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社会需要方舟子这样的“啄木鸟”

发布日期: 六月 25, 2012 12:04 下午

摘要:方舟子作为职业“打假人”,在社会舆论逐渐分裂的中国越来越难做。他质疑一个人,很容易触动此人背后的“价值观同盟”,他的行动因此遭到更复杂的解读,反弹也变得更加厚重。

打假人士方舟子因竭力论证韩寒“代笔”,引来韩寒及其支持者的激烈反弹。事实证明,韩寒的舆论支持度很强大,方舟子的质疑方式也并非毫无纰漏,这场笔墨官司反过来给他带来的麻烦比以往的行动要大得多。最近几个月方舟子成了众矢之的,上周末一家报纸用四个版的篇幅载文质疑方舟子的打假方法,将对他的批评推向高潮。

与很多被他质疑的人相比,特别是与韩寒这样有号召力的意见领袖相比,方舟子显然不具有强势。而且随着他“打假”越来越多,他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犯错的机会在增多,牵扯的利益面同样在增多,社会对他的态度逐渐趋于分裂。

我们认为,方舟子有点像中国社会的“啄木鸟”,在中国学术造假成风的今天,他的存在有大的合理性。他未必没有啄错啄歪的时候,但从他过去质疑的准确率看,总体上是不低的。一些名人因他的质疑被迫公开道歉,个别人甚至身败名裂,还有些人因他的挑战变得更加严谨。

方舟子的全部质疑行动都是公开的,并且遵循了一定的实证逻辑。他难免有些“偏执”,对自己行为的科学性笃信不疑。此外,他在以个人之力发起一对一的质疑,偶尔得到一些志愿者的支持。而反过来批判他的人和力量,“联盟”的特点更加突出。

其实中国是很不习惯批评和质疑的社会。不仅政府不习惯,民间力量也很不习惯。很多知识界名人、包括经常批评政府的人士,对自己受到监督或质疑非常反感和不接受,至少在舆论场上,名人们能够理性对待批评的并不多。

方舟子作为职业“打假人”,在社会舆论逐渐分裂的中国越来越难做。他质疑一个人,很容易触动此人背后的“价值观同盟”,他的行动因此遭到更复杂的解读,反弹也变得更加厚重。

中国社会上的造假行为、包括学术造假的情况仍很严重,但打假者越来越少,方舟子大概是硕果仅存的“打假名人”,这是值得社会反思的。

也许社会应当对方舟子这样的“啄木鸟”多一些宽容和保护。他对名人一对一的质疑,当事者必然据理反驳,孰对孰错社会自有判别。如果方舟子明显质疑错了,他的下一次质疑就会贬值,几次下来他就不再混得下去。他的力量甚至他的生计,完全取决于他“打假”的精确度。

此外法律对方舟子“打假”构成强有力的限制,他如果打错了,当事人可以起诉他,借助法律让其付出惨痛代价。现实情况是,几乎无人起诉方舟子“诬告”胜诉。鉴于方舟子的总体弱势地位,社会舆论公器不应直接卷入,帮助方舟子的对立面对他进行打压。

中国所有公众人物都应有接受舆论监督的意识,谁都不应追求豁免。这样中国就会逐渐形成环环相扣的舆论监督链,而方舟子们其实是保持这条监督链完整的一环。当然方舟子也需受到监督,但现在针对他的火力太集中,天平在倾斜,这显然不利于中国舆论多元化的真正发展。

环球时报一直在“方韩大战”中保持中立,今天也一样。我们继续对方韩二人的对错无意见。我们写这篇文章不是挺方舟子,而是挺允许方舟子们依法存在的环境。

▲(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来源:http://star.news.sohu.com/20120625/n346421958.shtml

分享至
更多

3 评论数 : “单仁平:社会需要方舟子这样的“啄木鸟””

  1. getmoon :

    方舟子肯定不是“职业打假人”,“职业打假人”基本条件必须以打假为生。这些记者写文章用词怎么那么随意的!

  2. 匿名 :

    “环球时报一直在“方韩大战”中保持中立”

    当年日本侵华,日方滔滔罪行,证据确凿,幸亏当年中国报章,没保持中立。

  3. 匿名 :

    《环球时报》评论员就这水平,让人失望!

    方舟子什么时候成为职业“打假人”啦?人家业余打假多年,赚过什么因打假而得的钱?

    文章结尾说环球时报一直在“方韩大战”中保持中立。作为一个大报,对一个揭露骗子的行为保持中立这是一种什么态度?如果方舟子及众多正直的草根网民对韩骗揭露错了,《环球时报》大可批评指正,韩二也可以诉之司法以证清白,作为一个大的媒体对一涉及整个社会的诚信问题的大事件保持中立是什么意思?

    评论员如果没有能力鉴别事情真相可以说是水平有限,理应多向草根网民们学习,如果有能力鉴别还保持中立, 那只能说是道德缺陷!

    难怪“全现今”中国假货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