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本将心向明月 —- 作者:是龙眼不是桂圆

发布日期: 六月 19, 2012 2:02 上午

看了方老师的长微博《微博的自我污化和管理问题——以我的经历为例》,默默了半夜,感觉有很多难以名状的东西在心里反复冲撞。其实长微博里所说的现象凡是关注方老师的人都能时常见到,点开一条微博的评论就是不堪入耳的恶言中伤和污言秽语扑面而来,没有一刻消停,黑方账号更是随处可见,上万粉丝的不少,支持方老师的网友还常常被@照顾,欣赏一些龌龊谣言。

但正是这种司空见惯,见怪不怪而又没有办法才更让人难受。第二天便见方黑们在文章中奔走相告叫嚣道:又打悲情牌。噢,悲情牌?其实方老师的文章中不过是在平实叙述他经历的一种事实,只是提到自己心爱的年幼女儿才稍有波澜,何以让经常以此为乐并把能说出【“嫖宿幼女罪”被方舟子确认是合理法律条款,恭喜你们两对父女,真是有福也有机会了!】这种话的易天奉为有真知灼见且性情中人的你们也觉得悲从中来呢。

鲁迅先生有句话可能大家都听烂了:“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以前我少不更事时学这篇文章觉得如果把“不惮”这两字换成“不想”是不是更好,意思是虽然我很清楚国人往往有着最深的恶意,但是我还是满怀希望把他们往好处想,希望他们不至于这么下劣,但是哪里知道他们所作所为比我所知的恶意还要深,远超乎我的意料。现在想想,还是先生的“不惮”两个字更好,自欺欺人有什么用呢,你明知这种用心险恶的恶意只有直接面对,即使超乎意料,但早有心理准备,才能起来战斗为了去往真正的“好处”。

我以前欣赏方老师说的骂人骂不好骂人的比被骂得还难看,而且他也是这么做得,但我现在有点绝望,因为发现很多人根本分不清哪个是骂得好骂得对的,哪个是骂不好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骂的,上下文关系如何,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骂人的难看还是被骂得难看。这里的“骂”当然不是这么狭窄,可以引申为反驳,质疑,抨击等等。写长文章耐心说理自然看的人少,哪比得上出口满嘴生殖器吐屎喷尿且母亲大人前母亲大人后来得痛快,被人追捧,而且还可美名冠之曰:敢说话真性情。微博上的怪现象由此可见一斑了。

我们可以清楚知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方黑是永远不可能灭绝的,这是持久战,除非方老师不再继续打假,但这也不行,因为还有以前打过的。对于某些人来说断了他们的财路可比杀父之仇大得多了。这里面很多人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的,还有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所以对他们说什么都没用。“丫居然敢出来多管闲事,不明白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么,让我们不‘方便’,丫后半辈子还想‘方便’?”所以就开始时时威胁其的生命安全,在意图害命不得手的空档就开始散布一些信口雌黄混淆视听令人发指的谣言颠倒是非黑白。更可恶的是这些谣言又因为种种人为可控的或者推脱为不可控的因素难以快速消除。

还有一种人,方老师的打假本来与他们并无直接的利益关系,但是由于方老师打过他们曾经尊敬敬畏或是崇拜的一些人,扯下这些导师或是领袖之类的画皮,砸碎了一些神像和招牌,使他们看到了一些血淋淋的腐肉和内部腐朽的渣滓。但是要知道揭穿了这些,除了戳破一些虚假,还给了这些曾经卖力追捧的人脸上一记重重的耳光,使他们打了个趔趄,所以这就不奇怪了,有些人较之他们对于这些坍塌偶像的愤怒还是其次,对于方老师的愤怒却更甚,你什么意思,努力证明我们这么追捧的东西如此不堪,显得你多么精明慧眼,而我们都是被人耍贻笑大方的傻子么。还有一些人并不是真心尊敬这些人,不过踩着这些标榜自己的品味。现在标榜自己的东西破了产成了笑话,自然潜意识里或多或少有恼羞成怒的心理作祟,等着有一天看你的笑话。总是要想办法找找你的茬,希望让别人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没有什么资格揭穿别人,所以看见一些适时出现的人身攻击的谣言,正达目的,也乐得转发,是不是真的不重要,搅浑水才是最重要。

