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理呀”by 月下美丽的梦

发布日期: 六月 26, 2012 3:36 上午

今年过节不量人,要量就量你李亚。

李亚,何许人也?中国科大之高材生也,打假名人方舟子学弟也,凤凰新媒体coo也。此李亚,果然不同凡响也,果然人中凤也,人中凰也,不可多得也。


 

不同凡响之人,必能做出不同凡响之事,不可多得之李亚,出手就不凡。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木有,更何况是江湖上名扬四海的小李飞刀呢。

飞刀,飞刀,致命的飞刀。

别人韩总桶够牛了吧,马总统也只能站在太平洋彼岸上,吹着太平洋的风,远远地“久仰久仰”,而且不能久仰时间长了,只许五秒钟。

比起马总统,不同凡响的李亚同学,出手就是不凡。

李亚在韩总桶的亲切而友好接见后,被韩总桶热情地挽留下来,吃了一顿海底捞(疑似),他们都是无私的国际主义者,丝毫不忌讳日本不日本的,就象那个什么“撕八路汽车”,韩总桶的最爱哦,这一次也不例外,也是在松江区的FUKAMI蓝日本餐厅哦。

注意,注意,不是吃五秒钟,而是三个小时呀,这一顿疑似海低捞,捞得个似个天翻地覆慨而慷,喝得个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低见灯光。说假话?不可能,有图有真相。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瞧吧,“伟正光”的马总桶与不同凡响的李亚一比,简直弱爆了,难道不是吗? 

如果李亚只有这点本事,那就不叫李亚了。

知道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HH身高也。不同凡响的李亚,叫总桶同学乖乖地脱下闻名宇宙的鞋子,而且不许穿四海皆知的黑袜子。做到这一点的,难度可大了,要知道,想当年,美艳如六六,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李亚,你呀,真牛呀。

不说了,直接晒图,大家有眼福了。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无数的韩粉眼前一亮:总桶好高哇,快顶到天花板上了哇;总桶好白呀,白得欺霜斗雪哇,我一看就觉得流口水了哇……更是山呼万睡万睡万万睡。

韩粉抱着总桶的照片,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而某某同学兴奋得翻来复去睡不着,一看,窗外月光亮晃晃的,想着疑似海低捞,心中不由得万分激动与骄傲。突然间,他觉得好象还忘了一件别人所托之事,便马上翻出全现今世界最最最先进的iPhone手机,熟练地打出一行字:“舟子学长收图,千真万确,总桶先生高约1米72”,再想想,觉得做人要低调低调再低调,于是稍为改动了一下:“舟子学长收图,韩寒高约1米72”,再看了十遍八遍确认之后,找到其学长的手机号码,轻轻地发出去了,信息以公知的速度,似一把宇宙飞刀,向方舟子飞去、飞去。

飞刀,又见飞刀,又见致命的飞刀。

终于完成任务了,科大同学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去了,然后也抱着美丽的装满了黄梁的枕头,面带笑意地见周公去了。

一张照片,在微博江湖上,掀起了一场风波,热爱和平的人们不禁叹息:都是海低捞的祸,都是照片惹的祸。

质疑派疑惑了: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韩粉骄傲地回答:这是假的吗,这是假的吗,这是假的吗?

“这世界,不是你OK我,就是我KO你,哈哈”。那个不同凡响的人,坐在“撕八路汽车”上,露出了不同凡响的笑容。

不料,微博江湖,风云突变。

质疑派,久经考验,水来土挡,兵来将挡,对于图形分析,尤其是天涯那座高达五千多层的破朔迷离楼上的理科男,图形分析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不,照片才新鲜出炉不久,对照分析图就出来了,这破案的速度,不去刑警部门,实在是国家的一大损失。

直接上图。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你呀,你快点来说说理呀!

你发出这张图,目的是什么?

你说是为了求真相,可这张图的真相在哪里?

人们看到的是:总桶的桶,比你的高,比你的富、比你的帅,比你的伟,比你的光,比你的正,难道不是吗?

无数的韩粉,又是一阵接一阵的骚动,又是一阵接一阵的久仰久低。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李亚,你呀,你快点来说说李亚,说说理亚,说说理呀!

 

李亚,你不说说理呀,学长可有话要说了。

学长普通话不标准,不善言辞,但他最爱用事实说话,你最明白,《保卫方舟子》就是你说的,你懂的。

学长极不近人情,只讲真假,哪怕你曾经赞美过他、帮助过他,为了真相,他同样会毫不留情地说出真话。

可怜的“批判性思维”,以为捐了五万元就可以在人家头手指手划脚,硬生生地把自己逼成“无解的思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吗?

学长出手了,不对,是说真话了。

学长说:我赤脚到头皮180,眼睛到头皮13。李亚到我眼睛。他证明了韩寒身高不高于167?

请看下图: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你呀,你快点来说说李亚,说说理亚,说说理呀!

李亚,你究竟有没有172mm,要知道,你的学长是标准的180mm的男子汉呢。

不同凡响的李亚果然不同凡响,不慌不忙地自证身高,这下好了,学长要出丑了,看学长怎么办?

