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第二章 03节) by 比铭

发布日期: 六月 28, 2012 7:24 上午 | 关键词:

【编辑】按:网友比铭(笔名)在韩寒作假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Ⅱ》。从今天开始连载这部小说,将跨越一个暑假。欢迎大家捧场,支持原创作品。

小说的【简介】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遥远的救世主Ⅱ

小说的【序】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qianyan_yaoyuanjiushizhu

———————————————————————————————————————————————

第03节 天人永隔,沉默请辞

华尔街(Wall Street)是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一条大街的名字,全长不过三分之一英里,宽仅11米。就在这条仅有七个街段,不大宽敞的华尔街上摩天大楼竖立,街道犹如峡谷,抬头只能望见一线天。这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白领阶级涌到这里上班,数不清的金融机构连成举足轻重辉煌夺目的金融中心。

在这个区域,且不说证券经纪行和银行举目可见,各种各样的折扣商店和午餐店也是星罗棋布。这里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老虎基金(Tiger Fund)、奥马伽基金(Omega Fund)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简称LTCM)齐称国际四大对冲基金巨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办公大楼就在西街口的三一教堂(Trinity Church)旁边的高楼中。

尽管称为高楼,但与周围的摩天大厦相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了。这座六层大楼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其中的公司几度兴衰易主。即便是在经济萧条时期,这座大楼和其他大厦一样始终保持着不变的本色。

大楼从一楼到四楼全都是商务区,以股票、证券为主业,辅助经营客房、酒吧、饭店。

LTCM公司的核心是一群天资过人聪明绝顶的博士级对冲套利交易员,许多人曾担任过大学教授,而金陵不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但却是唯一的一位中国人。

他精通判断市场行为的诀窍,基金在他带领的团队手里稳步增长,价值升值至数十亿美元。他凭着直觉理解影响外汇汇率的经济因素方面有特殊的天才。在1992年,金陵协助金融大鳄索罗斯成功阻击英镑,在圈内一举成名。与此同时,为了保护自己,他也成功地使惯于隐于幕后的索罗斯突然聚焦在世界公众面前。

自从半年前,他就时常沉浸在失去亲人、爱人的失落中。即便是现在,他还时常在梦中重温与之修习急救医疗的场景。这个女人的死亡让他心乱如麻。只有一个星期的距离,爱人就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没有时间说再见,没有机会说保重,曾经不能再近的距离一下变为最远的距离。悲伤、心碎、甚至还有莫名的恐惧,这些都不是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他必须面对一个看似突然陌生了的世界,没有她的世界就是带着灰暗的陌生。汪瑜茜的意外改变了金陵的人生轨迹,因为这种失落促使他改变了继续待在美国工作的人生规划。

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意念、是看破了什么的觉醒,也是放逐自己的前奏。

4年以来,长期资本基金一直是华尔街艳羡的对象。这个对冲基金累计从银行借来并积聚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00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且年度回报率达40%以上,从无亏损记录,从无大起大落。

公司的会议室设在六楼的办公区,会议室有200多平方米。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在会议室走廊两端的入口布置了4名保安,会场里的气氛沉闷而严肃,这与华尔街的繁华和热闹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LTCM公司的一场关键会议就在这里进行着,但气氛朝着不欢而散的方向驶去。

这次参加会议的有相关当事人──

LTCM董事长莫顿

LTCM首席投资顾问斯科尔

LTCM高级经理人利威泽

LITCM高级主管勒芒特

纽约索莱利博彩公司董事长梅妮

纽约中华园餐饮公司董事长陈建军

香港金海威商业集团总经理齐浩丰的私人代表李立

纽约尼斯哥勒国际投资公司代表格尔斯曼

华盛顿圣米特金融投资公司代表麦基弗

纽约PTD信托投资公司代表史密斯

纽约ERML风险投资公司代表格雷

……

会议由纽约索莱利博彩公司董事长梅妮主持,她34岁,金头发蓝眼睛,看起来很机灵,戴着一副稍微大了点的眼镜。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这样的外表让人很难看出这个靠着搞数字维生的人,个性其实是蛮不驯的。她为人很风趣,对人生百态也有些特别敏锐的见解。她曾经是普天寿证券的经济分析师,专门研究债券市场。她的办公室正位于纽约的市中心区,那里是个全然没有约束的地方,交易室的气氛有时候显得特别猥贱而具侵略性。不过,这些问题她都可以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加以破解。总之,无论从谈吐举止,还是穿着身形都透露出高贵的气质,都可以看出她不是一位简单的成功商业女强人。