这些谣言四处扩散,排除一些只会刷屏,骂人也单调无聊受雇于人的水军,直接蛊惑了一批不明真相认知程度参差不齐而又没有追根溯源弄清事实的不能称之为“方黑”却处处在“黑方”的围观群众。他们群情激奋,高喊口号,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为民请命,用方黑语是“扫除网络流氓”为了心中姑且也称之为“正义”得东西开始讨伐方舟子。大骂特骂,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看着这些人想起以前看得《名侦探柯南》中的一个桥段:一个人在柯南面前大谈正义如何如何,柯南眉头紧皱,严肃地道,这两个字不宜常挂在嘴边说出来,你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知道这两个字背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以前对于这段话理解得不是很深刻,现在理解了。而我们这群支持者也仿佛是为虎作伥的帮凶,也让他们恨得牙痒痒。巧合了,好像在我们眼中也是这么看他们得。这样一来,自然是势不两立,你来我往,在方老师微博评论里言辞激烈或致恶语相向的厮杀总是不可避免。而这又给方黑们提供了恶人先告状的新借口:看见了吗,邪教徒们戾气日盛,把凡是质疑方舟子的人都打成方黑,甘做教主的走狗。

以上大致的三种人就是谣言得以野火烧不尽,蠢风吹又生的传播主体,还是日夜不停地守在方老师微博上谩骂的主力。

我觉得前两种人不提也罢,也没办法争取,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若是两边都是有心人沟通个基础的真相应该没什么太大障碍吧?慢慢我才了解还是有很大障碍。因为这些谣言已经形成了很大的系统,具有很多的点,你只解释了一个,他会拿更多的点来问你。你只得重复重复再重复,而且新的谣言层出不穷,新的谣言可以补以前的谣言被真相戳穿的洞,这样根本就是无底洞。

偏听则暗是常见事,其实很多谣言方老师已经辟过很多回了,只要把方老师的微博,博客,一些视频从头到尾认真看一遍,去新语丝上转一转,很多谣言可以不攻自破的,但是很少有人这么做,讨厌一个人若是先入为主,很难有理性再去细看了。所以导致有些人只听方黑说话,只看方黑的材料,也不细想也不两边对比看事情,或者只看了断章取义的一面,就开始四处大放厥词,纯粹是为了“反对方舟子”而反对方舟子,谣言无形中得以扩散,而在这人眼里,这些才是真相,他们正在“正视听”。然而总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加入,再老的谣言也会有人觉得是新的,所以只好循环循坏再循坏。

独立思考是很难的事吗,真的是很难,若是分辨力不够,加之容易听信一些话,垫脚石就是当定了,想不当都不行。可是分辨力怎么加强,大家受教育程度不同,理解能力不同,感知能力不同,信息量那么大关注的面又不同,分辨力本身就参差有别,加强起来就很棘手。而且有时很轻信,却有时又很多疑,相信了一些人之后就很难再相信另一些人,再加上国人还有“人心隔肚皮,他人即地狱,当心你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一面而已……”之类的一些具有两面性的话旁敲侧击,想澄清点儿真相就更不易了。

拿我跟一个暂称为“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的交流感受为例,我俩刚开始谈论中医,还能算是心平气和, 但是说道方老师的妻子论文“抄袭”的事他就激动起来,但是一说都是些方黑们的材料上看来的“双重标准”之类老腔老调,我只好说道:

第一,刘女士那篇没有公开发表的普通硕士毕业论文跟影响力大的、能起带头作用的人,如官员、两院院士、大学校长、名牌教授等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没有任何可比性,并且在2002年,是符合当时国内的学术规范标准的,是一篇合格的硕士论文,社科院关于“全文文字复制比在40%以上(含40%)的”相关规定,是在她毕业多年后才出台的,如果认定方舟子妻的论文“抄袭”,那么依此标准,当时中国绝大多数的文科硕、学士的论文都可认定为“抄袭”。另外方老师之前就明确表过态,愿意就这篇论文“现在就交由社科院去评判文章是否属于抄袭”,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机构认定那篇文章是抄袭。

第二,如果方老师揭露过任何一个学士或硕士没发表的论文抄袭,或以以现行的新规范去要求任何一篇之前符合旧规范的普通毕业论文,你大可说他双重标准,问题是他这样做过吗,怎么个双重标准法呢?