学长啊学长,别怪我心黑手辣哈,吃人嘴不短,拿人手不长,俺不怕你们说我吃了神马海低捞陆上抓空中捕之类的,学弟我能自证身高。

不同凡响的李亚果然不同凡响,连自证身高都不同凡响。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不同凡响的李亚果然不同凡响,连测高法都不同凡响,威武啊,发高都算身高了,这真是生活常识耶,怪不得李亚有172左右,韩总桶先森也有172左右,只是左到极左,右到极右吧?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呀李亚,你发中间图的目的是不在于鼓励韩粉说,有图有直相,韩总统真的有172mm,你们是真实的,而俺学长是撒谎的、构陷的,你们别怕,有我在,韩总桶是安全的。就是破着发高,也要《保卫韩总桶》?

好吧,有图有真相,就让我们看下面这三张图吧: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鈥溊硌解

第一张图的真相是什么?图片告诉我们:穿着疑似六六肥婆裤、灰常灰常乖巧的韩总桶先生,在美艳的六六面前,笑嘻嘻地提前一双名扬四海的黑袜子,然后,六六认真地为总桶体检着。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疑似垫高、疑似戴着增高发垫的HH,与六六身高近似,六六向天下宣布:HH准确的身高度171.5mm,而胃大的慈善家蛮子同学随后郑重宣布此广告合法有效,一时间,可敬可畏的韩粉奔走相告,仿佛耶稣复生,咳,咳……

第二张图的真相是什么?图片告诉我们:韩总桶伟光正,比你李亚高富帅,你李亚凭什么主人家韩总桶只有172mm,看图嘛,你短了很多呢。

不信?不信看第三张,这可是马日的拉深海不辞辛劳趴在草地上贡献出来的可以获国际大奖的真实照片哦,你看,鸡肉结实的雄纠纠气昂昂的总桶先森多么多的伟岸,谁说他没有172mm?这不是有眼无珠嘛!你看,你看,高大的总桶先森,比那几十层楼高的大厦还要高,如此,无数的韩粉怎么能不久仰久仰呀。

综上所述,六六约等于韩总桶约等于三十八层楼高吧,从中图看来,你李亚呀比总桶略差一筹,就委曲一下吧,李亚约等于三十三层楼吧!三三得六,六六大顺,简直帅呆了。

 

今年过节不量人,要量就量你李亚。没有尺子?没关系,下次再到上海,我不请你去吃海低捞,我直接送你卷尺,一车都可以。

不服?那么,小月要发出邀请了:

李亚,你呀,你快点来说说李亚,说说理亚,说说理呀!

学弟同学呀,不是小月批评你,不是小月调侃你,难道科大高材生的你,连证明身高都不会了?

一把卷尺,叫韩总桶去掉一切附属物,按标准的量法测量,然后拍照,不就完了?

如果你觉得总桶先森太委屈,而你又要为其开脱,那好,小月告诉你一个好方法:

一把卷尺,去掉一切增高附属物,按标准的量法测量,记住一定要压着头发,不是破着头发,也不是压着头皮,是压着头发测量,然后拍照,然后再发一条信息:“舟子学长收图,学弟高约三十三层楼。”

飞刀,又见飞刀,又见致命的飞刀。

这世界上,不是学弟OK了学长,就是学长KO了学弟。

对,这就是丛林社会法则。

李亚,你说,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更多“天才寒”?你这什么意思呢?是觉得我们这个社会还不够假,干脆假得彻底?

小月感到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悲哀。

为什么?为什么?李亚,请回答!

李亚,你丫,你呀,你快点来说说李亚,说说理亚,说说理呀!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154ae601014xx9.html

分享至
更多

12 评论数 : “李亚,你丫,你呀,快来说说“理呀”by 月下美丽的梦”

  1. 匿名 :

    韩二、李丫,两矮子!

  2. 匿名 :

    两流氓

  3. 匿名 :

    如果韩二再去烫个头发,说不准比方舟子的180还高,但那是韩二的真实身高吗?
    一个“青年公知领袖”在30岁时连自己的真实身高都没搞清楚,还有这么多的所谓名人要帮他证明,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这倒韩连续剧到真是越来越好看!韩二就破着头发继续演吧!广大网民就继续倒吧!

  4. 飘香剑雨 :

    一个韩寒,身高有不同的量法和高度,而且量的人都说自己最诚信和韩寒的好朋友。那问题来了,韩寒到底骗了他们中的谁?

  5. 匿名 :

    有意思的很嘛。韩二给大家带来看无尽的欢乐,我们都破着头发笑作一团啊。

  6. 匿名 :

    韩寒像弹簧,你硬他就短,你软他就长

  7. 匿名 :

    快意!!

  8. 匿名 :

    俺看好娱乐明星韩2 :twisted: :twisted:

  9. 匿名 :

    李亚,明目张胆的扯谎,没有道德底线吗?

  10. 地远心偏2012 :

    可怜的李亚,算是把自己当添头与H2一起卖给那谁谁了!

  11. 匿名 :

    韩2现在照片角度很有意思,那个摄影的人几乎趴在地面。韩2韩2啊你以为大众的智商和你一样啊???

  12. 匿名 :

    有利益,没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