由于基金签订了数以千计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工具合约,这些合约又在华尔街几乎每家银行,无休止地扩散出无穷无尽的合约,这些合约都在赌一件事──证券市场价格的涨跌。金陵看到了其中的巨大风险甚至危险,就好像自己在建造一幢倒金字塔式的摩天大厦,而它的地基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关键是金陵看不到停止向上添瓦加砖的任何迹象。

莫顿、斯科尔、利威泽和勒芒特都是梅妮重要的合伙人,金陵不留情面与之隔桌对峙,这让梅妮有些尴尬。因为对于年轻的金陵来说,他们拥有华尔街真正看重的东西──记录,尤为重要的是他们有几乎二十年建造这些机器以及利用它们赚取数十亿美元的经验。

会议全部用英语进行,会上金陵唇枪舌战,以一敌众,极力向大家解释:

“假设你有一个经过对冲的账面,接着,由于你的资本遭到了负面打击,你不得不减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你总会倾向于削减或出售你最具流动性的证券,以及一个严重未经对冲的账面。因此,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策略。你应当按比例缩减你的账面,即流动和非流动证券。”

斯科尔力争道:“现在所有模型还在正常运行,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金陵拿出LTCM最新的年度会计账目,说:“这张去年的账目表显示了1290亿美元资产和1245亿美元的负债,这就好比一根47.2亿美元的股本火柴杆撑开两块铺路石。更惊人的是LTCM的衍生物头寸总额高达1.25万亿美元。”

“你说的大部分是互换之类的固定收益证券衍生物,股票衍生物的虚拟本金总额为350亿。虚拟本金的金额毫无意义,你是夸大衍生物的风险,这是在可接受范围。”利威泽说。

“对于LTCM来说,互换是一种达到杠杆作用的方法,使它几乎不持有任何资本却拥有庞大的经济力量。你们这是在赌博。”

勒芒特耸了一下胖胖的肩膀,说:“这些大家都知道,华尔街就是一个最高级的赌场,你现在才知道吗?”

“流动头寸被冠以此名的原因是它们可以被轻易转换成现金。而现金是LTCM股本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最后一道防线。假如你抛弃它们,那么在真正的紧急关头将更难筹集现金。”在金陵眼里,流动头寸像一个筹集资本的期权,是颇有价值的。金陵接着说道:“不同的金钱机器将会相互作用,在金钱机器代替昂贵的股本缓冲时,我只是希望设立一个隐形期权,就像降落伞一样,而现在你们实质上是将降落伞扔掉减轻飞机的负荷。这很危险。”

……

史密斯说:“LTCM的非流动头寸即精巧复杂的金钱机器,是获利最为丰厚,而流动获利最低,如今金先生主张逐笔检查交易,实际就是想停止更诱人的交易。我有理由怀疑他存有不道德的商业动机。”

金陵身穿一套黑色笔挺西装,更显多日来的消瘦,严肃的神态里也显露出几分憔悴和失望。他没有再说话,众人的目光全部锁定在他身上。那么多奇怪的目光汇集在一起清晰地聚焦成了一个硕大的问号:有钱不赚,为什么?