第三,这么多当年的硕士论文为什么那156个海内外“学人”单单抓住刘菊花女士要求社科院处理而不是别人呢?要不是因为她是致力于揭发学术腐败而得罪无数人的方老师的妻子,这帮人能这么兴师动众道貌岸然吗,那么多大学教授或者高官身上出现学术腐败造假的严重现象他们中很多人都视而不见默不作声,怎么说到一个普通硕士的论文就那么大张旗鼓的团结起来“义愤填膺,义正辞严”勇敢上书“匡扶正义”呢?明白人自己不会想想么?

但是接着这位仁兄说了句让我吐血的话:你就是说出大天来,她论文也是抄的,就是用这个去打击方舟子对一切假东西都有洁癖的双重标准,你懂么?然后就把我拉黑了。呜呼,真是无法可想。

所以我就理解了,方老师多次强调的,除了普及科学知识,普及科学的精神,思考方法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中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人只占人口的3.3%的大背景下,讲究事实和逻辑也很为难。谣言之类的生存土壤也还是肥沃的很。这注定是一个既艰辛又漫长,饱受争议和孤独,甚至还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缓慢前行的旅程。鲁迅先生说过: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往往只是一小块。

关注方老师这些时间,心里没少不是滋味。周围很多人都说,你老关注他干嘛呀,跟你有什么关系,有个屁用。围观方韩大战以来,也老能听见类似这样的腔调,说到开启民智,铲除文化地沟油之类的,他们都嗤之以鼻,反问我,韩寒倒了又怎么样?他倒不倒关我屁事?民智只要韩寒倒了就能开启了么?望着一张张不屑的脸,感觉有很多话猛涌上心头却一时说不出,只好苦笑,欲言又止。是呀,要说这世界上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有些事还真是少有看上去马上就能用或者跟我们有太大直接关系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总是不如“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来得自在。

但是我想起一段话,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如果黑暗腐臭的潮水吞噬冲掉一块,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去一块,都是我们的损失,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有人篡改方老师的诗讽刺我们:握紧我的手,信我者得救。说出这些话的人根本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支持方老师。我觉得与其说支持方舟子不如说就是在支持我们自己。支持我们永远不想放弃的一种纯净与真诚,一种勇气与理想,一份理性与大爱,向总有一天我们周围都可以充满诚信空气和科学氛围的目标前进。

最后,用鲁迅先生题名为《题<芥子园画谱>三集赠许广平》的诗送给方老师和刘女士吧:

十年携手共艰危,
以沫相濡亦可哀。
聊借画图怡倦眼,
此中甘苦两心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2ce893801013nzg.html

分享至
更多

11 评论数 : “你本将心向明月 —- 作者:是龙眼不是桂圆”

  1. 上海老爷叔 :

    支持方舟子先生

  2. 匿名 :

    用鲁迅先生题名为《题三集赠许广平》的诗送给方老师和刘女士吧:

    十年携手共艰危,
    以沫相濡亦可哀。
    聊借画图怡倦眼,
    此中甘苦两心知。

  3. 匿名 :

    我们可以把韩寒包装成千万富翁、公知、作家、意见领袖,也可以强行堕掉一个村妇7个月的胎儿。30岁的韩寒和22岁的冯建梅,两个人命运的对比,是这个国家撕裂现状最好的写照——光荣与梦想映照着耻辱与绝望,最大的骗局伴随着对人类最无耻的践踏,骗局成功与道德探底,大国崛起与万民下跪,最好的时代就这样让韩二赶上了。

  4. zephyr :

    刚才一个评论发错了地方,应该发在这里:

    作者懂方舟子。

  5. 匿名 :

    懂……

  6. 匿名 :

    有理,有力。

  7. 匿名 :

    支持方老师

  8. 匿名 :

    支持方老师 !!!

  9. 随便晃荡晃荡 :

    “与其说支持方舟子不如说就是在支持我们自己。支持我们永远不想放弃的一种纯净与真诚,一种勇气与理想,一份理性与大爱,向总有一天我们周围都可以充满诚信空气和科学氛围的目标前进。

    说得好,顶。

  10. 匿名 :

    支持

  11. 匿名 :

    赞同,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