的,某某讲话一言九鼎,不允许有反对意见。至于某某的一些做法是不是弄虚作假,是不是装神弄鬼,是不是有违常识,是不是不择手段,是不是不讲程序,是不是使用双重甚至多重标准,只要是对梁山有好处的,只要能让大家“大碗吃肉大腕喝酒”,管他妈的,为达目的不惜一切。

本来,拉帮结派、划线站队是为了应对外来压力的,实现共同目标,结果往往成了打压内部异见分子的武器。为了有利于攻击对方,让外部看起来一团和气,颇有战斗力,在帮派之内形成了讲义气,不讲公理,讲目的,不讲手段,讲共同体利益,不讲个人独立性,讲立场,不讲是非……只有这样才更有利于把大家捆绑在一起,更有利于共同体的安全。为了自己的利益身份所虑,内部一些有独立意见的人不敢轻易发声,害怕不见容于圈子,害怕因独立意见得罪人,让自己在圈子里不好混,然后假装糊涂,随波逐流,一心护主。这个时候,这个圈子帮派里已经没有真正的自由可言,有的是不分是非,不容个人独立的一团和气,个体的人格已然倾斜或倒塌。其结果,必然会“宏观民主概念正确,具体事情却双重甚至多重标准……”。就算真的实现了梦想的目标,也会完全变味,因为,个体都不重要了,个体都不独立了,个体的幸福又在何方呢?不过又是一场打着民主自由旗号(江湖黑帮只是老老实实地用“劫富济贫”)的江湖分脏活动而已。

有一个问题恐怕是必须要弄清楚的,知识分子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有一肚子知识,而是经由质疑精神而来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对任何结论观点,在不经质疑,不经论证,不经事实检验之前,不轻易下结论,也不轻接受它。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对知识分子来说是一种精神尊严,他们最能从独立思考中体验到作为思考者的人格尊严。一个人格独立、思想自由的人,他永远都会感觉得到自己是精神贵族,不会单单因为圈子、饭局的原因而丢弃自己的骄傲。被人强迫而无法独立思考,就是精神尊严被践踏,而自己碍于站队、情感、利益、面子等复杂因素而抛弃独立人格和思考,则是精神尊严的自我阉割。

我曾感叹:“署名韩寒的文章讲点真话难,质疑韩寒也难,这就是中国。”前者之难谁都知道,因为,没有言论自由,当局不让你讲真话,不让你质疑权威,当然也就不让你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这是精神尊严被践踏;而对于后者呢,也一样,也是不让你质疑权威,不让你讲自己的真话,也是某种意义上,通过取消你的质疑权,来消除你的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只不过,相对于前者,后者更有一点精神尊严的自然阉割特点,但本质上还是相信胜者王,败者寇的逻辑——有能力就好,有魅力就好,有金钱地位就好,诚信、真理不值一钱。所以,当曾经公开撰文赞美韩寒的崔卫平教授,认真观察和谨慎分析质疑韩寒代笔事件,对韩寒逐步由“确信”转向“质疑”时,遭到了某些知识分子和韩粉的攻击。这种情况在我质疑韩寒时也是如此,尽管我认为我的言论是基于认真阅读比较了论战双方的资料,基于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发言,且相当的理性克制,仍然被韩粉们骂得厉害。更有人认为我站错了队,不该不该,实在不该,好象如此一来,中国民主自由的实现又分散了力量,目标又要渐行渐远,痛心不已。

但我的坚定看法是,对于一场关乎中国社会诚信集体大补课的韩方论战,具有独立人格,能够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要看双方的论战资料,哪怕不喜欢其中一方,恐怕也要捏着鼻子去看,以此形成理性判断的基础。就如同我们做记者采访时必须多方求证,才能还原事实,只听一面之词,极易弄出假新闻。所以,哪些有道理,有道理在哪里,哪些没有道理,没有道理又在哪里,那些是可靠的证据,哪些是不可靠的证据,这些只有经过独立思考,才能得出令自己信服的结论,然后才决定自己是信服还是怀疑,是支持或是反对。可是很遗憾,我看到不少知识分子只是基于江湖习气,不是基于独立思考,他们坚守内心伪虚的荣誉,让灵魂屈服于非公义的邪恶。

我鄙视这样的江湖习气!它严重地妨碍独立人格和思想之形成,而失去了这些要件的知识分子,做起流氓打手的活儿来,就是有文化的流氓,有过之而不及。当知识分子堪比流氓无赖之时,“最后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也就在预想之中。

大约正是因为洞穿了这些鬼把戏,李承鹏选择了在韩方大战中“单玩”——选择了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选择了做精神贵族,不轻易为他人背书。李承鹏要做到这一点,得克服双重的心魔:一方面,李承鹏与方舟子有过节,他一度被方舟子严厉追打,他要摒弃前嫌,不趁火打劫;一方面,李承鹏与韩寒是多年唱和之友,他要划清界限,不搞江湖义气,或者说拉帮未必结派,做帮中一派,都非常难能可贵。在我看来,类似这样的知识分子,才是真正人格独立,思想也相应独立的,是值得我敬佩的。

来源:http://blog.163.com/liaobaoping@126/blog/static/10449937820125188373532

分享至
更多

4 评论数 : “韩寒代笔件事照出中国知识分子丑陋的江湖习气 —- 作者:廖保平”

  1. 匿名 :

    好,今天才记住了李承鹏,一个还不错的人。

  2. 匿名 :

    好文

  3. 匿名 :

    李承鹏一个思考的人

  4. 匿名 :

    同意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