其实,金陵早就预料到了这些短视而贪婪的合伙人是不可能接受他截断自己财路的。他站了起来,转移话题说:“原本想年底再提交辞职报告的,看来现在提前了。没有了信任,我也就失去了任何留下来的作用。我现在正式宣布,我出于个人状态的原因和资本安全的考虑决定辞职。”

梅妮看了一下在坐的人,说:“关于金先生的辞职,我们改天再谈……”

金陵摆手示意,说:“不用了,多谢梅妮的好意。我负责的这块其实很简单,由于我是中途临时加入的,按照当初我与公司的特殊协议,我所得的分红将立刻被分割冻结,以后也不再享有分红的权力。冻结最短不少于2年,最长不超过3年。按照此协议,如果本人放弃一半分红,经过与会代笔三分之二通过辞职申请可不经其他程序立刻生效。”

梅妮道:“金先生,你真的要这样吗?”

“既然决定离开,何不选择最快的一种方式呢?”

此时,金陵在他们眼里简直成了挡在财神面前的瘟神,而LTCM公司也并不缺像他这样的精英。他的离开又能让他们多得一笔分红,这是与会代表们求之不得的,他们都举了手表示赞成。

梅妮说:“全票通过。”

纽约尼斯哥勒国际投资公司代表格尔斯曼发言道:“我提议,由尼特斯勒公司代表LTCM监督受托方的资金冻结。”

这个提议又全票通过。

“我希望我应得的这笔钱能够转入我私人独立的账号。在尼特斯勒公司的监督下,我将与银行签订一份冻结协议,3年内,如要解冻需尼特斯勒公司和本人的同意;3年之后,资金自动解冻。我不希望几年以后资金解冻了,再来麻烦各位。”

华盛顿圣米特金融投资公司代表麦基弗说:“可以,按照协议是应该分割的,你原本在LTCM的账号也将自动注销,其中的一些余款会自动转入新的账号。”

格尔斯曼接下来又发言道:“有人说华尔街不像是一个金融市场,而更像是一台取款机。金先生和那些精英们都是为数不多的掌握取款机文化密码的人。金先生在担任《华尔街经济周刊》研究员的时候签过一份协议,辞职后将限制你在5年内不能从事同一行业,为此补偿你17万美金。为了金先生的声誉,我们希望你做出必要的承诺。”说完后,他的助理拿出一张空白支票和一份曾经拟好的标准协议。而后他填写支票现场传递给金陵。

“没问题!”金陵心安理得地结果支票。

陈建军插言道:“就这么结束了吗?”

陈建军43岁,出生在洛杉矶,祖籍安溪,信奉佛教,身兼欧洲华人协会常务理事、美国福建同乡会秘书长、纽约安溪茶业商务会会长等职,在纽约经营一家高级酒吧,还有一家名为“特雷斯姆”的贸易公司,在纽约唐人街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在金陵留学期间,两人因红酒而相识,因讨论佛教而为友。

金陵拿起协议看了一遍,签上名字,然后站起来说:“首先我要感谢梅妮小姐的引荐和担保,我才有机会与你们这么一群精英共事。我这个人自认为还没有重要到可以用‘个人声誉’来评价的程度,我很荣幸能与在座的先生们合作。剩余的时间留给大家继续讨论和决定公司的投资策略,我现在已经是个局外人了。”

“等一下,请原谅,我还想再占用先生们一点点时间。我提议,为我们这次愉快的合作大家干一杯,好歹同事一场。”梅妮说道。金陵应声点头。

金陵说完,起身将签好的协议递给格尔斯曼。与此同时,早有准备的工作人员闻声而动,转眼间几个餐厅侍应每人托着一盘子红酒走进会议室,恭敬地给每位女士和先生们送上一杯。

金陵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说:“不错的拉菲,不错的合作,不错的结局。”说完后,他离开了会议室,而会议则很快从这个不和谐的插曲中走出来,继续着。

格尔斯曼看着金陵的背影,困惑地说:“太冲动了,我想不通。”

金陵从大楼出来,长长地舒了口气。呼呼的风儿俏皮地拂过他的脸庞。

此时,白日的光芒从空气里显现,借着耀眼的云朵,染指了华尔街的每一寸土地。 

【待续】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第二章 03节) by 比铭”

  1. 匿名 :

    拜读,期待下期 :roll: